【叶蓝】夏天的海 焰火与日出 Fin.

  • 说好的小甜饼,实在熬不到七夕就写了(

  • 依然是不甜不要钱系列(齁


1

“融了……”

被太阳晒得泛白光的柏油马路上,沥青味道蒸腾上来,熏得人不禁皱鼻子。来来往往的旅游车轰隆隆喷出一管管废气,为原本就炙热无比的空气添油加醋。

燥热得似乎划一根火柴就能炸。

 

“快到了快到了。”说话的人也被晒得不行,用冰可乐贴着额头降温,却被液化的水珠流了一脸,跟汗水混在一起。

“哥眼睛都睁不开了……”叶修抹一把脸,湿了一手。

“快了快了。”蓝河又说,掏手机看了看地图,一边说,“人太多,旅游车把路全堵上了,酒店接送的车出不来……”

正说着,人及车俱是龟速前行的路上,嗖一下窜出来一辆……电动轮椅。轮椅上的伯伯戴一顶遮阳帽,无敌俊朗地穿梭在车流之中,意识YD走位风骚。

 

“车……”叶修看着,眼神无限向往。

“想干嘛你?”这眼神有点危险啊。

“拦车,或者劫车!这速度,可是疾行啊……”

蓝河想象了一下颓靡状的叶修瘫在电动轮椅上,在马路上飙二轮车的情景,笑得差点生活不能自理,被叶修搀扶着,半挂在他身上。

“注意点形象啊蓝河大大。”

热得鞋底快粘上路面了,两人贴在一起的部分,体温几乎飙高一倍,火辣辣,汗湿的衣服粘哒哒。

很不舒服,但谁也没嫌弃谁。

 

好不容易到酒店。

难得休假旅游,负责行程的蓝河干脆豪华一把,订了个海景房。俩丧尸check in后,到房间丢下行李,到窗边感叹了一句“啊,大海”,就分别洗了个战斗澡,遮光窗帘一拉,扑床上补血了。

 

一觉睡到日落西山,蓝河醒来,坐到阳台的摇椅上看海醒神。

房间朝东,看不到海上日落,不过有漫天绚烂的晚霞,映着无边的海,景致壮阔。

天色擦黑,叶修也醒来了,陪他坐了一会儿,喊饿。

两人也没怎么收拾,就套了宽大的T恤和裤衩,趿着拖鞋,下楼觅食。

 

2

海边,餐桌自然是海鲜的地盘,要说地方特色,最多加一样泥焗鸡,也就是现代版叫花鸡。

两个人食量有限,点不上几样,于是叶修发动了捕捉队友技能,组了几个同样势单食量薄的男游客,由蓝团长带队,选了一间海鲜生猛、价格还公道的大排档,龙趸老虎斑圣子赖尿虾等等,痛快点了一通。

几男的吃嗨了,叫了一打啤酒,烧了几盘生蚝,划拳喝酒吃菜。

“生蚝……别吃太多。”蓝河喝了几杯,还记得凑过来提醒。

原本安静吃菜的叶修好奇,摸过来他的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生蚝的功效……于是下筷更勤了![1]

 

一顿饭吃得尽兴,散桌的时候将近晚上9点,而沙滩的夜间娱乐正在兴时。

砰砰砰几声烟花炸响的声音引得众人抬头寻找,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兴奋地喊:“孔明灯!”

 

“去看看?”

“走着。”

 

开放活动的海滩离得很近,食街尽头就是。仗着路上人多又挤,两人干脆拉了手,顺着人潮慢慢走。大排档爆炒食材的镬气、小食摊滋滋升腾的油烟味,兜了行人一头一脸。

有不徐不疾的风吹着,街道散尽了白天的热气,哪怕混杂着各式热菜的香,也让人十分舒爽。

叶修走了一会觉得渴,在路边隔几步就有一档的鲜榨椰汁小摊前停下。光着膀子的摊主小哥用眼神问要几杯。

“两……”叶修刚开口,就被蓝河打断。

“一杯够了谢谢。”见叶修带着疑惑转头,蓝河刚想说啤酒喝多了不觉得渴,转念一想,有心开个玩笑,便说,“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么?感情好,一杯饮料两根吸管。”

叶修笑了笑,付过钱,只在塑料盒里拿了一根吸管,说,“那我们一根吸管就够了。”还特意吸了一口,才递过去给蓝河。

——啊,我的脚被谁人搬的石头砸了?

蓝河无奈笑,接过来意思意思了一口。

叶修再喝的时候,故意咕哝一句:“咦,怎么变甜了?”

“……”

这人真是不得了!

 

3

堤岸下,有近两百米的沙滩开放给游客活动,人多不胜数,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

两人沿着石阶走下沙滩,底下扎堆了一些古早的游乐小摊,像射箭,气枪射气球,老虎机等等。放在闹市无人津问的过气娱乐,在这里异常受欢迎,游人围了一层又一层。

两人踩着细沙,在黑压压的围观者和明晃晃的黄色大灯泡中穿梭一会,停在一个丢圈的摊档前。

闪烁着五颜六色灯光的塑料花和荧光玩偶在沙子上随意摆开,沙子上有摊主用脚划拉出的一条线。线以外都是人,二十个圈圈有一个套中,丢圈的和围观的就忍不住嗷嗷起哄。

 

“花好几十块套个这样的玩意,买都能买一打了!”有人半真半假地抱怨。

“图个乐嘛!”另一个安慰。

 

蓝河问叶修:“想玩吗?”

叶修点头,“手痒。”说着松开两人牵着的手,一根根松了松筋骨。

“很有把握的样子啊。”蓝河唤来摊主,将他手上剩的二十来个圈全买了。

“不,这里只有丢圈我没把握。”叶修的回答有点出人意外。“老虎机、街机那些就不说了,哥一个币能玩一晚上。至于射气球,气枪的准星都动了手脚,不懂行的,中不中全靠运气。”

蓝河也是几个币能玩一晚上街机的主,但射气枪就没怎么玩过,没经验,于是问:“要是懂呢?”

“趁摊主不注意,将准星调回来,”叶修得瑟一笑,“这一墙气球都不够我射。”

“厉害了叶修大大。”蓝河知道他说话再得瑟或再气人也是实话实说,一丁点没掺假,便赞了一句。

 

“哥试一下开拓新技能。”叶修接过一只圈圈,掂了掂,站在线外,手腕轻甩,荧光圈轻飘飘飞出。

没中,擦着一朵花落空了。

“好轻。”叶修说。

蓝河默默递上第二只圈。

这次挂在花上,没到地,摊主说不算。

“差不多了。”叶修说完,接过第三只圈,稳稳抛出。

中!

然后,他的表演开始了。

连续中了四个圈后,开始一个玩偶一朵花,梅花间竹地套,骚得不行。围观的人口哨声吹上了天,摊主的脸跟不时炸响的烟花一样五颜六色,可精彩——大概叶修这一把,将人家一晚上赚的钱全亏出去了。

 

说好的没把握呢叶修大神?!

 

蓝河说见好就收,赶紧将剩下的圈送给向他伸手的小孩子,然后拖着叶修溜了,免得明天电竞周刊头条是诸如《国家队领队叶修大神因为丢圈套中太多被摊主暴打》的新闻。

 

“哎,没难度啊没难度。”叶修神色得瑟地抱怨。

“叶修大大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吗?”蓝河啧啧啧。

“做人呢,最重要是开森嘛。”叶修用肩膀碰了碰他,故意学了广谱的口音说话,明显在模仿蓝河。

靠,学得真像……蓝河回敬一脚。

 

正互相埋汰着,不远处恰好有人放烟花,但没插稳,烟花筒被后座力推倒在地。在众人的惊叫声中,金黄色的大型焰火贴着沙地连环炸开,不能更巧地给叶修添了一个华丽的烟花布幕。

金灿灿的光芒闪烁,给男人镀了一道明灭的金边,修饰出一个英俊的剪影。

蓝河看得一愣。

认真的,嘚瑟的,嘲讽的,温柔的……

——真帅,怎么看都不腻啊这人。

 

在叶修看来,烟花砰砰炸响的时候,蓝河一缩脖呆怔住,便以为他被猝不及防的巨响吓着了,连忙上前一步,抬手捂着他的耳朵。

被温热的手掌心紧贴着耳边和脸颊的皮肤,温度、力度以及形状,都是熟悉的。

蓝河:“?”

叶修调笑:“还怕这个啊?”

蓝河联系场景想了想,悟了,不禁笑着用额头捶了男人一下:“谁怕了!”

 

4

小孩子和小情侣拿着烟花,在海边追逐嬉戏,青白橘红的花火在巩膜留下亮色的光斑。

“想玩?”叶修见蓝河目不转睛看着,便问。

“算了,为爱护环境贡献力量。”蓝河摇摇头,亮亮的眼里有点儿遗憾。

叶修说,环保烟花,不怕不怕。

蓝河表示怕烧手,“总不能让你看着我玩吧?多傻。”

叶修一愣,连忙说哥什么的手速,哪能烧到手。

蓝河坚持要保护环境,不玩不玩。

叶修捏了捏他的手指关节,没继续劝,环顾一下四周,心里一动,拖他走去一个摊档。

 

“放孔明灯?”看到叶修买的东西,蓝河发出疑问。

叶修点了点头。

 

今晚风大,不是放孔明灯的好日子,海滩多的是点不着蜡的,点着了不敢放手的,放了手,灯却被风刮得贴地飞而人跟在后头追的。还有的飞了起来,却被呼啦啦风一撞,摇摇晃晃在半空翻了车。

指着这种种状况外,堤岸上围观的人能乐一晚上。

 

荣耀战术大师寻了一圈,判断出一个放飞成功率最高的位置。

沿路上都有围成一圈点灯的人,脸看不清,只能瞧见烛火在灯里摇曳,温暖的一团。

偶然有三三两两的孔明灯成功升空,放灯的以及被灯从头顶掠过的,都忍不住抬头目送它往海上渐高渐远。

 

叶修煞有介事地定了一个点,“这里吧。”

打火机不用买,叶修兜里掏出来一个,蹲地上,等着蓝河把蜡烛块固定在孔明灯底部,然后点火。

等待蜡烛完全燃烧的时候,蓝河调侃说:“要是飞不起来,叶修大大不要怕被打脸啊,我不笑你。”

“得了吧,一般说保证不笑的,说这话的时候就开始笑了。”叶修说着抬头瞧一眼,果不其然看到对方被烛光映照的脸上挂着笑意。

“哦。”被拆穿的人干脆嘿嘿嘿笑着。

“小瞧我啊你。”叶修不服。

“不敢不敢,就是风太大了。”蓝河猛地蹦起来,敏捷地避开一只被风刮翻,在人堆里横冲直撞的灯。

“哥手稳啊!”叶修依然无敌自信。

 

蜡烛点燃了。两人一个按着铁丝圈,把灯罩在地上,一个扯着灯顶,以免热气不足的时候,棉纸塌下去烧着。

很快,灯涨成一个圆鼓鼓的形状。

“可以了?”蓝河问。

“差不多。”叶修感受了一下风吹的节奏,才走到蓝河身后,抬手扶着蓝河手腕,带着他,轻轻地将孔明灯提到身前。

“别别别啊我放吗?!”蓝河忍不住紧张起来:我勒个叶神啊我手没你稳我放肯定翻啊!

“放松。”叶修稳稳抓着他的手,跟他一同站起来,挪了挪位置,“我帮你稳着,说放的时候,你手指松开就行。”

“放得上去?!”蓝河看着被风吹得有点儿瘪的灯罩,信心不足。

“信我啊!”叶修在蓝河身后说。

“……行。”

 

事实证明,差一点儿。

松手的时候,刚好一阵风过,灯狠狠一抖,有翻的征兆。蓝河连忙伸手试图将灯抓回来重新准备,却被叶修抢先一步。

男人双手托着灯底部的铁丝,稳住灯的身形,随后往上轻轻一送。

如此两次,孔明灯跌跌撞撞飘向了海,先是贴着海面摇曳几秒,在众人以为又要沉下一盏的时候,内部却在此时重新充满了热气,体态一轻,乘着一股海风,猛然提高身形,迅速升高!

砰砰砰几声炸响,又是几朵焰火在夜空中次第绽放,星落如雨。胖乎乎的灯,艺高人胆大地穿越了足足三朵,才汇入夜空之中,星星点点的孔明灯海。

“成功了!”蓝河跟小朋友一样追出几步,言语之中掩不住的欣喜。

“哥出马。”叶修跟着走出几步,便拉住他衣服没让他继续往外——打上来的海水都淹到膝盖了,再走危险。

“叶神最啊最厉害!”蓝河回头,一双眼亮晶晶的,真心实意地称赞——其实说不出来放飞一盏灯有什么值得高兴,然而看着那一团暖洋洋的光渐高渐远,汇成灿烂的灯海,内心就忍不住兴奋和满足,心里被某种情感充盈着。

“必须的啊。”这么真诚,不得意一下都感觉对不起这话。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脏也涨成一只胖乎乎的孔明灯了,罩着一团橘黄色的暖融融的光,不住摇曳。

 

夜晚黑漆漆的海边上,一道两道三道潮水顶着白线,有节奏地拍打到沙滩上。

难得能吹吹海风,两人没急着回酒店,牵着手,踩着白花花的浪头,随意散步。

时不时互相挤兑几句,偶然躲一躲过度放飞自我的孔明灯,遇到有人放烟花,便稍微往岸上走一走避开正面。

热闹的海滩,喧嚣的人声,摇摇晃晃的孔明灯,砰砰砰不时炸响的绚烂烟火,呛鼻子的烟,不远处闪烁着五颜六色灯光的海边摩天轮,亮着黄色灯泡的一长溜海味档口和游乐小摊……

“挺舒服的。”蓝河闭着眼感叹一句。

叶修紧了紧手指,带着对方一晃一晃,“可不是嘛。”

“也算选对地方?”叶修不会游泳,蓝河一开始有点担心去海边这人找不到乐子。

“哪能啊。”叶修笑了笑,“跟着你跑,哪都对。”

双重含义的句子,蓝河过了一会儿反射弧才意识过来,忍不住耳朵热。

 

夜色浓重,这一点红是看不见的,但叶修就是猜得到他的反应,便侧过头,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耳廓。

“搞毛啊你!”蓝河被刺激到,猛地跳开。

于是,同时转了身体面朝对方以进一步挤兑的两人,猝不及防对视上了。

原本毫无那方面意味的动作和言语,在对视中瞬间变了味道,像孔明灯贴地几秒之后,猛地膨胀然后升空。

“回酒店。”叶修轻声说。

不能更明显的暗示。

“……嗯。”

 

5、

身上食物的味道、海风的味道混杂,粘腻得不行,蓝河推开试图就这样滚作一团的人,连滚带爬进到浴室,关门落锁!

“也不嫌脏啊!”他在里面喊了一声。

“还真不嫌!”叶修理直气壮回答。

蓝河懒得理他,哗啦啦开始洗澡。没一会儿听到叶修又说:“蓝啊,你连我护手霜都带了,指甲钳也带了……”

“啊?”蓝河应了一声。

“怎么就不带上家里的套?酒店提供的,大小不合适啊!”叶修说。

“……艹。”

“来了来了。”叶修说着假装推门。

“你大爷,别进来啊!”蓝河下意识用身体顶门。叶修看着磨砂玻璃的门板上颜色一暗,便笑得不行。

“你都锁门了好不好!”他说。

“谁知道你会不会撞门?毕竟,那么没下限!”

“不闹你,赶紧的洗!”

 

蓝河干干爽爽出来,叶修再大的脸也不好意思贴过去了,后脚跟进了浴室。

“半天没到洗两次,皮都薄了一层。”叶修说。

“没事,反正还有长城那么厚。”蓝河找到电吹风,呼呼呼吹头毛。

叶修洗得非常快,估计就随便抹了沐浴露然后过了过水,他出来的时候,蓝河头发还潮着。

他接过电吹风,蓝河以为他帮自己吹,便松开手。不料男人把呼呼响的电吹风一关,随手一搁,就把人搂过来,低头亲了过去。

没有惊讶,这人在这种事情上还蛮积极进取的。

蓝河伸手环着他肩膀,主动凑得更近。

 

两人黏糊糊吻着,亲昵,稍微带些不耐,脚下一点点地动作,慢慢挪去落地窗边。偶然谁踩了踩,光裸的脚底或脚背有轻微的痒,想再用力一点点,好把这点骚动制止住。

 

高档酒店的贵宾房,窗户外面对着一大片椰林,再对出是酒店的私家海滩,隐蔽性不错。海滩这个点已经关闭,黑漆漆一片,可以说只要不浪到阳台上惊扰邻居,窗帘敞开都没所谓。

蓝河被压在玻璃窗上,被亲了一遍又一遍,浑身泛着潮红色。叶修彻底扯开他的浴袍,伸手向下探去,在进入的时候“咦”了一声。

“自己扩展过?”

“……洗过。”蓝河咳了咳,还挺不好意思。

意识到什么,叶修抬头看着蓝河。

无论在一起多久,只要被叶修刻意盯着,都会被瞧得浑身不自在。蓝河舔了舔没被照顾到而有点干的嘴唇,又咳了一声,说:“那什么,不是说尺寸不对吗?就、别戴了。”

“……”叶修的目光愈加炙热。

“负责给我弄出来!”蓝河试图让自己有气势一些。

“好好好。”手上的动作利索起来,直起身,堵着那人的唇,把对方亲了个气短。

 

进入的时候,两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平时虽然只隔了一层薄得可以忽略不计的玩意,但肉贴肉,感觉就是不一样,像是用力摩擦起来,让温度再高一些,就能让对方彻底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满足的不行。

 

窗户稍微打开了一点,四周很安静,两人动作不大,都没有发出什么大声响,只有比平常略微沉重一点的呼吸,以及相比之下蓝河更频密一些的轻声喘息。这些都被远远传来的海潮声掩盖过去。

不知道是身上那层薄汗的腥,还是前端渗出的液体的腥,亦或是海风带来的腥。味道在空间中,随着体温的升高和大脑的昏涨,渐渐发酵。

 

“要不要换个姿势?抱着你,你腿夹着我?”叶修亲了亲眼前红彤彤的耳朵。

蓝河摇了摇头,声音带着欲望之中的沙,不自觉音调拖得比平时长,他说:“不想使力……没力了。”

“累了?”叶修捏了捏他的腰,把人往后压了压。

蓝河被顶得哼哼了一声,不自觉夹了夹,才摇了摇头。毛茸茸的脑袋往后靠着男人肩窝,摇晃的时候,发丝扫过鼻尖,痒痒的。“太舒服……腿、腿软。”

叶修笑着说:“那回床上。”

退出的时候,暴露在空调中的昂扬器物有种“被冷着”的错觉,哔哔哔地发出无数个不开森求抱抱要温暖的信号。叶修三下两下将人抱到床上,拎过来枕头给他垫着腰,连忙又顶了回去。

 

“快点还是慢点啊?哥这里提供人性化服务。”叶修撑在蓝河上方,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他的眼睛和嘴角。

“慢点……”蓝河毫不客气点餐。

“好咧。”叶修于是压下身,轻缓地磨蹭耸动,同时两人亲作一团。

动作不激烈,块感堆积得极其缓慢,像午后的阳光,在床柱上缓慢地爬。不必说出口,全表现在亲吻和爱抚之中的喜欢和爱意,令沉醉其中的两人心满意足,内心跟某个部位一样,饱胀,充满了柔情似水。

 

床褥悉悉索索的细响,肉体相触又分开粘腻水声,从喉咙里发出的满足的喟叹,不时擦过紧要位置的轻呼,贴着耳朵说出来的话语,耳鬓厮磨的亲密……蓝河觉得晚餐喝的酒,现在才发作出来,醉得不行,整个人晕乎乎,呼吸变得艰难,眼前只有叶修朦朦胧胧的身影。他背后是晕开的光……大一片一大片,跟绽放的焰火一样呢……

 

失神了好一会儿,蓝河才在男人的亲吻和呼唤中回过神,原来又去了一次……

 

“今晚你状态怎么这么好?”叶修侧过身,又挪了挪,将汗湿的人搂进怀里。

“啊……”是啊,在毫不激烈的细密动作中,居然去了两次,整个人宛如被沉到海底,眼耳口鼻都不管用了,就只有海潮将他包围。

“平时用力艹你的时候,都不见这么满足哈。”叶修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发根潮乎乎的,回来的时候头白洗了。

“不一样啊,今晚,不一样……”蓝河还挺习惯叶修的荤话。由于动作慢,从而被延长数倍时间的舒爽耗尽了力气,骨头都酥了,说话显得有气无力。

叶修想了想,悟了,笑着亲亲他眼角,说跟着去了两回有点儿累,先睡一会儿再帮你清洗。

蓝河心想都睡着了肯定醒不来。然而自己也累得够呛,同时身心又极其满足,于是拱到一个舒适的位置,让男人抱着,也迷瞪瞪睡了过去。至于那处的东西不弄出来容易拉肚子的问题……反正假期还有好几天,不舒服就干脆窝酒店打游戏吧!就这么胸无大志!

5

感觉才阖上眼,就被搬醒了,睁眼看到叶修俯下身,正小心翼翼的,试图将他抱起来。

一看手机,还没过半小时。

“怎么了?”经历了极致的爽,蓝河整个人迷糊极了。

“洗啊。”叶修说。

“……”居然还惦记着这码事。

蓝河慢吞吞坐起来,忽然之间神色有点儿怪异——好歹被那啥了两次,别说还挺满的,身体一直,便流出来了。

夹着腿走很怪异,但用手兜着更奇怪,至于干脆任其流出来……

“你你你你走前面!”

叶修见不甚清醒的人忽然炸毛,一开始还不明白,见他坐立不安了的姿势,便懂了,笑着说:“不许我看啊?”

“看你大爷!”

“大爷想看你。”

“滚滚滚滚滚!”

 

好不容易折腾干净,两个人都醒神了。白天睡得饱,那啥过后的慵懒劲头一过,又活蹦乱跳。

“不如去看日出?前台说酒店旁边有个山岗,上面的日出很不错。”蓝河提议。

“这么拼?”叶修反问。

“是啊,多难得。”

没异议,于是换了衣服出门。

 

腰酸背痛还想看日出,还真是拼。没走多远,蓝河有点儿吃不消,心里还挺二地乐呵呵自嘲。

“背你啊。”叶修走到他前面,蹲下身。

月黑风高,叶修吃得消的话横抱也没所谓!蓝河没什么心理压力地趴到他背上了。

 

叶修战斗力也就是鹅,一口气走到山岗顶部是不可能的。两人走走停停,期间蓝河还挺作死地试图背一背叶修,却被那不多的身高差打败:人趴上来后,硬是没找到发力点站起来——酸痛的腰腿绝对要背一半的锅。

 

两人被后至的看日出人群赶超数拨后,才抵达山顶。平台处有不少野营的人,正在收拾东西腾位置出来给人站。

 

五点多,太阳没升,天空就已经蒙蒙亮了。前方山崖之下,灰蒙蒙的浪花拍打礁石,泛出一层层白色泡沫,哗啦啦的潮水声一波接一波,听着十分惬意。

人聚了不少,但一半以上没睡醒,没几个人聊天。两人只牵着手,随大众静候日出。

天色越来越亮,已经可以视物,东方天际露出一点点橙光。

“快了。”叶修说。

四周的人群也躁动起来,叽叽咕咕说话的声音大了许多。

 

黎明时分风还挺放飞的,天边估计要更大一些,因为可以见到,被扯松散的棉絮一样的低层云被风赶着跑,一团又一团路过橙光愈渐浓重的地方,像极了通宵达旦的舞会散场时分归家的马车。

 

千呼万唤始出来,不怎么耀眼的太阳终于从海平面冒头出来,海面闪闪发光,似乎有海鸟在飞翔。

在人们各式欢呼声中,蓝河挨近了披了一身碎光的某人轻声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言自语:“三周年了。好像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容易。”

“只有一辈子啊……太简单了,感觉新手村还没出来。”哪怕四周围再吵闹,叶修也不会错过蓝河说的话。

“想挑战高级副本啊?”

“是啊。”

“好好好你来。”蓝河笑着说。

“认真的。下辈子,也等一等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叶修的声音平缓沉着,没有开玩笑。

“……”蓝河转头找了找,嘴里说,“怎么就没一处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呢?”

叶修收回看日出的目光,看着他,还伸手揉了揉他的腰:“不是说够了么?”

人群之中还敢这样说……

“你想得太深入了,我就,嗯,想亲一亲你。”蓝河为对方的不正经笑倒。

于是叶修看不见愈渐灿烂的晨光了,他眼里只有亲密相处了三年的爱人。

“蓝。”

“嗯?”

“我也想亲一亲你。”

 

太阳完全升起,千万缕灿烂的光辉射向人间。

 

 

Fin.


————————

累了累了不话唠了。附几张海滩焰火+孔明灯的照片,渣手机随手拍渣画质就不要见怪啦~~





评论 ( 101 )
热度 ( 71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