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阴阳拾遗录 柒·终章 (正文完)

  • 主叶蓝

  • 志怪题材。

  • 完结了,对的你没有看错。

  • 有关修真的所有设定都是私设,没有任何根据。


柒·终章


喻文州的安排,没有将叶修考虑进去,因为他猜测,两度失而复得,叶修应该会守着许博远寸步不离,而不参加接下来围剿魔物的行动。然而叶修在确认许博远的灵魂停止消散之后,留下一堆灵丹,将人托付给魏琛,直奔嘉世而去了。

理由是嘉世有一个极大的隐患,是整个灵境中最为凶险的地方,必须由他解决。

末了,添了一句,许博远醒来后,估计不想第一眼就看到他。

“给他一个缓冲期,仔细思考怎么跟哥解释清楚这件事。”叶修说。

知晓所有细节的喻文州选择沉默,立马转身,放轻脚步回蓝雨剑盟坐镇指挥,心里琢磨着,得给许博远寻一把更好的佩剑,毕竟,太不容易!

 

叶修按照苏沐秋教的,将装着魔种的香炉点燃,随即一股诡异的紫色魔息从密封的香炉中袅袅升起,叶修伸出手指,放出一缕灵力撞过去,被刺激了的魔息顿时六神无主,慌不择路四散而逃,迅速散落到灵境各处。

明面上掘地三尺寻找叶修的各大势力高手,暗地里却是根据喻文州语焉不详的指点,按照某一种排兵布阵的方法,正在灵境四处活动。

魔息散逸的同时,兰亭会的主人、灵境最高位者冯宪君利用传音,告知灵境全辖,凡被魔息缠身者,如不束手就擒,格杀勿论!

一场以叶修失踪为借口,只有少数几个人筹备,绝大多数人被蒙在鼓里的剿魔行动猝不及防开启,全境震惊!

 

苏沐橙听到冯宪君传音的第一个字,根本没等他说完或者魔息到达,直接扛起手炮吞日,在刘皓身后一炮轰过去!

刘皓才听到传音提到魔息,连疑惑和伪装的时间都没有,蓦然被苏沐橙偷袭,一炮炸烂了半个身躯!

刘皓成魔已久,身体早已炼化,只要心脏还在,就可以生肌长骨,重新披一层人皮。也就是说,只要他控制得住,在被炸烂躯体后直接躺倒在地上诈死,苏沐橙就要背一个滥杀无辜的罪名。

然而,事情实在太突然,他压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用魔息补全了被炸烂的躯干,在嘉世众弟子的目瞪口呆中,重新“完整”。

 

“我期待这一刻很久了。”苏沐橙玲珑的身躯扛着威武的手炮,绝美的脸上挂着笑意,没有一丝温度的。

“苏沐橙!”再愚蠢也知道暴露了,刘皓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恨不得将这个叶修的跟尾虫摁压在地上为所欲为!

“别喊我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呀,蛮恶心人的。”苏沐橙咔哒一声让弹药上膛,轰隆一炮,再次毫无征兆地发起进攻。

这次有所准备,刘皓避开了攻击。在对战和逃跑两个选项之中犹豫片刻,他选择避其风头,转身身形一闪,企图藏匿起来,却被苏沐橙一炮轰到脚边。

“别想逃哦,你的所作所为,叶修不在意,但我在意得很。”苏沐橙笑得灿烂,眼里终于带上复仇的痛快,“为了无数被你残害的生灵,我绝不会放你离开的。”

刘皓没想到,这个平日里纯良无害的姑娘首次强硬起来,却是对着自己。论实力,他自信不逊于她,然而在她坚定甚至是勇敢的目光之中,他不由自主后退了半步……

 

有一柄尖锐的武器顶在他后腰。

谁?!

居然能悄然无声接近他?!

答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刘皓几近癫狂。

只能是叶修,只有叶修啊!

束着高发,一身暗色皮甲战袍的男人将千机伞化为战矛,脸上是“恰好走过路过啊”的云淡风轻表情,下手却黑得很,神兵一伸,将试图扭身避让的魔捅了个对穿!

“哟,叙旧呢?”叶修笑着说。

苏沐橙欣快地笑起来,抬起手炮,“是呀,你也这么巧。”

轰!

 

片刻后。

“叶修,伪君子!你他妈果然恨我,哈哈哈哈哈你恨我!早就想报仇了吧?!哈哈哈哈哈怎么要等到今天?!被雷劈的时候,哈哈哈哈还装着没事人一样!我呸!”

被两人围攻,跟丧家犬一样瘫倒在地上,一身泥和血的刘皓彻底疯了,整张脸魔化,血管全浮在皮肤上,在全身宛如蛛网分布。

“雷劈算什么啊,醒脑提神正好。话说,没有那一遭,我跟小远的缘还没这么快到呢!”叶修将千机伞扛肩上,淡定围观苏沐橙虐魔。“刚才那一矛,是替小远还你的。你活不到他亲自复仇的时候了。”

刘皓扬天长啸!

“随便虐虐得了,魔估计还多着,别浪费时间。”叶修跟苏沐橙说道,确认刘皓被自己一矛打散大半魔息,已经是强弩之末,便拍拍衣服,赶去另一个战场。

 

路上,看到邱非跟孙翔配合,将陈夜辉、贺铭等狼狈为奸的魔物打得抱头鼠窜。

“早看你不顺眼了!”孙翔一边攻击还一边念叨,“背地里没少嘲笑我没脑子是吧?看我不戳死你!”

“哎,没脑子的事情别大声嚷嚷啊。”叶修路过的时候,还嘲讽了一句。

“靠!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看清楚一身暗色战袍的人是谁,孙翔爆出一句粗口,震惊之下攻击都断了,差点让陈夜辉溜走。

“师傅。”邱非眼睛一瞪,也是愣了。

“哎,除魔要紧,别松懈啊。”叶修抬手一枪,将陈夜辉射穿,“老陶在哪里?”

“后山长老堂。”邱非没有像孙翔一样大惊小怪,一板一眼回答了。

“我猜也是。”叶修闪身不见了。

 

长老堂。

“老陶,你果然也是。”叶修站在门口,逆光,被挡住的光线使里面的庞然大物身上多了一块暗斑。

“什么时候开始的?”语气有果然如此的叹息,又掺杂了些许对往日情谊的怀念在里面,复杂得很。

嘉世大长老陶轩没有回答,完全魔化的他,只发出几声粗重的呼吸声。

谁也没动。

 

叶修紧了紧千机伞,叹出一口气,语气平缓下来,“谢了,没有对沐橙和邱非下手。”

魔物似乎被这话刺激到某部分情绪,难耐地抖了抖庞大的身躯。

“苏沐秋还活着。”叶修又说。

蠕动的躯体停下动作,骤然抬头,足有磨盘大的魔瞳紧紧盯着门口的人。

“他跟魔王融为一体了,在魔界的魔王殿里窝着。”

魔物猛然昂起头,抬起前爪狠狠拍向地面,地板应声裂开,碎片飞溅,叶修就在此时举着千机伞,迎着震地波前冲!

 

对比之下,宛如牙签一般细小的银色神兵,在叶修手中却被使出千钧之力。只见叶修在魔息制造的狂风之中稳如泰山,不紧不慢侧身避过魔物攻击的利爪,跃身至半空中,手臂后抬,将矛往后收了收,稍微蓄力后,势如破军地击向魔物的身躯。

矛与魔相触,两者静止一瞬,随后,体态庞大的魔被击得往后倒飞,在巨响之中,直接撞穿了山体,从另一边飞出至半空!

魔的怒吼震彻灵境,对除魔一事将信将疑的人,这下不得不信服!

 

“700年前的大战中,魔王越境,直接降临嘉世,你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叶修追随而至,踩上魔物的头顶,轻声问道。不等对方回答,便高举千机伞,将其化作一柄法杖。“有什么要解释的,过去跟苏沐秋说吧。”

天空骤然乌云盖顶,电闪雷鸣,术士打开界门的诡异光芒闪耀其中。在地上抬头望,身躯庞大、形容丑陋的魔物张着一对肉翅,摇头咆哮,暴戾地将魔息爆发出来。电光与火光相撞,搅起阵阵狂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近千里的地面为之颤动……赫然是一副末日之景!

 

“靠靠靠!直接开魔界的界门!老叶灵力恢复如初了吗?!这么快我不信啊!”黄少天指着天边的异象吼道。

不久前,叶修才在剑庐释放过灵力将魔种揪出来,在场的喻文州对他的恢复程度有过直观的认知,于是说:“没有,只是勉力而为。”

“哦……哎,不对啊,把魔送去魔界,这不是给他升级的机会吗?!放虎归山啊,老叶他傻了?不能够吧!许博远不是成功分离了吗?又不是鳏寡孤独使得着报复社会?”黄少天激动得不行,“我们要去阻止吗?!”

“我想应该不用。”喻文州看着天边,“前辈有自己的考量吧。要灭掉这个魔不容易,在灵境战斗必然引起较大范围破坏。”

“额……也是,老叶没怎么脆弱……啊啊啊还是好揪心啊,想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怎么办?!”黄少天跳脚。

“蓝雨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好,这里我一个人就能应付。叶修勉强开完界门之后肯定无力继续战斗,你可以过去替他。”喻文州建议道。

“替他,顺便打听情况,甚好甚好!”黄少天高兴地扑了一把喻文州,才用上瞬移,往嘉世方向赶。

 

魔界的界门内伸出无数触手,将挣扎不休的魔物撕扯住,慢慢往门里拖。魔物的无差别攻击已经炸翻嘉世数座山头,叶修未免夜长梦多,勉强运起灵力,再出一枪,将咆哮的魔直接击飞进去!

界门随即关闭。

风静,云散,魔息消弭。

叶修松出一口气,在半空中观察片刻不时有战斗的轰鸣声或者术法光芒闪烁的灵境大地,确定没有意料之外的大魔物出现,才浑身放软,于是从半空中跌下……

 

黄少天紧赶慢赶,还是赶不及,眼睁睁看着人从半空砸进千波湖中。他跟湖边的苏沐橙大眼瞪小眼。

“你也来啦?”姑娘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不接着?”黄少天惊讶地问。

“怎么接呀?他我可接不住。”苏沐橙笑了笑,“湖很深,没事。”

“……”

“让他歇歇吧,拼尽全力了。”苏沐橙垂目,灵秀的眉宇之间,一片安宁。“两件大事要差不多同时解决,就是叶修也扛不住压力的呀。”

“那……”黄少天指着湖水,“让他泡着啊?”

“泡着呗。”苏沐橙笑嘻嘻的,“灵境的动荡才开始呢,还有很长时间要忙,我们干活去吧!”

“那我过来干嘛的……哦对,老叶干嘛把魔放虎归山?苏妹子你肯定知道的对不对?快快快告诉我。”黄少天转为缠着苏沐橙喋喋不休。

“唔,这个说来话长……”

两人说着话走远了。

 

水里的叶修争着眼,看着被水纹扭曲的天空,带着无数串细小的泡泡,静静往下沉。

藻荇横行的水底,幽森而安宁。

叶修后背磕上了不甚平整的石块,他放松手脚漂浮其上,缓缓闭上了眼睛,心想:结束了。


(正文完)

————————————

终于将故事说完了!!!

然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因为我知道重头戏秋后算账还没写。

(你们肯定一副“你特么逗我玩儿?这就完了?!”的表情)

明晚,最迟后晚,咱们番外见!

番外,一定爽一定甜!!!

评论 ( 145 )
热度 ( 31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