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上我的课也敢冒名喊到? Fin.

  • 一个小脑洞,非典型校园师生paro

  • 许哥人设


「上我的课也敢冒名喊到?」


“韩如夜。”

 

“到!”

 

站在讲台前方的年轻教授没有继续点名,而是将目光从花名册转移到阶梯室的后排。

 

“这位同学,站起来……对,就是你。刚才我喊‘许博远’的时候,你喊过到了吧?怎么,还能双卡双待、无缝切换身份ID啊?”教授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忽略那调侃的语气,似乎只是问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小问题。

 

教室其余百来名学生顿时发出幸灾乐祸的哄笑,小动作也不搞了,放下手机专心看热闹。

 

站起来的学生表情尴尬。

 

“强调过很多次了,我还没到30,不至于老眼昏花哈。”教授无视那学生“求放过”的恳求目光,再补一刀。

 

作为R大镇校之宝之一,叶修经常会被人误会了年龄,故有此强调。

 

“我……”许博远见教授不愿意放过自己,眼睛一转,计上心头。他指着隔壁的人说:“老师,他才是韩如夜,刚才不方便举手喊到,我帮他一把而已!”

 

“叼哪星!”被他指着的男生本来还在窃笑,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拖下水,顿时发出一声亲切的问候。

 

“这样啊……”叶修笑了笑,“那韩如夜,你也站起来让我认识认识。”

 

“……”本名毕言飞,被迫披上“韩如夜”这层皮的同学无奈地站起来,心里将许博远骂了一遍又一遍。

 

“刚才忙什么人生理想啊,喊到都没空?”叶修退后一步,闲闲地靠在讲台,看样子要跟他们“长谈”了。

 

“呃,没忙什么……”毕言飞心里苦哇,他哪里有忙什么,正等着跟在“韩如夜”后面喊到呢!

 

“他忙着推兵线。”许博远一不做二不休,给他编了个理由。

 

“我叼!”毕言飞瞪着自家兄弟,轻声说:“不就是昨晚懒得洗袜子,丢在你水盆里……要这样报复我?”

 

“你不说还没发现呢!”许博远回瞪一眼,“我现在一点都不愧疚了。”

 

“打到什么段位了?韩如夜大大求带飞啊!”叶修很懂地说。教室里顿时笑开了,一堆人求抱大腿。

 

毕言飞笑容僵硬。认识或者陌生的同学在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他快要应付不来了。

 

等闹了一会儿,叶修才摆摆手,让大家安静。

 

“你确定你是韩如夜?等会儿不会双卡双待什么毕言飞了吧?”叶修故意问道。

 

“……”闻言,毕言飞抬脚,放在许博远的鞋子上面,用力碾了几下。许博远一秒切换佛系表情,缓缓闭起双目,默默忍受。毕言飞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不、会!”

 

教室里,认识他们的那些同学快要笑趴了,正在班群里疯狂吐槽。

 

“很好。”叶修点了点头,“那我继续点名了啊。下一个,毕言飞。”

 

毕言飞:“……”

 

许博远:“……噗。”

 

毕言飞怒了,压着声音抗议:“你条死铲,还笑!”

 

许博远低着头笑出声。

 

“毕言飞第二次……毕言飞第三次……没到是吧?记缺勤一次啊。”叶修将花名册合上,转身走上讲台,“开学的时候说过,我这课虽然是选修课,但很有用,也很有趣,能来上课最好都来,不能来最好别让我发现。即兴点名,无规律可循。缺勤三次,期末直接挂科。都还记得不?”

 

“记得!”台下响起拖长声音的回答。

 

叶修所言不假,他的选修课很受学生欢迎,是抢课的时候,导致选课系统崩溃的一大原因……

 

“很好,希望大家引以为鉴。”叶修一边打开课件,一边带着笑意说:“韩如夜同学请坐,助人为乐的许博远同学也请坐。”

 

***

 

“有点饿,吃夜宵去。”叶修对身边那人说。

 

“我不去,先上楼了。明天线代随堂小测,还有没搞懂的。”回答他的,正是“乐于助人”的许博远同学。

 

“线代有什么难的,吃完回去给你讲讲题,绩点4.0不是梦。”

 

“你说的啊!”叶修从不夸下海口,他的断言到最后肯定八九不离十,许博远顿时兴奋了。

 

“是是是,我说的。”叶修就笑,带他拐进一条小巷,寻老店去。

 

“话说,你刚才干嘛呢?”许博远白了叶教授一眼,“故意怼我的吧?”

 

“我还没说你呢。”叶修毫不客气回敬一眼,“敢在我面前装别人,你小子胆子挺大啊!”

 

“那是!”许博远昂起头,模样贼神气了,“恃宠而骄懂不?”

 

“所以要打压一下,不然过几天得翻天了。”叶修说着抬起手,敲了敲对方的脑门。

 

“哎,别动手。”许博远不满地皱了皱眉,又说:“把平光镜摘了呗,看着有点奇怪。”

 

“啧,昨晚还特地让我戴上呢,难伺候。”话这样说,叶修还是从善如流摘下眼镜,随手塞进口袋。

 

许博远一听乐了,又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笑着说:“昨晚那叫情趣,现在这叫斯文败类。”

 

“怎么说话的……”叶修睨他。

 

“说你皮肤白,戴眼镜特别有味道。”许博远翻译了一下,自己听起来觉得完全没毛病。

 

叶修笑着摇头。

 

“哎。”许博远用手肘碰了碰叶修。

 

“嗯?”

 

“缺勤那里,别记二笔啊,记老幺吧。”许博远的宿舍,老大是梁易春,老二本该是他自己,但他觉得这叫法二了吧唧,还有点儿猥琐,便以帮毕言飞追女神为代价,跟他互换排位,成了老三。至于老幺,则是今次缺勤的韩如夜。

 

“知道,我还认不得你宿舍的人么?”叶修就笑。刚才点名的时候看到自家小男朋友堂而皇之冒充他人,觉得好玩,故意逗了一下而已。“你也是够损的,看二笔的表情,还以为逼良为娼呢。”

 

许博远笑得不行,连声说是。“踩了我好几脚,鞋子都脏了!”

 

“该。”

 

两人说着话,慢慢地走。深夜无人的巷子不显孤清,昏黄的路灯甚至有几分情调。

 

“话说,刚才算不算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情?”

 

“算吧?”

 

“啧啧!”

 

……

 

Fin.


————————

这几天,三次元忙到飞,心情波动,谢谢大家的安慰和鼓励!(鞠躬)

昨天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啦。那啥,比赛夺冠,十分高兴><周末要是有时间就疯狂码字喂饱你们(¯﹃¯)

今晚码个小甜饼复健,明晚继续虫脑~

大家晚安!!!

评论 ( 80 )
热度 ( 180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