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修修龙的贺年贴~年三十 团圆~

#23:50

#小命题:跨年倒计时

#给他们的新年寄语:愿你们永生永世,喜乐平安⁄(⁄ ⁄•⁄ω⁄•⁄ ⁄)⁄


「年三十  团圆」


从二十三开始一直忙活到年三十,年节的准备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蓝河环顾一周干净整洁的河神府,再也找不到事情做,便坐在圈椅上,愣愣地看着窗外。

叶修说牙根痒,想磨一磨,不知道跑去哪里找有壳的食物啃去了。蓝河透过窗户,静静地看了一整天水波徜徉。

直到傍晚,修修龙才揉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回来。

小龙一点没跟河神客气,仰卧在他的大腿上,满足地说:“吃饱啦。”

“好。”蓝河揉揉他软软的头发,应道。

“今天你没有事情做吗?”叶修问,平时蓝河忙得几乎后脚跟不着地。

“大年三十闹一宿,今天是用来玩的,没其他事情做。”蓝河回答道,语气平淡,显然对“闹”这项活动兴致不高。

“……你不开心吗?”小龙敏感地察觉到自家河神的情绪有点低落,抬起手,将他垂下来的一缕鬓发握在手里。

“没不开心。”蓝河笑了笑——但也没有开心就是了。

叶修歪了歪脑袋,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刚好可以抱着蓝河的脖子。他软糯地叫道:“蓝河。”

“嗯?”

“我还没破壳的时候,你怎么过年啊?”

叶修的问题让蓝河一愣,白天反复回忆起的事情再度萦绕心头。他用脸颊蹭了蹭小龙的脑袋,告诉他:“跟一个特别气人的家伙过,到人界逛街,抢头柱香,看烟花。”

叶修闻言,有些不满意了。“你都没跟我……我们去人界!”

“嗯?”蓝河有点惊讶。

“去——人——界——”修修龙跳到地上,拖着蓝河的手往外跑。

“怎么忽然想去人界?”蓝河被拖得身形不稳。

“我陪你过节,今年不许跟那个气人的家伙过!”修修龙磨着小乳牙道。

蓝河:“……”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升到了河面上。修修龙拉着蓝河,凌空踏着一团水雾,直闯闹市区。

大年三十,这里热闹极了,街边摆了一长溜亮堂堂的花灯,树上挂着红灯笼和中国结,建筑物的外墙不要钱一样齐刷刷亮着夺目的景观灯。

街上人和车都多,有赶回家吃团年饭的,有一家老少出门到餐馆吃团年饭的。人们或行色匆匆,或欢欢喜喜。即便是手里捧着电子产品,脸上挂着百无聊赖的人,在心里也是知道要过这个年,要团聚片刻的。

团圆……

大街小巷播放着老掉牙的贺年歌,即便是蓝河这种离开人世许久,现在只是偶然到人界逛一逛的,耳朵都能听出老茧。

修修龙第一次在年三十来人界,对听的吃的什么都好奇。蓝河一个不留神,他已经蹲在一家店门口的橘子树前,一口气摘了好几个,掰开丢进嘴里,却被酸得尾巴尖打颤!

看着叶修的可爱模样,蓝河终于露出了笑容。

“酸!”修修龙委屈地嚷了一声。

“这种不能吃,观赏用的。”蓝河看到不远处有一间一丢丢,赶紧化出实体,买了一杯奶茶。

叶修皱着脸蛋接过来,含住吸管,不停地吸溜吸溜,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好喝!”

“对吧,这家店的奶茶最好喝了。”

受周围气氛感染,以及被叶修闹了一通,蓝河早先的惆怅一扫而空,他让小龙骑在自己肩膀上,带他逛花市。到了这个点,花市已接近尾声,店主都在抛售:各色菊花20块一盆,蝴蝶花等小盆栽15块两盆,水仙给30块能拿好几株。这吸引了不少人吃完饭后出门捡便宜。

修修龙第一次看到摆满地的鲜花,眼睛都瞪大了,他拉着蓝河到处看,什么都想买。蓝河想了想被修修龙磨了一次鳞片,导致四处光秃秃的河神府,干脆由得他买,又趁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将花隔空送进河神府中。

修修龙几乎把每一种花都买了一遍,甚至捧着一大株桃花不撒手。

“你才多大啊,又不需要桃花运,买什么桃花?”蓝河一边说,却一边掏钱。

“给你的!”修修龙伸长双手。

“呃,谢了,不过我也不需要桃花运。”

叶修摇摇头,说:“我的桃花,给你!”

蓝河看着开得正灿烂的桃枝,心中五味杂陈,收下了这一束……别出心裁的花,然后转手送到河神府中,插在小院里。

蓝河带着小龙,将自己知道的玩乐地方都逛了一遍,唯独没有去寺庙里看进香的人。以往他和叶秋只会远远看上一眼,再吐个槽,如今修修龙肯定不愿乖乖站在门外,说什么也要进去凑个热闹——普通的寺庙,可容不下龙帝,会冲撞的。

“接下来呢?”修修龙还没玩够,跃跃欲试地问。

“接下来……你不累啊?都闹一晚上了!”蓝河将他抱起来,趁没人看他们的时候挥一挥衣袖隐去身形。

“不累,我们看烟花呀!”叶修乖乖地抱着蓝河的脖子,兴奋地说。

“烟花……现在人界讲求环保,不让放大型烟花了。”蓝河腾空而起,踏着水雾,几下来到江面一座大桥顶上。他坐下来,将修修龙放在自己大腿,背靠着胸膛。

“没有烟花吗?”叶修重复问道,一双小短腿在半空中晃啊晃。

蓝河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过了一会儿才说:“没有的。”

“烟花……是什么样子的?”叶修问。

“唔,我想想,”蓝河开始形容人界的烟花,“大概这么大一个盒子,点了火之后,便有烟花冒出来了。一道亮光,窜上天炸开,闪烁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有这么大——”蓝河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这么大吗?”叶修挥挥手,用水凝结出一个盒子形状的泡泡。

“差不多吧,其实烟花的盒子有大有小,应该没有固定的规模。”蓝河说道。

修修龙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坐在高高的桥顶,俯瞰这个繁华人间大年三十的景象。四处张灯结彩,流光四溢,喜庆祥和,而街道上的行人从饭点过后便愈渐少了,到最后,宽敞的街道只有稀疏的几辆车,以及零丁的几个夜归人,偌大一座城,几乎无人在路上——万家灯火,如灿烂的繁星点缀星空,燃亮了这座城的“团圆”。

蓝河抱紧了怀中的幼龙,轻轻地说:“快到零点了。”

“零点?”叶修仰起头问。

“嗯,我们一起倒数,辞旧迎新。”蓝河微笑着说。

“好呀!”叶修一双小手悄悄掐了法诀。

“准备了。”蓝河看一眼远处的大钟,又环顾四周,确定桥上无车无人,一挥手,在水面上凝出一个莹莹发光的“十”字。

“哇!”修修龙盯着水面看。

“九。”蓝河说道,同时水面的荧光字变作“九”字。

“八!”叶修接着喊道。

“对,然后是七。”蓝河一边说,一边跟着倒数的节奏变换水面的字眼。

“六。”叶修站起来。

“五。”蓝河垂目道。

“四!”叶修跳到半空之中。

“三。”蓝河跟着他漂浮到半空里。

“二!”叶修大喊道,同时高举双手。

“一,新年快……乐……”

不怪蓝河说话的声音渐小,呆愣得几乎说不出话:他刚喊出“一”,水面那个荧光字蓦然被撞碎,数十道光芒自水中窜起!亮光如流星一般划过两人的身侧,升到天上,无声地绽放成一大团一大团的星屑,夜空之中,晶光闪耀!

“烟花,像吗?”叶修期待地问。

不断有亮光从水面升起,于半空之中绽放成璀璨的流星,而后,光芒的碎屑像下小雪一般,轻飘飘地缓缓沉降。两人仿佛置身于漫天星辰的环绕之中,如梦似幻!

“像吗?”叶修再度问。小孩子的眼神光纯净而热切,在蓝河心中几乎掀起巨浪!

“像……”蓝河哽咽地回答。

“那你开心吗?”叶修又问。

“……开心。”蓝河闭起双目。

他知道这种“烟花”怎么做:用水流携着亮光,在半空中撞击喷洒而成。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水做的“烟花”,其实看过很多次了,比这更灿烂,更梦幻——是那位已经陨落的龙帝,将他拥在怀里,一边嘚瑟地讲解,一边挥手让千万缕光华从水中冒出,于空中绽放出星海。

这是独属他们的风景。

“叶修……”蓝河喃喃道。

“嗯!”修修龙笑弯了眼睛。

“叶秋……”

 

(完)


——————————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135 )
热度 ( 65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