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心意 Fin.

#关键词: 红包

「心意」

拜年的时候,鉴于蓝河爸妈都是家中老大,他们一家子哪都不用去,在家等弟妹等上门就行。叶修表示还没试过在广东走亲戚,兴致勃勃。

“你就期待着吧。”蓝河一脸深受其害的表情,蹲在阳台洗等会儿打火锅用的青菜。满满一大盆生菜,叠得摇摇欲坠。

“怎么?”叶修走过去,特别顺手地揉搓他的脑袋。

“一大波熊孩子正在读条。”蓝河面有菜色,“不过今年好歹不会刷新野图boss了。”

叶修乐了。“还有野图boss呢?掉落什么材料啊?”

“相亲对象呗,环肥燕瘦,要啥都有。”蓝河的一双手被冻得红彤彤,他甩甩上面的水珠,拧开水龙头换洗菜水。

叶修试图帮忙,被蓝河隔开。他抗议道:“又不是不会洗,蓝河大大求平等对待。”

蓝河嘴里说着“好好好”,反手将他推进屋里,“我听到熊孩子的声音了,君莫笑大大不如去教他们做人。”

“得嘞。”拥有丰富网吧经验的叶修见过几吨熊孩子,毫不畏惧地迎难而上。

国家队领队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随便一搜都有一箩筐,亲戚们早知道他的存在,见到面没有问“这位是谁”,只纷纷点点头说“新年快乐”。

亲戚们陆陆续续拖家带口上门,熊孩子的队伍庞大,队伍中夹杂着两三个年龄稍大一点的,看到叶修的时候顿时露出一脸打鸡血的表情,想打招呼又不敢,装模作样地在他面前转来转去。

叶修瞧着觉得十分好玩。平日里,尤其是在网吧的时候,这样的目光不少,他基本不在意。但这些人是蓝河家亲戚,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主动凑过去,问他们在干嘛。于是乎,世界冠军被大小孩子团团围住了。

“嗯?这个游戏没玩过。”“还挺简单的。”“哎呦不好意思,刷了你的记录。”“你的反应速度不够快,出招不用再考虑了,凭借直觉上吧!”“来来来,哥给你报仇!”“你们许博远哥哥平时没带你们玩游戏?……啊,什么,他是你舅舅?!”

以上对话混杂在电视机以及亲戚们谈话的声音中,异常和谐。

有人走过来表示:“终于有人能管住这群化骨龙了。”说着给叶修递了一个红包,“第一次见面,给你一张红纸讨个吉利哈。”

“我也有红包啊?”叶修有小小的惊讶,站起来双手接了,“谢谢叔,新年快乐。”

“哈哈哈哈,你该叫我表舅!”

……

距离产生美。小孩子新鲜劲头过去得快,对叶修的崇拜淡了之后,便对此人产生了些许“恨意”。

“啊啊啊啊啊又输了!”是不忿的声音。

“我去,这都行!你单手玩吧!”是有点生气的声音。

“你别碰我的记录啊!”是不高兴的声音。

再过一会儿,有个老是输了赖着位置不走的熊孩子被虐哭了。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听到亲戚们纷纷发出“果然如此”的慈祥笑声——好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你……叶修大大,太凶残了吧!”蓝河刚好洗完菜,擦着手走进屋。

叶修的表情瞬间爆无辜!

“还委屈上了?”蓝河将他从孩子窝里拉出来,一边小声调侃。

“给男朋友在熊孩子里立威,得不到赞赏。”叶修委屈得理直气壮。

“胡扯得还挺有道理。各位舅舅各位姑妈各位姨妈各位姨夫……新年好!”蓝河带叶修走到茶几前,“正式介绍一下,我男朋友叶修。是不是一表人材、玉树临风?够给你们长脸了吧!”

“你们看这人得瑟!上年不知道是谁一脸不耐烦地说要做单身贵族,喊我们别催婚。”七大姑八大婆纷纷嫌弃他。

吵吵闹闹,其乐融融。

“我人都带回来了,你们是不是该有点表示了?”蓝河暗示道。

“看你还能拿几年!”亲戚们一边唠叨他,一边掏红包。

“身体健康,别老熬夜!”“万事胜意。”“谁都行生个白胖娃娃。”“哈哈哈哈!”

叶修跟着蓝河领了一大兜红包,眼都直了:离家出走以后……多少年没试过了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蓝河兜里的红包抽出来,塞自己口袋里,直到鼓鼓的再也放不进,脸上笑呵呵的。

这时,有个小孩从两人的卧室跑出来,拉着蓝河走进去。“堂哥,我要玩这个!”手指的方向,摆着夜雨声烦的绝版手办。

“绝对不行!!!”蓝河立刻拒绝。

“我就要玩!”那小孩跺脚扁嘴,准备用蛮横的手段达到目的。

“你哭,看你妈妈不打你!”蓝河威胁道。

“哎,我给你拿,不哭啊!”偏偏有个人忙上添乱,作势要将手办从柜子上取下来。

“我去,别闹啊!”蓝河连忙将一大一小两只熊孩子推出房间,反手关上,“都不许进来!”又对叶修说:“你无聊就到厨房陪陪我爸,他做菜喜欢跟人唠嗑。”

蓝河爸爸平时很少下厨,叶修第一次看到他哐当哐当煮东西。

“小叶来帮忙啊?”

“小远让我来陪你唠嗑。”叶修回答。

“哟呵,个衰仔。”蓝河爸爸指了指冰柜,“进来就别站着,煮汤圆会不会?烧一锅开水,把汤圆倒进去,浮起来就是熟了……拿玫瑰花味的,你们妈喜欢。”

叶修给蓝河爸爸递了一支烟,两个男人各自叼在嘴里点上,吧嗒吧嗒地抽。

“哎,第一见爸煮菜吧。话说你对我们广东饮食有没有误解?我们真的不嗜甜,广东菜追求鲜味!知道什么是鲜吧?最新鲜的鱼,清蒸出来的味道就是鲜,跟甜不一样。”

“说到鱼,无鳞陈皮,有鳞姜葱,这样鲜味最能出来。”

“哎你揭开锅盖看看汤圆浮起来没?哎我跟你说,远仔第一次煮汤圆的时候怕不熟,统统煮烂了哈哈哈哈哈。”

叶修咬着烟屁股,不断嗯嗯哦哦,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男朋友会崇拜黄少天了——从小培养啊!

叶修帮着打下手,兜了一身油烟味。叶爸爸出去透气,让他看着盛好的菜。叶修有点理解不了他爸的意思。

没一会儿,蓝河探头进来问是不是煮好了,随后用一个风骚的走位闪进厨房,首先瞄准炸排骨,撮了一颗,又叉了一块白切鸡的腿肉丢进嘴里。

叶修:“……”

蓝河嘿嘿笑着,让他嘘声。

叶修就说:“贿赂我啊!”

蓝河就凑过去亲他一口,在人家脸颊留下一个油油的唇印。叶修愣了一下,干脆捏着他的下巴啜了一下嘴唇才放他离开。

人多吃饭,晚餐桌上特别热闹,小孩子边吃边跑来跑去。蓝河喝多了,还半逼半哄地让叶修舔了一筷子啤酒。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被气氛所感染,还是因为醉酒,总之晕乎乎的,直到睡觉前还没清醒过来。

他坐在卧室的桌子前拆红包……

“嗯?我眼花?”叶修自言自语道。

“什么?”蓝河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问。

“这是10块钱吗?”叶修又拆开一个红包,抽出里面的纸币递到蓝河眼前。

蓝河用力睁开眼看了看,点点头。

“……好多5块,10块。”叶修目瞪口呆。

“啊,然后呢?”蓝河问。

叶修看着摆满一桌的红包,快速做了一个先乘后加的运算,然后靠了一声,说:“也就够我的烟钱哈!”

“图个心意嘛!”蓝河翻个身,喃喃道。

“年年都这样?”叶修推他。

“昂……”蓝河应了一声。

“小可怜……”叶修揉他脑袋,心里感叹:这红包的南北差异真大!

“爸妈给的红包会大一点……”蓝河含糊地说,“心意嘛,心意……”

“你要不要给我个红包?”叶修拿红包还拿起瘾了。

“心意嘛……”蓝河还在念叨着这句话。

“你给我个心意呗!”叶修耐心地哄。

蓝河抬起软绵绵的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说:“来拿。”

End.


* 据闻刷tag的已经被封号,净化贴可以冷静一下惹?


评论 ( 85 )
热度 ( 94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