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元夜 Fin.

  • 元夜,即正月十五夜。

  • 秋弟出没。


「元夜」


许博远原本的想法很好:搭乘下午两点班机,五点到达B市,放下行李正好能去逛灯会,感受一下北方元宵节的气息。然而他忘记了一点,这条航线,延误是常有的事。

 

因为航空管制的关系,原定的航班晚点近三个小时,许博远等到整个人都干涸了。飞机好不容易降落到B市,踏上廊桥的瞬间,他不由自主缩了一下。

 

正月的B市,冬季余威尚存,而G市已经半只脚踏入夏季了,两地温差超出想象的大!

 

许博远妈妈在儿子出门前就说过,“着咁少,冻到腾腾震嗰时你就知错了!”(穿这么少,冻到打哆嗦的时候你就知道错了)如今许博远只想拼命点头,表示自己知错了,同时紧了紧肩上的松紧带,以期硕大的背包能替自己挡点寒意。

 

叶修来接机,因为飞机晚点的缘故,已经在机场等了他三个多小时,估计还是饿着肚子的。许博远一方面是冷,另一方面是心疼,走出廊桥之后步伐迈得飞快,恨不得飞过走廊,马上出到航站楼。

 

他一路上掏手机开机,给叶修打电话。两人约定碰头的地方,很快见到彼此。仗着叶修全副武装,脸上都蒙着大口罩,许博远肆无忌惮地扑过去,熊抱住男人。

 

“哎哟站不稳了!”叶修笑着,被扑得不得不退后两步才稳住身形,刚想再说点什么,回抱对方的手感却告诉他,自己小男友衣着单薄,被冻得直打哆嗦。他皱着眉头问:“怎么穿这么少?”

 

“我从春末夏初的地方过来啊,你说呢?!”许博远欲哭无泪,回手一指。他那个航班的乘客陆陆续续走出闸口了,除开个别早有准备,大多数人看上去都能盖一个“从南方来”的标志。

 

“我该提醒一下你。”叶修说着,带许博远快步走到停车场。他把人塞到后座,自己到驾驶座将暖气什么的一通打开之后,又回到后座,拉开大衣的拉链,笑着说:“来来来,感受一下男友大衣的温暖。”

 

许博远当然不会跟他客气,笑着和他抱成一团。叶修大衣里面穿得也单薄,手上摸上去能清晰感知皮肤的触感。

 

许博远说:“你好意思说我,自己也就穿这点。”

 

“外套够暖啊!”叶修躺在后座上,让蓝河趴在身上,又将大衣拢了拢,尽量保暖。

 

“回到市区几点……呃,好像有点晚了,灯会还开着吗?”许博远感受着男友传导过来的体温,懒懒地问。原本他对凑热闹一事兴致勃勃,现在却觉得不去看元宵灯会也没什么遗憾。千里迢迢飞过来,心心念念的是某个人而已,见着了,抱住了,就满足了。

 

“有点晚了,明天再去吧。”叶修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权当顺毛。

 

“明天还有么?”许博远顺嘴问。

 

“没有的话,可以围观工人拆花灯。”叶修淡定地表示。

 

许博远笑得不行。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车子里的温度慢慢升高,蓝河被捂得暖融融的。

 

“哎,我都困了。”许博远说着打了个呵欠。

 

“回家还有一段路,能睡一觉。”叶修起身,让许博远躺下来,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薄毯子搭在他身上。

 

“我闻到了一股陈年的味道。”蓝河眯着眼问,“毯子多久没洗了?”

 

叶修想了想,老实而又无辜地表示:“这是叶秋的车,得问他,我不知道。”说着,将毯子往下拉了拉,远离许博远脸部。“将就一下。”

 

“嗯。”许博远又笑得抖肩膀。

 

“笑什么笑,睡你的。”叶修钻到驾驶座,熟练地倒车子。

 

叶修开车速度快,但很稳,出色的动态视力和绝佳的反射水平,帮助他几乎完美地应付繁忙路段各种忽然变线、抢道的情况。许博远原本还想跟他聊天,然而才问到“你饿不饿、等会儿吃什么、我带了特产要不要喂你啃几口”这几个跟天性有关的问题,就彻底睡熟了。

 

叶修通过后视镜看到许博远放松的睡颜,嘴角带笑,甚至开车在高架兜了个圈,才舍得回家。

 

他家还住在四合院,车子要停在胡同外边。许博远睡得正香,被叫醒之后糊里糊涂的,居然没被车外的冷空气冻醒,直到踏入家门,眼睛还半眯着。

 

“终于回来了啊?”叶秋出来给他们开门,他上身披着厚厚的毛毯,膝盖以下缺裸露在外,显然里面穿着短裤而已,脚上却踩着一双毛茸茸的保暖鞋。

 

这副装扮让许博远乐醒了,一边打招呼一边笑。

 

“这怂包怕冷,白天出门还要戴耳罩,就毛绒绒的那种。”叶修毫不客气地为小男友正在脑补的、自己弟弟的外形提供素材。

 

“嘿,好意思说我!”叶秋被揭短并不生气,裹紧了大衣往室内走,“也不知道是谁,从小爱穿秋裤!”

 

“呵呵,就是你哥我,怎样?”叶修淡定得不行,大有一副以此为荣的意思。“总比你贴暖宝宝环保!”

 

“因为要穿西装,穿秋裤会拉低帅气值?”许博远紧跟着叶秋,闪身进温暖的室内。

 

叶秋没有说话,回手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叶修“切”了一声。

 

进到屋,许博远跟两老打招呼,叶秋到厨房给他们端元宵。许博远说声“谢谢”,接过两碗元宵,其中一碗很顺手地递给叶修。

 

一手端一个碗打算分别递给两人的叶秋:……

 

北方吃元宵,南方吃汤圆。很多人不知道这两者不是同一样东西。许博远只知道,元宵是“滚”出来的,汤圆是“包”出来的。

 

端在手上的这碗元宵,第一眼看上去更像煮了太久的汤圆,汤水浑浊。勺一个小心翼翼地咬一口——许博远的舌头不耐烫,吃汤圆要是不先咬破个小口透透热气,内陷能烫得他跳起来喊妈妈——却发现元宵表皮比汤圆更有劲道,馅也挺有嚼劲。

 

“怎么样?”叶修含着一个在嘴里问他。

 

“好吃!”许博远饥肠辘辘,热腾腾的食物下肚,更是将馋虫都惹出来了。

 

“你妈亲手做的。”叶修努努嘴,“吃完中午饭就开始折腾,还试图包点肉馅进去。我说一个吃甜豆腐脑的人怎么可能不吃甜的元宵。”

 

这番话熨帖得不行,简直像开了个小暖炉,被间接夸了的两人脸上迅速升温。叶秋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缩着双腿裹紧小毛毯,往沙发另一头挪。

 

许博远一边吹气,一边努力将元宵往嘴里塞,几下吃完之后,拉开背包拉链开始掏特产。除开一些著名牌子的糕点,还有很多煲汤的材料。

 

“我妈非得说一些煲汤料G市的比较好,一个劲往我背包里装。”许博远说。

 

“这是什么?”叶修指了指。

 

“野生剑花,我妈自己摘的……这些是木棉花,屋前那棵树掉的……哎这个我忽然忘记叫什么了,微信问问我妈……”

 

叶修靠在沙发上抱着抱枕,表情有点懒懒的。他在看自己小男友一本正经地一边搜资料,一边介绍那些煲汤料。

 

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去,伸着脑袋听,全神贯注。

 

叶修发现他爸看了自己一眼,便回以一个不明显的微笑。嘴角弧度不大,但眼里满含笑意,显得十分高兴。

 

叶爸爸被儿子的笑容闪了一下,撇撇嘴,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别开脸。

 

两老待了一会儿便回房睡觉,叶秋为了保护眼睛,也选择回房间。

 

“吃饱没?”叶修问道。

 

“吃饱,又困了。”许博远揉了揉肚皮。

 

“那洗洗睡吧,明天带你看……”

 

“看拆花灯。”许博远打断他,试图调侃一番。

 

“要么看拆花灯,要么看我抢野图boss,你喜欢哪一个?”叶修老神在在。

 

许博远秒怂。

 

在车上睡了一觉,洗完澡之后醒神许多,许博远干脆摸出账号卡,登陆进荣耀。

 

笔言飞的信息来得很快:“不是吧老蓝,去见情人的夜晚还上游戏?”

 

“我情人特许的!”虽然这句话是扯的,但许博远说出来的语气可神气。

 

“这么体谅啊……”笔言飞感叹半句,忽然语调一转,叫起来:“你牵制大神别让他碰电脑才对啊,玩什么游戏?下了!”

 

“他洗澡呢,我上来看看有什么事。”许博远浏览一下留言,挑着回复一些。

 

“你赶紧下吧,别引狼入室!”笔言飞紧张得不行。

 

“不会的。”许博远淡定地说,冷不丁有人捉住他控制鼠标的手。不用想都知道是叶修。

 

“哎哟,我来看看蓝溪阁的仓库……”叶修将下巴搁在许博远肩膀上说话。

 

“别看别看!”许博远连忙抬手挡。

 

“比上次看多了不少好东西啊,不愧是蓝溪阁!”叶修空出来的手按住蓝河的手。

 

“卧槽,你上次什么时候看的?!”许博远有心抽卡退游戏,但两只手都被控制住了。

 

“好羡慕啊!蓝桥大大,匀一点给兴欣呗,条件好说。”叶修特别无赖地说。

 

“大春得掐了我!你别看了,总之不行!”许博远当然知道叶修是闹着玩,但此情此景,也不由得跟着他闹起来。

 

叶秋叹口气,听了一会儿隔壁房间不断传来“不行”、“不可以”、“求求你了叶修大大,放过我啊”、“痛”之类的说话声,特别苦恼地从桌面捞出一只毛茸茸的耳罩戴上。

 

Fin.


————————

大家元宵节快乐~~~记得吃元宵或者汤圆哟!

明晚的汤圆餐还没有决定好,在思念的玫瑰花、桂花汤圆和自己包鲜肉汤圆之间犹豫。


慢慢做完两个本子的四校,再看一本书,就开始挖新坑,是很久之前提过的,国画大佬叶和电台主播&唱见蓝(叶蓝叶)那个。

从设定、风格都是新尝试,脑补很久了,不过依然随时准备扑街_(:зゝ∠)_


最后广告时间

【一宣传送门戳我】

《养龙》预售传送门

《故人》预售传送门



评论 ( 42 )
热度 ( 75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