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今天我有花收吗? Fin.

  • 一个短小精悍的小甜饼,各位女神节快乐owo

  • 叶三岁出没~请注意捕捉!


今天是女神节,公司买了一批皂花,又叫来几个白白净净的未婚男士,捧着花束一个个部门去送惊喜。

 

让人眼前一亮的送花小分队刚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气氛一下子就炒高了,爱凑热闹的人纷纷尾随围观,并瞅准机会起哄。比如这谁谁谁对谁谁谁有意思啦,正好送花表白嘛,诸如此类。闹得好几个小伙子、小姑娘红了脸。

 

“到市场部了。”负责拍照的笔言飞用手肘撞撞蓝河,挤眉弄眼。

 

“……”蓝河接过行政部小姐姐递给他的花束,清了清喉咙,假装很淡定。

 

笔言飞“啧”了几声,打定注意,等一会儿要将镜头怼着自家兄弟猛拍。

 

市场部大佬是个传奇人物,据闻只要他出马,没有攻不下的市场,已经做下好几个能列入教科书级别的项目。外号,叶神。

 

“叶神,打搅了。”开路的行政部小姐姐敲敲门,跟叶修示意之后,才侧身让各位小伙子走进去。“市场部的各位大美女节日快乐,公司现送上一队小鲜肉供女神们差遣,今天可以尽情蹂躏哦!”

 

市场部,不仅有封神级别的大佬,更有三位颜值放在整个行业都是顶峰的大美人主管,重点是,都是单身。这对公司的男士们有着致命吸引力,送花小分队人人都想挤到前面,亲手将花交到美人手上。

 

蓝河本来就是被抓苦力,见大家这么热切,干脆闪到门边避让。送花的、看热闹的……人们蜂拥而至,蓝河将花高高举起,以免弄坏。就在此时,他的身侧蓦然多了一条手臂,护着他不让人撞到。蓝河抬头,看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旁边了。

 

公司采用开放式办公环境,只分区不分隔间。叶修拉着他的手臂,将人带去自己办公桌那边。送花的、围观的都挤到主管办公区那一边了,他这里说得上“门可罗雀”。

 

那头热闹,这边适合聊天。

 

“今天过节,不打算来点表示吗?”叶修意有所指,眼睛盯着蓝河怀中捧着的花束。

 

“你什么时候性转了?我怎么不知道。”蓝河假装惊讶地说。可不是嘛,今天女神节,一大男人凑什么热闹。

 

“来,给我看看。”叶修伸手,作势要接过花束。

 

“可别,我还不傻呢,给了叶神的东西,就别想再拿回了。”蓝河后退一步,打定主意不给。

 

“我抢了啊!”叶修威胁道,不靠着办公桌了,站直身。

 

“你来啊!”蓝河笑弯了眼,跟他叫板。

 

没想到叶修当真上前来抢!蓝河马上转身背对,将花挡住,而叶修则整个人靠上去,从他身体两侧伸手,试图将花从他怀中夺走。

 

——旁人看,就像叶修从身后抱住蓝河一样。

 

笔言飞的嘴角咧得老高,不动声色疯狂连拍。

 

“别抢别抢!抢坏了你赔啊!”叶修靠上来的时候,蓝河的心跳已经开启低音炮模式,震得自己心肝颤抖——身体挨得太近了!公司比较壕,暖气充足,在办公室可以只穿一件衣服。今天两人穿的都是衬衣,贴在一起,对方身躯的触感清晰得不得了。

 

叶修眼睁睁看着蓝河的耳朵从粉色变成红得仿佛能滴血,笑得不行,也不打算放过他,维持着从后拥抱的姿势,揪着花束不放手。

 

他甚至还想搞事,高声叫了一句:“包子,关门,把这些人锁在里头!”

 

终于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拉拉扯扯”,不过马上被包荣兴关门这一动作吸引开注意力。

 

“老大,我锁好门啦!”包荣兴兴冲冲地说。他并非将门掩上,而是干脆地落了锁!这下好了,没钥匙,谁也出不去。而钥匙嘛,当然掌握在市场部众人手中。

 

“不给开门利是,绝对不交出钥匙哦。”市场部主管之一的苏沐橙笑眯眯地说。

 

“我们也不贪心,一人一百就放你们走。”另一位主管陈果甩了甩马尾,浑身上下皆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匪气。

 

众人纷纷起哄,热闹极了。

 

“叶神,还有好几个部门等着我们送花呢,你行个好呗。”行政部的小姐姐开始卖萌求饶。

 

“我怎么记得,你进门的时候说,小鲜肉可以随意蹂躏啊?”叶修笑了笑。他早没抢花了,不过也没让蓝河溜走,搂着他的肩膀,摆出一副好哥们的模样。

 

“意思意思,脑补一下得了呀。”小姐姐笑到脸都僵了。

 

“也不是不行。”叶修松口了,“一个人收一百呢,是多了点,你们愿意给,我们也不好意思拿哈。只不过白白放你们出去,又不是市场部的作风。不如……你们留下一个人给我们卖命,其余人放飞。怎样?”这个语气听上去万事好商量,但说出来的内容就比较欠揍了。

 

“老蓝给你了!”笔言飞凑热闹不嫌事大,率先吼了一声,收获兄弟的怒瞪。

 

其他人一瞧,蓝河都作为人质,被掌控在叶修手下了,也都纷纷顺嘴说“就蓝河吧!”“老蓝送你了,好好待他。”“蓝河同志永垂不朽。”

 

……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蓝河企图逃回己方阵营,被叶修的手紧紧扣着肩膀。

 

“别动啊!”叶修轻声跟他说,随后又大声嚷嚷:“那就说好了啊,蓝河留下来做压寨夫人。”

 

“行!”“没意见!”“很好很好!”“祝99!”

 

“包子,开门!”叶修大手一挥,放行了。

 

“你闹呢?”蓝河见叶修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有点急了。

 

“是啊,叶夫人。”叶修乐呵呵地说。

 

“不是……那个……”沐浴在好友“啧啧啧”以及市场部众人“Yoooo”的目光中,蓝河窘得不行,低声说,“快放开我啊!”

 

“我要花,不给我就继续闹,你看着办吧。”叶修跟小孩子一样,开始耍无赖。

 

“这花是按照女生的数量买的,给了你就有人拿不到!”每当叶修进入叶三岁的模式,蓝河就特别无语。

 

“我-要-花。”叶修拖长声音说,“你给别人送花,我只能眼巴巴看着,哥不爽。”

 

“……”蓝河总算搞明白叶修为什么要折腾人了,居然是因为这样?能不能再幼稚一点了!

 

叶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听话!下班再说下班再说。”蓝河用了点力从叶修手下挣脱出来,小跑着跟上送花小分队的队尾。叶修当然不可能真的把人扣下来,只好随他去了。

 

这一天的活动比较丰富,什么女神午膳、女神下午茶,听闻晚上还有护花使者陪伴女神逛街的活动。蓝河作为新人,理所当然被抓了壮丁。

 

叶修中午饭约不到蓝河,对晚餐也没抱希望了,下班到停车场取车的时候,拉开驾驶座的门,却惊到了——座椅上放着一大捧娇艳的红玫瑰!粗略数了数,发现这应当就是传说当中的九十九朵玫瑰。

 

自己的座驾只有两套钥匙,一套在手上拿着,另一套给了蓝河。所以这花是谁放在这里的,不作第二人选。

 

这家伙,还真送了,还那么热情如火……

 

他在花束上找到一张精致的卡片,上面,熟悉的字迹写着:叶三岁,节日快乐,不要闹啦,给你蓝哥哥笑一个。

 

叶修失笑,心情好得不行。他弯腰,将花小心地捧出来,打算放到副驾驶座。恰好魏琛也来取车,见到他捧着一束大得吓人的红玫瑰,登时紧急停下脚步,口哨也不吹了,茫然地问:“老叶,今天几号?”

 

“三月八日啊。”心情好,叶修也就不挤兑人了,直白地告诉对方。

 

“那你捧着花是什么个意思?”魏琛更茫然了。

 

“有人疼呗。”叶修将花摆好,确定不会乱晃,才关上副驾驶座的门,特别欠揍地补充一句,“你学不来啊!”

 

“雾草,看你嚣张的!”魏琛觉得一定是自己下班的方式不对,不然眼睛怎么会如此疼!

 

“呵呵。”叶修摆摆手,钻进车往家里开。他已经盘算好了,这花摆上一两天,就可以把花瓣摘下来,洗个玫瑰浴;剩下的铺在床上,摆盘用。

 

当然咯,主角不是他。


Fin.


————————

灵感来源于……没错,就是公司小鲜肉送皂花。

晚餐原本打算跟妈妈和表姐等等出去吃,然而我爸表示,到外面吃有什么好,他来做!

妈在电话咨询我意见的时候,我说那就好呗,有吃的就行。毕竟我爸厨艺相当不错。

晚上加班,错过了买菜备料等环节。

结果回到家,你们猜我看到我爸煮了什么……?

鱼。

一大锅鱼。

一大锅炖——鱼!

我不喜欢吃鱼。

我不喜欢吃鱼。

我不喜欢吃鱼。

如果一定要在鱼里挑一个最不喜欢的,那一定是炖!鱼!

但是今晚,我连饭都没吃,被硬塞着,吃鱼吃饱了……

委屈得想哭啊啊啊啊啊!

(癫狂状态)

何以解忧,唯有叶蓝。

评论 ( 82 )
热度 ( 99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