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1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


「第一章」


下了飞机发现这里的天气比较热,但周围从薄羽绒到短袖都有人穿,一件单衣搭一件外套是最不起眼的。叶修跟随人群走出航站楼,招了一辆的士去市区。

司机是个本地人,叶修上车后,他问:“去边啊?”发现乘客有点疑惑地看过来,才转换语言模式问:“去哪里啊?”

叶修报了一个地名,靠着座椅看向车窗外,主动搭话说:“这边天气不错啊,这天空蓝的。”

“一时时啦。”司机挺健谈,见叶修愿意聊天,便跟他说起羊城的风土人情,极力推荐了几间老字号茶楼。

“一盅两件,水滚茶靓啊!”司机的口音是地道的广普,外省人听来相当有地方特色,从语言上一下子将人拖进岭南文化的氛围之中。

叶修应了下来,看前方发现立交上蜿蜒着几条紫红色花道,随着道路交错,像编织了一个鲜艳的巨型饰品。他辨认了一下,问道:“路边开的是杜鹃?够灿烂的啊!”

“是啊,簕杜鹃,开好久咯,现在开得特别盛。”司机每天都看,已经不觉得新奇了,“市区里很多立交都有啦,看到你腻。”

叶修想了想,告诉司机:“咱先顺着开有杜鹃花的路兜兜风,不急着去目的地。”

乘客愿意兜远路,司机高兴都来不及,连忙答应了。“你识货啊,这花坐车的时候看最好看,站在路边肯定看不出这种感觉。”

司机说得没错,竞相绽放的簕杜鹃种在道路两旁,需要坐着车,沿着花道一路开,才能欣赏到一路繁花相送的美感。

“而且你来对时候了,现在的羊城是名副其实的花城。”司机又唠叨开了,“等会儿我给你绕路过去看看别的花,哇,开得都不见叶子的!”

叶修笑着说:“行,劳烦您嘞!”

 

司机没有吹牛皮,车子在市区转悠了一会儿,转入一条路,叶修眼前一亮,看到了一大片粉白色的烟霞——是羊蹄甲。没有一片叶子,满树烂漫。地上也稀稀落落点缀着粉和白的花瓣。花一路连绵开去,如云一般轻柔。

路上有不少一边骑车一边侧头赏花的人。

“怎么样,不错吧?”大概这片花是这位司机的心头好,询问的语气十分自豪。

“真不错!”叶修真诚地赞叹。

司机瞧着这位乘客觉得有趣,还建议他乘着天气好,走路逛逛。“反正你也没带行李,年轻人多走走路啦,锻炼身体啊!”

“好吧,那劳驾您找个地方放我下来。”叶修没有拒绝司机的好意。

司机不知道绕去了哪里,告诉他这边是旧城区,景不少,让他自己找找。

谢过司机,叶修下了车,抬头眯着眼看天。的确是少见的好天气,天空蔚蓝,阳光澄澈但不炙热,在路上走走停停赏赏花,整个人晒得暖融融的。一些事情,就在这春光明媚之中消融了。

他心想:看来可以在这边呆一段日子。

 

的确是老城区,行道树极其高大,刚掉过一轮叶子,现在满枝头都是嫩绿的新叶。地上铺了一层没来得及清扫的金黄色大叶子,真是树上春天,树底秋天,很奇妙了。这一带的建筑样式别具一格,骑楼街显得很有年代感。

叶修在那一片区走走歇歇,很深入地逛了个遍,最后被一树金黄吸引了目光。

那是黄花风铃木,灿烂又大朵的黄色鲜花簇拥在光秃秃的枝头,在微风中摇曳。这棵树刚好立巷子尽头,巷子里暂时没人走动,远处的车声显得这处尤为安静。

古旧的青石板路被踩得凹凸不平,两侧墙壁斑驳爬着青苔,不知道谁家的盆栽毫无规律地堆在地上……

叶修忽然起了兴致,在巷道找了一个石墩坐下,打开背包翻出素描本和铅笔。

 

开完例行“表扬无比敷衍,批评超级认真”的听评会,蓝河满脑子蜜蜂嗡嗡叫,坐在隔壁的毕言飞已经翻起了白眼。台里的领导一脸满足,笑眯眯地拍拍他们的肩膀,走出会议室。

“卧槽,要不是他说的问题还算专业,我真想给他寄刀片。”毕言飞啪叽一下趴在桌面上。

“气沉丹田,说话浑厚有力,说俩小时不带喘不单只,水都不用喝。”蓝河摇摇头表示,“学不来。”

几人扯了些有的没的提神,蓝河收拾东西搭地铁回家。

他住在老城区,房子老旧,不过区位条件好,走几步路就到著名的河涌和公园。外街那一圈屋子都被改建成充斥着小资情调的店铺或者旅馆,他的房子在内街,商业没啥发展,胜在闹中取静。

蓝河从地铁站出来,开锁一辆共享单车,先去市场买了晚饭的菜才骑回家。他在路边停好单车,走进巷子,拐弯的时候看到屋前面坐着一个人,捧着一个本子似乎在画画。

谁这么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写生啊?蓝河不由得放轻了脚步,静悄悄走过去。

走近了,越过那人的肩膀,蓝河看到对方画了门前那棵黄花风铃木,以及他房子的一角。不懂画,不知道用什么更高大上的形容词,看到画的第一眼,蓝河只想到两个字:逼真。

铅笔作画,通过深浅明暗,将花的姿态描绘得栩栩如生,能看出柔软的花瓣被风拂过的痕迹。那间旧房子的一角也硬生生有了点岁月静好的意味,斜的地上的影子似乎会随着夕阳下山而徐徐移动……

 

叶修一口气画完,松了松肩膀,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是个拎着一兜青菜鲜肉的青年。他的眼睛微微瞪大,看自己的眼神有惊有喜,用现代一点的词形容,就是“拜大神”的目光。

“画完了?”青年问他。

“嗯,大致吧。”叶修点点头,见对方对画感兴趣,干脆递过去让他欣赏个够。

“我天天在这里出入,从来没有发现这棵树还挺有艺术感的!”对方笑着说,看神色,十分喜欢他的画。

“你住在这里?”叶修问他。

“我住这间屋,你好。”蓝河伸手跟叶修握了握,自我介绍了一下。

“那正好,我看到你招租。”叶修指了指门把挂着的小本本,“条件我都挺合适的,要不租给我吧?”

 

蓝河的房子一共三层半,一楼是厨房,他自己住在三楼,再往上那半层阳台弄了个小花园。招租的是二楼。

由于是自己的房子,蓝河又不等钱用,对租客的条件开得比较高,除开不喧哗、生活有规律之外,还要求稳定性:至少租一年。另有非常任性的一点:相处不来的话,屋主可以随时要求租客搬出。

要求高,又没有放去中介,只在门前挂个印着“招租”的小本本,几乎没人来看过房子,蓝河都差点忘记这回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啊?哦,你要租啊?”

“是啊!”

“先进来看看房子?”蓝河说着将画递回去,掏钥匙打开门。

“不用了,都看一天了,很合心意。”叶修走近屋子,但没有进门,“就是,条件我都挺吻合,唯有订金那里想跟你商量一下。”

房子的区位很好,闹中取静不说,因为在道路尽头,外面一圈商铺又比较低矮,二楼的窗刚好错开了外边两栋建筑的屋顶,能看到不远处的湖。湖景房!所以租金并不低,而且蓝河要求押三付一。

 

就刚才聊了几句,蓝河已经觉得这个会画画的男人挺合眼缘,跟自己应该相处的来,于是主动说:“租金好说啦,送这幅画给我,我给你降租。”话虽如此,蓝河也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对方即使不送画,他也愿意降租。

“喜欢的话,这幅画送你。”叶修很干脆,随后笑了笑,说道:“不过不是租金的问题,降得再低,都是要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蓝河见对方不进门,只好放下手里拎着的青菜和肉,靠在门边跟他说话。

两人之间隔着一道门槛。

“呵呵,我现在没什么积蓄,别说押三付一,单纯付一都付不起。”叶修说得坦荡荡的,“要不,先让我入住,以后给你补钱?押三付三都行!”

蓝河:“……”


TBC.

——————————

开新坑啦~

尝试新的风格和结构,希望大家喜欢~~~

簕杜鹃开得正好,百度可以搜到不少航拍的图,超好看~

附一张我随手咔擦的。



关于画,我是完全的外行,只能依靠查资料和求助场外嘉宾,若有不妥之处,欢迎指出、讨论。

评论 ( 91 )
热度 ( 93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