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2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


「第二章」


听到如此无赖的“打个商量”,蓝河第一个念头是:要不要假装没听清下?

“你……呃,刚才风太大,你说什么来着?”蓝河决定留给对方几分薄面,好歹人家画画挺好看的呢。

“我说,”叶修却完全没领会到,或者说,完全不在意人家是否给台阶下,强调说,“我想先入住,再给你房租。”

蓝河十分无语地看着他问:“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啊!”叶修就笑。

“胡说,一定是在开玩笑!”蓝河说完这句话,自己却也笑了,掰着手指头给叶修数道:“万一你很久都付不上房租呢?万一你赖着不肯走呢?万一你欠了别人一屁股债,连累了我呢?萍水相逢,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呢。”

“说得有道理。”叶修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叠东西放在蓝河手上,“身份证、今早的登机牌、打车的发票都在这了,你鉴定一下,真不是坏人哈。”

等蓝河接过去翻看了一会,叶修再次跟他打商量,语气比第一次要认真不少。他问:“这样,你扣着我的身份证,等我还上房租再还我?”

蓝河:“……”

 

朋友总是说,蓝河这人看起来醒目,做事情也周到利落,偏偏社会的外表下面藏着一颗有点情怀、有点热枕的善心。平时不轻易展露,但面对兄弟或者合得来的人就会原形毕露。

用人话说就是:这傻孩子特别好坑,卖了他还会使出浑身解数给你数赚了多少小钱钱。

面对一脸坦然的“我真没钱,但很想租你房子”的叶修,蓝河竟然无法硬起心肠拒绝。

他认真地看对方的身份证,知道了这个人叫叶修。拍证件照的时候显然收拾过衣着和发型,照片比本人看起来周正不少,但的确是同一个人。

蓝河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其实眼睛根本没有聚焦,他只是在想,要不要收留这个人。

叶修见蓝河踌躇的神色实在有趣,原本只是随意一问,现在真的想说服他了,于是又说:“为了给你画这幅画,我连午饭都没吃,饿得没力气找房子了,你是不是该负责一下啊?”

蓝河目瞪口呆,一句“吾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差点脱口而出!可是这句话实在是俏皮,还挺对自己胃口……蓝河笑着摇摇头,放弃地说:“又不是我让你画,是你自己要画的……哎,行了,算我怕了你,进屋吧!”

“好嘞!”取得胜利,叶修终于抬步跨过门槛,踏进屋里。

 

老区的布局不好,房子挤挤挨挨的,巷道窄小,一楼的光线往往比较昏暗。

一般来说,二楼的阳光也不会很通透的,幸好蓝河这间房子在巷道尽头,二楼的房间可以开两个窗。

一个窗对着隔壁巷子,刚好有一棵木棉花树的枝桠伸过来,光秃秃的枝头上缀着大朵的木棉花,颜色红得很纯正。窗框、树枝、木棉花,组合起来就跟一幅画似的。

另一个窗对外,刚好跟外围商铺的屋顶错开,于是乎采光充足,清晨还能有阳光晒进来,特别写意。

“哟,还真能看得到湖。”叶修推开窗户,放下背包伸了个懒腰,每一个动作都表达出满意。

“当然能看到,难不成我打虚假广告啊?”蓝河打心底里喜欢自家屋子,虽然它外表看起来老旧一些,内部也没什么装修,朴素到不能用淡雅来形容,可是住着特别舒坦。这个会画画的男人也这么满意,对他的认同感瞬间咻咻地往上涨。

 

“谢了。”叶修转过来跟他道谢,态度诚恳。谢什么显而易见了。

蓝河这傻孩子乐呵呵地想,这人还挺不错的,结果下一秒就听到他说:“你要做饭是吧?搭个伙呗!”

蓝河:“……”

偏偏叶修还特别占理,给他分析说:“你瞧,我饿着,你正好要做饭……别藏了,刚见面就看到你拎着菜和肉了!反正就一个厨房,分开煮多浪费国家资源啊!”

终于是忍不住了,蓝河吼了一声:“你有点自觉好吗!白住不说,还想白蹭饭啊?!”

叶修笑得开怀,安抚他说:“淡定淡定,跟房租相比,饭钱就是小意思。你房租都让我欠着,没理由斤斤计较饭钱嘛!”

蓝河:“……”

叶修瞄了一眼四周没有凶器给蓝河作案,才放心地暗示:“我真的很饿,你看,是不是该……”

瞧这人理直气壮的!蓝河都气不起来了,认命地下一楼做饭。

 

叶修没有带行李,背包里面只装着几个素描本。那是他能唯数不多能带走,又愿意带走的东西了。想到这里,叶修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明媚的春光,感到了一点点难过。

他在余杭待了很多年,虽然根另有所在,但茎立了那处,叶也覆盖了那处。一朝离开,却是两手空空,说不讽刺他自己都不信。

叶修抖出一根烟点上,慢慢地抽,有点苦涩的味道在舌尖和心头蔓延。

然而这种心情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一股饭菜的香味顺着楼道飘了上来。他中午真的没吃饭,被这香味一勾,顿时饥饿的感觉汹涌而至,除开吃的,脑子里几乎容不下别的东西。

住家饭的菜香味啊……挺好的。

叶修兀自笑了笑,抱着手下楼了。

蓝河听到下楼的声音,没有回头,直接说道:“我口味比较清淡,你可能吃不习惯。”

“哪里还能挑吃呢,房东煮的,就是黑暗料理都得吃饱不是?”叶修在他身后一杵,瞧了一眼,咦了一声,又说:“掌勺有模有样的,你谦虚呢!”

“……”蓝河一方面觉得这家伙说话特别噎人,另一方面又特别受用对方的称赞,真是水火两重天,让他哭笑不得。

 

西兰花炒肉片,榄菜炒四季豆,简简单单两碟菜配白饭。

叶修等蓝河坐下,才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菜的味道的确偏淡口,但是好吃。他饿了几乎一天,要是大鱼大肉地塞进胃里,可能会不舒服,这样的菜歪打正着,能让他饱,又能让他舒坦。

“房东,我想赖着不走了。”叶修真心实意地表示。

“可别啊,我供奉不起你这祖宗。”叶修身上带有一种独特的,能够让人对他客气不起来的特质,蓝河毫不见外地跟他贫嘴。

“哎,孙子你好。”叶修说。

蓝河夹菜的手顿住了,一脸“你信不信我将榄菜炒四季豆扣在你脸上”的表情。

叶修连忙解释:“跟某个没下限的人垃圾话喷多了,顺嘴的顺嘴的。”

“……吃饭!”

“好!”


TBC.

————————

叶修:皮这一天真高兴~

蓝河:收留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后悔,可以退货吗?


补个照片~

不要问为什么不是湖景……因为我不是蓝蓝嗷!这是在出差的地方看到的。



评论 ( 60 )
热度 ( 91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