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5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


「第五章」


专辑的企划组Q群里,消息刷得飞快,跑个神就有可能跟不上进度。蓝河跟叶修谈好之后,回到房间翻了翻聊天记录,不由得哭笑不得。

原因是有个策划姑娘在分享一个奇葩经历,关于约新人稿子结果各方都不满意,最后被迫出了一笔加急费再请画手的真实事件。

在影射什么,很明显了。

好几个人私聊过来,让他别跟小女生计较。

“不用管她。她一直想把自己的画手亲友介绍进组,我没让。她不是针对你,横竖是我拍板的事,她向我示威而已。”主催亲自过来跟他解释,“以为自己是多厉害的策划呢,敢在我面前撒泼,手动翻白眼!”

主催兼好友的话语让蓝河忍俊不禁。

“等着吧,戏精会用粗制滥造的手段圆回来的。”主催断定。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那个策划姑娘戳他来了,先是道歉,说自己说话不经大脑,没考虑到这时候分享这种经历并不合适,希望蓝桥大大不要生气。

“对不起,呜呜,我给大大寄零食大礼包谢罪好不好呀?”

蓝河当然不至于跟小姑娘计较这些,笑一笑,安慰几句就揭过了。

 

当天夜里,暗沉沉的天幕有春雷阵阵鸣响,让沉寂一冬的广阔天空发出了春天的声音。

下雨了。

 

叶修有个小毛病,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在雨夜很难睡得好。

雨水淅沥沥地打在叶子上,打在窗台上,打在水洼上,也打在了叶修的黑甜乡里,迫使得他从梦中猛然睁开眼。

“都忘了,这边雨季来得早……”叶修悉悉索索坐起来,拥着被子一边打呵欠一边看窗外,整个人昏昏沉沉。之后他很努力地入眠,但总是睡不深,一直能听到滴滴答答的声响。

就在他睡睡醒醒当中,雨滴到了天明。

充满水汽的玻璃窗外,天色渐渐转变为灰白。雨停了,但浓云依旧,今天应当见不到太阳。

叶修挠着一头乱发走到窗边,隔着玻璃窗的水痕,看到了几团晕开的、灼眼的红。他马上推开窗户。和着雨后清新的空气,红的颜色扑面而来——是横在窗前的木棉树枝上,开得极为灿烂的木棉花。

叶修干脆下楼开门,绕到后巷,站到那棵不知道多少年岁的木棉树下仰头观看。

 

木棉树英俊挺拔,花开的时候,片叶不留,一树火红,因此也叫英雄树,这边的学生大都写过以它为题的作文。

蓝河屋后这一棵原本开得极盛,一夜春雨过后,花掉了许多,湿漉漉的地上随处可见。围墙顶上更是铺满了花朵,远远一看,墙头红彤彤的,很是喜庆,将天色都映亮了些许。

叶修绕着树慢慢地踱步,在脑海里描绘树的英挺,花的傲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阴沉的天空光了些许,看东西不至于像隔了一层纱。就在这时,三楼的窗户被打开,一把清朗的声音传出来:“吓我一跳。大清早的,在后巷干啥呢?”

叶修知道他在跟自己说话,便抬起头回答:“在琢磨你什么时候开窗。”

“……”这个回答,说敷衍可以,说撩也可以,蓝河接不上话。他毫无形象地趴在窗台上,换了个话题,提醒他说:“小心被花砸到。”

叶修不明所以,仰着头等解释。

“要不要拿把伞护一下头顶?”蓝河继续说。

“为什么会砸到?”叶修问他。

“你不是站在树下么?”蓝河奇怪地反问。

 

两人有点儿鸡同鸭讲,大家都没明白对方的点。正好这时候起了一阵微风,树上的水珠被带了下来,纷纷扬扬像下起了雨。两朵硕大的木棉花被吹落枝头,宛如高空落物一样“啪”“啪”两声,沉重地砸到地面上。

蓝河略带遗憾地说:“哎,没砸中!”

叶修:“……”

这花落下来还真是用砸的啊!

蓝河看叶修眼神发直,笑得开怀。“哈哈哈,所以叫你小心点啊!反正你都在下面了,帮我捡十来朵好一点的木棉花回来吧,谢谢。”

“捡花?”叶修又懵逼了。

这男人,让树上的雨水打得自己一头乱发半湿,穿着睡衣仰起头等解释的模样,竟然有点可爱。

蓝河笑着解释:“晒干了用来煲汤。”

叶修:“……”

这又是什么操作?!

 

纵然对这个解释有点懵逼,叶修还是挑了十来朵完好的木棉花,捧在怀里带回去。

蓝河刚热好了昨晚留给叶修的饭菜。

吃过早饭,叶修打一个呵欠,有点精神不振地靠椅子上。

“刚才就想说了,你眼睛有点肿,昨晚没睡好啊?”蓝河一边翻柜子,一边关心地问了一声。

“嗯,下雨嘛……”叶修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懒得动弹。

“不算大吧?我醒来才发现下雨了。”蓝河终于找到针线。他将泡在清水里的木棉花捞起来,甩甩干之后,用针线穿过底部,串成一长串。

“这是在干什么?”叶修看他串花。

“方便晒干。”蓝河跟他解释,“晒干的木棉花可以入药,煲汤的时候丢两三朵进去,清热驱寒祛湿。”他顿了顿,又多说了几句:“我是向外婆学的,她老人家还在的时候,能承包整棵树的落花呢!我没她这么好的心思,每年就串十来朵闹着玩。”

于是叶修懂了,蓝河跟外婆的感情很好,捡花也好,花时间串花晒干做煲汤料也好,说深了这是一种传承,说直白些,那就是怀念而已。

 

“开始期待木棉花熬的汤了。”叶修故意说。

“啊?怎么跳到期待熬汤了?”蓝河有一点点阴天的心情被强行打断,他有点奇怪地反问。

“不然你晒花干嘛呢?”叶修的表情比他更惊讶。

“啊……”蓝河明白叶修的意思了,用重音说:“我自己喝啊!”

“多个人,多一碗水而已,别小气!”叶修一点没跟他客气。

“你……我……”蓝河心想,住我的,吃我的,还企图喝我的,居然说我小气,窦娥都没我怨!

“汤都不分我一碗。”偏偏叶修还委屈上了。

“……”蓝河刚才就随口一说,真要是熬汤了,能少得了他叶修这一碗么?

两人各自心知肚明,却假装对方有多可恶一样,愉快地拌嘴。屋外的天空越来越亮。

 

蓝河上楼换衣服准备外出,下到二楼的时候,递给叶修一个信封。

“嗯?”叶修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装的是钱,数了数,刚好是昨晚谈好的稿费的数目。

“组里预付稿费,请努力干活。”蓝河摆摆手,转身继续下楼,一边说:“我今天要去郊区找素材,估计赶不回来吃晚饭,你自己解决哈。”

叶修看看蓝河的背影,又低头看看信封,虽然只是薄薄的,但这份心意可沉甸甸的啊!皆因刚才贫嘴的时候,他无意说起烟钱都快没了,原本只是想扮可怜求分一碗汤,没想到蓝河记在了心上,说组里给他“预支”稿费了——一个新人,草稿还没出,企划组傻了才会全额预支稿费!这肯定是蓝河自掏腰包贴的钱。

叶修捏着信封,看着蓝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心中百味杂陈。

这世界上有人钻进了钱眼里,对昔日伙伴机关算尽;也有人抱着一颗赤子之心,对素昧平生的人关怀备至。

叶修很想知道,这么一个傻孩子,是怎么平平安安活到二十好几都没被人拐走的……


TBC.

—————————

蓝河:那你是不是想拐我?

叶修:嘿嘿嘿。

—————————

附上雨打木棉啪啪啪啪啪的图()

拍照的时候,木棉花噼里啪啦地砸下来啊!我内心是这样的:不要砸到我!看着点啊!我拍完照就溜了千万不要砸我啊!

就,很痛的!




评论 ( 83 )
热度 ( 81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