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这是你的露背毛衣吗?Fin.

  • 出题人: @紫萱家的黑猫 

  • 题目:我要看叶宝第一次用电动除毛球器结果不小心把河河的羊毛衫剃了个洞然后给河河买了件新的然后寄到公司结果店家发错货了发成露背毛衣然后河河在办公室拆开了快递。

❀❀❀


01

叶修看着“罪魁祸首”,有点犯愁。

 

他听蓝河吃早餐的时候抱怨,说羊毛衫起毛球了,今天不能穿,于是,白天闲的时候,想帮着用电动除毛器剃掉那些烦人的毛球。没想到那件羊毛衫很轻薄,没几下就被他剃了个窟窿出来。

 

窟、窿。

 

叶修举起羊毛衫抖了抖,透过窟窿看到了对面玻璃柜上耀武扬威的夜雨声烦,不禁叹了口气:这该咋办?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他将羊毛衫塞到柜子底下,还用一大堆衣服压在上面。蓝河贪睡,上班时间很赶,一般就用三秒钟从衣柜里挑衣服穿。羊毛衫被塞到底部,他肯定就懒得拿了。

 

叶修对这个解决方案感到满意,同时,为了降低有朝一日“东窗事发”时候蓝河的怒火,还打开淘宝,选了一间评价说“又潮又闷骚,适合小帅哥穿”的原创品牌,买了几件卖得比较好、自己看着又顺眼的衣服,打算送给小男友,弥补一番——那件羊毛衫,蓝河相当喜欢。

 

显示付款完成的时候,叶修才发现忘记改快递地址了,默认是寄去蓝雨俱乐部。不过小区收快件不方便,蓝河习惯把东西寄去俱乐部,叶修也就没有去戳客服改地址。

 

02

收到快递电话的时候,蓝河正在带百人团,跟副本boss磕得忘乎所以,便拜托同样要拿快递的笔言飞顺了个便。

 

“要不要帮你拆?”笔言飞拿快递之后,举着小剪刀拆包裹。

 

“拆吧拆吧……小怪来了,远程地图炮轰起来……”蓝河压根不记得自己买了什么,所有注意力都被boss那边吸引住。

 

“臭美,又买衣服!”笔言飞一边剪快递的包装袋,一边啧啧两声。

 

我没买衣服啊?蓝河愣了一下,分了一个眼神过去,嘴里还在指挥:“坚持住坚持住,近战顺时针跑起来,别贪着输出!”

 

“我看看啊?”笔言飞见是衣服,便问了一声。平时大家拆快递也不会藏着掖着,横竖是寄来上班地方的东西,总不会是太私人的玩意。

 

“……还有3%,近战别光站着,找机会输出!……这个阶段boss会四处乱跑,要跟上去是有点难,多练练吧……远程……”蓝河一边指挥,一边摆摆手,示意他自便。

 

笔言飞便老实不客气地打开包装盒了。

 

这间原创品牌店在包装上挺费心思,每一件衣服都用亚麻袋子独立包装。为了方便辨认,袋口挂着小卡片,上面直观地印着衣服的试穿图。

 

“哇,好有逼格。”笔言飞嚷了一声。

 

蓝河听得心痒。他真没印象自己买过衣服,如果不是派错人,只能是叶修下的单了。那家伙买衣服一向要求舒适,笔言飞怎么会形容为“有逼格”?幸好boss剩下一丝血皮,马上可以推倒。

 

蓝河心里痒痒的,这时候听到笔言飞“卧槽”了一声。

 

“卧槽,我了个大去,我滴个妈妈……我、我叼,犀飞利咯!”笔言飞过于惊讶,后面都飙粤语了。

 

“啥?”蓝河问了一声,同时飞快打字让系舟处理boss掉落的装备,随后摘下耳机跑过去围观。

 

笔言飞手里抓着一个亚麻袋子,看向蓝河的眼神有惊讶,有兴奋,有钦佩,有跃跃欲试……总结起来,就是闪动着邪恶的光芒。

 

“干嘛?!这是什么,给我看看。”蓝河被他打量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只见笔言飞忽然露出一个无比渗人的笑容,献宝似的举起手里物品,问他:“请问,这是你的露背毛衣吗?”

 

“啊?”蓝河一脸懵逼,接过包裹。

 

此前,笔言飞已经悄悄将包装上,印着模特试穿效果图的小卡片解下来了。蓝河将亚麻袋子正面背面都看过,完全瞅不出有什么能使笔言飞发疯,干脆解开,将里面那坨深灰色的毛衣抽出来,抖了抖。

 

“乜鬼黎咖……”蓝河看着手里的玩意,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玩意……)

 

“露背毛衣。”这时候,笔言飞开始假装经了,用购物频道导购的语气跟他解释,“跟网红款不同的是,这一件加多了设计元素,比如颜色,更加显白;比如这俩绑带,又长又宽,应该可以在脖子上绑个蝴蝶结,更——加——诱——人。”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河!”笔言飞捂着肚子笑出了眼泪。

 

“……”

 

蓝河心里也是奔跑着无数草泥马,在办公室众人“Yoooo~~”的目光中,窘迫地翻快递单。“是寄错人了吧,我没买这种玩意啊啊啊啊你们信我!”

 

然而他微弱的挣扎并没什么卵用,快递单上,收件人一栏印得清清楚楚是“许博远”三个字。

 

“不是,我觉得老蓝真的不知情。”有人帮他说话,“他这副惊讶的表情是装的话,明年可以去奥斯卡拿小金人了哈!”

 

“这句话就有意思了。”另一个人接过话茬,“不是老蓝买的,嘿嘿,会是谁买的?”

 

“就那谁呗。”笔言飞凑热闹不嫌事大声嚷,“老是折腾我们,抢我们野图的某位大boss!”

 

“啧啧啧啧啧,看破不说破,哎嘿嘿~~”马上有人发出一串无比邪恶的笑声。

 

蓝河:“……”

 

“啊,原来他是这样的叶神。”春易老悠悠补刀,“看不出来,你们挺会玩啊。”

 

蓝河:“……”

 

爽了一把,眼看蓝河捧着个烫手山芋下不了台,春易老咳咳了两声,帮他转移战火。“二笔,还看,是不是想穿?”

 

“卧槽?!”笔言飞宛如受了当头一棒,难以置信地瞪着春易老,“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那还不去干活?”

 

“去去去。”笔言飞生怕春易老想不开,一边给蓝河比大拇指一边溜了。

 

蓝河感受着众人的目光,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没办法淡定地回到工位了,干脆申请回家,晚上补工时。

 

“去吧。”春易老挥挥手,又叮嘱他:“悠着点。”

 

蓝河真想揪着他的衣领“RUA——”他一脸!

 

03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蓝河将快递抛在桌子上,抱着手往桌子边一靠,摆出要三堂会审的模样。

 

“嗯?”叶修摘下耳机,“收到了吗?款式还行吧?”

 

“行你个头啊!”蓝河一秒破攻,吼了出来,耳朵通红!

 

“不好看?”叶修惊讶了,心想衣服不好看,不至于一脸窘迫的表情啊?

 

蓝河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看吗?呃,衣服的设计是挺好看的,然而这个不是重点啊!

 

“我瞅瞅。”叶修见蓝河脸色不善,干脆自己打开包裹,将那件毛衣抖出来。

 

“这是什么,毛衣做的泳衣?”叶修拎着两条绑带扬了扬衣服,表情疑惑。然而看到蓝河一副想笑又想教他做人的表情,马上意识到有可能是什么了。

 

“露背毛衣啊,不是你买的吗?”蓝河“咬牙切齿”地问。

 

“胡说,哥是正经人,这件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衣服,我才不会下单。”叶修义正言辞地为自己辩护。

 

“……那你解释一下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手上?”

 

“自己跑过去的?”叶修歪着头看他。

 

“鬼才信你啊!卖萌也没用!”蓝河将毛衣兜在叶修头上,彻底爆发,他吼道:“你知道我在公会部这么多人面前拆了包裹吗?公开处刑啊!你感受一下?现在所有人,听清楚,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给我买了一件露背毛衣……”

 

“噗——”叶修没想到有这回事,顿时喷笑。

 

“卧槽你还笑,我许哥以后还要不要脸啊!怎么在蓝溪阁混?所有人看到我,第一时间就会关联去露背毛衣了啊!”蓝河越说,自己的耳朵越红,脸颊甚至脖子都浮起一层粉色。

 

“冷静点冷静点。”叶修知道蓝河的“污名”,一时半会跳进珠江都洗不清了,便一叠声地安慰,“应该是商家发错货了,你给他们看订单的截图。”

 

“他们信才怪!换做是你,你能冷静?”要不是想保留最后一丝脸皮,蓝河都想跑出阳台嗷嗷叫了。

 

“那怎么办?我亲自在游戏跟他们解释一个?”叶修提议,明显是生怕自己男朋友得了一件露背毛衣这件事传得不够快、覆盖面不够广。

 

“我要你穿上他。”蓝河咬着牙说。

 

“……什么?”叶修愣了。

 

“我要你,穿上这件露背毛衣,让我拍照!”蓝河不容辩驳地说。

 

“……许哥,放我一条生路。”叶修马上求饶。

 

“不能只是我一个人受到伤害!!!”蓝河仰天长啸。

 

04

蓝河没能成功将露背毛衣套到叶修身上。

 

吃过晚饭,上游戏的时候,有好几个人不怕死地私信叶修,无一例外说的都是“YOOOOO~~”相关的话题。

 

相信蓝河这边收到的私信更多,因为这人几乎要将键盘戳出洞洞了,脸上蒸出一层薄红,表情又气又急。

 

虽然很逗,但也怪让人心疼的。

 

叶修略有所思。

 

晚上,蓝河先上床躺平,将抱枕蹂躏得不成样子。门响了,叶修带着一身沐浴乳的味道走进房间。

 

“看我。”叶修说。

 

“嗯?”蓝河转过身,瞬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目瞪口呆——叶修穿了露背毛衣。

 

蓝河如狼似虎地扑过去,嘴里不断说“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叶修比较白,搭配深色的毛衣,裸露的皮肤就显得更白,半穿半脱,勾人得很。

 

蓝河看得眼都直了。

 

“怎样,你男朋友还够意思吧?”叶修问他。

 

“够!”说真的,蓝河自己都不一定有勇气穿上这件毛衣,这家伙为了哄自己,居然穿了……就冲这一点,明天谁敢在他面前提露背毛衣,他许哥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同时心里美滋滋的,因为这个样子的叶修,只有他许博远见过,只有许博远摸过,嘿嘿嘿!

 

羡慕吗?看不到啊,摸不着啊,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河高兴得不断傻笑,一不留神被叶修扛了起来,几步走到床边摔下去。“看够了,该你补偿我了。”

 

“你就穿着毛衣,不许脱!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会笑场。”蓝河抱着叶修,掌心可以直接抚摸到男人的后背。

 

“你一会儿就笑不出来了。”叶修自信得很。横竖他看不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无所畏惧!

 

“就……明天还要上班,悠着点,不然就、咳咳,他们该群嘲我了!”蓝河还是提醒了一下。

 

“没事,明天我陪你去上班,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就你们蓝雨正副队长来了都得靠边站。”

 

“别啊啊啊啊嗷嗷嗷嗷——”

 

Fin.

————————

暗搓搓解释一下,这是一个“文手画草稿给画手画画,画手出大纲给文手写文”的活动。一共有10个粮,不定期发送~欢迎关注tag吃粮呀!(断!后!路!)无比期待(¯﹃¯)

————————

明晚有事,丹青不渝停更~

评论 ( 30 )
热度 ( 88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