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7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七章」

(本章7000请选择合适时间阅读)


蓝河飞速换下睡衣,捧着画要往外跑。叶修手里还拿着吃饭的筷子,见状在门口将他拦下。

“我出去找间打印店扫描这幅画。”蓝河说。

“至于吗?又不急!”叶修也是无奈了,将画从他手里抽出来,“你午睡吧,我等会儿出去的时候给你扫描。”

蓝河想了想,摇摇头,坚定地说:“我急!”于是将画从叶修手里小心翼翼地抽回来,出门了。

老实讲,叶修只在乎蓝河是否满意这幅画,至于企划组的态度、视频剪辑的效果,他通通不在乎,也没想到蓝河会如此在乎。他看得出来,蓝河是真的累,黑眼圈冒出来不说,眼球上还爬了血丝。而就是这副状态下,还要跑出去扫描自己的画……

他还是“叶秋”的时候,喜欢他作品的人多不胜数,但那些人,大多数在看画的时候,心里都带有一个金钱数值用作衡量,比如说:这副新作值多少钱,自己收藏的画有没有升值了,投资他的话能带来多少回报……

他之前签约的画廊老板叫陶轩,这人尤其喜欢跟客人讨论这些,也总是让他听着,似乎这一个个数值,会成为他创作的动力一样。

蓝河洋溢出来的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快乐,叶修很久没有接收到了。在他还是无甚名气的时候,倒是能经常感知这些令人心情愉悦的情绪。

叶修忽然产生一个念头,那就是蓝河一直不知道他是谁就好了,自己可以送他画,他开开心心地收下,四处找人嘚瑟……想到这里,叶修觉得这个念头有点傻里傻气,摇摇头,坐回去吃饭。

他需要画一幅《花开富贵》,还要为剧院画一幅国风海报,事关生计,慢不得,于是吃过午饭便回去覃老先生的画廊创作,没有等蓝河回来。

 

蓝河的身体是很累了,但精神亢奋,促使他专门打车去自己所知道的,一间设备比较高端的店找扫描仪,拿到一份比较满意的电子档。

他将电子档传给主催,对方用感叹号刷屏,末了,叮嘱他要抱紧画手那根粗壮的大腿骨,十八般武艺全上,总之不能跑放这人!

“做这么久主催,我从没见过出图质量这么高,速度又这么快的巨巨,你卖身都要跟他搞好关系,懂吗?!”

蓝河只能回复省略号了,过了一会儿,又问:“画这么好看,该不该提个价?”

“临时加价影响不好,下一次绝对会提高稿费,这点你放心。”

蓝河暗搓搓截图为证。

 

折腾完,已经差不多下午三点多,蓝河躺上床补眠,一睡就错过了晚饭,要不是主催给他打电话,说设计急着要画手的名字做排版,他还没醒过来。

“君莫笑。”叶修正在吸溜吸溜吃面条。

“这名字起得太谦虚了。”蓝河一边倒水一边吐槽。

“是吧!我原本想用‘无敌最俊朗’,但沐橙说不够文雅。”叶修的语气有点遗憾。

“……咳咳,确实。这个名字,嚣张了些,还是君莫笑吧。”蓝河汗颜,又跟他说了一下稿费的事情。“挺多企划组财大气粗,不差稿费的。叶修大大,发家致富不是梦啊!”

“我应该不会接受其他人约稿。”叶修如此回答。

“嗯?”

“之前就说了吧?只给你画啊!”叶修笑着说。

蓝河原本还睡得有些迷糊,这下完全清醒过来了。“你的意思是,别人约稿你不会接?”

“不接。”叶修给出相当肯定的答案,“这些对我磨练画技没有多少帮助。”

蓝河马上想到,让人家帮忙画《蓝桥春雪图》是否唐突,就听到叶修话锋一转,说:“不过要是给你画,我会认真琢磨一下。”潜在意思就是,对磨练画技有点用。

“我、我诚惶诚恐地谢谢您!”蓝河的心跳难以自控地加快了,有一颗种子因为对方这番话而蠢蠢欲动。

“每天至少有一顿能让我吃上住家饭就行。”叶修提了条件,“要有肉。”

“……”

“当然,时不时有汤喝就最好了。”

“……”

“劳烦您嘞!”

感激的情绪维持不了30秒,蓝河无奈破功,朝房客嚎了一声:“您能不能先把房租付了再开条件?!”

叶修便笑了,“画画超牛逼”的大神光环被自己毁得连渣都不剩,在蓝河眼中又变回那个先住后付租不说,白吃白喝还敢提要求的厚脸皮租客。

 

天气逐渐回暖,窗外的木棉花已经开过最盛的时候,如火的红棉日渐疏落,枝头间长出了鲜嫩的叶片。

这所老房子的房东和房客日渐熟悉,他们一个擅长画画,一个擅长展现声音的魅力,本是互不相干的两件事,却因为性格相投,相处融洽。

期间下过两场夜雨,叶修放弃在床上辗转,到三楼看书杀时间。有一回,蓝河正熬夜写稿子,雨声掩盖了脚步声,冷不丁见到叶修从楼梯拐角走出来,吓得差点吼了起来。

那一夜,两人相对而坐,开一盏暖洋洋的落地灯,一人看书,另一人奋笔疾书,茶香在室内氤氲。

耳边是雨声。雨打在树枝上、打在叶子上、打在窗台上、打在地面上,声音或清脆,或沉闷,错落有致。

中途,叶修扭头看向黑漆漆的窗外,发现路灯的光打在了玻璃窗上,依附在上面的雨沫就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

他将这个发现告诉蓝河,蓝河就说,会画画的人,是不是总能够从别人没注意到的地方看出美感?

“看环境,看心情。”叶修如此回答。

 

有一天傍晚,天气晴好,晚霞烧了半边天,蓝河吃完晚饭来了兴致,背起吉他说去“卖唱”。

“我去帮你。”叶修站起来拍拍裤子,心想要不要换一套像样的衣服?他今天被覃老先生叫去隔壁楼,帮忙看管学国画的小屁孩,教他们画画的时候,被蹭了不少颜料到衣服上。

“怎么帮?”蓝河示意他不用上楼换衣服,“这样更有艺术感。”

叶修便穿着染了颜料的衣服出门了,路上回答他说:“拿个碗,向围观的人说,‘各位乡亲父老,这位小哥唱歌不易,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这样?”

“哈哈哈哈哈你可以的!”

蓝河没去多远,他家本就在公园附近。两人下楼转出巷子,过马路再走百来米,跨过一座桥上去河涌对面,到了长长的游廊中。蓝河选了一张美人靠作为“据点”。这里草木扶疏,临着水,傍晚有微风吹拂,是个散步纳凉的好地方。

叶修看着蓝河将琴袋打开放到地上,坐下来,右腿往左腿上一搭,吉他在大腿上一摆,灵活的十指在琴弦上来回拨弄几下,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发现叶修注视的目光,蓝河抬头跟他对视一眼,笑了笑,左手爬格子,右手拨弦,一串异常欢快的音符便在他手下蹦跶出来。

《A Walk to the Lake》,这是一首纯音乐,在蓝河的弹奏下,每一个音符都似乎在阳光里跳跃,闪射出澄澈的光芒,给人带来闲适、愉悦的感觉。

叶修起先站着,后来便坐在游廊对面的椅子上,依着靠背,专心致志观察蓝河弹吉他。

这个时候,这位青年完全沉醉在自己的音乐空间里面,脑袋随着节拍轻轻晃动,眼睛半垂,似乎在看琴弦,又似乎没有。他的嘴角翘起,精神已经跟随音乐,正在湖边漫步。他看到了粼粼波光和在微风中摇曳的花草……他并不是在演奏乐谱,而是演奏自己的所观所感,不然怎么会如此轻松愉快?

一曲毕,围观的听众给他鼓掌,有游客,有住在附近出来遛弯的居民。叶修没有鼓掌,他眼里带着笑意,越过人群看向蓝河。蓝河朝他龇龇牙,十指再度灵活地在琴弦上跳跃,开始了下一曲……

 

蓝河的演奏并不拘泥于曲风,什么都弹。前一首自弹自唱完欧美小调,后一首跟的却是三次元改编音乐。有一首曲子刚出了前奏几个音符,有围观的小姑娘便捂着嘴尖叫。

有时候蓝河会邀请明显感兴趣的人跟唱,有唱得好的,也有跑调跑到五环外的,但不管怎样,总能引来一阵叫好声。

这一切,叶修看着有趣,刷新了他对房东的认知。他喜欢这种感觉:对方的音乐,对方的沉醉其中,对方的愉悦……

 

蓝河弹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抱起吉他鞠躬,不唱了。叶修蹲下来,跟他一同清点放在琴袋中的赏钱,在这人流量一般的地方,居然有七八十块。

“这几天有肉吃了。”蓝河嘿嘿笑着说。

“不错,挺能赚钱的。”叶修赞扬道。

说起赚钱,蓝河已经无法用“蹭吃蹭喝”等作为怼叶修的理由了,因为前几天叶修问他拿了银行卡号,很快,一笔钱转进来, 押三付一绰绰有余。

“剩下的交伙食费。”叶修这样说。

当时,蓝河不假思索地说:“忽然想让你再缓缓再交租……”

叶修一愣,打量这位傻房东一会儿,随即笑开了,告诉他:“没事,马上要到下个月了,多的是机会催房租。还有啊,哥的脸皮厚起来,能把这里当家,到时候你想我交房租就难了。”

“……”这句话引人遐思,说是调侃也行,说是暗示什么也行,总之蓝河词穷了。

“珍惜好日子。”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乐呵呵地走开了。

 

叶修正在慢慢转变画风,这个过程急不来,暂时解决生计之后,他花了更多时间去逛画展,去琢磨,去练习。

蓝河不知道这一点,总觉得叶修大大勤奋作画,说不定再过几天就能预付一整年的租金。

他不懂画,但直觉叶修的画很好看。专辑的企划组找懂画的人分析过《蓝桥春雪图》,结论是:此人画技了得,寥寥几笔便能将“形”勾勒出来,雪化作桃花瓣那处更像炫技一样,没个十几二十年功底画不出来。

翻译成容易懂的话就是说:画画的人是大佬。

蓝河向叶修证实这番话对不对,叶修没有隐瞒,告诉他,自己是拿着毛笔学写字的。先练毛笔字,然后学国画,画了多少年不记得,反正一杆毛笔从不离手就是。

蓝河听到后挺钦佩的,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一件事并不容易,拥有这一份心性,叶修日后肯定会是个了不得的人。

“苟富贵,勿相忘!”

“喵。”叶修瘫在懒人沙发上,拖长声音扮了声猫叫,如果有猫经过,估计想跳进来挠他。

 

大约是《蓝桥春雪图》太好看,后来惹出了一件麻烦事。

4月中旬的时候,企划组的主催度假去了,走之前吩咐要将预售的宣图做出来。蓝河没空每天看群,还是主催度假回来后戳他,才知道发生什么事:做宣图的人没经同意,用《蓝桥春雪图》的局部,做了专辑的宣图底图。

当初约稿时说好,画只用作宣传PV中蓝桥春雪那部分,并不包括给专辑做宣图。

做宣图的人叫AZ君,就是那位在群里讲述过自己约新人稿子出现奇葩状况,事后又私戳蓝河道歉,要送零食大礼包的姑娘。很难说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宣图……那傻逼已经图透出去了,要修改的话很麻烦,我给君莫笑大大补稿费可以吗?”主催问蓝河。

蓝河征求叶修的意见,叶修毫无意见,说画送给你了,你处置吧。蓝河知道主催心里估计万马奔腾中,夹在中间并不好做,便答应了。

 

“话说回来,我怎么觉得AZ君有点针对我?”

“她对某位画手忠心耿耿,愿意为人家肝脑涂地,在组里,先是被你抢了人家画手进组的机会,后又被你家君莫笑大大抢了风头,不恨你才怪!”主催告诉他。

“……”蓝河理解不了这种脑回路。

之前被画手放鸽子的时候,主催在群里问大家有没有认识的靠谱画手,蓝河便将叶修那幅黄花风铃木的素描拍了大半,发到群里。大家一致认同了,他才约叶修画《蓝桥春雪图》。

那个时候,AZ君那位相熟的画手正在摆谱,表示要看看有没有档期和灵感,因为实在太急了。

主催一向看不爽那个画手,不然也不会一开始就没让这人进组。对方一摆谱,她就明说了,这人不约。

蓝河纳闷啊:怎么拐了个弯,变成是我的锅了?

主催呵呵一笑告诉他:“因为在圈中,我的资历比她老得多,人脉比她广,而你,只是一个专心唱歌的老牌唱见,后宫也十分低调,你觉得她会选择惹我还是惹你?”

蓝河:“……”

 

主催补了一笔稿费过来,蓝河以为这下事情该结束了,没想到,AZ君并不满足私底下表达不满,更在账号发布一条公开的状态,大意是正在预售的某个专辑,某位自带画手进组的唱见大大好难相处。

这位AZ君会刷存在感,是最近比较抢手的设计之一,她的粉丝以为自己太太被欺负了,纷纷替她“抱不平”。很快,“自带画手进组”的蓝桥春雪大大被人扒了出来。

面对忽然多了起来,大部分还是不怀好意的@和私信,蓝河终于切身体会到什么叫躺枪。他发了一条澄清事件的微博,解释了事情经过,然而似乎没什么用。他的粉丝当然相信他,但AZ君的死忠粉们则认为“企划组被画手放鸽子要找替补”和“你欺负我们太太”是两码事,这种澄清是心虚。

就在蓝河百口莫辩之时,AZ君又放出她跑去道歉,要寄零食大礼包的聊天记录,显示自己的态度积极主动友好。

在聊天记录当中,蓝桥春雪大大“态度傲慢,回答敷衍,一个大男人居然耿耿于怀女孩子的无心之失,拒不接受道歉(也就是不要零食大礼包)”。

蓝河看到这些评价后都快抓狂了:粉丝滤镜带了多少层,才能罔顾客观事实,脑补出这些形容词啊!

AZ君倾心的那位粉丝众多的画手太太还推送了这条内容,淡淡地表示关心。

 

“所以结果就是,AZ君踩你上位,成功让那位画手将她纳入自己人的范畴,同时,AZ君成功向我示威,并且让自己火了一把。”主催如此总结。

“……”蓝河想沿着网线爬过去,将自己这位如此淡定的好友咬得满地都是。

“你之前太低调了,这件事说不定能帮你火一把。”主催非常理智,“你的形象一向不错,真心喜欢你的人不会允许疯狗乱吠的,我物色一下谁比较合适,适当透露一些企划群的聊天记录出去……你等着反转吧。”

蓝河表示,水好深,我玩不来,让事情慢慢平息算了吧。

主催啧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这个圈新人辈出,你要是喜欢唱歌,想站稳脚跟,就必须不能让新人产生‘你很好欺负,可以拉踩你上位’的错觉。这件事,是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教训,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教训。”

“……”

蓝河不傻,这种事当然也想得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于他而言,唱歌是喜爱,是一种兴趣,并不想搞得太复杂。一直以来,他没怎么混圈,只是发发歌,跟评论互动一下,一点一点靠实力积累起人气。今次合作专辑,也是好友兼主催力邀,他才答应。

“你要是不介意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可以不管这件事,要是以后还想有人听你唱歌,今次必须跟AZ君怼到底。”

“……”

蓝河没有当场答应下来,而是找叶修商量这件事。

 

“贵圈真乱哈。”叶修用手捏碎一包小浣熊方便面,咔擦咔擦吃得香。

“都怪你的画太好看。”蓝河幽幽地说,“AZ君觉得被打脸了,才这么多戏的。”

“好好,是我的错。”叶修将零食递给蓝河,“方便面分你一半。”

“我不吃,要养喉咙……”蓝河没有拿,将脸埋在沙发上,假装自己是鸵鸟。

“这事没什么大不了。”叶修终于正经起来,他犹豫一下,蹭过去,抬手揉了揉蓝河的脑袋——毛茸茸的,被太阳晒得暖呼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他们又不能从电脑里跳出来打你。”

“我想说……”始料不及被男人摸了发顶,蓝河的心跳乱了一阵子才平复下来。

“说?”由于蓝河没有躲,并且拖长的语气有一点点不知所措,叶修便没有挪开手,仍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揉他脑袋。

“我平时表现出来的样子,大概,可能,脾气挺好,忽然强硬起来,毁人设啊!”叶修掌心的温度传过来,让蓝河禁不住有点心猿意马。

“错了,是你以前的形象过于单薄,现在正好丰富人设。”叶修一语道破。

结合主催说的话,蓝河如醍醐灌顶,猛地昂起头,愣愣地看着叶修,喃喃说:“我之前怎么没反应过来呢?”

叶修笑了一声,手掌一压,将他的脸再度摁到沙发里。“因为你大概,可能,有点傻。”

“……叶修你反了啊!”蓝河跳起来,直接举高懒人沙发,往叶修脸上呼过去。

 

打闹一通之后,蓝河气喘吁吁地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微博发出去。这一次,他不再干巴巴地解释事情经过,而是带着强烈个人情绪在说话。

 

@蓝桥春雪V:不要零食一是因为我不爱吃,要养嗓子,二是替小姑娘省钱,没日没夜做设计赚钱不容易。带画手进组纯属瞎扯,原因除开上一条微博说的那些实情,还有一点就是,画手大大的腿太粗,怎么也是我挂在上面跟着人家跑,真没这能耐劳烦人家随我进组啊!你们醒醒!

 

叶修就在一旁瞅着,看到蓝河的咆哮,笑得不行。他想起什么似的,回二楼拿了个盒子上来,里面装的是画,展开后,赫然是一幅《雨打红棉图》。

这幅画显然是从躺在沙发的角度,看窗外那棵木棉树如实画下来的。用淡墨在宣纸上打底,天色昏暗;树枝焦黑,横在画面上,矫健有力;花色鲜艳,被雨洗过之后,更是亮眼而纯粹,热烈得几乎要在纸张上烧起来。

蓝河被震住了。

“手机借我拍个照片。”叶修说。

蓝河顾着看画,没什么防备地将手机递过去。

叶修拍了照片后,又下二楼去了,没一会儿,又上来。

“折腾什么呢?”蓝河捧着画问他,脸上还挂着惊叹的表情。

“用电脑登陆微博。你看转发。”叶修将手机递回去。

“蓝桥春雪不好相处”事件正在发酵,蓝河刚才发的那一段话已经有不少热度。他没有理会这些,点开转发找了找,居然发现有个叫“君莫笑”的ID转发评论了他的微博,还附加一张图。

蓝河抬头看叶修,对方笑了笑,让他点开。

 

@君莫笑:废稿[查看图片]//@蓝桥春雪V:不要零食一是因为我不爱吃,要养嗓子,二是替小姑娘省钱,没日没夜做设计赚钱不容易。我带画手进组纯属瞎扯,原因除开上一条微博说的那些实情,还有一点就是,画手大大的腿太粗,怎么也是我挂在上面跟着人家跑,真没这能耐劳烦人家随我进组啊!你们醒醒!

 

“……”

蓝河想给叶修跪下了,他刚才在心里呜哇呜哇了好一会儿的画作,叶修就给了个俩字评论:废稿。

什么叫实力?什么叫霸气?

这!就!是!了!

蓝河“战战兢兢”地转发评论回去,话不多也是俩字:爸爸!

“哎,叫得挺好听,这幅画赏你了。”叶修的语气十分欠揍。

“呃,不好吧?”玩笑归玩笑,自从蓝河知道叶修的画可以卖钱后,就不怎么想白收。

“真的是废稿,太写实,枝条的形状不好看。”叶修用无所谓的语气跟他解释,“拿回来只是给你看一眼,要是不喜欢,扔了呗。”

“……我要。”蓝河诚实地表示。

 

“可别拿去裱啊,真的是废稿。”叶修再次提醒这个傻孩子,“上次那副也是,裱画挺贵,不值得。”

蓝河摸了摸鼻子:他真打算拿去裱。

“以后吧。”叶修见他这副表情,忍不住又揉了揉他的脑袋,“等画到一幅我自己感到满意的,裱了再带回来送你。”

“叶修大大,你动不动就送画,我感到压力。”蓝河没隐瞒自己的心情。

“唔……”叶修假装沉思,随后告诉他:“可是除开画画,哥别无所长啊!”

蓝河心想,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好不好?而是你为什么要送画给我!

“这样吧,你不好意思白拿的话,我点几首歌,你给我现场唱一个?”叶修提议。

“当然可以!”

“先来一个《军中绿花》。”

“好好好……嘎?!”


TBC.

*《军中绿花》是 @十四舟 太太的梗,感谢允许使用。

————————

被绯羽太太的画集刺激得爆字数,RUA——

干枯的蛋睡觉了,晚安~



评论 ( 83 )
热度 ( 91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