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8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八章」


君莫笑发布出来的“废稿”几乎将所有关心这件事,但之前潜水观望的人炸了出来。评论和转发每一秒都在增长,人们很快达成共识: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小瞧蓝桥春雪,但以君莫笑的画技,的确不需要蹭他的光进企划组。

蓝桥春雪本人都说,“怎么也是我挂在(大腿)上面跟着人家跑”。这话,非常实诚。

两相对比之下,AZ君那边的戏就显得有点多了。当然,她有一大批忠实拥护者,那些人齐心协力将一个评论顶到前面,试图挽尊。

这句话是这样问的:说是废稿,谁知道你会不会转眼就授权出去?更何况,谁都不能证明这幅画是你画的!

对此,叶修只回复了一句话,一共就两个字:呵呵。

是的,叶修他大爷懒得解释,上来就将这群人呵呵了一脸!

 

“脸T啊你……”蓝河看到评论里,AZ君的粉丝仍在死心不息地诋毁叶修,感到不爽。说到底事情因他而起,却连累叶修挨骂,他心里不痛快。

“没事,让他们过过嘴瘾呗。”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浑不在意地安慰自己房东,“明天我再放一张画,他们就没话说了。”男人笑了笑,问蓝河:“你信不信,现在蹦跶得最开心的那几个,明天会成为最尴尬的那几个。”

“……”实力打脸,怎能不信?

“所以嘛,有什么好值得放在心上的?”叶修说这句话的语气越来越轻,脸朝向窗外,脑海里似乎回忆起某些事情。

“叶修大大似乎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啊。”蓝河试探着说。

叶修点点头,眼睛看着木棉树上的新芽,“是有几次。跟那时候比起来,现在这些小意思。”

蓝河蓦然回想起叶修孤身一人,背着一个行囊站在自家门前的情景,他画画那么好看,当时却穷得付不起房租,厚着脸皮蹭住蹭吃。但凡兜里还有两个钱,一个大男人,使得着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展露自己这一面吗?想到这里,青年的心里有点酸酸麻麻的感觉——是心疼。

他有一股冲动,想了解叶修的过去,可是张张嘴,没问出声音。两人的关系还不够熟稔,问这些不像是关心,倒更像在八卦。要是让叶修产生这样的错觉就不好了。

 

君莫笑这主角一登场,舞台上哪里还有小丑的位置?蓝河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都没有偷偷打开微博关注事态发展,他笃定,叶修会是今次事件的最大赢家!

只是这世界上,往往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二次元的诋毁事件刚刚有了反转的兆头,三次元的糟心事就迫不及待“粉墨登
场”。

蓝河下了早高峰节目后,被梁易春叫到办公室谈话。

“近几个月,《朝早有着落》的收听率呈现轻微下降趋势。这档节目是台里的老节目,上面商量了一下,决定改版,融入一些更新、更抓人耳朵的元素进去。”梁易春说。

“嗯。”想要抓住听众,至少要保持新鲜活力才行。蓝河对这件事早有预期,并不觉得惊讶。

“暂时的安排是,多加一名主持人进组,尝试不同的搭配会出来什么效果。”梁易春的目光从文件移到蓝河脸上,“那人是安垂杨。”

“……”

“知道他跟你不对路,所以先给你提个醒,上面挺重视今次改版,会派人来盯着。”

蓝河心里面跑过千万匹草泥马。

“他挺会带动听众的情绪,这是优点。你跟他的风格不同,但长处互补,会使自己的节目更出色。”梁易春说话总是相当直接,在单位只会公事公办。

“明白。你会跟他谈一谈不?”蓝河问。得到梁易春的肯定答案后,他才摆了个OK的手势,推门出去,闷闷不乐地溜到茶水间泡麦片——出门太赶,还没吃早餐。

 

安垂杨是何许人也?近两年入台的新人里面,能力最优秀,却又最会搞事的主持人。说好听点,他上进心足,卯着劲想往上爬,说不好听,就是仗着有一副好嗓子,看不起人,想一步登天。

他早不满足于主持休闲时段的节目,盯上了早高峰黄金档的老牌节目《朝早有着落》。目前,这个节目的三个主持人里面,知月姑娘的地位他无法撼动,剩下两个,他有自信自己更胜一筹。

其实蓝河也是挺冤的,安垂杨的风格跟毕言飞属同一款,竞争更可能在他们之间产生,偏偏那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将他视为拦路石,能找茬的地方绝对有这人蹦跶的身影,烦得很。跟这样的人搭档一档节目,不比主持一期编播一体的节目简单。

蓝河一边走路一边喝麦片,脑子里正在思考对策,抬头冷不丁看到安垂杨站在前面的路中央,对他冷笑。

蓝河:“……”

傻了吗?对我冷笑个球啊?!

蓝河朝他招招手,“过来,我们用往期的稿子彩排一下。”

安垂杨居然没有拒绝,不过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他扔了一句话给蓝河:“你别拖我后腿。”

蓝河想泼他一脸麦片,心想稿子是你许哥哥我写的,闭着眼都能侃一期节目,你拽个屁呢!

 

在对稿的过程中,蓝河却发现,安垂杨的确很优秀,事先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他不会抢台词,不会尬聊,能接住自己的话茬,又能抛出有趣的话语调动听众的情绪。要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他总是即兴发挥,问自己的搭档,也就是蓝河一些千奇百怪的问题,试图让搭档哑口无言。

不过蓝河也不是吃素的,科班出身,为了做节目又看了不少书,跑过不少地方,安垂杨提的问题很少能难住他,偶然不知道答案,也能巧妙地利用话术化解。

两人暗中较劲,不知不觉对完了一期节目的稿子。

蓝河捧着杯子喝水润嗓子,心里感叹起来,不得不承认,安垂杨的确可以为老牌节目带来一股活水。

“怎么样,我比你优秀吧?”安垂杨下巴扬起,完全不知道谦虚二字怎么写。

刚刚积累起来的对这人的好感度瞬间清零,蓝河没好气地提醒:“要是在出街的节目上,你还敢脱稿提这么多刁钻的问题,等着听评会上挨批评吧。上次还好意思指出其他组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先以身作则?”

安垂杨却说:“答不上是素质问题。”

“有空的话,找二笔和知月对对稿子吧。相互熟悉一下也好。”蓝河说。

“编辑自然会安排这些事。”安垂杨并不领情。

话不投机半句多,蓝河摆摆手走出会议室,回家做饭去。

 

路上,蓝河跟主催聊QQ,对方告诉他,AZ君大势已去了。

“刚才你家君莫笑大神又发画了,啧啧啧,那群小二缺没一个人敢吱声。我还没把AZ君私用《蓝桥春雪图》做宣图的事情抖出去呢,可以先捏着当黑料了。”

“……”

“君莫笑大神威武霸气啊!”主催发了一堆舔屏的表情过来。

“那是!”蓝河发现,只要事关他家房客叶先生,自己的心情都会变得愉悦起来,而且尤其待见别人夸叶修。很神奇。

“靠谱的设计多了去,下次我找老搭档合作,给君莫笑大大弄个令人惊艳的东西出来。到时候劳烦蓝桥大大帮忙牵线,好不好呀?”主催先预约了。

蓝河想到叶修那句斩钉截铁的“不接其他人的约稿”,只含糊地回答:“到时候再说吧。”

 

蓝河打开微博,发现君莫笑果然更新了,只发了一张图,配字是“络石”。

点开配图,蓝河差点在地铁上喷笑出来——宣纸半边画着一簇簇五瓣的白色小花,花型跟一个个小风车似的,模样特别可爱,衬托着碧绿的叶子,画面相当清新。然而,宣纸另外半边却写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呵呵,嘲讽的意味扑面而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合前一条微博的评论,这脸打得那叫一个响啊!


TBC.

————————

偶遇络石,有淡香,非常的清新可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呵呵两个字搭了起来……



评论 ( 45 )
热度 ( 73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