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09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九章」


下地铁之后,蓝河开锁一辆小黄车,暂且抛弃公德心,直接骑回巷子里,停在自家门口。叶修的鞋放在鞋架上,一如既往地摆得不算整齐——显然,鞋子的主人已经回来等着吃饭了。

蓝河爬上二楼,没找着人,再往上一层,看到叶修趴在小圆桌写写画画,桌面上排开几十支彩色铅笔,颜色缤纷,十分靓丽。

窗外阳光正好,从窗户晒进屋里,在男人后背泼上一片金黄色——其实蓝河看不到这个场面,他只是根据叶修那金闪闪的轮廓判断出来的。

他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拨弄叶修的头发。发丝的顶端被阳光染成金色,增加了毛茸茸的感觉,看起来既温暖又可爱,手感也很好。

叶修画画的时候十分专心,有时候真是雷打不动。有一次,他动作的时候将茶杯碰倒了,当时蓝河就在旁边看着。蓝河敢保证,叶修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过去,由得杯子倒在地上,水沿着地板砖的缝隙蔓延开,自己鞋底被水泡着了也毫无反应。最后是他静悄悄找来抹布,草草擦过一遍,以免水淌过小地毯那边。

蓝河小心翼翼地撩了几下那些闪闪发亮的发丝,刚准备收手下楼做饭,还画家一个安静的空间,叶修却在这时候动了。

 

“嗯?”他昂起头,看着蓝河,似乎在疑惑,这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的。

“吵到你了?”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没有,我完善一下细节而已。”叶修刚想举高摊在桌面的本子,但手在半路改变了动作,变成用拇指压着本子的边角,示意蓝河伸脑袋过来看。

这个动作,有保护本子其他页面的内容不被看到的意味,蓝河读懂了,但没有在意。他很明白,这是叶修的画本,人家就是连正在画的这一幅都不给你看,也是妥妥地占着理。

“这是……樱花?!”蓝河惊喜地问。

这是一幅表现夜景的彩铅画,主体是一棵开得极为灿烂的花树,枝条上缀满了粉色的花朵。路边白色的灯光打过来,铺在了树枝上、花瓣上,被画笔很好地表现出来,粗看倒更像是一树粉色和白色的花相互映衬了。画面很有层次感,能够引人细看……

 

“又看呆了?”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蓝河干脆抓了他的手,看看掌心,又翻过来看手背。

叶修一头冒水。

“是不是手长得好看的人,都特别会画画?”蓝河一脸艳慕的表情,瞅着叶修那修长而指骨分明的五指。他目测,这人的手指比自己的还要长一些,而手腕齐平进行比对的话,就能看出长了多少。他有点好奇这个数值,不由自主这样做了。

叶修在一旁默默地笑。

两人掌心相贴,暖意交融,蓝河愣了一秒,猛然发觉自己干了什么丢脸的事情,吓得连忙松开手,站起来倒退两步。

叶修用一秒调整表情,摆出一副被调戏的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蓝河。

“呃……那什么,我……”蓝河的脑子乱成一团被猫玩耍过的毛线,慌乱之中想找借口,将自己方才的冒犯搪塞过去,然而半天没摸到线头,只好如实赞了一句,“你的手真好看,没、没忍住……”

叶修憋不住,笑出声来。他站起身,拉起蓝河的手再次贴上自己掌心,而后抬眼,“看到了吗?你的手掌比我的小一点。”

“……”蓝河觉得身后的阳光太晒了,整个后背以及后脑勺都要烧起来了!

他看着叶修的笑脸,一时语塞,半天才愣愣地回答:“哦,看到了,谢谢……”

 

“做饭吧,我饿了。”叶修放下手,将蓝河从浑身灼热之中拯救出来。他率先转身走下楼,一边问道:“你刚才问我画的是不是樱花?”

“啊,对,看起来有点像。”蓝河精神恍惚地回答,无意识地跟着叶修走下楼梯。

“不是樱花,是羊蹄甲,之前走在路上看到的。那个地方……你应该不少经过。”叶修报了一个路名,蓝河啊了一声。

“我怎么从未发现有这棵羊蹄甲啊!”

“哦,你该多跟我出去走走。”叶修说,“顺便,下次可以换个人多的地方卖唱,一晚上赚他一星期的肉钱。”

“……合理压榨,生活更精彩。”蓝河被逗笑了,终于从尴尬之中解放出来。他终于想起自己一开始想说什么,拿出手机,翻到微博里君莫笑发的图,跟叶修说:“没发现你还挺皮的。”

“忙里偷闲逗逗熊孩子,减压啊!”

……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准备午饭。

 

本该说,节目组多一个主持人,原本那三位主持人肩上的担子会轻些,然而自从安垂杨进了《朝早有着落》节目组,无论蓝河还是知月、毕言飞,都觉得心累不少,原因是他太难控制了。作为搭档,你在节目上永远要提心吊胆被问到什么奇怪的问题。答不上来影响节目效果不说,关键是会被扣钱啊!

他们这种形式比较自由的粤语节目,虽然不像新闻广播那样,念错一个字就要扣工资,但也有相关的扣钱机制,比方说,其中一个接不住搭档的话茬,导致明显冷场,两个人都要扣工资。

第三次合作之后,笔言飞走出直播间,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安垂杨说:“你他妈要找我麻烦,行,没问题,私底下怎么来我都奉陪,飞哥不怕!但在直播节目上面能不能配合一点?你个扑街敢再脱稿,我直接切歌……”

 

安垂杨进组后,蓝河就坚持每天跟进,即使不用他直播,也要回来坐在直播间外面写稿子,他防的就是今天这种场面。他连忙走过去将笔言飞抱着,拖向另一边。

“我直接切歌,先将你拖出直播间打一顿!说到做到!”毕言飞坚持将话说完,手指越过蓝河的肩膀,指着安垂杨,仿佛要在他脸上戳个洞出来。

“行行行,飞哥了不起,先去歇歇,喝杯水润嗓子。”蓝河一叠声安抚自家兄弟。

安垂杨的样子还挺得意,他认为毕言飞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自己给的压力太大,相当于间接承认他更优秀——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正确的思路,只可惜他忽略了这种感觉源于不正确的行为。

“你……”

“你闭嘴。”蓝河回头瞪了他一眼,语气不重,但说的话挺绝,“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滚出去。”

知月也回来了,姑娘没有说话,冷冷地盯着安垂杨。昨天她与这人上节目,之前的对稿中,千叮万嘱一些话题不能提,嘉宾不喜欢提及。然而上了节目,这家伙还是想问什么直接就问了,嘴巴大得不行,每张合一次,嘉宾的脸就黑上一层。最后,节目没播完,嘉宾拂袖而去。还是得她跑去给人家赔笑脸道歉,请吃饭的时候还差点被恶意灌酒,心累得很。

她想这人被节目组除名,立刻。

“你算老几?只有总编辑能管主持人,我们四个是平等的,你说出去我就要出去?哟,许哥的脸还挺大……”

安垂杨话没说完,蓝河直接将揪着他的衣领,将人拖了出去,并且重重甩上门。

 

梁易春就在导播室里,目睹了全过程,没有阻止几人的发泄行为。等他们稍微冷静下来,他发下三份数据,说出了非常残酷的一句话:“这是一周收听率的统计,虽然轻微,但《朝早有着数》的收听率的确在回升。一些评论也在里面,90%以上好评,认为节目鲜活许多。”

“……”

这句话,宛如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三位主持人从头皮麻到了脚后跟。

“一个节目组不可能有四个主持人。”梁易春轻轻放下这句带着警告性质的话,推门而去。

蓝河知道,大春会去找安垂杨,毫不留情地批评他即兴发挥的不正确行为,但同时,他也很清楚大春透露出来的信息:安垂杨一定会留下,而他们三个,至少得走一个。

 

三人一整天没回过神,毕言飞都魂飞天外了,下班之后背上挎包,浑浑噩噩打算去搭地铁。蓝河一把扯住他,无奈地问:“你傻了啊?”

“啊?”毕言飞呆愣地回望他。

“……今晚同学聚会啊!我还以为你记得,才专门等在这里。”蓝河说。

“卧槽!”毕言飞一拍脑袋,“我真的忘了!”

蓝河没挤兑他,两人走出大门,穿过马路,去到早预定好的酒店房间,揉了揉脸,提提神才推门进去。

说同学聚会,其实范围太广泛了些,严格来说,这是“单身时要多D出黎蒲 等结婚之后就无自由失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同学聚会,说人话就是蓝河他们班的单身狗聚会。(单身时要多点出来吃喝玩乐,否则结婚之后就没有自由失去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

聚会每年一次,年年的活动都差不多,吃饭、拼酒、唱K,还有几个土豪同学给单身兄弟们发发纪念品。

这个过程缺乏可陈,毕言飞因为心情不好,喝了个烂醉,蓝河相对节制,没喝很醉,但回到家的时候,上楼的步伐还是有点飘。

 

“这么晚……喝酒了?”叶修原本窝在懒人沙发上看书,见到蓝河便将书放到一旁,站起来皱着眉问。

“聚会,嗯,喝了些,没太醉。”蓝河顺手将装纪念品的袋子交给叶修,“你看看,有什么用得上的……每年的纪念品都差不多,我应该都有,你、你看看,随便拿……”说着,整个人趴到沙发上,半死不活。

叶修见他只是阖上眼休息,没有想吐的样子,便由着他了。打开袋子翻了翻,里面零零碎碎什么东西都有:电动剃须刀、古龙水、领带夹……看包装,这些东西都不便宜。

最后,叶修从袋子底部拿出一个盒子,一看产品名,扬了扬眉毛——飞机杯,还是旋转+伸缩同时进行的高档款。


TBC

* 注:未成年人,即使不知道什么是飞机杯,意会即可,不要尝试进行搜索,切记!

——————————

附图~



这几棵树超难拍……四周不是高高的外墙就是地下停车场入口,请脑补它比我拍出来的样子好看很多!


困。晚安,早安~


评论 ( 105 )
热度 ( 80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