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10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十章」


蓝河睡着了,叶修便将盒子放在沙发扶手上,坐回小圆桌前,拿出画彩铅的本子,开始打新一幅画的草图。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蓝河咳了几声,大约是趴着的姿势太不舒服,自己醒过来了。他坐在地板上,皱着脸,觉得脑子里空荡荡,太阳穴附近被石头不停敲击一般,一阵阵发痛。

“叶修……”他抬头轻轻叫了一声。

“醒了?”叶修很自然地将本子合上,起身走到蓝河身边蹲下来。

“唔。”蓝河点了点头,不料脑袋一晃,眼前的景物就糊了,晕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哥确认一下,这个东西,你给我啊?”叶修指了指那个盒子。蓝河给他递东西的时候,嘴里一通念叨,因为喝醉酒,大着舌头,叶修只理解到是让自己在里面挑东西拿走,至于这些玩意怎么来的,没听懂。

“给你给你,都赏给你。”蓝河一叠声地说,还将地上的袋子拿起来,整个塞到叶修怀里。

“我说的是这个。”叶修将飞机杯的盒子放到蓝河眼前,“看清楚啊,高档货。”

“说了给你啊……”蓝河双眼迷离,一个劲地将东西推向叶修那边,大有一副“你不拿我就委屈给你看”的样子。

“你自己不要啊?”叶修再三确认,心想:这玩意用过一次就是私人物品了,到时候要是拿错,想还都还不成。

“我有很多!”蓝河“掷地有声”地回答,说完怕他不信似的,扒着懒人沙发站起来,一步三摇晃回自己房间,打开床头柜。

 

平时蓝河在的时候,房间对叶修自由开放,叶修有时候会进去围观蓝河录歌。但如今这人醉得糊里糊涂的,叶修便站在门口,没随他过去。

蓝河笑得傻兮兮的,在床头柜拿了些什么东西,献宝一样举高,朝叶修说:“看,好多!”

叶修喷笑出来!他真是万万没想到,长得白白净净、端端正正的许博远同志,会在床头柜藏了三个飞机杯,款式还都不重,心想:小年轻的花样还挺多啊……

如果蓝河现在清醒着,估计能给他表演一个原地爆炸。事实是,这人不仅醉着,而且小睡之后头晕脑胀,智商直线跳水,他不仅带叶修参观,而且还打算用给他看……

“……”

叶修在蓝河唰啦一下抽出皮带的时候,默默替这家伙关上门,憋笑憋得肩膀一抖一抖。可过了一会儿他笑不出来了——蓝河卧室的门并不是完全隔音,平时在里面聊天唱歌什么的,在外面都能隐约听到——此时他听到房间里面传出很轻的喘气声,平时可能会忽略过去,然而现在夜深人静,一点点响动都很明显。

蓝河在……

叶修回头盯着门板,数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最终没有动脚步。他听了一会儿,喉结滑了一下,拿过画画的本子,下二楼去了。

 

第二天是周末,蓝河下午有一档节目要上,便没有睡太晚,9点起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门缝,瞄了瞄,确定外面没人,才踮着脚,静悄悄走出来。走到二楼,几乎是屏息凝气,一点点伸头去瞧叶修的房间,确定里面也是空的,才松了一口气,踢踏着拖鞋下楼。

昨晚……他依稀记得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这种懊悔感强烈得几乎掩盖了宿醉的头疼,直到确认叶修不在家,才“嘶”了一声,到洗手间泼冷水洗脸。

在哗啦啦的水声中,蓝河不住地自我埋汰:让你参加同学会!让你拿纪念品!让你递给叶修!让你、让你……去你的有很多飞机杯!

绝望之时,蓝河甚至想到,要不让叶修搬出去吧,实在没面目见人!他留下一张纸条,让叶修自己搞掂午餐,逃也似的回公司了——能躲一阵子是一阵子。

 

台里从星期一到星期七都热热闹闹,毕竟电视、电台不可能说周末了不播节目。蓝河跟一圈人打过招呼,回到自己工位,先收拾一下快要放不下东西的桌面,谁知道一抬头,便看到安垂杨黑着脸从梁易春的办公室走出来,见到他也没作怪,目光冷冷地扫过,扬长而去。

蓝河看到这一幕,知道他肯定是被训斥一顿,心里可爽了,随手捞过一叠稿子,暗搓搓闪进梁易春的办公室。

“嘿,大春。”他挤眉弄眼地说,“我看你今天红光满面,必定是日行一善了。”

“红都是被你们给气的。”梁易春随手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来,“找我改稿子?”

“不是不是,进来表达一下关心。”蓝河欠揍地说。

“位子都要坐不住了,还有心情担心别人?”梁易春没好气地说。

“卧槽!”蓝河吓飞了,心脏猛然收紧,“大春,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

“昨天吵架的事被人捅上去了。这节目收听率要是下降了,我还能保你们,但收听率一直在升,你觉得总编会怎么想?”梁易春往座椅上一靠,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一副头疼的模样。

蓝河听到后也是无语,他也明白,上面的人不会管主持人之间的不和。无论是电视那边还是电台这边,谁人不是为黄金档节目争破了头?除非是像黄少天那种台里能为他让步的大咖,否则,私底下谁对谁服气?上面的人哪里管得了这么多,他们要的是收视率、收听率。

 

蓝河沉默了一会儿,正经地问自己的上司兼兄弟:“我接这档节目两年有多,二笔、知月他们也接了一年半以上,可以说,正是磨合得最好的时候。我同意节目改版,但不一定需要用现在这种剧烈的方式,不能先让我们三人试一下,用温和的方式改变节目风格,平稳过度吗?你看现在,我是看起来还行,心里其实烦得要命。二笔就不用说了,你比我清楚,他就差抡起拳头打人。知月……他们的梁子已经结下,短时间怕是解不开。”

梁易春摇摇头,并不认同蓝河说的话:“你们三个人的性格限制了节目风格,一潭死水怎么搅动也还是一潭死水,所以要放安垂杨进来。”

“可他进来就闹水灾了。”蓝河无奈地说。他这人的包容性其实很强,然而耐不住安垂杨太难相处啊!

“他十分出色,”梁易春毫不吝啬地赞扬,“这一次要是能让他受点挫折,知道收敛,以后会更加优秀。”

听到这里,蓝河脸色一沉,质问道:“我们就是他成长的垫脚石咯?”

“我没这样说。”梁易春看着他,“你另有安排。”

梁易春这句话相当于提前告知他:你被《朝早有着数》栏目“除名”了。

 

蓝河久久无语,呆坐一阵子,而后不发一言地起身离开。他心底里拱火,但同时相信自家兄弟不会害自己。他可以朝安垂杨翻白眼,因为这人有一副好嗓子但没有职业素质,净给人添堵,但他绝不会对梁易春这样做。

梁易春是他大学里的师兄,从学习到工作,对他指导甚多,某种程度上,蓝河将这人当成自己兄长来对待。如今,这位兄长可能正在为了将自己安在哪里而头疼,跟他闹就显得太不懂事了。

蓝河才出门,隔壁组的广旋兵就探了个脑袋进去,笑着问梁易春:“老蓝这么好的主持,你不要给我啊!”

“去你的,谁说不要了?”梁易春立刻反驳。

“这么大声地说‘另有安排’呢!”广旋兵学了一下,笑容贼得很。

“我是想让他升职。”梁易春低声说出安排,“你也知道,就今天下午那档节目,他接手之前半死不活,随时会被砍掉,他接手之后,到现在已经有一批稳定的听众了。”

“我知道,那节目做得不赖。”广旋兵关上门,两人低声交谈。

“他的能力,说不定在编辑和导播方面更出色。”梁易春说。

“那他个人意愿怎样?”

“会接受安排。他跟安垂杨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过于追求实现自我,一个满足于跟同伴共同进退。只要安排好二笔和知月,他不会在意留还是走。”梁易春点评道。

“唷,看得还真透。”

“不然我的屁股怎么会坐在这里?”梁易春毫不客气。

广旋兵讨了个没趣,溜出门继续干活了。

 

蓝河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升职,尚在脑子里用各种损招对付安垂杨,以达到心灵的平静……个蛋啊,许哥我做不到啊!

直到下午的节目开始前,蓝河还有点闷闷不乐,但进入节目准备期后,马上调整心态,一抹脸,便带着积极的情绪坐进直播间,热情地跟收音机旁边的观众打招呼——再怎么说,许哥可是专业的主持人!

节目一如既往的顺利,自己编辑的节目,内容烂熟于心,对着大纲就有源源不断的话题,这种感觉如鱼得水,蓝河非常享受。

从直播间出来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了,甚至在走廊上跟顶着一张臭脸的安垂杨擦身而过,内心都没有想打人的冲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主持《朝早有着数》两年有多,也是时候有点变化了。

不仅仅是节目,人也一样,在一处地方呆久了,就会成为一潭死水,总要有点活水灌进来,生活才能鲜活。

 

蓝河说服了自己,情绪不错地挤地铁回家,途中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直到回到家,叶修万年不变地坐在懒人沙发跟他打招呼,他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有点开心得太早。

“我、回来了。”蓝河心虚地说,脚步一转就打算下楼,“我去做饭……”

“等等。”叶修叫住他,“昨晚你醉得稀里糊涂的,我再确认一下啊,这玩意你是送我的吧?”叶修扬了扬放在手边的,包装盒就洋溢出相当荡漾气氛的盒子。

蓝河十分想夺过这玩意扬手丢出窗外!“呃,对,你拿着……不是,不是我送的,同学聚会的纪念品!”

“纪念品?你同学挺有创意,不错,实用!”叶修真是没有一点点不好意思,看样子是收下了。

蓝河摸了摸鼻子,不尴不尬地问他:“你……用得着啊?”

“啊?”叶修失笑,“我也是男人啊,怎么用不着?”

“感觉画国画的都比较仙风道骨,清心寡欲。”蓝河强行解释一波。不过老实说,要将一个低头抬头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看书的人,跟欲望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的确有点难度。

叶修这号人,也就说话的时候比较有烟火气,平时安安静静做自己事情的时候,简直像从背景里抽离出来一样,都去另一个维度了。

如果叶修知道蓝河这样想,恐怕有得嘚瑟了。蓝河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感觉,纯粹是还不够熟悉叶修,还没走完全进他的生活,感知他的方方面面,如今只是片面地将他专注画画的样子等同于他本人生活里的样子。

叶修摇摇头,告诉对方:“没听过吗?老祖宗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就是说,吃和飞机杯,是人的本性!”

“去你的飞机杯!”蓝河被这番解释弄得哭笑不得。

“啊,对,反正说到这个问题,顺便多问一嘴。”叶修看着蓝河。

“你说。”蓝河觉得叶修是要说正经事了,严阵以待。

“你是饮食男女,还是饮食男男?”叶修问。


TBC.

————————

总不能附图某种杯……就放一个我很喜欢的杯子吧~



评论 ( 73 )
热度 ( 71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