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13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十三章」


第二天,两人起了个早,搭地铁到梁易春家取车。

“什么时候买车?”梁易春将钥匙抛给蓝河,问道。

“有空的。”蓝河笑着接过来。

“有空的有空的,从前年说到现在。”梁易春不满地念叨他。

“买车又不好上牌,还不如绿色出行!”蓝河打了个哈哈,挥挥手,示意叶修上车。

羊城的环城线不分时候都行车缓慢,蓝河听着毕言飞和安垂杨搭档的《朝早有着数》,一边笑一边开车。

“我真的特别担心他们会切音乐,然后去打一架,再回来主持节目。”蓝河说。他猛地想起叶修听不懂粤语,连忙问要不要切个电台。

“不用,虽然听不懂内容,但他们说话的感觉像一对冤家。”叶修咂咂舌,回答道。

蓝河闻言爆笑,说:“要是被二笔听到,他要亮拳头了!不过他也就做做样子啦,说起打架,我都比他有行动力。”

“唷,你还打架呢?”叶修跟着他微笑。

“打啊,怎么不打?”此时,车子终于开过行车缓慢路段,驶向郊区,于是蓝河将窗户降下来一点,让外面的风吹进来。“不瞒你说,初中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混蛋,逃课、抽烟、打架无恶不作,还堵小学生收过保护费。”

 

这有点出乎意料,叶修侧过头打量蓝河:模样端正,眼底清澈,目光亮有神,笑容爽朗,怎么看都跟混混不沾边。

“看不出来吧?”蓝河的嘴角噙着笑意,但眼底毫无波澜。

叶修摇了摇头。

“我以前真是个混蛋。”蓝河重复道。

这句话带着自我批判的情绪,导致气氛沉滞下来。

是叶修打破了这种氛围,他叼起一根烟,语气比蓝河刚才拽多了,他问:“我未成年离家出走,跨了半边中国,你信不信?”

蓝河:“……”

“打架?小儿科。哥当年可是被城管追九条街呢!”说这话的时候,叶修的语气别提有多自豪了!

蓝河:“……”

“还有啊……”

叶修话未说完就被蓝河打断了,只见青年恭敬地说:“大佬,请抽烟。”

叶修便愉快地笑了起来,吹了一会儿并不凉爽的风,开口说:“都过去了。”

“……是。”

 

蓝河出门的时候心情一般,每一年的清明时节,他的心情都一般。这个时节过于特殊,让他很难不去回想一些并不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比如刚才提起的,那段特别混蛋的日子。然而叶修以自身为例子,在逗趣一样的三言两语之间,让笼罩在他心头的那层阴霾散了个七七八八。蓝河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真神奇,是不是碰到了合适的人,随便说几句话都有如沐圣光的功效?蓝河自娱自乐地想,嘴角翘起的弧度比方才自然多了。

叶修悄悄瞥一眼,见状才放心一些。

他并不经常……准确来说,他极少提起以前的生活,一来没有倾诉的习惯,二来面对大多数人也没有说出来的欲望。这一切在蓝河面前不成立,他是希望蓝河对自己了解得更深入一点,同时也希望能够了解蓝河更深入一些。在这个过程之中,两人可以渐渐去确定一件事。

 

车子驶出高速公路,拐入国道,再开上一条山路。

“这条是旧路,这样走比较快,走国道还得绕一下。”蓝河解释说。

叶修指了指车窗外,问道:“这是一条村?”

蓝河看都没看就告诉他:“何家村。别看这条自然村缩在山里,出了可多华侨呢,家家户户都是有钱人,还住在这里的,不是舍不得走,就是回来养老。”

叶修打量片刻,说:“风景不错。我在这里下车吧。”

“啊?”虽然疑惑,蓝河还是将车子停在了山路边。

“到村里走走,写生什么的。”叶修解释了一下。

“那你怎么离开啊?你又不用手机。”

“你几点回?”叶修问。

“不定啊!”

“你回来的时候,路过按一下喇叭,我应该能听到。”叶修完全不纠结这个问题,“或者我借别人的电话联系你。”

“那就……行吧。”蓝河确定叶修记住自己手机号码之后,才上车离开。叶修四处张望一下,找了一处缓坡,走向山洼里的何家村。

 

何家村既保留了老建筑样式的房屋,又添置了不少现代化的东西,比如太阳能路灯等等。村道整洁,都是平整的水泥路,环村更修有一条可以并行两车的大路,方便人们开车进出。在村中行走,可以见到老人坐在石墩上摇着扇子纳凉,或者三三两两聊天、下棋,有小孩子村头村尾地跑着打闹,很有生机。

见到叶修,这里的人也不好奇张望,该干嘛干嘛。

叶修花两个多小时将村子仔细走了一遍,选了一个靠近下车位置的缓坡,掏出画具开始今天的创作。

不知道画了多久,叶修发现自己饿了,这是之前唯一没有考虑到的地方。其实他原本打算先随蓝河回乡下,再出来逛,这样既不会走散,也不会挨饿。但是在路上,他见蓝河直接出城,并没有去接人,同时也猛然意识到,蓝河从来没有提起父母,连通知他回乡祭祖都是二姨,这让叶修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随蓝河回家了——哪怕两人之间有某种情愫暗生,但他们终归不算特别熟稔,家事还是适当避嫌吧。

何家村的确是个写生的好地方,所以叶修下车了,然后就饿肚子了。他身上带着钱包,但并不确定村里有没有小卖部……或者可以买只鸡,劳烦居民帮他煮了?

 

就在叶修思考买只鸡的可行性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汽车喇叭的鸣响,回头一看,居然就是蓝河借的梁易春那台车。

叶修收起作画工具,快步走上缓坡。他见到蓝河蹲在路边,正将矿泉水倒在手臂上,走近了,看到对方的手臂有一条一寸来长的伤口。

“怎么回事?”叶修将背包从车窗放到座椅上,蹲下来帮蓝河拿矿泉水瓶。

蓝河松开手,让叶修给他倒水清洗伤口,一边倒吸冷气一边说:“嘶……我爬山坡上摘野菜,没注意到旁边有棵老虎刺,脚没踩稳晃了一下,就给划到了。”

“当时不处理一下?”叶修从口袋掏出止血贴——他外出写生的装备非常齐全,除开画具,还会带一点医疗用品。

“没多大事。”蓝河满不在乎地回答。

叶修贴好止血贴,一掌拍上去,蓝河应声“嗷”了一下,居然引得山间传来回响。

“闹呢?疼啊!”蓝河不装了,哭丧着脸抱怨。

叶修发现了什么,就看着他,没说话。

蓝河抱怨完低下了头,不一会儿,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滴到泥土上。

 

叶修便坐下来,搂着蓝河的脑袋让他靠着自己肩膀。蓝河一开始不愿意,梗着脖子,叶修用了点力,直接将他摁过来。肩膀的衣服很快湿了一小片,是蓝河在哭。委屈地哭。

叶修没有问蓝河怎么了,由着对方依傍着自己发泄情绪,又缓缓拉起对方的手掌,将自己的合上去,扣紧。

山风在吹,四周只有草木摆动的声音,既安静,又喧嚣。

 

蓝河用了挺久时间平静下来,红着眼圈,不发一言。开车回到家之后,他说我给你唱首歌。

叶修自然是捧场的。

蓝河从墙壁上拿下吉他,坐下来,吸了一下鼻子。叶修安静地坐在他对面。

吉他的声音响起,这是一首轻而缓的歌,歌词带着浓浓的思念,旋律很温柔。是《阿婆说》。

蓝河唱着唱着,声音哑了。


TBC.

————————



清明。

评论 ( 66 )
热度 ( 84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