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16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十六章」


郑轩是“岭南古韵”系列活动的负责人之一,蓝河到他办公室报道之后,被分去岭南画派作品展那个工作组了。

“本地人有优势啊,安排住宿、接送、参观……事情很琐碎,但做不好就很丢脸。”郑轩顶着一张“好希望明天是世界末日那样我就可以回家睡觉了”的表情,在摇摇欲坠的文件堆里抽了几叠资料出来,递过去,“画展的时候,会安排一天时间,邀请一些名家、省的美术协会成员等等过来现场画画、写字什么的,跟参观者互动,到时候会安排采访。嘉宾的资料都在这里,背一背,现场要认得人。”

“好。”蓝河接过来捧着。

“嘉宾那边的联系人叫喻文州喻老师,这是他的电话,以后我们忙不过来的时候,可能需要你跟他沟通。”郑轩说。

“明白。”

“哎,我给你分配什么活比较好?事情太多一下子没找到头绪……”

“酒店那边怎么回复?”这时候有个人伸了个脑袋进来问。

“还没回电话……正好,小许,你负责跟酒店沟通,房间要落实好,尽量拿湖景房,其次是园景房。他们要是给我们城景房,就拿刀架在经理脖子上逼他换掉……”

蓝河很快加入了忙得团团转的大部队里面。

 

布展听起来事情不多,真正去落实的时候才发现,琐事数不胜数。

蓝河蹲在酒店足足两天,才搞掂了订房间、租场地、安排活动现场指引等事宜。随后,工作组直接蹲守在展厅,指挥布置现场。最提心吊胆的工作是沟通画作如何送过来以及安保问题——有些画的价格去到七位数。

“听说上头还特地邀请一些学校带队来参观……真的没问题吗?防火防盗防熊孩子啊!”蓝河看着展厅,不由得担心。

“放心,这个酒店承接过不少展览,工作人员有经验,而且到处都是摄像头。”有人安慰他,“要是出事了,我们全部人都遭殃,你不会寂寞的。”

蓝河: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是什么回事?

“对了,帮我到隔壁展厅拍张照片,发给喻老师过目,问交流会现场这样摆桌子行不行呗?”

 

在进组的第一天,蓝河就告诉叶修自己在忙一个作品展,并请教他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只是普通接待,不打算刷好感度,在活动现场求画家赠画的话,没什么需要额外注意的地方。”叶修靠在懒人沙发上,手里的铅笔发出刷刷的声响,“该怎样就怎样呗。”

“这真的不是你的标准而已吗?”蓝河坐在他对面,捧着一杯蜂蜜水——日里说话太多,嗓子不舒服。

“哥是这么随便的人吗?”叶修抬头瞅他一眼,“认真的,跟画家交流的时候,不用强迫自己理解他的画找话题,能尊重他的作品就足够了。”

蓝河念了几次,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于是放弃“速成!如何跟画家无障碍交流”这一恶补计划。

“你们要提供画材吧?”叶修又问。

“听郑哥他们提过,好像是。”蓝河说着说着恍然大悟,双眼发亮地问:“我可以问你啊,专业人士!”

“是啊!”叶修跟着他笑,“坐过来,给你列个清单。”

 

就这样,蓝河获得一份详细而且实用的画材清单,第二天郑轩一看,马上拍板说,那买画材这一块你顺便负责一下吧。可以请教一下喻老师,在哪个店买质量比较有保障。

之前做节目,时不时需要邀请嘉宾,打电话联络这种事情蓝河做得驾轻熟路了,很快从喻文州那里问到靠谱的店家。喻文州得知是他负责酒店那一块之后,需要确认什么事情,都会直接给他打电话。

一来二去,他莫名其妙成为了联络人,同事需要跟嘉宾那边确认什么事,也都找他了。

 

“我怕说错话啊!”蓝河感觉到压力。这位喻文州老师是岭南画派新锐,在同辈之中很有话语权,很多大师级的前辈极其看重他,妥妥的是个大人物。今次展览人家出了大力气,甚至邀请到一位全国美协的镇圈大佬前来参加活动。蓝河觉得,应该是郑轩跟他沟通才妥当。

“喻老师会宽恕你的。”同事毫无作用地安慰他,“跟我念:平常心、平常心……”

“郑哥呢?”蓝河问。

“在领导那边汇报,正压力山大呢,你自己打电话吧。”同事拍拍他的肩膀,走开了。

蓝河无奈,深呼吸了几口气,调整好声音状态,才拨通喻文州的电话。

 

“喻老师,我是许博远,打搅您了……下午好,方便说电话吗……好的,想跟您确认一下交流会现场桌子的摆放,图片已经发给您了……是,因为酒店没那么大的桌子,都是几张拼起来的,桌子之间有一条小缝隙,会有影响吗?”

 

喻文州这边,他一边转着笔,一边跟蓝河确认各种细节,时不时记录一点东西,态度可以说是一丝不苟了。

几步开外,黄少天站在画案前,正在追问看画的人:“老叶老叶,那个展览你去的吧?你猜谁会过来?是咱们都特别熟的,他特别看好你又特别不爽你……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叶修没办法,抬头问:“文州叫我过来是鉴赏画的,还是听你唠叨的?”

“怎么唠叨了,问你正事好吗!”黄少天不满地说,“陶轩那边只是禁止你一年内参加画展,又不禁止你参观画展,使得着禁足吗?再说,你们当年是口头协议,口头协议啊!连文书都拿不出来,你违约又怎样?那个人根本不占理。”

叶修笑了笑,没有解释。虽然陶轩如今是钻进钱眼里去,为了赶跑自己不惜用各种手段,不过当初,的确是他收留了自己,让自己不至于睡桥底。这是一份恩。然而扯到陈年旧事,恐怕得解释很久,他便干脆不提这茬了。

 

“沐橙正在连载的漫画,版权在他手里,他可以随时终止漫画的连载,收回一切授权。违约对我个人而言无关痛痒,但沐橙怎么办?”

“那是个大麻烦……”黄少天听到也是无奈了,“不过苏妹子那个漫画,好像快完结了吧?还要打算连载多久?”

叶修回答:“一年左右。”

“一年啊……其实也挺快过了。”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聊电话的恋人,忽然嘿嘿笑起来,挤眉弄眼地对叶修说:“文州说你最近的作品跟以前很不一样,多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快讲讲,是不是那啥了?”

“上班主持节目还不够你说?回家劳驾安静一点吧!”叶修的意思就是“请你闭嘴”。

“啧啧,顾左右而言之!老叶你不厚道啊,咱们多少年朋友了?谈恋爱都不告知一声,有没有把天哥哥放在眼里,有没有?”黄少天绝对不会错过这一个挤兑叶修的机会。

“没有谈!”叶修斩钉截铁地说,然后补充一句:“还没有。”

“卧槽,‘还没有’?!那就是有看中的对象了?铁树开花啊!”黄少天夸张地嚷嚷。

“文州你快过来把这家伙拎走!”叶修被吵得不行。

喻文州一只耳朵听蓝河说话,另一只耳朵关注着他们呢,闻言便走过来,将黄少天带开了。

“哎不行我得跟苏妹子聊一下,问你还不如问她!”黄少天说着掏出电话。

叶修终于耳根清净了,心却反而静不下来,有一点点躁动:他居然无比自然地透露出自己有意中人这个信息……

啧,以后要是没拿下,绝对会被这话唠有组织有计划地嘲笑个十年八年!


TBC.

——————

双更爆肝……

木有配图了我睡了明天还出差嗷呜晚安早安啊啊啊

评论 ( 63 )
热度 ( 74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