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一次晕车 Fin.

❀❀❀


晕过车吗?

 

晕车那种很微妙的不适,难以用言语描述,只有经历过,才能准确理解胃部至小腹那怪异的涨和翻搅的感觉——说话都不敢用力,得小心翼翼地压抑反胃的冲动,生怕一提气,胃酸就一并上来了。

 

顺便,此种难受无视一切魔抗和物抗,百分之百破防。

 

“靠着椅背睡一下?”叶修压低声音问道。

 

蓝河摇摇头,手肘支在座椅扶手托着脑袋,“车子避震不行,靠着座椅感觉整个脑袋在颤抖,更晕了。我就这样坐着……”

 

叶修见蓝河实在难受,连说话都没精打采,便让他一个人静静。

 

大巴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中途叶修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发现蓝河整个身体歪斜着,脑袋顶着玻璃窗,眼睛眯上,似乎睡着了。

 

这样睡应该很不舒服吧?叶修正考虑要不要将他挪过来靠着自己,就在这时,大巴猛地驶过一条减速带,蓝河的脑袋哐当一声磕到玻璃上,痛得差点没忍住嗷了一声。

 

蓝河探头看了看大巴司机,感觉这人跟自己一定是八字相冲。

 

叶修见状侧过身,抬手搂着他的肩膀,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窝里。

 

“人多……”蓝河想躲。

 

“戴着口罩呢,谁认识谁啊?”叶修用了点力气,将人摁过来。

 

靠着玻璃窗跟靠着男朋友的肩窝,这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蓝河一秒服软。

 

“以前没发现你晕车啊?”两人靠得近了,叶修将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倒可以在不打搅别人的情况下说说话。

 

蓝河将脸埋在叶修身上,半死不活地说:“这个车有味道,闷臭……”

 

叶修左嗅嗅右嗅嗅,的确闻到一点点类似于皮革的气味。“不明显吧?”

 

“你不晕车……”蓝河抿着嘴唇,眉头皱起来。

 

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在背包里掏出PSV玩游戏。蓝河慢吞吞地扭过头瞅了一眼,叹口气,羡慕地说:“还能玩游戏……”

 

“嗯,不仅能玩,还能高质量通关。”叶修挪了一下位置,方便蓝河看屏幕。

 

蓝河围观了一阵子,胃部不适的感觉更为严重——叶修大大玩PSV当然也是溜得不行,角色的视野几乎毫无停顿地摇晃、摆动,景物飞旋,对晕车的人造成了double kill的效果。

 

蓝河再度将脸埋到叶修怀里,用力呼吸带着叶修体温的、被衣物过滤了一次的空气。

 

叶修闷笑不已,翻出耳机插到PSV上,又帮蓝河戴上耳塞,“别看了,你就听个响吧。”

 

蓝河怨念啊,但又没办法,只好听着乒乒乓乓打斗、间或出现尖叫、喘息的声音,强忍晕车的不适。

 

大巴车好不容易驶进市区,但由于道路多车,行驶得非常不顺畅,司机经常点刹,整车人晃来晃去。

 

“完了完了……”蓝河直起身,捂着鼻子和嘴巴。

 

“稳住稳住。”叶修连忙扯了一个小袋子,以防万一。

 

蓝河咬着下唇,吞咽几次,将胃酸强压下去。胃部此时此刻仿佛在身体里练习“Z抖动”,晃得他心发慌。

 

他求助一般看着窗外,不断祈祷:不要堵车、赶紧到站……不要刹车、赶紧到站……啊已经开到这里了,赶紧到站……

 

蓝河显然将全部精力用来抵抗晕车症状,眼神发直,一声不吭,叶修在一旁爱莫能助。

 

有好几次,蓝河觉得自己要扛不住了,最后干脆闭上眼、浑身绷紧,试图进入贤者状态。不知道过去多久——其实应该没多久,只是难受的体验将时间拉长了——大巴终于驶到站点,蓝河几乎在车门打开的瞬间,就跟兔子一样窜了出去。

 

叶修的身法也是极其迅捷,一手捞起背包,紧跟着他下车。

 

蓝河深深吸几口车站内并不清新的空气,试图将大巴内那股类似皮革的气味从身体里呼出来。

 

“怎样?”叶修问道。

 

“没事了,歇一歇,你许哥我又是一条好汉……”蓝河毫无说服力地说。

 

“你今晚能活过来,抢野图boss的时候哥留你一条全尸。”叶修并不看好自己这位脸色奇差的男朋友能歇一歇就回满血。

 

“看破不说破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蓝河叹口气,试图从叶修手里接过一个背包。

 

“我拿着吧。”叶修没松手,避让开。

 

“重啊!我就是胃不舒服,力气还是有的。”蓝河提了点力气说话。

 

“力气啊……留着吧,今晚用得上的。”叶修将背包甩到肩上,“怎么回家?”

 

“不打车!坐地铁吧……”

 

两人肩膀碰着肩膀,慢吞吞地朝地铁站走去。

 

Fin.

——————

今天的蛋总依然很勤劳,二更见~

评论 ( 80 )
热度 ( 72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