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17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十七章」


黄少天没能从苏沐橙那边打探到什么消息,非常不甘心,然而接下来马上需要外出录节目,只好嚷嚷着让喻文州继续“拷问”。

喻文州笑着应了,转头便跟叶修一同鉴赏画作,似乎将这码事抛之脑后了。

“这个小孩不错,有想法,胆子也大。”叶修点了点“卢瀚文”这个名字,“是个人才。”

喻文州十分认同,说:“我有想法收他为徒。”

“品行过关的话,收呗,不亏。”叶修走到窗边抽烟。

喻文州点点头,将画轴收起来,同时慢悠悠地问:“那个人,是你现在的房东?”

叶修抽烟的动作一顿,才失笑道:“问题跨度怎么这么大?”

“这样才能试出你的真实反应。”喻文州微微笑着,“果然是房东啊!”

“……心真脏。”叶修点评道,没有否认。

“在老区有房子的话,对方是本地人?”喻文州继续问。

叶修点头。

在老区居住,还收留一位男性房客共同生活,房东为男性的可能性更高。推想到这里,喻文州略略惊讶,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少天会很乐意给你支招的。”

“他的招数我真不敢用!”叶修笑道,而后换了个话题,问道:“那个画展的承办方是哪里?”

“广播电视台牵头,美协等机构共同承办。”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声。广播电视台牵头,铁定是蓝河在忙的那个展览了,那怎么也得去啊,自己好歹出过一份画材清单的力呢。“算我一个吧,不过现场不画画,就看看。”

“行。”喻文州答应下来。

 

周日下午那档节目,蓝河干脆以岭南画派为主题,脱稿侃了两个多小时——最近就在忙相关的事情,了解到不少知识,正好用上了,不然真没时间像往常一样定主题、挖素材、写稿子。从直播间出来,他马不停蹄奔向酒店,继续布展。

郑轩站在玻璃柜前面抱着头,嘴里不断念叨着:“好难啊……”

“郑哥怎么了?”蓝河问同事。

“愁画作的摆布呗!”同事耸耸肩,“这是布展最难的地方,你说该怎么排?按作画时间肯定不行,要是按画家的知名度来排,又容易得罪某部分人。还有,咱们上头各有偏好,邀请来参观的大人物也有心头好,但这些画家又可能不是知名度最高的……啧啧,想想就愁秃。”

“反正是我在愁。”郑轩凉凉地递过来一个眼神。

“之前不是已经排过顺序了?”蓝河依稀记得听过这件事。

“之前的方案被否了,重新来。”同事沉痛地说。

“唉,压力山大啊……”

最后,郑轩请了喻文州过来,又叫上台里的领导,共同制定出一个方案,这件事才算暂时告一段落——展览的时候要是有人不满意,事后铁定还有一个秋后算账,所以说,真的太难做了。

 

岭南画派作品展将在本周六开展。

到了周四,展厅和交流会现场总算布置完毕,周五场地交给摄制组的同事调试器材,工作组成员守在酒店大堂,接待从外地过来的嘉宾。

这一天,蓝河笑到脸都酸了,在停车场、大堂、客房之间不断奔波,腿都要断掉。一看计步的软件,发现自己在酒店这一块地方走了1.3万步。

同事挂在蓝河身上,半死不活地说:“我要撑不住了,展览进入平稳期之后我一定申请加班补休假!”

“带上我带上我。”蓝河现在随身带蜂蜜水润喉,近期连续熬夜工作,加上说话太多,嗓子状态保不住。

“还差哪几位老师没到?”郑轩走过来问。

“这三位,都联系过了,两位正搭车过来,还有一位还在高铁上。”蓝河将签到表递过去。

郑轩揉着脖子打了个呵欠。

“郑哥要不先回去休息?明天还得打起精神陪领导呢。”同事劝他。

“对啊,我们今晚要留守这里,接待就交给我们吧。”蓝河抽回签到表。

郑轩想了想明天的行程,没有拒绝两人的好意,先走一步回家躺下。蓝河两人则等到所有嘉宾入住完毕,才回房间休息。他们订的客房多,酒店送了一间标双给他们休息用。

睡下之前,蓝河登陆QQ问叶修明天来不来看展览,自己可以带他进来,省得排队。叶修表示我没电话你怎么找我?蓝河就点点点了。

“明天我有方法进来。”叶修发了个嘚瑟的表情。

“那好吧,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就在现场晃荡。”

 

周六当天,蓝河和同事大清早来到展厅,最后确认现场一切东西准备妥当,又跟礼仪、讲解员等工作人员确认一遍流程,才跟摄制组一块等着领导过来致辞。

仪式上,好几个在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前来捧场,场面搞得相当有声势,随后众人分批次进入展厅参观,部分嘉宾则安排到隔壁展厅进行交流活动。

至此,工作顺利进行了一大半。郑轩抽空过来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辛苦了。

“暂时没什么事情做了吧?”蓝河问道。

“大事没有,反正你们巡巡场,留神突发情况吧。”郑轩交代道,随后又顶着一副“为什么我还不能休息”的表情回去陪领导了。

“你想干嘛?”同事问蓝河。

“围观黄少天前辈啊!”蓝河难掩兴奋地示意对方看向门口。原来摄制组正在采访各位来宾,而主持人正是赫赫有名的黄少天。

“你不知道今天他过来吗?我们是通过他的关系网才认识喻文州老师的,他过来跟现场很正常啊。”同事锤了捶腰,“我去交流会坐着看场子,你跟展厅这边吧?”

“可以!”蓝河看到男神相当兴奋,感觉今天还能在酒店再战1.3万步。

 

黄少天不愧是知名主持人,调动话题的能力无人能及,他在的地方永远热闹。蓝河崇拜地远远围观,直到他完成这里的采访任务,带队过隔壁的展厅,才收回视线。

这人是母校最闪亮的一颗星,优秀得让人无法妒忌,只能深深折服。

蓝河正感叹着,回头却见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是叶修!他站在一幅画作前面,另有两人在他身边,看表情似乎在跟他争论什么。

他下意识快步走过去,靠近了,听到叶修说:“不谈别的,单从画作本身而言,的确很一般。”

“你懂什么!”一个人神态激动,“你看看这个章,‘一叶之秋’,那是叶秋的闲章!”

“章不错。”叶修说。

 

“……我的意思是,这幅画最奇怪的地方在于没有盖姓名章,但是,却钤盖了一枚闲章作为整体布局的装饰,闲章是‘一叶之秋’,这意味着,作者极有可能就是叶秋!”那人手舞足蹈地解释。

“所以呢?”叶修闲闲地问。

“算了别跟他浪费口水,都不是协会的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另一个人扯了扯同伴,“说不定他都不知道叶秋是谁呢!”

“叶秋啊,我当然知道是谁啊!”叶修笑了笑。

“你知道他是谁,还说这幅画一般?!”那人立刻炸了。

“这幅画确实很一般,这是为什么他没有盖姓名章上去……这幅东西只是废稿,没想到被人拿出去当成品卖了。”说到这里,叶修的表情有点冷。

“胡说八道!”那人撸起袖子想跟叶修打架,蓝河连忙上前拦在两人之间,指了指“保持安静”的温馨提示,温和地笑着。

那人瞪了叶修一眼,才愤愤然转身离开。

叶修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TBC.

————————

困!!!

评论 ( 84 )
热度 ( 84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