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帮忙 Fin.

  • 一如既往不会起名字,是一个职场paro


❀❀❀


“小许,辛苦你过来帮忙啊。”

 

“没事,互相帮助嘛!上次多得你们给我们提供数据。”

 

“这个项目来得太突然了,多搞几次迟早猝死。”

 

两人说着话,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口。

 

“你的工作就是帮叶主管将资料整理成文档,可能材料比较零碎,还得反复修改……总之任务艰巨,做好心理准备。”

 

“明白!”

 

许博远敲敲门,得到应声之后走进去。

 

“来了?”里面的人仅仅抬头瞥了一眼,便低头继续在数据的海洋里寻找目标信息。

 

“你们这里跟打仗一样。”许博远确定陪他走过来那人听不到了,才用熟稔的语气说道。

 

“可不是嘛!现在还是战前准备工作,明天才是真正的硬仗。”叶修揉了揉脖子,“过来,这一叠都是你的工作,将划线的、标注的东西整理成系统的说明,行文用我的风格。”

 

许博远应了一声,轻车熟路地开始工作,显然不是第一次使用“叶修的行文风格”。

 

办公室里两种敲击键盘的声音如同相互缠绕的音符,阳光懒懒地拖在飘窗上。绿植旁边,一只熟睡的猫咪露出雪白的肚皮,搭配毛色,就如同咖啡上面的雪顶,轻柔的感觉令人流连忘返。

 

忙活一早上,吃过中午饭,叶修就开会去了,走之前叮嘱许博远一定要午休。

 

“今晚肯定通宵,现在休息半小时回回血。”

 

许博远点头应了,双手却依然在键盘上飞舞。叶修见状返回来,扣起他一双手腕,将人带到休息室。

 

“睡半小时,我给你调闹钟。”叶修不容置疑地说。

 

“睡半小时我起不来……”许博远坐在小床上,企图挣扎一下,“十五分钟吧。”

 

“那就四十分钟。”叶修解锁许博远的手机,调好闹钟,又揉了揉对方脑袋,才关门出去。

 

累吗?累。时间紧迫,工作量大,要求又高,许博远只觉得眼睛酸涩,后脖子隐隐作痛,然而这只是过了一个早上。他没有浪费时间,倒在床上秒睡过去,醒来发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叶修的闹钟,调的是一个小时。

 

许博远揉着一头乱发笑出声,没有赖床,利落地整理好衣服走出休息间。猫咪也睡醒了,走过来绕着他的脚脖子转来转去。他在叶修的茶壶里倒了茶喝,而后将猫咪抱到膝盖上,继续干活。

 

叶修部门开会许博远是见识过的,下属们开展头脑风暴,跟八仙过海一样,各显神通,不知道的人路过还以为他们在吵架,又或者在聚会。作为主持人,叶修要耗费的精神力几乎是别人的数倍。他总结了一下各人的发言,引导讨论最终方案,折腾了四个多小时才得出结果。

 

会后,大家伸着懒腰,忙里偷闲地讨论晚餐吃什么,叶修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多订一份,自己办公室还有一个人在帮忙。

 

“你又拐小许过来压榨苦力?”方锐挤眉弄眼地问。

 

“胡说,他是主动申请帮忙的。”叶修特别得意地说完,大步走回办公室。

 

许博远在电脑前面十指飞舞,叶修进来之后将门反锁,喝了一杯茶之后,将座椅拉到许博远旁边。

 

“你要看看吗?”许博远以为他想审阅一下已经整理出来的部分,便挪了挪让位置出来。

 

叶修摇摇头,身体一歪倒在他身上,跟大猫一样,说着:“累啊,累死哥了。”

 

许博远忍不住笑,呼噜一把他的脑袋,调整坐姿让叶修靠得舒服一些。

 

“我们辞职远走高飞吧。”叶修闭目养神,嘴里却没闲。

 

这句话用词极为准确:叶修如果辞职,恐怕真的要远走高飞,不然老总铁定天天堵他家门口……不过也很有可能远走高飞了也得被追杀到天涯海角。

 

“歇歇吧,别幻想了。”许博远乐道。

 

“给我补补蓝。”叶修暗示道。

 

许博远侧过脸,拨开他的额发,亲了亲额头。

 

叶修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别人大概无法想象,被形容为神一样的男人会撒娇一样说抱怨累了、要讨亲亲——真的太可爱了。

 

他很累,居然靠着许博远睡了十来分钟。

 

“茶都不行,得靠咖啡了。”叶修晃了晃脑袋,拿起手机打开APP戳戳戳。

 

“我也要。”

 

“按人头点。”

 

叶修点完咖啡,结束短暂的休憩时光,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写写画画。

 

因为工作量比较大,大家没有点什么正经的晚饭,以免吃太饱饭气攻心容易犯困,点了一大堆零食,打持久战。叶修的咖啡受到极大欢迎。

 

太阳落山,城市华灯初上,CBD各栋大楼炫目的外墙LDE灯装饰了日落不息的奋斗者的梦想。一个个雪白的窗格子里,有孤军奋战的寂寞,也有团体合作的热闹,相同的,大概是随着时针分钟的移动而不断接近的deadline。

 

夜深了,亮堂的窗格子不断减少,大楼外墙的装饰灯渐次熄灭,夜色终于深沉,喧闹回归安静,城市睡了。

 

但还有人醒着。

 

许博远将项目简介部分赶了一稿出来,叶修审过又调整之后,让他将其他人写的东西统一格式、统一风格整合进去。说得简单,但要一个没有参与项目的人从海量的资料中理清思路、正确地对文字进行取舍,并合理编排,难度真的不低——但这个项目的时间太紧,他们实在没时间自己做这部分工作了,叶修便刷脸喊了其他部门的许博远过来帮忙。幸好,许博远是熟悉自己的,能力也能应付这种情况。

 

到凌晨三点左右,许博远手腕酸痛难耐,清楚地认识到再不休息一阵子,绝对会原地吐血,于是站起来伸懒腰。他看到叶修托着下巴,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灯光打下来,窗外几乎没有光线了,黑漆漆的,在这个背景的衬托下,男人所在的地方亮得几乎刺目——不小心睡着了?

 

他静悄悄走到叶修身前,却发现他双目有神,显然正在思考什么,冷不丁被这种目光瞅一眼,有一种被攻略的危机感。

 

“……自己人,别冲动。”许博远下意识说道。

 

“你说什么?”叶修眨眨眼,笑道。

 

“没,我就觉得明天……啊不,是今天,太阳升起来之后,你的对手要倒霉。”许博远肯定地说。

 

“那是肯定的。”叶修丝毫没有谦虚,“只要材料过关,其他不在话下。”

 

这人得多自信啊!材料不过是一个载体,而他却说,只要载体搞妥,其他一切真正影响项目是否过关的要素全然不在话下。

 

“啧啧。”许博远意思意思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钦佩之情”。

 

“你去洗把脸,老方那边快搞妥了,资料马上送上来。”

 

许博远便蹦蹦跳跳地走开了,甩胳膊甩腿放松呢。

 

接近天亮的时候,叶修留下修改意见,进休息室养精蓄锐准备等会儿上“战场”,许博远还不敢松懈,按照叶修的意思将整份东西修改完,打印出来分发给方锐等人审核。

 

“我歇歇。”许博远说完就倒在沙发上断电了。等他睡醒,叶修已经出去了,没有跟着一起去的人一半休息,一半人呵欠连天地处理日常事务。

 

他胡乱洗把脸,给猫咪开了个罐头,又换过水,才跑回自己部门干活。

 

Fin.

————————

主要是,中午看到黑猫太太家那只俊俏的猫咪的雪白肚皮,特别想写出来……

是的,猫才是本文的灵感来源!!!

评论 ( 40 )
热度 ( 63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