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19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十九章」


“你喺叶秋?”这个消息猝不及防,蓝河情不自禁溜了句粤语出来。

“喺啊~~”叶修用不算标准的粤语回他,随后又奇怪地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为什么我早就知道?”蓝河更懵了。

“覃老不是跟你说了我的作画习惯?我以为你查过。”叶修就说。

蓝河顿时想起覃老先生曾经跟他提过,叶修对作品的要求很严格,废稿堆了不少。“覃老当时还说,因为某人作品较少,连废稿都有人想收藏……”

叶修苦笑一声,瞥了一眼那幅《早春》,而后又对蓝河说:“原来你没查啊!”

“你不说,我查来有什么意思?”蓝河不知道应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原来当时你听到了啊……你一直以为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那时候想着,方便你喊我回去,所以没有锁楼道的门,就听见了。”叶修解释了一下。

“我觉得我自己查出来的话没有意义啊……不是,你的身份证上面写的是‘叶修’吧?!”蓝河猛然想起来这件事。

“所以‘叶秋’也是一个假名。”叶修的表情仿佛在说,要下雨了,快收衣服吧。

“……”蓝河咬着下唇,目光一时移向左边,一时移向右边,脚下也站不住了,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什么叫“心神不定”。

 

“想说什么就说啊,应该没有不能告诉你的事。”叶修笑了笑。

“我……”蓝河挠了挠头发,又摸了摸鼻子,眼睛没敢看叶修,尴尬地说:“如果当时覃老告诉我,你是叶秋,我可能毫无概念‘叶秋’意味着什么。也就是最近要办画展,我才粗略了解了一下部分画家的地位和成就……对不起啊,如果我是画画的,或者我懂画,就像刚才那些人,现在估计要高兴疯了,但我、我不画啊,隔行如隔山,对我来说,‘叶秋’还不如‘叶修’真实,现在惊讶多于惊喜……呃,反应好像太平淡了些……”

叶修有点愕然,失笑地问:“傻了啊?”

“啊?”

“我就是想告诉你,曾用过‘叶秋’的名字画画而已,没想过要你拜大神啊!”叶修的笑容更大了,“你要是觉得惊喜,我还得惊讶一下。”

 

蓝河一时语塞,有点惭愧又有点安心,“可你是叶秋啊,亮出身份的时候,不应该鲜花环绕,掌声震天吗?”

“那要不要再放飞几只和平鸽?”叶修吐槽道。

“噗——”蓝河见叶修真的不在乎,终于放松下来。

“‘叶秋’就是叶修。”叶修说。

蓝河琢磨了一下,懂了,这人的意思是,他从未掩饰、隐藏过什么,除开叫出来的名字不同,他就是他,未曾变过。

“好,叶秋大大以后也请多多指教。”蓝河伸手。

“好说好说。”叶修递手过去跟他碰了碰。

两人相视一笑。

 

接下来,叶修带蓝河慢悠悠地逛画展,蓝河这才切身体会到叶修在国画方面的修为有多高:眼前的画,从构图、用色到仿效了哪一位古人,叶修分析得头头是道,各朝画家、画作的名字张口就来,更神奇的是,蓝河能听懂,并且能听出乐趣!

“这才叫逛画展啊!”受益匪浅的人感叹道。

“说得我都渴了。”叶修四处张望,想找自动贩卖机,蓝河暗搓搓抽出一张自助餐的餐券,带叶修到餐厅蹭嘉宾的午餐。

吃饱喝足,蓝河又抽出一张房卡,说:“靠里边那张床是我的,去歇一歇吧。”

“你呢?”叶修有午休的习惯,便没有客气,接过房卡。

“照顾嘉宾吃饭呗。”蓝河晃了晃胸牌,“工作人员呢!”

叶修点点头,从蓝河身边走过的时候,用手背轻轻碰了他一下。

温热的感觉一触即离,蓝河一愣,心里像被风扫了一下,忍不住有一瞬间的紧张。

紧张个啥?

他擦了擦手心的汗,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下了个订单。

 

下午,蓝河跟同事对调,到交流会“看场子”。

“那些老师现场赠画,我拿了好几幅!”同事有点兴奋地说,“我们是接待,他们认得的,你看中哪个人可以过去讨个作品,不丢脸!”

“看看吧。”蓝河笑着说,虽然有点过于嘚瑟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叶秋大大住在我家呢,有一幅《蓝桥春雪图》镇宅就够了,嘿嘿!

来交流会观摩的市民络绎不绝,有些懂行的还会跟嘉宾交流,过道里有许多小朋友跑来跑去,蓝河尽量跟熊孩子的父母沟通,尽可能降低现场噪音的分贝。

在他口干舌燥之时,叶修睡醒了,还给他带了一瓶可乐过来。

 

“谢谢!”蓝河喝了几大口,感觉总算活过来。

“你在这里啊?”叶修环顾四周。

“嗯……交流会就今天,展览有半个多月呢,改天你有空的话,可以再邀请你过来给我讲讲画吗?自己逛没意思,啊不是,是学不到……”蓝河觉得这句话怎么措辞都不对。

叶修见他说得艰难,干脆打断他,说道:“你就说,‘我们改天过来约个会行不行’就得了!”

蓝河哑口无言,想反驳却找不到话语,最后默认了某个用词,连连挥手赶叶修去隔壁展览厅。

“反正还会来,不急。”叶修的意思是下午留在交流会这边。

“画画?”蓝河问。

“就逛逛。”

叶修没什么目的,走走停停,间或跟作画或者写字的人交流几句。

蓝河发现了,叶修对作品的要求极高,甚至可以在公开场合批评自己的画,却不会因此看不起不够好的作品——交流会的嘉宾很多只是本地美协的成员,并无名气,作品跟叶秋不同一个层次的——凡有人跟他交流,来者不拒。而且在提点别人的时候,建议的分寸把握得很好,绝不会唐突到别人——审美啊风格啊,还是按照各自喜欢的来,画技的改进并不会丢失个性。

 

蓝河将一切看在眼里,感觉十分微妙。按理说,叶修身上忽然笼罩上“叶秋”的光环,跟自己的距离会拉开一大段才对,然而这个男人却像变魔术一样,轻而易举地抹掉了这种距离感,依然闲闲地站在他附近,触手可及。

大概这就叫人格魅力吧。

叶修发现了蓝河时不时逗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却不动声色。

 

傍晚时分,嘉宾合作完成了一个画册,各自留下墨宝,与举办方的人合影,至此,交流会完满结束。

来自周边城市的嘉宾陆续退房,蓝河和同事又忙开了,提醒开发票的事宜,奔波在大堂送客,充当活地图指引如何乘车去车站等等。一直忙活到差不多9点,要退房的都走了,明天再退房的要么外出寻乐子,要么在房间准备休息,总算没人在Q群、微信群问问题,两人才得以拖着一身疲惫,打车回家。

蓝河没忘记在巷口的店铺取自己预定的东西。

 

白天叶修随口说出自己是叶秋的时候,由于在工作现场,又过于惊讶,蓝河一时间没能将一些事情联系起来,比如叶修告诉过自己,他是被画廊的人排挤走的,接替他的人能力不够,以前还老挨训;又比如叶修告诉过自己,小时候经常到山里写生,有一回还被暴雨困在溶洞,落下了下夜雨的时候睡不好的毛病……这些点滴往事汇成小溪,使得叶修、叶秋两个人融合到一处,形象更为丰满。

蓝河心想: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了解到这么多关于他的事情呢。

他走进家门,踢掉鞋子之后直奔三楼,傍晚提前回家的叶修一如既往窝在懒人沙发上画画。

哦,对了,叶修不仅画国画拿手,画彩铅也非常漂亮!还有素描……

 

蓝河站在门口探了个脑袋进去,干咳两声示意自己回来了。

叶修就笑道:“早听到声音了。”

蓝河说:“你闭上眼睛。”

叶修挑挑眉,依言合上双眼。他感觉到蓝河走近,停在身边,不断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继而闻到了——花的香味。

“和平鸽是抓不到了,花束还可以送送。”蓝河起先有点不好意思,开了个头之后,才顺畅许多。只见他站直身,双手将花束递上,看着叶修的眼睛,认真地说:“你很了不起。过去那些事是正如你所说,都过去了,以后,以叶修之名,你会更辉煌的。”

“……”

叶修点点头,接过花束,另一只手顺手将人拥进怀里。


TBC.

————————




评论 ( 88 )
热度 ( 84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