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21-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21- 】这是诱惑,也是心结。


不知道是因为有蓝河伴着,还是自身素质强大,叶修并没有因为麻醉药劲头过去而辗转反侧,他安安稳稳地睡到第二天,要不是蓝河硬把自己的手拽出来惊扰到他,估计还能继续睡。

看着蓝河兔子一样蹦去洗手间的背影,叶修裹着被子闷笑不已,以至于安文逸巡房,见他笑成这副模样,差点要安排一个脑部检查,看是不是昨天有什么隐秘的创伤没被发现。

 

对叶修这种等级的Alpha来说,这种伤口不算大事,安文逸换药之后,允许他在病床办公。

叶修没有马上处理自己被偷袭的后续事情,反倒跟蓝河讨论起田地里的虫害,又讨论应该在哪个地方划一个厂房区,吸引联盟的产业转移。

 

“产业转移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发展方式啊,污染太严重了。”叶修用笔头敲了敲地图,他们正在研究区位。

“污染……晚上会看不到星星吗?”

“可能会。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先拟定一个环保税?……啧,第十区连税局都没有!”叶修头疼的事情数不胜数。

 

“其实,将第十区纳入联盟的管辖范围,会不会容易很多?”这是蓝河的真心话。

“会,但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藏匿在这里的通缉犯要怎么办?”

叶修就是去参加预备会议而已,回来迎头就是暗杀,真正要动那批亡命之徒,第十区恐怕会乱成一锅粥。乱,就容易招致联盟的所谓“维和部队”过来“帮忙”。

 

第十区最原始的居民不够聪明,也是那批有一定智商和阅历的通缉犯们懂得把握机会,扒住君莫笑这条大腿。

“要说指望这几年解决第十区跟联盟的问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叶修吁一口气,“慢慢来吧。”

联盟不答应互通贸易更好,至少在下次委员会会议召开之前,有四年时间给他将第十区的农业发展起来,打点贸易基础。

 

另一边,苏沐橙麻利地将那群“活口”押送到委员会大楼,笑眯眯地交给冯宪君冯主席,并且叮嘱:“按照法律,一定要从严处置哦!”

而方锐正在法院跟老友喝茶,挤兑林敬言离开B区之后居然在联盟总部当起了法官。

 

两相促成,很快,判决下来了,“活口”一律有期徒刑50年,联盟这边代为收监——判得再重,这伙人也不懂上诉就是了。

 

判决下来后,叶修也被允许出院,他第一时间顺藤摸瓜,将发动偷袭的那几个幕后主使揪出来。不出意外都是在聚宝盆做生意的通缉犯。叶修寻了一辆货车,运牲口一样将他们直接丢到联盟的JC局门口。

随后,他出席了几个剪彩仪式,又按计划投资了几笔生意,对那些所谓商会、协会,和谐得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不蠢的,已经猜到叶修释放出来的信息:动歪心思吗?我会毫不犹豫交给联盟处理。安分守己的,该帮我还是会帮。至少,不需要担心现在被遣送回联盟受审。

这一番实实在在的敲打,确实让一些先前蠢蠢欲动的人安分守己下来。

 

引用方锐的话,“老叶最近爱情事业两丰收啊!”

叶修却是一笑,说他只对了一样,毕竟联盟的态度、那个组织的下落统统还没定数呢。只是爱情这一样,确实有了着落。

那晚亲过之后,叶修寻了个机会问蓝河,要不要试一下在一起。蓝河差点没被这个直白的提问吓得夺路而逃。

 

“你确定?……叶神,我是Beta!”

“我知道啊,AB不能在一起吗?”叶修理直气壮地反问。

“Alpha应该跟Omega结合,诞下更优秀的下一代,这不是普遍认知吗?!”

 

“你从哪里学来的?”叶修无语。

“联盟一些宣传广告啊。”蓝河的后背贴着墙。

“屁话。”叶修毫不客气地评价。

“……”

 

“你喜欢我,能不能老老实实承认了?”叶修叼着根烟,拽得不行,跟要债似的。

“……我不确定是崇拜还是喜欢。”蓝河的肩膀耷拉下来。

“你对崇拜的人会脸红吗?”

“会啊。”蓝河点头。

“……”

 

叶修干脆走到蓝河身边,烟拿在手上,低头亲了亲他,问:“喜欢这种感觉吗?”

蓝河眼神发直:完了,心跳又控制不住了。

“喜欢吗?”叶修不依不挠地问,不等蓝河回答,低头继续亲,舌尖还探进去逡巡了一周。末了,问人家:“我是谁?”

“……叶修。”

 

“嗯,不是叶神,不是君莫笑,是叶修。”叶修笑了,“看,你喜欢我。”

“……”什么歪理啊!

不管蓝河炸没炸毛,两人的关系就定下来了,兴欣众人吃惊之余,又觉得情理之中,很快,该忙还是继续忙。

 

联盟一直没有答复,委员会会议的召开日期一拖再拖。叶修不急,这意味着自己的提议有希望得到实现——肯定是赞成和反对的人数不相上下,才会迟迟争不出结论。

该做的,他继续做,积极跟各区负责人联系,按照“精神活性药物”这个老魏传回来的指引,从一些非法买卖中寻找关于组织的蛛丝马迹。

 

最近,一个私人作坊引起了他的关注,特地让方锐亲自过去调查,要求是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方锐不愧是猥琐界的大师,行踪诡秘得“一脱开缰绳,我都找不到他”——by叶修。

方锐大大摸回来好几条线索,比如这个私人作坊制作的抑制剂质量非常好,基本能达到大厂的水平,然而不追求产量,似乎做这个只是为了闲来消遣。比如原料的消耗量跟抑制剂的产量不匹配。

 

叶修让方锐马上撤回来。

他猜测,这种作坊就是个幌子,专门用来“钓鱼”,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刻会通知组织转移。

CJ的人狡猾至此,联盟那帮人躲躲闪闪地查,不让各区负责人插手,更没有连结成调查网,一直逮不到人家就不奇怪了。

 

叶修距离组织最近的一次,就是他刚来第十区的时候。那时,他只打算过一段无拘无束的日子,没想到Alpha的能力被组织看中,招募他“做实验”。

所谓实验,表面上十分正直,但叶修多敏锐啊,很快察觉到这些人研究的东西似乎不太友好。他暗中联系上苏沐橙、方锐、魏琛等人,里应外合将这个组织一窝踹了——谁知道这只不过是组织众多窝藏点的其中之一而已!

早知道的话,一定会榨干这个窝点的可利用价值再踹。“感谢”联盟的不共享策略,害不知道多少人要多费功夫。

 

那次唯一的收获,应该是老魏以第十区走*私贩的身份,跟部分实验人员混熟了。他们撤走之后,前阵子居然主动联系魏琛,试图招揽他。

在明面上,魏琛跟兴欣的人没有任何关联,应该不是圈套。权衡之下,魏琛答应了。他离开第十区,被秘密送去组织。

不得不说,虽然这人平日里满嘴跑火车,将贪生怕死挂在嘴边,但紧要关头,却是个可靠的伙伴。

 

“里应”早已就位,只剩“外合”。

抓到私人作坊这条小尾巴之后,叶修开始撒网。他将情报共享给各区负责人,让他们留意,如有发现,尽可能隐蔽地调查作坊工作人员的行踪和通讯。

叶修重点叮嘱,如果做不到隐蔽调查,绝对不要轻举妄动,宁愿放任不管,等待技术支援。

 

蓝河问叶修:“联盟还没给答复,你就开始撒网捞组织的线索,万一委员会那群人最后不认账怎么办?等你把组织一窝踹了,再召开委员会会议,光明正大地否认你的功劳。”

叶修早已将预备会议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蓝河,没有隐瞒以蓝河为筹码一事,只是还没有告知他脖子后方那个刺青的秘密。

 

“那我也不能等,慢一刻钟,都多一刻钟危机。这个组织研究的东西非常危险啊!”叶修感叹。

“你叶神就是你叶神,霸气!”蓝河调侃道,被男人一把搂紧。

其实叶修存在私心,蓝河性激素的水平日渐增高,如果可以,在身体出现其他问题之前,一劳永逸地从组织那边找到解决方法,就最好不过了。

 

确认关系之后,叶修已经回收客房,将蓝河“逼到”自己卧室睡觉。

起先蓝河认为叶修急着那什么,毕竟吧,叶某人作为一个大A,每天早上某个器官都又精神又委屈呢。但出乎意料,叶修似乎觉得才确立关系就深入不太礼貌,只停留在蹭蹭、摸摸、亲亲的层次。

 

蓝河明示暗示过自己并不介意做,然而叶修揉着他脑袋,说刚到手只看不吃是叶家的传统,别引诱他“破戒”。

这传统不知道真假,反正叶修有风度得很,每天撩得蓝河上火,偏偏不肯“给个痛快”!

 

这不,如今这男人又把脸凑到他后脖子上,鼻尖在一块皮肤上蹭来蹭去。

“我又没有性腺,你嗅什么啊?”脖子被呼吸的气息弄得很痒,蓝河想挠。

 

叶修在心里暗叹一声。蓝河这一块被刺青的皮肤,如同Omega的性腺一样,正散发着极为微弱的信息素的味道,苏沐橙等人都嗅不到,可偏偏他嗅到了……

对Alpha来说,这是一份诱惑。对叶修来说,则是心结。


TBC.

————————

周末撸猫玩底特律啦~~

今晚或许加更一个7-11梗(¯﹃¯)

评论 ( 14 )
热度 ( 34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