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23-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23- 】我认为他不敢对你产生占有欲。


信息素的侵略性注定了Alpha拥有极强的占有欲。

AO结合之所以被称为“最完美”,是因为这种结合方式,一方面能满足Omega生育和受保护的需要,另一方面,能通过标记这种形式,确定Alpha对特定Omega的占有权。

从生物角度来看,A的确倾向于与O结合的。

 

蓝河是Beta,而且是那种非常独立自主,从没想过被谁保护的强势Beta。强势的Beta与Alpha可以说,是处于竞争层面。两个“猎人”若要和平相处,往往需要花时间妥协、磨合和适应。

AB之间的不协调,也经常产生在这一层面,叶修未能免俗。

 

他与蓝河在一起之后,天性里占有欲丝毫得不到满足。他不认为这算什么事,毕竟与蓝河在一起,本就不是看中能与对方结合,确立所谓的“完全占有权”。

他作为Alpha,已经将不满足视为常态了。而性格和经历,也足够支撑他很好地做到长久忍耐。

 

可蓝河只是一个Beta,一个普通人,身体内没有信息素干扰,完全不需要压抑和忍耐。既然如此,那么蓝河对叶修“没有占有欲”,那就,真的是没有占有欲。

有两个猜测:

一是蓝河对叶修没有感情;

二是蓝河不明确对叶修的感情。

 

接下来,叶修将与蓝河相识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末了,总结道:“君莫笑这层身份对他影响太深,这家伙还没走得出对这层身份的崇拜。”

“因为崇拜你,所以答应在一起?”叶秋摸摸下巴,“就跟祭祀一样啊!”

“不是不是!”叶修连忙否定,“肯定不止崇拜,怎么说呢,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有想法。”

 

“弱小者依附强者,很正常。”叶秋一摊手。

“不是,是类似于……”叶修说着说着,垂目沉思起来。如何正确表达目前蓝河对他的复杂情绪,对一个没啥恋爱经验的人而言比较有难度。

 

“君莫笑的影响确实是跨不过去的坎,但蓝河对我的认知,最开始是从‘叶修’开始的。”叶修敲了敲桌子,“可能他自己也迷惘过,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我。崇拜和喜欢,君莫笑和叶修,这两个选择题还没做得出来。”

“切,你肯定没有给他自主选择的机会。”叶秋相当清楚自家混账哥哥的脾性,既然主动追求,那摆在蓝河面前的,唯有“喜欢”跟“叶修”这个答案而已。

 

“反正,应该是还没跨得过君莫笑这道坎吧。”叶修下了个结论。

叶秋没有瞎闹,很认真地帮哥哥思考自己嫂子的问题。

 

“你这个说法太虚了,我认为他不敢对你产生占有欲,才是问题的关键。”

“怎么说?”所谓当局者迷,叶修乐意听一听胞弟的意见。

 

“刚才说了,他因为担心身体被做了试验而哭,这件事也触动了你。”叶秋解释的样子自信满满,“这就是答案所在!从小到大,在蓝河的认知里面,可能只有身体健康才是自己的,别的一切,都不曾拥有,也难以拥有,比如钱、房子、户口等等,嗯,当然包含了你。”

“他没有‘拥有’这一个认知,也就无从谈对你的占有欲。所以坎根本不在君莫笑的身份,而是他愿不愿意打开自己的小世界,将你包容进去!”

 

“……”

“有些敢于怼天怼地的小公司,就是不肯跟大集团合作,为什么?是没胆子所以畏缩不前吗?不是,是因为它们担心丢失控制权,忧患意识过重。”叶秋举了一个例子。

 

这个例子可谓简单粗暴。

“懂了!”叶修一拍沙发扶手,醍醐灌顶!赞了弟弟一句:“不错,我发现你终于有点用。”

“喂喂!”叶秋本来还打算给点建议,听到这句话顿时不乐意了,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我提出,而是通过明示暗示让他主动,情况应该会比现在好很多。”叶修飞快学会举一反三。

“嗯哼~”叶秋见自己成功“点拨”了哥哥,心底里美滋滋。

“这样的话,耗时间没用,干脆下猛药吧!”叶修马上改变策略,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蓝河敲门进来,原本以为有什么工作安排,没想到天降一个小叔子。

由于对叶修没有占有欲,蓝河从来没意识到,叶修的弟弟=小叔子。

而叶秋一声“嫂子”,吓得这位年轻人双手哆嗦,差点打翻茶杯。

 

面对叶秋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叶修充分表达了兄长的关怀,问他:“单身狗笑什么啊?”

“……”

笑声戛然而止。

 

今次叶秋过来,不过是当一回跑腿,给混账哥哥送文件,完事之后,没有久坐,留下一句“快点带嫂子回家见爸妈”之后,飞快开溜。

“……”蓝河目瞪口呆看着叶修。

“怎么?”叶修“嘭”一声关上门,“顺便”将人逼到墙根处。

 

“你、你你怎么将我介绍给叶秋哥了……”蓝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心生怪异的感觉,同时又纳闷:叶修跟我来真的?……话说,我之前居然不认为我们在认真谈恋爱?

“迟早要见的,今次顺便了。”叶修笑笑,“改天带你见家长。”

 

“!!!”蓝河顿时慌了,“太快了吧!”

“不快了。”叶修认真地说,“如果你是Omega,确认关系那时就该被我吃干抹尽,留不到今天。”

“……”呵呵,O会被标记什么的,的确是这个道理。

 

面对这段关系,蓝河根本不是怕,而是不肯放松对自身的掌控权,容不下叶修进入自己生命当中。

“顿悟”之后,叶修决定,默默守护收效甚微,这种情况就应该主动出击,刷爆存在感!

 

“小蓝。”叶修低低地唤一声。

“嗯?”蓝河被塞在墙边,挣脱不开,懵逼得飞起。总觉得叶修跟弟弟闭门密谈之后,对自己的态度不一样了!

叶修没回答,低头亲了过去。

 

“唔!”蓝河躲不是,不躲又不是,被亲得相当纠结。

叶修这次似乎想确认什么,亲了又亲,手居然相当不安分地摸向他的下三路,确认某个器官被挑逗起了反应,才满意地放开。

 

“卧槽你干什么啊!”蓝河窘迫得不得了,大白天,办公室,这、这这这太刺激了啊!

叶修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只是发宣言一样告诉对方:“Alpha是个很麻烦的性别,做好心理准备吧!”

 

蓝河跳到沙发背后,呈防备姿态,因为叶修这句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靠了,我今晚要被吃干抹尽了吗?!

幸好,叶修只是不再压抑自己的占有欲,到底没有“一步到位”。

……咳咳,也仅仅是差一步了。

 

兴欣众人看不过眼了,纷纷起哄,理由如下:忙就算了,还要吃狗粮?有没有天理了!

叶修淡定表示:减压。

这个无懈可击的答复,成功收获到嘘声。蓝河脸皮薄,被逗得忍无可忍,被嘘声包围,终于被逼急了,挣开交握的手,对叶修吼了一声:“滚滚滚!”

 

“哟,让我滚呢。”叶修乐了,“第一次骂我哎,真好听,再来一句!”

“……”蓝河险些一口气没倒过来。

 

“卧槽,老叶吃错药了?”一旁,方锐跟苏沐橙咬耳朵。

“大约是原形毕露,终于知道出手了。”苏沐橙跟着乐。

“不是早到手了么?”方锐懵逼:这两人在一起好些时候了吧……对哦,之前怎么没有被塞狗粮的感觉?

 

“哎呀,你这种直男……嗯哼,不懂的!”苏沐橙摇摇头,一脸神秘。

“切!”方锐懒得求解,“活儿还很多呢,别顾着吃狗粮了!”

 

“我们分担一下工作,让修哥今晚准时下班去约会吧。”苏沐橙用的是陈述句,表明方锐无论是否愿意,都要被加班了。

“叶修你妹啊!”方锐大大欲哭无泪。

“没说错呀,的确是叶修的妹。”苏沐橙露出一个乖巧笑容,把方锐刺激得不行。

 

然而所谓乐极生悲,叶修爽快了一个多星期,蓝河就出事了。

一开始,蓝河以为自己睡姿出问题,落枕,然而痛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经常抬手去揉。叶修问怎么回事,蓝河才告诉他,脖子疼。

具体来说,是脖子后方刺青的位置疼。

 

叶修脸色都白了,蓦然想起安文逸最开始说过,应该减少刺激。情绪刺激是刺激,亲吻、抚摸等带来的刺激……更直接。

蓝河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己落个枕,为什么叶修反应这么大。他被立刻送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

一套检查下来,果不其然,性激素水平亮起红灯。

 

蓝河躺在病房里,叶修跟安文逸在走廊说话。

“三个解决方法。”安文逸冷静地说,“第一,根据尸体解剖经验,这种未明微生物刺激所产生的痛感,能够打抑制剂进行控制;第二,开刀,将感染部位割除;第三,问组织拿药。”

“割除有什么影响?”叶修问。

 

“很大,搞不好,会高位截瘫。”安文逸的语速不徐不疾,心理素质过硬,“我一开始都不建议割除,现在更不建议,除非张新杰主刀。”

“我联系他。”叶修没有废话,马上打电话。

当天夜里,张新杰赶到。

 

见到忙碌的几人,蓝河意识到,这个脖子痛,不简单啊……

叶修是不是早知道了?


TBC.

——————

簕杜鹃开得真灿烂啊

今天有入秋的感觉,今年的天气厉害了,难得能分得出季节

不过感觉很快会被打脸,降温可能是台风到……

这个台风叫“山竹”

【台风山竹】←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评论 ( 30 )
热度 ( 34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