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合适 Fin.

  • 大甜饼。

  • 从高中开始,八年时光,最终与你相守。

  • 约7000。


❀❀❀


使君子绿油油的藤蔓爬了大半壁围墙,红色与白色的花一挂一挂吊在墙头上,打眼一看,有点像樱桃,看得人舌尖生津。

叶修刚想伸手摘一挂下来祸害,藤蔓蓦然一阵乱动,飒飒作响。很快,一个人从围墙后面冒了个脑袋出来。

“哟,先到了啊。”那人说着,身手敏捷地翻过围墙,稳稳地落在叶修跟前。

“不是你们那边先下课吗?”叶修问。

“绕去饭堂啦。”蓝河从背包掏出两袋炒米粉,还有一支香蒜辣椒酱。

 

两人并排坐着墙根下面,吃小蓝厨师秘制晚餐。太阳还悬在地平线上,坐下来看不到火烧云,只有灿烂的金光铺在脚边。

这里是学校一个鲜为人知的角落,需要翻个墙才能找到。而翻墙,危险系数较高,不仅需要体力和技巧,更会弄脏衣服,这让绝大部分情侣望墙兴叹。

叶修和蓝河是例外,自从找到这处地方,两人再也不用依靠黑夜做伪装,大白天牵个手、偷个吻,舒坦得不行。

顺便说一下,这两人都是学生会的,叶修是前任会长,蓝河是现任体育部副部长,走在校道上,谁都认识。

 

叶修不怎么能吃辣,香蒜辣椒酱拌炒米粉虽是绝配,可到底有点呛,他一口一口吃得很慢。蓝河已经风卷残云一般,囫囵嚼完了。

见状,蓝河从百宝袋一样的背包掏出水壶,递过去:“泡了胖大海,给你下火。”

这个明显是私人用的水壶,上面还有手写字母,以防别人错拿。叶修轻车熟路地拧开,毫不客气地灌下一大口。

“下次换一个口味,番茄酱比较合适你。”蓝河接回水壶,一点没嫌弃,就着壶嘴喝了一口。

“这个挺好,提神嘛。”叶修就笑。

 

“听闻高三晚自修时间提前了?”蓝河作为一个高二学生,还没机会体会R中泯灭人性的高三生活。

“是啊!冯扒皮亲自守在楼梯口,看有没有人迟到。”叶修叹气,身体一歪,倒在蓝河肩上,“我睡15分钟再回去。”

“也不嫌肩膀硌得慌。”蓝河挪了挪,将叶修的脑袋“卸”到大腿上,“枕大腿肌才是真享受!”

叶修非常不给面子,啧了一声,伸手捏了捏他的大腿,说道:“软趴趴。”

“硬的!”蓝河连忙绷紧大腿,“再试试捏一捏。”

叶修不捏,只说:“虚荣要不得。”

“切!”

 

叶修眯着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蓝河聊天。

夕阳光一寸寸褪去,夜幕降临,天边,布满了瑰丽的蓝紫色云团。风从墙头扫过,使君子的叶子静静地摇晃。

两人说到下个星期举办的成年礼。叶修透露,学校会有小礼品送给那些年满18岁的学生。

“谁不知道啊,老传统,送套套呗。”蓝河捏叶修耳朵玩,被人家一把扣住手腕。

“可惜了,我还拿不到。”叶修遗憾地说。

“对哦,你5月底才生日,那时快高考了吧?”

蓝河忽然惆怅起来。

 

他跟叶修在一起快一年了。

高一入学的时候,面试学生会,见到刚刚任会长的叶修,蓝河在众目睽睽之下差点挪不开腿。

他是弯的,初中就出柜了,在学校遇到一个理想型,想都没想,立马“奋起直追”!

叶修在学校属于综合型男神级别,也就是说,不仅耐看,成绩还好,也就体育差一点点,不过用他本人的话来说,这方面用电子竞技弥补了——他玩游戏也贼溜。

 

蓝河以为自己要打持久战,甚至做好被横刀夺爱的准备。毕竟嘛,男神很多人盯着的。

结果谁都没想到,才过去一个学期,叶修居然“从”了!

卧槽,男神这么好追的吗?

蓝河同样有此疑问,对此,叶修笑而不语。

 

跟男神谈恋爱压力不少,态度该平等一些,还是顺从一些呢?这不好把握。蓝河一开始有点惴惴不安,感叹果然创业难,守业更难。

所幸叶修的性格好得超乎想象,平时一点男神包袱都没有,不会端着,好习惯坏习惯都摊在蓝河眼下。除开偶然会故意把人惹炸毛,大部分时候说得上温柔。

 

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朋友,蓝河的高中生活过得充实而满足,以至于,对叶修将在两个多月后参加高考这件事,产生了适应不良。他当然祝福男朋友能考到心仪的大学,但是……也不想他离开。 

 

“嗯,临着高考了。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叶修问。

“老夫老妻,这些虚的就免了吧!”蓝河挥挥手。

“那你今年的生日礼物也一并免了吧。”叶修故意说。蓝河的生日在12月,如无意外,他已经在外地上大学了——没错,叶修意向的学校,距离这所高中跨了大半个中国。

“那我还是送吧。”蓝河显然也想到这个问题,连忙改口,“想吃一顿大餐还是什么?”

 

“你想呗。”叶修轻轻松松抛给蓝河一个难题,“还有五分钟,我真要睡一会儿……”

“生前不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高三文化可谓丰富多彩,有催人振奋的,当然也有催人尿下的,这一句口号便是多年流传的经典。

“能睡不睡,晚修心累。”叶修随口搭了一句。

“老叶啊……”蓝河揉了揉叶修的脑袋,动作温柔。

“?”

“没什么。”

 

高中生活紧张充实,书翻过半本,考几场试,已经过去两个月。

关于叶修的生日礼物,蓝河挖空心思想了许久,最后决定搞一个浪漫的。他喊了几个兄弟,在5月29日晚自修的时候偷偷跑到天台,排好阵型。

课间休息铃打响了,睡意昏沉的校园,忽然被响亮的炸响声震醒。夜幕下,十八朵绚烂的烟花依次绽放,星落如雨。烟花之中,两架无人机起飞,摇摇晃晃地拉开一条轻薄的横幅。

横幅上画了几个红心,写着“高考第一志愿势在必得!”

 

走廊密密麻麻围满了人。

不知情的人当是学弟学妹给高三的祝福,纷纷鼓掌。知情的,尤其是叶修那个班的人,疯狂起哄,撺掇叶修跑去天台找那位勇士激情表白。

叶修万万没想到蓝河搞这么大动静,吓了一跳的同时,笑得很开心。他在“万众期待”当中掏手机打给蓝河。

“快,求婚,求婚,求婚!”围观的人完全不怕事情闹大。

叶修清了清嗓子,对电话那边说:“快跑啊!我刚看到冯扒皮带着几个老师上楼了!”

众人嘘他,嘘完之后,闹作一团。

 

高三苦闷,逮着点乐子谁也不想放过,不管跟叶修熟不熟,知不知情情况,大家就这十八发烟花和横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下半节晚自习,叶修罕见地无法集中精神,短信联系蓝河无果之后,干脆丢开笔,托着下巴放空。时不时有小纸团砸向他,一打开,都是损友们带着善意的调侃。

既然如此……叶修干脆摸出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就是烟花绽放下那张带着温情祝福的横幅,配了四个字:如你所愿。

他整个朋友圈都炸了,大家纷纷猜是谁搞这么大手笔。

 

蓝河因为“扰乱学校秩序”被扣在校长室,但这件事怎么说,阵仗是大,可到底没有出格,加之写的是对高三的祝福,老师们倾向于从轻处理,也就是写检讨,贴门口。

叶修到校长室领人的时候,蓝河刚写完检讨,交上去之后,笑嘻嘻地跟他离开。

“胆子肥啊!”叶修调侃。

“好看吧?感动不?”蓝河像一只讨赏的小动物,眼神写满了“夸我、夸我,快夸我!”

“谢谢谢谢谢谢!”叶修说。

 

两人心有灵犀地没有回宿舍,脚步一拐,走向那个鲜为人知的角落。

使君子的花,在夜晚吐露着浓郁的芬芳,充满香甜气味的空间里,叶修将蓝河压在围墙上,尽情亲吻,甚至将双手探进对方衣服内,摩挲这具年轻的躯体。

“小蓝……”叶修舍不得放开,唇在脸颊和颈侧流连,双手越发用力,恨不得把人揉进身体里。

“完了,等会儿怎么见人?”蓝河第一次见识叶修兴起的模样,心脏承受不住一般加速跃动。

“熄灯再爬墙回去。”叶修显然想好了。

 

“我……”

“我喜欢你,小蓝。”叶修在蓝河耳边轻语。

蓝河浑身一震:这段关系,由他主动,叶修虽然答应了,也跟他处得很好,但还未曾讲爱意诉说出口。

终于听到了……

“今晚值了!十万字检讨我都愿意写啊!”蓝河紧紧抱着叶修的腰,高兴得想去广播站将这个消息广而告之!

这一切美好得不像话,有夜的神秘,花的芳香,爱的情动,以及,唇舌的温柔。

 

蓝河飘了好几天,要不是男朋友将自己全级第一的成绩单贴在他额头上,这人恐怕还醒不来。

“该学习的时候认真学习,别想有的没的!”叶修敲打他。

“好好好,谢谢叶老师。”蓝河傻笑。

虽然叶修及时提醒,但蓝河的状态一时半会还是松散的,直到考砸一次历史单元测试,才终于收拾心情。

 

高考的脚步近了。

叶修自控能力很好,心态平稳,淡定地过完考前那段最难熬的日子,走进考场的时候已是稳操胜券。

蓝河不担心他,而是在高三考生解放的欢呼声中,不由自主开始担心自己——下一年差不多时候,就是他坐在这栋教学楼,迎接这场极为重要的考试,他能如叶修一般自信吗?他……能有叶修考得好吗?

恐怕不能的。

 

叶修这个暑假毫无负担,但蓝河作为准高三学生,已经开启了假期补习的痛苦之旅。这注定两人无法在一起疯玩。

叶修那个班组织了一趟毕业旅游,回来没多久,高考成绩出来了。他考得很好,根据往年的经验,第一志愿稳如老铁。

 

学校那个鲜为人知的角落里,两人盘腿而坐。

蓝河盯着叶修的成绩单,双眼发光。叶修在他对面,嘴上叼着一根烟。

叶修早学会了抽烟,墙角还尘封着他的几个烟蒂。

“我觉得……”兴奋过后,蓝河抬头,面露难色,“哪怕我高三卖命学习,也考不到这个分数。”

“唔,尽力就行。”叶修没有给他压力,“选个合适的学校做目标吧,需要我给你参考一下吗?”

 

又是合适二字。

 

蓝河高一升高二时候,叶修就说,不要随我读理科,你比较合适读文。既然叶修说合适,蓝河就念文科了。

此时此刻,蓝河不敢问,如果我合适的学校跟你不一样,异地恋哎,这样合适吗?

最后,两人交换了一个充斥着花香和烟草味的吻。

 

叶修离开了。

异地恋比想象中艰难,叶修才离开一周,蓝河已经抑制不住地想他,得了空,还会跑去那个角落,一个人坐着。

盛夏,空气是潮热的,在室外干坐不动,也要出一身汗。蓝河躺在地上,看着一方天空,任由汗流浃背。

好像被困住了。

他伸出手,朝向够不着的天空,感到无比迷惘。

 

12月了,蓝河生日那天,因为不是周末,叶修回不来。高三准考生蓝河安静地吃完外卖蛋糕,终于立下决心:想那么多没用,压抑住躁动,先拼一把再说!

母校优秀毕业生叶修是他最强大的后援,不会做的题目,人家远程指导,还举一反三地讲解。蓝河本来就聪明,再开个外挂,加上心态调整好了,成绩稳步攀升。

 

整个高三对蓝河而言,都是甜蜜但痛苦的,到了高考前那十几天,他紧张得几乎无法入睡,原本压抑得好好的念头不受控制地蹦跶出来,脑子反复地想:哪怕发挥得最好,依然够不着叶修的学校……怎么办?

怎么办!

叶修逃了课,飞回来陪了他两天。

 

“小蓝,合适的学校和专业对你更有帮助,盲目跟着我没用啊!”

“我……”

“你要跟上我,压力真的太大了,别想了!”

“……”

 

不得不说,叶修真的不合适安慰人,反效果显著,最后还是请动另一位男神黄少天打电话过来,蓝河才成功回血——他树立了新目标:投奔男神的城市,加入他的创业团队,迈向人生巅峰!

“卧槽,黄少天,有你这样抢人的吗?!”叶修对着电话吼。

“略略略,谁让你自己不看紧一点,反正我跟蓝河说好了,要是考到Z大,我的创业团队就有他一个位置,你专心搞研究吧哈哈哈哈人别想着要回来了!”黄少天嘚瑟得不行。

 

男神的力量是强大的,蓝河有了奋斗目标,心态好歹稳住,高考发挥得不错,顺利够到Z大的分数线。

蓝河家人高高兴兴,蓝河也高兴,同时抱着遗憾,Z大啊,跟叶修的学校……还是隔着好远。

 

暑假,两个人跑出去玩了一个多月,顺便跟双方父母见了面——以好友的名义。像蓝河这种出柜出得早的,家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新生要军训,开学比较早,旅游回来之后,叶修干脆没回家,留在蓝河这边,送他去学校报到。

 

大学生活丰富,能分神的事情不少,加上能随时视频,异地恋比高中时候易过得多。蓝河念的方向跟叶修完全不同,他多社会实践,而叶修专攻研究。然而专业几乎没有相交的两人,却总能找到一堆话题。

叶修乐于吐槽蓝河那些实践活动中遇到的奇葩事,而蓝河则是津津乐道叶修大大又让某某学长/学姐打脸了。

 

又到12月,蓝河生日当天,叶修没打招呼就出现在他宿舍楼下,带来的礼物简单生动——套套&润滑。

从一年前讨论学校举办成年礼的礼物开始,叶修已经期待着这一个时刻。蓝河自然不必说,在窘迫和兴奋之中,愉快地跟男朋友到市区开房。

只是吧,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叶修带来的这一款套套,对于新手上路,并不适用……

凸点螺纹凉感装,特含薄荷味凉感润滑剂,透心凉刺激【棒读】。

一言难尽地做完一次,敏感部位残留着难以言喻的感觉,两两人对视无语,半晌后,毫不浪漫地笑倒在床上。笑着笑着,叶修往蓝河左手中指套了一个银色的小圈圈。

 

“……”蓝河懵了。

“小蓝,我参加了大三的出国交流项目,并且会申请提前毕业,顺利的话,直接本科申博,要在国外泡五到六年。”叶修这番话说得平静,显然经过深思熟虑。这是一个结论,不存在讨论的空间。

蓝河懵上加懵。

“这个戒指,先给你戴上,如果哪天不想要了,可以摘下来。”叶修将自己同样戴着戒指的手覆盖在蓝河手背上。

蓝河注意到,叶修将戒指戴在自己无名指了。

 

“……我想打你,知道吗?”蓝河咬着牙说。

“知道。”叶修弯腰,用额头蹭了蹭蓝河的,“这是最合适的路,我要努力将这段路走完。”

“那我呢?”蓝河别开头,避开叶修的触碰。

“少天的团队很合适你。”叶修说,“不过你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尝试。”

“……”

再谈下去估计要崩。

 

蓝河卷着被子,一声不吭睡觉。叶修坐在床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烟味浓得人受不了,蓝河装不成睡,坐起身夺过他手上的香烟。叶修顺手扣住他手腕,再次将人压在床上。

“叶修,你不要太过分!”蓝河红着眼睛说,“放开我!”

“不放。”叶修的动作不复温柔。

“你、真的太过分了……越走越远……”蓝河咬着牙,给了身上这人一拳,惹来更为激烈的侵略。

 

叶修没有解释,这个人,向来不擅长此道,高考那一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只管坚定地走完这段并不容易的路。

最终,蓝河被做乖了,软软地坦白:“我舍不得你……”

“你套着我呢,我跑不了。”叶修扬了扬手指。

蓝河低声喃喃了一句话。

“说什么?我没听清。”叶修凑过去。

“我说,你这是逼我不能咸鱼!”蓝河嚷嚷,“没有走上人生巅峰,都不好意思让你套着这个戒指好吗!”

 

“又给自己瞎添压力。”叶修就笑,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过这样也好,有足够的积累,以后能活得轻松一些。”

“……你考虑得可真远。”想到以后还有那么多年,蓝河终是松了一口气,五六年就五六年吧,戒指已经戴上,要是跑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哼!

“哥可是正经人。”叶修亲了亲他的手指,“放心,一切都是想好的。”

 

如果没有叶修,蓝河可能会跟普通大学生一样,闲来尽情玩耍,期末扑街学习。然而,叶修的存在,宛如在他头顶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教他时刻处于危机感当中,想方设法比别人更出色一些。

玩耍?不存在的,拼命吧!

不得不说,叶修的目光很毒,他说黄少天的团队合适蓝河,谁也反驳不了。蓝河的性格和能力,在团队当中能发挥到极致,黄少天甚至想预定他毕业的去向。

 

蓝河想了想,选择念个研究生。

他不走研究的路线,学习到的专业知识,很少能转化成实际能力。这个研究生,充门面的几率更高。因此,他没有花费太多心思在上面,将大量时间放在打理黄少天的团队上。

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由于团队在行业有一番名气,蓝河的名声也传播出去了,还没毕业,已经收到好几个大公司递出来的橄榄枝,offer不用愁。

 

叶修这家伙天赋惊人,然而想缩短学业年限,日子过得也苦,得不分昼夜地埋头搞研究,发表论文,修学分……蓝河硕士毕业那年,是他读博的第五年,前四年足够努力,距离毕业只差论文,他老板(导师)了解情况之后,特别允许他回国搞研究,特定时间段回学校就OK。

 

去机场接叶修回来那天,蓝河喝了个烂醉。

他抱着叶修,脸埋在人家肚子上,反复地喃喃:“这些年收获很多啊,但我还是想看得见你,摸得着你……异地太辛苦了。我追你的时候,没想过要异地一、二、三、四、五、六、七年……卧槽,居然七年了!只有我高二,你高三那年,我们才算真正在一起吧?之后硬生生分开七年……你个混账,走就走了还特么套戒指……心真脏,谁告诉你这个套路的,告诉我,蓝哥教他做人,嗝!”

 

在蓝河的喃喃自语当中,叶修蓦然想起高二那年,一个盛夏的傍晚,在使君子浓郁的芬芳中,那个笑起来分外好看的学弟递给他一支水,附带一声“会长大大辛苦晒!”说完就溜了。

水瓶那一圈广告标签纸被撕开过,里面被人写了“喜欢你”三个字。重新贴起来,外观上的确看不出端倪了,可矿泉水瓶是透明的啊,喝水的时候往瓶内一瞅,三个字,高清呈现。

叶修当时想,学生会怎么有这么傻的人啊?便不自觉地分外关注这家伙,渐渐的,一头栽进去,出不来了。

 

蓝河追叶修用了一个学期,叶修为了跟他在一起,另外花费了七年。

追究起源,居然是由一瓶水开始的。

 

“乖了,今次不走了,你正好毕业,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去哪个城市生活。说好了,买房子没那么早啊,得先租房子熬一段时间。”叶修将人从身上扒下来,丢进浴室,“快洗干净,快半年没见,我憋。”

“活该!”蓝河醉醺醺地摆了个表示和谐友好的手势,随后咚一声,坐下来挂在浴缸壁,显然不具备自己洗刷刷的精力。

叶修认命地撸起袖子……不对,是扒光自己,帮男朋友洗刷刷。

接下来,一夜蚀骨欢愉。

 

在蓝河昏昏沉沉的时候,叶修告诉他一句话,发自肺腑的:其实吧,离开是为了回来,跟最合适的人过一辈子呀!

 

后记.

高中母校校庆的时候,两人特地抽空回去参加庆典,那个鲜为人知的,需要爬墙才能到达的角落居然还在!使君子的叶子依然碧绿,一挂一挂的花跟樱桃一样,特别香。

蓝河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两袋炒米粉,还有一支番茄酱。

“今次这个保证不辣!”

“辣我也吃啊!”

“惹……”

 

时光过去八载,这两人容貌已经从青葱的模样变为成熟,然而这个角落没变,使君子仍是这一棵,喜欢的心情,依旧。

我爱你,想与你相守,这不仅仅是一句承诺。

 

Fin.

 ————————

写完之后,莫名感动…

一定是台风山竹的错!

 @紫萱家的黑猫 来认领你的截图(。顺便画拉链!!!

评论 ( 56 )
热度 ( 76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