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underworld -24-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24- 】他就这样被带走了。


张新杰仔细看完数次检查的报告,推了推眼镜,告诉叶修:“不能鲁莽动刀,现阶段先注射抑制剂吧。”

安文逸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微生物能影响神经带来痛感,两者之间可能形成某一种通路,我必须仔细研究,确定一套治疗方案才能安排手术。”张新杰的态度非常坚决。

 

“顺便说一句,现在是引组织露出马脚的最佳时候。”张新杰说。

组织给蓝河弄上这个刺青,可不是为了好看。可能他们并不看好实验会成功,所以放蓝河自由,也可能是不够资源看管,所以“散养”。

不管是哪个原因,微生物开始闹腾,意味着实验成果开始彰显,如此一来,组织不会坐视不理。

 

“你收到什么风声?”叶修皱着眉头问。现在心里矛盾得很,理性方面,他几乎瞬间想出了如何利用蓝河设套,将组织一网打尽的方法,可是在道德以及感情方面,他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就是你猜到那样。”张新杰耸耸肩,“冯主席正努力斡旋,要是失败了,你要做好准备迎接整个委员会的施压。”

 

“唔,这个我真没怕过。”叶修笑笑。

“其实你应该想得到,这次是个绝佳的时机。”张新杰看着叶修,表情严肃,“CJ组织一直以来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好像没有存在感,事实上又无处不在。一个人的牺牲能换来大局的胜利,在上位者看来,很值。”

 

叶修依然在笑,不过目光有点冷:“因为小蓝没有联盟的户口,没有所谓的公民权利,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利用,委员会的人,真会钻空子啊!”

可以想象,如果蓝河拥有联盟的户籍,委员会作出考虑的时候,无虑如何都要顾忌,否则事情一旦曝光,委员会能被舆论喷死。

 

张新杰低头整理一下衣袖,语气淡定:“我对这种微生物很有兴趣,你确定能保住他不被利用的话,可以送到我的实验室来。联盟里敢解决他身体问题的医生,我应该是最可靠的。”

敢不敢站出来,一是跟医术水平有关,二则是跟敏感性有关。人造Omega不管过去多少年,都可能是最高保密级别的事件,参与进来,风险相当大。

 

“好。你现在要回去了?”叶修问。

“明天有几台手术。现在回去,还能准时睡觉。”张新杰的生活作息无比规律,作为老友,叶修相当清楚,便没有挽留。

“行吧,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告诉我!”叶修叮嘱。

“我不是你安在联盟的眼线。”张新杰淡淡地说。

“举手之劳而已!”

 

张新杰聊了几句,看着手机皱起眉头。

“怎么?”叶修问。

“司机没有听电话。”张新杰在联盟B区工作,那儿距离第十区不近不远,全程高速要三个多小时,自己开车来回太累,因此安排了司机接送。

 

放在平时,一个人没接电话,原因很多,比如上洗手间啦,没开声音听不到啦等等,过一会儿再打就是了。但是此时此刻,这一通没有接通的电话,颇有点不祥之兆。

两人对望一眼,叶修马上迈步走向蓝河的病房。张新杰犹豫了一瞬,亲自去休息室找司机。

 

片刻后,两人重新碰面,表情都有点僵硬。原因是,无论蓝河的病房,还是司机休息室,都是空的。

没人在里面了。

 

“这个司机至少在研究院供职了三年……我负责调查他的背景。”张新杰很清楚严重性,马上给B区负责人韩文清打电话。

叶修用力闭了一下眼。

根据当时在病房的护士说,有个高大的男人进来,自称是张新杰的司机,要将蓝河护送到车上进行转移。

 

第十区很多病人是混混,出院手续一般不按流程来,自由散漫惯了。护士们也缺乏安全意识。

病房的护士见这个人准确说出张新杰和蓝河的名字,不疑有他。

蓝河就这样被带走了。

 

一直不声不响、任由他们调查私人作坊的组织,第一个照面,便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叶修给冯宪君打电话,没有质疑是不是联盟下的黑手,直接告诉他:“蓝河被组织带走了。”

“什么?!”冯宪君难得失去一次风度,吼了出来。估计正在会场,背景声吵杂。

 

“我需要联盟各区负责人听我指令办事的权力,你快成立个专项行动组,我做组长。”叶修毫不客气地说道。

一般来说,牵扯整个联盟的大行动,行动组怎么也是委员会的人任组长,挂个虚名,二把手才是干活的。如今叶修直接要组长这个位置,显然不希望过程中有任何一个人指手画脚。

他对委员会的人,不耐烦了。

 

“不可能。”冯宪君否决了,但随后补充一句,“我任组长。”

联盟主席任组长,这个行动要是有偏差,就要他担责,搞不好要辞职。

冯宪君这一回,也是赌大了。

 

“行。我确定组织总部不在第十区,蓝河一定会被秘密运回联盟,我在第十区追踪过去。”叶修给了一个时限,“你们的准备时间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

“半个小时,指挥权会移交到你手上。”冯宪君说完,挂电话。

“老冯,这回你要给力啊……”叶修一边默念,一边招呼苏沐橙、方锐等人沿途寻找线索,并通知在W区学习的乔一帆随时待命。

 

“司机的背景暂时没发现有用线索。”张新杰无意之中“引狼入室”,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当初入职的时候,顺利通过审查的。”

“优秀的卧底。”叶修如此评价,“但这个人终归是条线索,劳烦你和老韩寻着这条线,查点有用的东西出来。”

“一定。”张新杰应下了。

 

叶修没有乱,甚至比平时镇定得多。第十区在他的调动之下,几乎所有势力倾巢而出,很快整理出司机带蓝河的离开路线:他们先是开张新杰的车离开医院,随后在一个垃圾场弃车,换了一辆不起眼的,从一条山路回联盟了。

那条山路,通向LT区。而LT区,与L区、J区、B区相邻。

 

“小事情,严阵以待啊!”驱车前往LT区的路上,叶修跟这个区的负责人肖时钦通电话。

“你个乌鸦嘴!”肖时钦想起数个月前,这人曾经讨论过组织总部会不会在LT区的问题,顿时气打一处来。

 

“放心,这样大张旗鼓地去你那边,顶多有接应点而已,总部另有所在。”叶修呵呵一笑,“估计他们要入境了,你盯紧一点啊,车的信息随后发给你。”

“知道了!我们的监控全联盟最先进!”肖时钦得意洋洋地自夸。

 

然而最先进的监控设备没有派的上用场。

那辆从第十区开出的车,已经被推到山崖底下了——这还是方锐侦察能力了得,发现前方道路的砂石痕迹不对,下车研究之后找到的。

要不然,他们估计要揪着这辆被抛弃的车找好久。

 

司机带着蓝河弃车而去,消失在山林当中。

方锐安慰叶修:“只要有行动,一定会留下痕迹,脚印,踩踏过的草丛,折断的树枝,都可以给我们指明方向,老叶,咱不虚啊!”

叶修摇摇头:“我不是担心这个,他们敢冒头,被找到老巢是迟早的事。但是在这之前……蓝河要遭罪了。”

“……老天保佑吧。”方锐叹气,这方面,爱莫能助啊!

 

说回蓝河,他被带到医院走廊便察觉不对路,毕竟要转移,叶修不可能不露面。然而司机早有防备,手疾眼快给他戳了一根按压式麻醉剂,随后将无力挣扎的人安置在轮椅上,飞快运到车库。

接下来的事情,便跟叶修查到的一样。

司机在垃圾场换了一辆早藏好的车,从山路逃跑,半路中途又将昏迷的蓝河搬出来,想方法让车子滚下山崖毁掉。随后,他扛起人,一头钻进山林里。


TBC.

————————

在山竹的威胁下,想周一逃避上班……

评论 ( 38 )
热度 ( 33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