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月光下的慢三 Fin.

  • 慢三就是简化版的华尔兹。

  • 就是撒狗粮,不甜不要钱!!!

  • 祝我生日快乐~~


❀❀❀

公司联合几个合作单位举办一场联谊晚会,老总特别关心此事,特地发内部通知,要求所有单身人士必须前往,还说,下班过后他亲自巡楼,如果逮到单身狗就扣奖金。

 

不就联个谊,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因此一下班,“心虚”的员工纷纷汪汪叫着,前往设在隔壁酒店的晚会现场。

 

不过,去是一回事,是否投入又是另外一回事。老总能把员工赶过去,却总不能一个个摁着参加现场情牵一线等活动。

 

一堆没什么心思结识“男神女神”的人窝在角落开黑,“又漏车”、“卧槽对面辅助好毒啊”、“哈哈哈红buff转移大法”、“团一波团一波”之类的话语不断被嚷出来,分贝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有人“嘘——”。

 

如此反复。

 

老总远远地看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少了某个关键人物,脚步一摆立马回公司揪人。

 

电梯停在29楼,老总的皮鞋刚抬起来,企图走出电梯,恰好有一个人低着头走进来,差点跟他撞上。

 

“嗯?”

 

“唷,回来加班啊?”进来那人怎么也调整不好领带的位置,干脆解开,扯了下来。

 

“……”

 

“老冯?”叶修疑惑地在老总面前挥挥手,“29楼到了,你不出去啊?”

 

冯宪君低低吸一口气,抬手整理一下自己的领结,咳了一声,说我下楼。

 

叶修狐疑地看他一眼,摁下1楼。

 

电梯关门。

 

冯宪君回来的目的,就是揪叶修参加联谊活动。他原本以为怎么也得费一番唇舌,甚至可能要“动手”才能把这人赶出办公室,却没想到,平时不怎么修篇幅,敢穿着T恤上谈判桌的男人穿着得体的休闲西装进电梯了。

 

——是不是眼花?

 

冯宪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狭小、寂静的空间中开口:“你……干嘛去?”

 

“刚看到你发的内部邮件,这不是为了奖金,赶去隔壁给你捧个场嘛!”叶修轻描淡写地说。

 

冯宪君一声冷笑闷在喉咙里:刚看到邮件?老子几个小时前发了!还有我怎么不知道你办公室里有一套明显熨烫过的西装?

 

“哦。”冯宪君面无表情应了一声。

 

“哎,你不是很重视那个活动嘛,我大力支持你就这个表示啊?要不我上楼继续加班?”叶修一边说一边打量自己映在电梯内壁的身影。果然不习惯穿这种正式的衣服啊……

 

叶修正想着衣服的事情,冷不丁听到冯宪君说:“那你回去。”

 

那什么,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电梯静静运行到一楼,叶修待门一开,率先走出去。

 

冯宪君莫名觉得解气,心脏蹦跶的时候都觉得年轻了几岁。

 

为照顾各位单身狗的各种情绪,晚会还是特别风骚的蒙面主题。叶修在门口接过接待小姐姐递过来的半面具带上,在冯宪君的“虎视眈眈”之下,推开门走进晚会现场。

 

光线特地调暗了,温馨带点神秘,飘荡着悠扬的音乐,的确挺有情调。

 

有些人非常投入,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聊天或者跳舞。

 

有些人目的性非常明确,一手瓷碟一手叉子,绕着餐桌吃个不停。

 

有些人非常毁气氛,扎堆开黑,成为晚会现场扎眼的奇葩。

 

叶修在那群低着头、表情各异但都带着一股子兴奋的人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那人干脆没有带面具,玩得正嗨。

 

叶修没有走过去,而是找到苏沐橙。两人一阵嘀咕,穿着晚礼服的大美女悄悄比了个OK的手势,笑眯眯找晚会司仪去了。

 

不消片刻,现场的灯光被再度调暗,司仪宣布进入群舞环节。说是群舞,也是现场教学——毕竟也没几个人会跳。

 

主办方各位大佬亲自上舞台领舞,十几双威严的目光扫下来,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员工们乖乖放下碟子叉子和手机,就近找认识的人搭配。

 

好在,强制学跳舞但不强制男女搭配,于是乎,闺蜜、兄弟纷纷充当起对方的另一半,摆好生硬的姿态准备丢一回脸。

 

现场气氛过于欢乐,一点儿不优雅庄严。

 

开黑那伙人抓紧时间推塔,而后赶忙收起手机,急匆匆东张西望,想赶紧找个伴,好脱离老总那快要杀人的目光。

 

蓝河在思索可以找谁搭档,理想是捉一个认识的姑娘,比如知月什么的。正当他四下找寻的时候,一只手递到眼前。这一只手白皙、修长,赏心悦目,只可惜手的主人是个男人。

 

青年下意识要拒绝,多看一眼却悚然发现,眼前这一个穿着合体的休闲西装、带着半面具的男人是……叶修。

 

是叶修!

 

蓝河惊呆了。

 

“不会跳吧?我带你啊。”叶修压低声音说,理由正直得很,就跟“去哪啊?顺路啊我搭你一程吧”一模一样。

 

周围光线偏暗,加之现场已经有不少兄弟搭档,因此叶修邀请蓝河跳舞,并没有人觉得奇怪并投来目光。

 

蓝河很后悔进门的时候没有拿面具,那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用得上。

 

叶修没等到对方的反应,干脆主动牵起他的手。

 

掌心相触的瞬间,有一股细细的暖流自交握处流淌出来。

 

舞台上,司仪已经开始教大家慢三的步伐。不讲求标准,单纯走对位置的话,学会慢三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舞池里已经有人尝试成功,欢乐地转了起来,然而没转几轮就跟原地绕步的人撞成一团。

 

笑声不断。

 

两人牵着手沉默地看着,蓝河强迫自己忽略手掌传回来的感觉,专注地盯着司仪的脚步,盯了半天发现,靠了,自己记在脑子里的是女步。

 

“人太多,不跟他们挤,咱们换个场地。”叶修仿佛在说挤电梯。

 

蓝河依然无语,但没有拒绝被对方从小门带离现场,走上一层步梯,来到天台。

 

今晚月色柔和。天台是个环境优美的露天花园,错落有致摆着星星灯。不知道为何,今晚竟空无一人,像是专门为两人腾出一个天然舞池。

 

下一层楼被打开的窗户中飘出优雅的华尔兹乐曲。

 

叶修在“舞池”中央站定,摆出一个带着叶式慵懒的邀舞姿势。

 

蓝河的心跳已经乱了,记忆居然还停留在刚才开黑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被推了兵线、被抢了大龙的“卧槽卧槽卧槽……”

 

“别偷懒啊,等会儿老冯该上来查岗了。”叶修开了个玩笑。

 

蓝河没有笑,他僵硬地将手放在叶修的掌心,任由对方拉着自己贴近。他们双手交握,大拇指紧贴对方。

 

“左手放在我的右上臂……对。”叶修将另一只手搭在蓝河肩胛骨下一点点的位置,感叹着说:“太久没跳,不记得标准那一套怎么来了。”

 

“……你真的会跳?”蓝河问。两人身躯之间只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他不自觉地开始紧张。

 

“会啊!小时候学过好几种。”叶修调整一下姿势,点点头说,“那开始吧。”

 

“啊?等等,我不会啊!”蓝河有种错觉叶修已经踏步上前,连忙往后退,结果被扯住往回一拉,差点没站稳扑上去。

 

“别慌,慢三很容易的,刚才看半天,大致知道步伐怎么走了吧?”叶修后仰脑袋瞧了瞧蓝河的表情,发现在星星灯暖调的光照下,对方一脸“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懵逼,便好笑地说:“行,哥给你再讲一下。”

 

蓝河的脑子终于抓住了重点问题,那就是:我为什么要跟叶修到天台跳舞?

 

“先右脚往后退一步……嘿,回神,动一下。”叶修捏了捏蓝河的手,示意道。

 

“哦、哦。”蓝河身不由己后退一步。叶修左脚随之踏前,两人的姿势发生了一点变化。

 

“现在左脚后退……比右脚的位置稍微后一点点就行,步伐不用大。”叶修一边指导,一边跟着右脚往前,粘了上去。

 

“恭喜你已经完成三分之二,现在右脚向右边斜后方迈开……斜的角度不用大。”叶修没有动,拉着蓝河的手,强硬地带他回原地,重走。

 

“……对就这样。慢三的基本步就这样。下一轮就是先左脚后退,然后右脚后退……对,左脚向左边斜后方迈一步……”

 

两人贴得足够近,叶修像是懒得大声说话了,嗓子压得很低,几乎像在耳边呢喃。

 

蓝河的耳朵不经事,不断扭头去躲避叶修的声音。

 

“身体稍稍后仰,不要低头不要看脚,你看你的左边……哦,想看我的话,跟我对视也行。”叶修带他走了三轮基本步之后,忽然提了音量说。

 

蓝河下意识将身体后倾,拉开跟男人的距离。

 

“学会了吧?”叶修闷笑着问。

 

的确不难,蓝河只好老实地说:“差不多了……”

 

“那跟着节奏走一圈。”叶修示意蓝河去听那有点飘渺的曲调,“准备,走起。”

 

“呃!”

 

刚开始迈步的时候,蓝河依然生疏,步伐有一瞬间的乱,但毕竟简单,叶修很快将他带回节奏上——男步带动女步,就是跳舞最大的乐趣。

 

“膝盖放松,可以再自然一点,不就是迈步嘛!”叶修又说。

 

蓝河的步伐迈得很大,好像下意识要跟叶修拉开距离。但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叶修几乎是贴着他,用舞步追赶上去。

 

艹……

 

一个人一个劲地大步迈开,一个人紧随其后,几轮之后终于乱了节奏,得停下来调整。

 

“放松一点,不要怕踩到我。”叶修给蓝河找了个台阶下,“今晚随便踩,我特许的。”

 

“新皮鞋呢。”蓝河特意低头看了一眼。

 

“反正以后也用不着,咱不心疼这个。”叶修笑了笑,“准备了啊,继续走。”

 

“哎哎?!”

 

“随——便——踩——”叶修一边迈步,一边拖长声音劝。

 

蓝河再紧张也被逗笑了,笑过之后,发现心脏的跳动频率舒缓不少。他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舞步上。

 

右左右,左右左……就是特别简单的三步走。

 

渐渐地,他的步伐踩到了舞曲的节拍上,随着悠扬的节奏,被男步带着,在露天花园旋转。

 

步伐的摆动,身体的起伏,蓝河居然从中品味到了一点跳舞的乐趣——两人互相配合,并由此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感。

 

他不再僵着身体躲避叶修,而是自然放松。随着迈步的动作,时不时触碰到对方。

 

西裤的布料摩擦发出轻微的声响。

 

蓝河忽然想起上学的时候,在一节电影鉴赏选修课上,看过一部叫《闻香识女人》的电影。当时他完全看不懂,不明白那个被誉为“影史上最优雅的老流氓”为什么能用一支探戈征服那个素不相识、一开始还只是出于礼貌跟他踏入舞池的女郎——不就跳个舞?为什么会愉悦,会笑,会跳完之后露出欣赏甚至心悦的表情?

 

但如今,当他的身体被叶修带着,踩着不标准的步伐转圈圈的时候,他有点体会到了那种先是步伐配合,从而心灵步步贴近的……快乐。

 

蓝河笑了出来,他不再扭着头,而是看向叶修。

 

男人带着半面具,月色笼罩下,脸庞是陌生的熟悉。

 

对,他对叶修很熟悉。

 

这人是他的学长,后来是他实习期的部门老大,现在虽然不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但在公司大楼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人总是“不经意”地将他的零食、茶包、甚至午饭顺走,在他四顾茫然的时候,乐呵呵地用内部邮件给他发通知告知恶作剧。

 

这人还特别喜欢让他帮忙,害他加班忙活跟工资和绩效无关的事情。

 

不过这人也非常靠谱,每当他遇到难题,他总会毫不吝啬地贡献自己的人脉和资源。

 

跟这人的牵扯不知不觉有点深了……

 

蓝河愣愣地看着叶修,脚下下意识跟着叶修的步伐走。

 

“要跟我对视吗?”叶修礼貌地问。这个时候,他只是侧着头。

 

“……”

 

蓝河居然瞬间意识到叶修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这相当于问他是否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啊。”叶修带着笑意说,扭头回来。半面具下,目光灼灼地看着蓝河。

 

两人的步伐越走越慢,身体却越贴越近。

 

“想咨询你一件事,不算难,但回答正确也没有绩效。”叶修轻声说。

 

“……嗯。”蓝河方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再度飙升。

 

“我们要不要试一下?”叶修的目光专注,双手紧紧控制着蓝河。

 

这个问题……蓝河的喉结滑动一下……似乎不需要思考。两人的西裤再度擦过,一个后退,一个前进,身躯之间原本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彻底归零。

 

“我觉得……可以啊。”蓝河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嗯,回答正确。周末请你吃饭抵绩效。”叶修乐呵呵地说,暗暗松一口气,随即音量一提,说:“慢三的转弯稍微有点变化,你先走一个后退,然后学男步往前走一轮,我们完成侧身。”

 

“哎?”话题转得太快,蓝河一下子没回过神,一方面在心里疯狂吐槽叶修你能不能留给我三秒钟时间回味一下被大神表白的喜悦,一方面暗搓搓地想叶修看似准备周全但是不是也有一点点怂啊,总之脚下的步伐在叶修一长串话中瞬间踏乱。

 

蓝河结结实实踩了叶修一脚,两人撞在一起,得互相依靠着才站稳。

 

青年抬头想说,自己不会跳舞啊要改变步伐能不能先来个预告,结果男人松开他的手,摘下自己的半面具露出真容。

 

叶修的眼里盛着笑意,蓝河被看得怦然心动,同时四肢似乎不甘心停下,还想体验跳舞的美妙滋味,想感受来自对方力量的牵引,想在步伐之中让暧昧发酵。

 

“呃,继续跳舞?”蓝河提议。

 

但是下一秒,男人俯身亲了下来。

 

Fin.

 

————————

极限~赶在午夜前将自己的生贺(??)赶出来了~~~

顺便,注册了爱~发~电←又可以打赏我啦~先谢谢金主爸爸的饭钱(¯﹃¯)!


评论 ( 69 )
热度 ( 79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