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撩 Fin.

  • 理发的叶 x 被理发的蓝。

  • 又名:如何从许哥变成小蓝。

  • 什么都不说了,有叶叶这么苏的Tony老师,剪成鸡窝头我也乐意(微笑)


❀❀❀


“需要资深老师,总监还是艺术总监呢?”甜美的接待小姐姐询问。

“有什么不同?”这一连串相似而不同的称呼自带高逼格光环,听得人云里雾里。

小姐姐递过来价目表。

简单地说,称呼不重要,只是价格逐级递增而已。

 

许博远看一眼忙碌的Tony们,问:“哪个有空?”

小姐姐跟谍战片的特勤一样,低头对藏在衣服里侧的耳麦低声问一句,片刻后告诉他:“老师们比较忙,要等一下哦。”

 

“一个有空的都没有吗?我赶时间!”许博远有点急。等会儿参加单身狗派对,没一个酷炫的发型怎么hold住全场!

小姐姐想了想,记起什么似的,让他等一下,快步走进里间。过了一会儿,她带着一位穿着普通T恤的人出来,说道:“叶老师有空,赶时间的话,劳烦叶老师帮你剪?”

 

那位叶老师似乎前一秒还在睡觉,满脸困顿,走出来的时候尚在打呵欠。

“呃,哪个价位的?”许博远想问的其实是:靠谱吗?其他人都这么忙,他居然闲到睡觉……

小姐姐居然看向那个叶老师,无声地询问。

 

“收最基础就行,烫染另算。”叶老师看起来并不计较价钱。

他这个态度莫名取悦了许博远,酷酷的!年轻人决定将脑袋交给他。

 

叶老师放眼全场,没找到空的位置,干脆选择一个角落,用鞋尖勾一张椅子过来,让许博远坐下。

此处,面前就是一堵红砖墙,许博远对这种“面壁”剪发十分无语,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又下去一点。

 

“为什么想换发型?”叶老师问。

“要参加聚会,换个外型。”许博远老实回答。

 

“想表达即使单身依然有资本骄傲自豪?”叶老师问的时候,声音带点笑意,明显是调侃。

“……没,就是单纯改变一下。”许博远垂着眼,视线老老实实放在红砖墙下方——被戳中了初衷,但表述得太赤裸,不好意思了。

“好,我懂了。有没有偏好?没有的话,我自由设计最合适你的。”

 

由于没有镜子,叶老师只能俯身站在许博远身前端详他,刚才还一脸没睡醒的人,此时的神态额外认真,目光如有实质地扫过,这使得脸皮薄的人浑身不自在。

所谓此消彼长,许博远进店时候的大方张扬逐渐消弭,气场被压住了。本来想说剪一个能hold全场的酷炫发型,结果张嘴来了一句:“好。”

 

“唔……好像没人有空,便宜你了,哥给你洗个头。”叶老师抖开一件酷似魔法袍的衣服给许博远穿上,带他走进内间。

许博远躺下来,看不到那位叶老师,但知道对方在看自己,莫名感到紧张,便扯一个话题转移注意力:“别人都是叫什么Tony、Davy,你不起一个高逼格的英文名?”

 

“名字而已,随便叫。你也可以喊我修哥。”叶老师——全名叶修。

“哎,别占便宜啊,这条街人人都喊我许哥的!”许博远夸张了一下。

“好的,小许。”叶修“从善如流”地换了称呼。

 

许博远想反驳,然而此时叶修的双手正不轻不重地按摩头皮,穴位按得准,他感到过电一般酥麻,于是哼哼两声,没说话。

叶修手法很好,随便洗个头,让人差点舒服得睡过去。

这一定是刚晋级为Tony的洗头小弟。结合叶修闲得睡觉和洗头手艺,许博远得出这个结论。

 

由于店里忙得很,叶修不得不亲力亲为,洗完头之后找来一件理发围布给许博远围上。他做事很仔细,对基础工作没有一点点不耐烦,不紧不慢,有一股子从容。

目光不时扫过许博远的脸,“许哥”被盯得乖如鹌鹑。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腰上挂了一个插满各种理发用具的工具包,只见他利索地抽出一把理发剪,一点废话都没有,嚓嚓嚓开剪。

许博远觉得应该是进店方式不对,以至于召唤了一位与众不同的Tony。且不论最终手艺如何,到目前为止,叶修的服务妥帖极了,不推销不尬撩,是恰到好处的安静,绝对是一位难得的Tony。只是,自己干嘛紧张……

 

许博远找了一会儿借口,最后发现每当心脏轻轻颤动,都是叶修伸出手指触碰他头或者脸,以摆正脑袋位置的时候。这双手好看得过分了,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手腕也没带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拎着银色的理发剪,赏心悦目。

可能着魔了……许博远征征地想。出神了一阵子,忽然眼前一暗,原来是叶修弯腰站在身前。

 

由于没有镜子,叶修大部分时间需要俯身,好让视线与坐着的人的脑袋齐平。此时,两人猝然面对面,自然而然地对视起来。

叶修眨了眨眼。

许博远身体后仰,也跟着眨了眨。

 

叶修笑了,轻声跟他说:“眨什么,闭眼!”

原来要修剪额发了。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许博远窘得不行,连忙紧闭双目,用力得眉头都皱起。

 

“放松点。”叶修又说。

他的手指撩起额发的时候,无意触碰到许博远的额头,如此几次,许博远手心冒汗,心脏颠啊颠,差点想暂停一下,逃出门外歇口气!

 

不对,肯定哪里不对,普通的Tony不可能有这个气场!

许博远偷偷咽口水。反正面前没有镜子,啥都看不到,干脆一直闭着眼,任由叶修捣鼓。

还没等胡思乱想出一个结果,便听到呜呜的电吹风声音,下一秒,暖风强劲地吹到脑袋上。

 

“剪完了?”许博远惊讶地睁眼。

“嗯。”叶修应了,一手梳子一手电吹风,帮他将头发吹干,顺便造型。

 

“这么快!”许博远觉得椅子还没有坐热呢。

“手速快。”叶修笑笑,“你这个很好剪。”顿了顿,补充一句,“颜值在,不用太刻意的设计。”

“……”靠了,这么会说话的?许博远腾地感到耳朵热。

 

叶修做事利落极了,几下吹干,伸手在头发上抓了抓,便满意地解开围布,示意许博远去照镜子。

片刻后——

“卧槽!这谁?”

 

镜子里的人,头发乖顺地半垂,没有刻意的造型,就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显得人尤为文静。侧脸看的话,单眼皮特别明显,另有一种清秀的感觉。

这跟许博远起先设想的酷炫,在相反方向差了十万八千里!

 

“怎么,不满意吗?”叶修抱着手站在一旁。

“……”许博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初衷不是这个,然而摸着良心说,这一款发型真好看,以前从不知道,原来这款造型自己也hold得住!

 

“……不太习惯。”“许哥”自己抓了抓头发,发丝没有发蜡塑形,软软的。

“看几天就习惯了。”叶修瞧了几眼,说道,“要去聚会吧?再给你修一下眉毛。”

 

“还有这个服务?”如今叶修说什么,许博远就做什么,头发乖了,人也乖了。

“私人特供。”叶修笑笑,重新围上围布,让他闭上眼。一手轻轻按在眼周,另一只手拿眉刀轻刮,最后用小剪刀修了一下长度。

 

许博远再次照镜子,好了,这下最后一丝违和感都没有了,回到家,母上估计要问一句“你是谁”。

“保证你能hold全场。”叶修笑笑,摆摆手示意他自便。

 

许博远犹豫片刻,最终忍不住小跑几步跟上去,诚恳地问:“叶老师,你收徒吗?”

“哈?”叶修回头看他。

“就是,剪头发。”许博远跟他对视,“我觉得你剪得太好了,我想学!”

 

经了解,原来许博远今年才高考,报名形象设计专业,结果被分配到服装设计专业,个人不大感兴趣,想自学手艺向形象设计师靠拢。

他直觉叶修不简单,手艺好得足够让普通Tony难以望其项背。

 

“老板娘没意见的话,你可以跟着我学。”出乎意料,叶修没有拒绝。

许博远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甚至交个学费,没想到这么简单,高兴坏了!

 

老板娘也好说话得很,小帅哥想在店里免费打下手,马上举双手同意。

就这样,叶老师多了一条小尾巴。

 

许博远不是脑子一热想学,而是真心实意的,第二天便提了一兜水果零食上门,孝敬老板娘和师父。

叶修没有应这一声师父,只让他喊叶哥或者修哥,干活的时候,却又非常细致地教他基础手法,闲来的时候,便拿出自己的私人工具包,让许博远一样样工具玩熟。

 

“这把是5.8寸的平剪……这把6寸……不同长度的用途初期可以照着书来,用熟之后就靠手感了。”叶修嘴上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在我看来,到了后期,剪刀的尺寸在其次,主要吃手艺。”

“当然,也有一些强迫症,剪男发一套剪刀,女发一套剪刀,刘海又一套剪刀,咔嚓几下就换一把也不是没有。”叶修继续说,“个人风格问题,你如果能走到这种境界,就懂了。”

 

许博远点头如捣蒜,又问:“你的剪刀跟店里其他人不一样哎。”

叶修没有回答。许博远后来才知道,这套剪刀,定制的,随便一把,价钱五位数起步……

叶修居然当做教具给他玩,也不怕丢哦!!!

 

“网购些教习头吧,我可是很严格的!”叶修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撑住。”

“……”

 

叶修只让许博远买了一本书,以便系统学习,而大部分教学则是通过看视频。许博远逐渐了解到一些大佬,并且发现了一个令他胆战心惊的事。

叶修让他看的教学视频,发型师只露手,不露脸,然而这双手好看得过分,而使用的理发剪同样眼熟……是叶修。视频的介绍,却是形象设计大师叶秋的普及教学视频。

 

毋容置疑,叶修……是叶秋。

许博远私底下搜了搜叶秋的信息,发现这个人头衔太长,一口气几乎念不完,不仅是一堆明星的心头好,还参与过几部大制作电影的造型设计,拿过好几个国际大奖。

 

知道这些以后,许博远夹起尾巴,一点心思不敢动,老老实实学习。他知道,这种级别的大佬不会在这间小小的理发店待太久,在他离开之前,自己必须学有所成才行!

他太勤奋,练得手腕疼,肩膀痛,腰也痛。手指磨出一层茧。叶修都看不下去,帮他做手操放松。

 

“练习要有度,你急什么?”

“我……”许博远抿着嘴,没说下去。

“你最近有点奇怪。”叶修一边细致地按摩手指,一边看似无意地问,“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一说。”

 

“我没什么想法,就希望能快点学成。”许博远低声说。

“我不教速成班,想学成?远着呢!”叶修抬头,眼睛看着他,“你知道我是谁,所以急?”

“……”许博远用沉默代替回答。

 

“还真憋得住啊,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剪发?”叶修问。

“感觉是你的私事。”手被按摩得非常舒服,许博远特别受不得被叶修触碰,要么舒服得浑身酸麻,要么惬意得想打呵欠。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的助理跟在我身边好几年,学有所成,便联合老板将我挤走了。”叶修淡淡地说,“我也想歇一下,见到这里招人,我也会,便来了。”

“……”许博远差点化身“许哥”,要撸起袖子给那助理一拳!

 

然而叶修说这些,似乎并非想单纯地告诉许博远这件事,只见他继续说:“歇够,该出山了,不过缺一个助理。”

这是暗示!

许博远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

 

“形象设计包含美容、化妆、服装……理发只是其中一个点,甚至大部分形象设计师都不会花心思学透。我的要求比较严,所有涉及到的领域都要求掌握。你可以选择休学一年,跟我出去学点皮毛,也可以选择辍学拜我为师,全面地学。”叶修松开许博远的手,施施然给出两个选择。

 

夭寿啦,天上掉馅饼啦!

“……你不许反悔啊!”

叶修以为许博远需要跟家长商量一下,结果这家伙吼了这么一句,差点想跪地来一个拜师仪式。

 

“我说你跪就跪了,为什么是单膝?”叶修连忙扶他起来。

“啊?”许博远兴奋过度,脑子有点懵。

“单膝跪像求婚啊!”叶修无语。

“啊……哈哈哈哈哈!”许博远一双明亮的眼看着叶修,心想,说不定有这天呢?

 

后来。

“我说,你喜欢我多久了?这都记得!”叶修好笑地问。

他的正牌男朋友许博远依靠在栏杆上,嘻嘻笑着。

两人刚才谈到发型的演变,许博远便仔细描述了一下叶修第一次给他剪的那个发型。这些年,他的脑袋在叶修手底下改变好几次造型了。

 

“大约是你第一次叫我闭眼的时候,就被征服了。”许博远坦言。

一心喜欢你,于是努力成为够得着你的人,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很傻吧?你就是普普通通地帮我剪头发,我居然……咳咳,还沉迷无法自拔了!”


叶修笑笑,轻声道:“那现在也闭一个眼。”

“?” 

许博远不明所以,但乖乖闭上了,下一秒,温软的触感印上嘴唇。


那人贴着他的唇呢喃:“其实吧,哥承认,后来几次理发,尤其是你被刺激到表白那次……我是故意撩你的。”

——通过不断缩减两人的距离,通过若有若无的鼻息,通过手指不断的触碰,让你心乱如麻,逼你一吐为快!


 

Fin.

*形象设计师的相关资料皆为百度所得,如有错误,请斧正。

————————


以下都是唠叨。

昨晚,跟梨子鼓起勇气找了Tony老师,剪了个短发。

粗略量了一下,大约剪掉30厘米……

非常担心剪不好,开始之前各种威胁,诸如:

“为了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你老老实告诉我,剪短发行不行?不行我就长发烫一下……”

“为了能看到今年中秋的月亮,freestyle不要太过火……”

剪到最后,Tony嘘出一口气,说道:“我觉得我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xswl,心疼一秒(。)

总之,是一个画风清奇、不推销、老实提建议(可能是为了看到明天的太阳)的Tony老师。特别好调戏,剪个头发笑出腹肌(??)


总结了一下,Tony们的职业培训一定有的内容,就是:

  1. 鼓励:改变形象,挖掘所谓初衷、初心。

  2. 赞扬:不仅是帮你理发的Tony,凑过来学习的、路过的Tony也会赞扬客人。

  3. 目光注视:同上,跟店里的Tony聊天,他们会专注地看着客人,给予积极关注。这一点很重要,一方面客人会因为被注视而更加在意自己的表现,另一方面,得到认同,更容易交出信任。

加上一点个人魅力,基本上很容易获得客人的好感。

也可以说是理发师精心设计的消费陷阱。

所以,剪发,还是沟通最重要,不要被牵着鼻子哄着走。


我剪个头发怎么能琢磨这么多……

评论 ( 28 )
热度 ( 74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