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24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 本章内容积极健康然而刚才首发被屏得死去活来_(:зゝ∠)_


「第二十四章」


叶修愣了一下,说:“我有做了什么吗?”连蓝河为何烦恼都不清楚,就别提帮到对方什么忙了。

蓝河想了想,列不出一二三四点值得谢谢的内容,只好笼统地表示:“谢谢你给我带来很多惊喜。”

当然,最大的惊喜是你本人。

“哦,这样说也挺有道理。”叶修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承认得无比自然。

“所以说,你是——奇迹修修。”蓝河说着自己先笑倒了,换来没有手机、不玩手游的男人莫名其妙的目光。

 

事实上,虽然叶修不经意之间带给蓝河“想开”的契机,让他决定迈出舒适区,迎接新的工作挑战,但这个青年确实喜欢坐在麦克风后面,伴随着城市第一缕晨光,用自己声音带给早起的人们活力的感觉,因此离开这个岗位之后,心中终究觉得遗憾。

这份情绪被唱到了歌曲里面。蓝桥春雪一连几天的更新都丧丧的,不是苦情就是颓废,搞到评论区一片愁云惨淡。

连主催朋友都找过来了。

“失恋了还是失业了?”主催毫不客气地问。

“升职加薪了……”蓝河颓颓地回复。

“找抽啊你?!”主催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发了一堆翻白眼的表情图轰炸他。

蓝河跟她对发,掏空了收藏表情之后,才叹口气说:“以后没什么机会进直播间,我愁这个啊。”

“早说啊……”主催是重度声控,混迹声音构筑起来的世界已久,自然能够理解蓝河这一份遗憾。“但是升职加薪啊,自己觉得不亏就行。”

这句话着实无法反驳,蓝河只好回复一溜点点点。

“这样,你上班没什么机会‘发声’,不如好好经营唱见事业?唱得好也要进录音棚的啦!”主催三句不离本行,今天依然孜孜不倦拖蓝河入坑。

蓝河的确考虑过这一点的,但还没下决定,所以不置可否唔了一声,转移话题问好友最近忙什么。

“帮BX弄个人专辑呗。”主催发了一通牢骚,又说:“君莫笑大大太难约了!”

 

叶修在微博发了一堆废稿,惹来极大关注,粉丝已经去到六位数,且是纯天然吸粉,没有经过任何推广。打滚求约稿的人数不胜数,叶修一概没有搭理。

主催通过蓝河加到了君莫笑的QQ,自以为先人一步,踌躇满志想为这个潜力无限大的巨巨搞个大项目,结果叶修听完她的企划之后,只回复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约稿啊?行吧。

第二句是:友情价,3500一尺。市场价5000的。

主催形容,自己吓得屁滚尿流溜了。又说,靠了,上次有眼不识泰山,那个古风专辑的宣传PV里面,《蓝桥春雪图》也就出现了二十来秒,暴殄天物啊!完了,追问蓝河,你跟君莫笑大大什么关系?

蓝河自然不会说是房客,关系还特别暧昧,含糊地说是朋友。

“既然如此,我只能折衷解决内心想帮君莫笑大大搞事情的蠢蠢欲动。”主催说得特别认真,“你,经营好唱见的身份,我给你搞一张专辑,你特邀君莫笑大大给你画专辑的封面。”

蓝河哭笑不得。

主催又补了一句,“我可以不要工资,白打工!”


【不知道为何被吞的日常内容】


两人去酒店接苏沐橙和楚云秀。今天的行程由蓝河负责,作为羊城地胆,而且每周都要为自己的节目四处搜寻特色风物,他有自信能带三人领略什么叫真正的羊城风貌和地道美食。

叶修来这里的日子不算短,但除开第一天到达的时候司机大哥带他兜了一圈,他自己在蓝河家附近逛了半天,就没再怎么认真地溜达过,因此今天也算是第一次羊城深度游。

蓝河就近先带三人逛了逛在古代有“小秦淮”之称的河涌,一句文绉绉的“一湾春水绿,两岸荔枝红”,将外地人一下子扯进岭南画卷之中。

天气渐热之后,一伙人转移目的地,到西关大屋看砖雕。蓝导游尽职尽责地讲起“东山少爷”和“西关小姐”这两句本土俗语的来源。而后又到博物馆,参观两千多年前的南越国吃货遗迹*,感受吃货的血脉传承(蓝河指着禾花雀残骨说)。随后漫步岭南水乡消暑,累了吃一碗鲜香的艇仔粥。晚餐跑到郊外吃农家乐,一桌子地道的粤菜鲜得要把舌头咬下来。

 

女孩子有第二个胃装甜品,吃完晚饭之后,蓝河又带她们寻找隐藏在巷子里的老糖水铺。菜单所列上百款各式甜品惊呆了两位姑娘,她们点了一通,什么海带绿豆糖水、杏仁豆腐、芒果西米露、姜撞奶、马蹄沙……

老板娘说你们吃不完,不许点那么多,两个姑娘就卖萌,许诺一定会吃完,成功下了单。姑娘们一人捧着一个小碗,拿公用的勺子,每一种甜品都勺几勺子到自己碗里尝。剩余的则逼着两位男士消化掉。

最后四人扶着墙走出糖水铺。

蓝河在叶修几乎绝望的凝视中开口:“还有几样东西没吃上……”

云秀揉了揉肚子,和苏沐橙对视一眼,潇洒一挥手,说:“打包回去!”

最后他们拎着两只整只的椰子炖鸡、一盒鱼皮爽、一碗猪脚姜,心满意足往回走——为了达到消化的目的,四人沿着骑楼街步行回酒店。

 

“今天玩得很开心,下次来还找你当导游!”楚云秀主动问蓝河要了联系方式。

叶修听到这句话不满意了,“喂喂,压榨他的劳动力得先问我的同意成不?”

“关你什么事?”楚云秀狐疑地说。苏沐橙便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姑娘顿时笑弯了眼,更高兴地说:“那更要小许同志当导游了,记住了哟!”

叶修无奈地对蓝河说:“别管她。”

蓝河却是爽朗地答应下来。他早忘记问云秀出专辑的事情,还是叶修替他记着,问了问。

“哎!你早说你是蓝桥春雪啊。”楚云秀稍稍有点惊讶,“你的实力可以出专辑,不过要做好心理准备,现在专辑不好卖。宣发不给力的话,唱得再好,销量也就够支撑你不亏本。想在出专辑这事上赚钱,光有实力不够,还得红,会吸粉,会哄粉。”

“免费的主催,免费的画手。”叶修不等蓝河说话,便一旁补充道。

“那能小赚一笔。”楚云秀的眼睛在两人之间扫了一个来回,用狗血剧里,女主角的闺蜜谈论八卦的表情说:“这样,你出专辑的话,我可以跟你合作一首歌。就当是贺礼啦!”

“呵呵,这事我听见了啊。”叶修一锤定音,不留给楚云秀反悔的机会。

跟风城烟雨合作,对促进自身提高这方面不谈,单是事件本身,就绝对是一个送上门的宣发机会,会吸引一大波人关注。这是一次免费资源共享啊!蓝河呆了,连声道谢,同时又有点纳闷:贺礼?贺啥玩意?

 

送俩女生到酒店之后,再走回家的路上,蓝河才有点理解贺礼的意思,但又不敢确认。眼睛一个劲地瞟叶修。

“做啥?”叶修饱得怀疑人生,连带着话都少了些。

“你是不是跟苏女神说过什么?”蓝河问。

“是啊!”叶修坦荡地承认了。

“然后苏女神又告诉给楚女神了?”蓝河接着问。

“应该是吧!”叶修说。

那是说了啥啊?!蓝河在心里咆哮。

叶修福至心灵地接着说:“放心,就说了我单方面的意向,没说你怎样。”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一股子被始乱终弃的委屈感?!

 

深夜的街道还有人走着,可能是才下班的,可能是出来吃夜宵的。有酒鬼嚷嚷猜拳的声音。夜风吹来,带着点白天寻不着的凉意。

蓝河踌躇了一阵子,随后用蜗牛爬的速度将手伸到叶修手边。

“嗯?”在叶修看来,就是蓝河沉默一阵子之后忽然碰了碰他。

蓝河没说话,用尾指勾了勾对方的手背,示意他放松一些,随后从指间插入,勾起叶修的尾指。

叶修一愣,就听到蓝河笑着说:“午夜特别节目放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叶修紧了紧自己的尾指,语气有点欠揍地说:“多大个人了,还勾手指尾,幼稚!”

“你别勾啊。”蓝河挤兑他。

“你松手啊。”叶修毫不畏惧。

蓝河应声放松,只不过他的尾指早被叶修的牢牢扣住,怕是抽都难抽出来。

“幼稚!”蓝河回敬叶修这个词。

叶修还特别嘚瑟,勾着人家的手一晃一晃。


TBC.

注:* 小秦淮指荔枝湾,看泥雕的是陈家祠,博物馆自然是南越王墓博物馆。

————————

跟 @-绯羽- 认真探讨了一下叶修身价的问题,过程充满喜感哈哈哈。文中价格是现实行得通的! 大家可以考虑一下承受能力然后请年轻的国画选手叶修同志给自己画一幅(¯﹃¯)谢谢绯羽大大的各式各样的专业技术指导!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64 )
热度 ( 75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