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25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二十五章」


回到家,等叶修洗澡的当口,蓝河跟那位十分乐意提点他的L大说了,自己有出专辑的意向。不过并没有提及楚云秀,结识到楚女神纯粹幸运,这层关系没什么好告诉别人的。何况风城烟雨的咖位比L大高出一截,提了就跟炫耀一样,想想就十分不合适。

L大沉默了一会儿才对他说,出专辑的事情,可以考虑但不要马上行动。

“天时地利人和,你前两样都缺着呢,只有人和,专辑的反响不一定如预期。”L大说话一如既往,温柔而直接,“你要是信我,这事我给你琢磨一下,先不急。”

能跟楚女神合作,又和叶修乐了一路回家,蓝河刚才完全是兴在头上,才迫不及待找人分享自己的快乐。现在冷静下来,觉得贸贸然跑去跟人家说,“我要出专辑”,确实是冒失了。L大的一番话让他心中窜起的火苗渐渐低下去。

然而L大又说了一句话,使得火苗拔得比原来还高!

“等琢磨好了,占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我一定支持你把专辑做出来。到时候咱们合作一首?”

又是合——作!

 

蓝河再度兴奋到了极点,干脆戳主催好友告知此事。跟楚女神合作有点不好解释来龙去脉,但跟L大的话绝对容易说清楚。他用“我出专辑L大跟我合作嘿”刷好友的屏,被对方连续发了好几个窗口抖动反击。

“你疯了啊?!”主催一边砸表情包一边翻白眼。

“有点了。”蓝河乐呵呵地说。

“那我恭喜你获得大大的青睐,同时恭喜我离君莫笑大大的稿子更近一步。”主催说道。

蓝河发比心的表情图过去,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但是抱歉,我要打断一下你的兴奋。”好友发出来的话语冷静而理性,“合作这件事,你为对方此刻的这份心意高兴一下就好,不要太当真。”

 

蓝河不是小孩子,立刻意识到好友有正经话要说,便回了一个乖巧坐的表情静候。

“我们之间可以无所顾忌地开玩笑和吐槽,是因为见证过彼此的二逼岁月。”

“五年前,你和我刚接触这个圈子,我一心想结识更多的人,自学了好多东西就为了加入staff组跑跑腿,五年后我成了有名的主催,当初想做的事,现在都有能力和人脉付之于现实。”

“你跟我相反,一开始就选择了安静如鸡唱歌,不混圈,不怎么互动,只想将声音留下来。”

“当时你告诉我,是想避免麻烦。”

“混圈也好,互动也好,对象都是人,既然有交流,就要付出相应的情感。欣赏、艳慕、信任、期待、喜爱、或者失望、不屑、烦躁、厌恶……”

“只是热爱唱歌而已,没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当时我真的鄙视你,说的都是什么废话啊?!不过因为你唱歌唱得好,以后可能会成为大腿,所以我当时没有嘲讽你。”

 

蓝河:“……”

 

“现在我想跟你说,混圈子也好,交朋友也好,真的很TM累。”

“有时候认识到谁,喜欢同一样事物,哇聊得那叫一个开心投入,有几次我真的掏心掏肺地对人好了,最终呢?可能对方某一天睡醒就爬墙了。网络上,连结我们关系的东西很脆弱的。好的时候恨不得每天黏在一起,每天刷几百页聊天记录,但是维系关系的某样东西不再被喜欢之后,彼此可以成为陌生人,说句话都别扭那种。”

“那些约好要产的粮,一些承诺,脑子还记得,但真的没力气问对方,那你还做不做?”

“因为不问都知道,肯定不会再有结果了。”

“人心是肉做的,会为某件事高兴,会对某个人有期盼,再伟大无私,也会暗搓搓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也好。自己还惦记着的东西,对方已经不在乎了,也不在乎你了,这种感觉太酸爽。”

“这五年我磕磕碰碰地走过来,已经失望落空好多次,这种感觉,我不希望你品尝到。”

“老实说我现在开始羡慕你了。”

 

主催朋友平日是爽朗风趣而强势的脾性,蓝河知道她混得好,好友列表躺着一大票镇圈大神,想找她牵线或者做企划的萌新也多。他看着她一路走来,但从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一些“爱恨情仇”。

 

“为什么我愿意一直找你唠嗑?因为我每次回头,都总能看到你在画地为牢的那个圈圈里。当初我鄙视的东西,现在成了给我安全感的存在。”

“虽然总是挂在嘴边,想你经营唱见的身份,但其实都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

“直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L大为什么要主动结识你,在我的认知里,这个圈子,他那种人,不会闲到经常指点一个总也火不起来的老牌唱见。他的时间可宝贵了,应酬,经营人脉,发展事业……真没那么闲!”

“我的意见是,第一,要提防他;第二,不要太把合作的事情当真。别人要他唱一首歌,可是得捧着钱过去谈,你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吧。对方有这份心意,为这一点高兴一下就好了。”

“我……怕你以后难过。姐姐看人还是挺准的,你脸皮薄,好面子,真到了做专辑的时候,L大要是不提合唱的事了,你肯定没这个脸主动问。但你心里会一直想着的。可能一直都会想着的。”

 

好友一番话让蓝河内心雀跃的火苗彻底熄灭。

他承认,对方说得特别有道理。楚云秀为什么提出合作?因为人家给面子叶修,跟他本人完全没有关系。所以,L大提出合作,肯定也会有一个缘由。刚才他太得意忘形,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如今彻底醒悟了。

出专辑对歌曲要求高,合作一首歌比网络合唱难得多,从选歌,到录音,到后期等等,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别说四处跑商演的L大,就是自己想起来都觉得麻烦。你凭什么让人家付出这么多啊?

蓝河挠挠头,可是又着实想不出对方有什么可图自己的。

 

“听君一席话,我现在完全不兴奋了,甚至这张专辑做不做都没所谓了……”蓝河故意说道。

“喂喂!那可不行!为了我的君莫笑大大,你无论如何都得做啊!”感性了不到十分钟的好友马上炸毛。

“傻丫头,以后要是被抛弃了,允许你拿我当垃圾桶。说起来我比你还大呢!”蓝河正经地说。

“应该不会了……我现在只会承人家话说出口时的心意,至于有没有实质性的东西,随缘。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嘛,不怎么抱希望,就能笑着活下去。”

“小小年纪学什么人深沉。”

好友的话,着实戳到蓝河了,但他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主持人,情绪控制能力还是不错的,没有跟对方一起颓,而是试图让她摆脱当下的负面情绪。

他哄了好一会儿,主催好友才翻着白眼表示,先管好你自己吧,姐姐我厉害着呢。然后道晚安了。

 

叶修早就洗过澡,正窝在沙发上看蓝河弓着背玩手机。等他抬头,才问道:“发生什么了?回来的时候不是挺高兴的吗。”

蓝河将刚才的事情略略说了一下,叶修表示还是挺复杂的。又说,横竖你可以信我,哥向来一言九鼎。楚云秀那个合唱,也一定会有下文。

蓝河就笑,“又没怀疑你。房租还欠着我呢,今个月的该交了。”

叶修一听就委屈上了,“之前让你给银行卡账号我。”

他不提还好,一提蓝河又想翻白眼了,“叶哥,叶神,叶大画家,你一下子要往我卡里打几万的房租!作为一个有良心的房东,当然要义正言辞拒绝。”

“说了是房租加伙食费。”叶修半躺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

“那也不用那么多,你好歹给自己留一点啊!”

“需要用的时候我问你拿嘛。”叶修说这话无比自然,而后又低声自己喃喃:“给你掌控经济命脉呢,还不要。”

“……你自己的银行卡呢?”每次跟叶修说话,蓝河都觉得既窝心又气人。

“没有。”叶修一摊手,“都在余杭那边,没带过来。懒得去申请。”顿了一下,又说:“反正我信得过你。”说完瞄着蓝河笑。

“我真是……败给你了!”蓝河搓了搓发烫的脸皮,爬起来洗澡,在楼梯大嚷了一声,“改天去给你办一张副卡!”

“好嘞。”叶修应道。

 

蓝河没想到,办副卡这件事居然耽搁下来了。

随着不断熟悉岗位业务,工作量随之增大,现任编导见他学得快,一股脑地给他塞东西,好让他接手之后自己走人。

蓝河的工位一开始干净整洁,没过几天,文件已经堆得岌岌可危。每天都要写分析报告,开各种会,开完会继续写总结。负责的节目开播的时候,还得去导播间盯着。

小频道的主持人素质的确比大频道的略逊一些,尬聊的、个人情绪太明显的、发言带有偏见的……节目有不少能改进的地方。然而蓝河新人进组,做导播又没有经验,更何况位置还没坐正,所以说的话没什么人很放在心上。问题依然是问题,一周如此,两周也如此,脾气再好遇着这种情况也得板起脸了。

还有听评会,之前在梁易春那组,领导过来参加听评会,给的意见都挺中肯,虽然会议时间可能会长,可胜在实在啊。现在不一样了,听评会的时间一般不超一个小时,其中40分钟是领导指指点点一顿批,不仅批主持人哪里不好,连带着导播一起训,而且训导播比训主持人还狠。可以说,每次开完听评会,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灰头土脸。

蓝河心想,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TBC.

————————

琴叶珊瑚,漂亮,但有毒。路边常见,不要触碰哦。老叶某一天画过它,但做了废稿。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78 )
热度 ( 65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