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27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二十七章」


叶修那句“我会有点失望”直到入睡前一秒还萦绕在耳边,大概因为如此,蓝河做了一个噩梦。

梦境毫无逻辑,他先是在直播间主持节目,接到一个内线电话,恳请他帮助解决家庭矛盾。下一秒,他站起来拉开直播间的门,一步踏出居然回到家中。叶修在天台探头出来打招呼,说小番茄都熟了,但是皮很厚。他兴冲冲地推开家门,却发现饭厅有两个面目模糊的人打架,场面酷似《黑客帝国》,筷子和碗碟的碎瓷片宛如“子弹时间”一样慢速飞舞,酷炫得不行。他看了几眼,扭开桌面的收音机,音量放到最大,声波居然弹飞了那些物件,两个奇怪的人在音波中越缩越小。摆平这里,蓝河哼着小曲上楼吃小番茄,然而走了一层又一层楼梯,就是到达不了那扇通往天台的铁门。叶修的声音不时传来,居然给他讲起了《三国演义》。

 

第二天醒来,蓝河摸了一下后背,出了一身汗。

妈的,这个梦……

蓝河脸色奇差,下床的时候,赤脚踩到地板,小腿一阵发虚,居然险些站不起来。他一边想着是不是睡太多了,一边踩云一样去洗漱。出门的时候感觉光是穿鞋子,就已经花光了所有力气。他坐在鞋柜上约了辆车,直到司机开到巷口打来电话,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推门出去。

7月的阳光炙热无比,像是要蒸干皮肤上的水分,这种时候,人们心里居然开始惦记回南天潮湿的美好。

要是跟梦里一样,推开门就是直播间多好。蓝河被太阳晒得头脑发昏,不切实际地想着,上车没一会儿又睡过去,到达目的地后还是司机提供的叫醒服务。

“你好像发烧了。”司机大叔察言观色,得出这个结论。

“哎?”蓝河擦擦脑门上的冷汗,迟钝地想:哦,发烧了……啊,发烧了?

 

回到办公室,蓝河干坐了一会儿,觉得手指沉甸甸的,打键盘都没什么力气,终于后知后觉出问题了。他勉强打起精神过一遍工作任务,三两下分配出去,随后跟广旋兵请了半天假,跑到相熟的门诊打点滴,并借诊所的休息间睡了一觉。中午睡醒,终于感觉脚板能踩实在地面上。

“远仔啊,别太拼了,今次发烧就是抵抗力下降导致的,平时工作呢要劳逸结合。”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门诊医生叮嘱。

蓝河连声答应,取过小护士递过来的药,匆匆赶回公司。

 

只能说不愧是年轻人,风风火火烧一早上,打过点滴之后又能跑能跳地折腾自己了。蓝河甚至有些庆幸,现在不用上早晨的节目,不然临时换人肯定要麻烦大春。

想着想着又有些难过。

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一阵子,这位年轻人恶向胆边生,戳开某宝拍下一个代笔服务,列了框架过去让对方辞藻,自己再填实质性内容进去。

这种服务不算便宜,但也不贵,算一下,每个月涨的工资用来支付这个服务居然差不多扯平。蓝河转着笔,开始考虑要不就订个长期服务算了……所以说,为什么整天有那么多报告和总结写啊!

 

叶修知道蓝河发烧之后,第一反应是周六不要跟自己出门,即使不用上班,也在家呆着补眠。这回轮到蓝河犟了,说我裤衩都脱了,你让我别去?

叶修瞟一眼,懒洋洋地说:“这不穿得好好的嘛。”

蓝河犹豫一下,心脏不断缩紧,但还是唰一声,特别豪爽地抽出皮带。

叶修:“……”

叶修吼一声:“继续啊!”

“付费节目。”蓝河从心脏到手指有点儿发麻,但仍装作洋洋得意的样子搓搓拇指和食指,“两千块解一颗扣子。”

钱,是叶修的死穴,平日里钱包里撑死不超一千——作为叶修专用牌ATM,蓝河清楚得很,所以才敢跟他开玩笑。

叶修笑了笑,没说要记账什么的,只是告诉蓝河:“我记着了,两千解一颗,别反悔啊。”

蓝河:我是不是作了个死,还是死缓那种?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脑子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蓝河心里一慌,尴尬地笑笑,飞快溜之大吉。

 

周六早上,两人如期前往鹏城看画展,叶修的朋友开车来接。

见到停在巷口的车子时,蓝河有些纳闷:怎么有点眼熟?这时候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来,司机露了个脸打招呼。

“这是喻文州,画画的。”叶修跟他说,又抬手没个正行地跟司机挥了挥,“我房东,许博远。”

“喻老师好!”蓝河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可不是嘛,叶修可是叶秋啊,按照叶秋在圈中名气,不可能不认识同一辈同样优秀的喻文州!那样说来,上次岭南画派作品展叶修能提前入场,估计是喻文州提供了帮助。

“啊……原来小许是你的房东啊?”待两人上车之后,喻文州说道。

这回轮到叶修愕然了。“你们俩认识?”

蓝河略略说了一下画展的事情。

“小许帮了我大忙,原本还想着等画展结束之后,请你们吃顿饭表达谢意。”喻文州稳稳地将车子驶出城中村。

“原本?”叶修捕捉到关键字。

“如今看来,今天就要请这顿饭了。”喻文州微笑着回答。

叶修对答案表示满意,并让蓝河使劲吃,这人请得起。

 

三人聊了一会儿,车子开上环城高速,驶过行车缓慢路段之后,速度提了上去,坐在后排的两人便没有打扰喻文州开车,一人抱着手机,一人看窗外。

蓝河原本想睡一觉。自从发烧之后,总觉得不怎么能打起精神做事,他隐约猜到原因所在,然而没打算正视。他刚闭上眼,手机震了一下,万幸不是临时工作安排,而是苏沐橙找他聊天。

上次苏沐橙在岭南玩了十来天,最后编辑使出夺命连环call将人召唤回余杭。走之前,她跟蓝河交换联系方式,并且时不时找他聊几句。

蓝河十分清楚苏沐橙想知道什么,便给她交代了一下行程。

“鹏城的画展?我去问问哟。”苏沐橙说着,不一会儿回来告诉他,“果然,陶轩和刘皓也去了呢。”

“传说中的陶老板[托腮]。”

“是哦[托腮]。”苏沐橙来了兴致,给蓝河科普那些年,陶老板和刘皓对叶修的作恶二三事。

蓝河听一件事,就抬头瞅叶修一眼。

“怎么了?”男人被打量得一头冒水。

“呃……没,就觉得你挺好欺负的。”蓝河斟酌了一下用词。

不等叶修有反应,喻文州首先咳了一声,表达自己对此言的态度。

叶修当然瞬间想明白蓝河为何会这样说,于是厚着脸皮道:“可不是嘛,我弱小、无助、又可怜!”

喻文州再度咳了一声。

“但能吃。”蓝河顺嘴接了一句,想想发现,不对啊,叶修这人最多是懒得理你,绝不会被欺负到头上。又想到这男人曾经说过自己以前老是训人,特凶的,他便摇摇头,将苏沐橙灌输进来的奇怪想法晃出脑袋。

 

苏沐橙又问:“我问了画廊好几个人,我闭关的时候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导致叶修决定离开,结果呀……你猜刘皓做了什么?”

蓝河回想一下,老实巴交地回答:“金手指,在背后说坏话。”

“比这更过分呢,他以手滑为由,折了我哥两根毛笔。”苏沐橙的语气有点冷,“毛笔是他师傅传下来的,有钱也买不到。”

蓝河顿时无语,脑补出一个骄傲自大又心胸狭隘的卑鄙小人形象。

“折毛笔太没下限,才会惹火我哥,最后选择毅然离开吧。”苏沐橙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过来,“所以,机会难得,你要不要帮叶修报个仇啊?”

蓝河换位思考,要是自己的麦克风被人蓄意摔坏的心情,随后放大十倍感受了一下,与苏沐橙达成共识:“必须得报仇!”

叶修倒是不清楚两人有了共同目标,只猜到苏沐橙在给自己打助攻,不由得美滋滋地想,没白疼这丫头。

 

路况不错,两个小时后,车子驶到展览馆门口,喻文州先放下两人,才去停车场找位置。

“不用等喻老师吗?”蓝河见叶修抬步往里走,便问。

“不用,他应该有人接待,我们自己逛。”叶修很清楚画展的各种安排,便直接带蓝河走普通通道,排队进场。

画展的主题是“奔流”,并不限定艺术的表现形式,画作风格具有多样性。

叶修停在入口处的走廊,开始翻背包。蓝河发现他居然准备了口罩,还是两个!

“呃,我这种刷脸都没处识别的,戴口罩干嘛?”蓝河接过来,奇怪地问。

“防止被偷拍,在网上被熟人认出来。”叶修熟练地戴上口罩,示意蓝河也赶紧的。

这句话真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戴上口罩之后,蓝河便理解到含义了,原来叶修打算牵着他的手逛画展……

 

“大庭广众,没这个必要吧?!”蓝河觉得众目睽睽之下被牵手简直毛骨悚然!

“算是了却我一个心愿。”叶修手劲不少,钳制之下,蓝河的手一下子挣脱不出来,“以前有一对情侣,也是牵着手逛我的画展。当时瞅着挺羡慕的。”

“……”蓝河停止了挣扎。

“就想着,以后要是能牵着谁逛画展,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叶修将此事的立足点拔高了些,说得头头是道,“在羊城你的熟人太多,不好这样做,鹏城的话,应该还好?”

蓝河有一句话不敢问,觉得被叶修握着的手心有一团火在燃烧,灼伤了筋肉,烤焦了骨头,让人连着心地痛。

——如果我抽出手,你会不会又觉得失望了?

自知这是个无理取闹的问题,毫无意义的问题,只有自己能理解为什么要提的问题。蓝河一声不吭,深呼吸几下舒缓情绪。

 

叶修有点疑惑:蓝河从不抗拒自己的亲密行为,比如前几天的拥抱,那人可是相当主动的。为什么现在,牵个手而已,对方却明显地浑身僵硬?

叶修敏锐地觉察到:蓝河在抗拒自己。

为什么?

幸亏作品精彩,他很快沉入到艺术的殿堂之中,目光带着思绪在线条和色彩的世界中徜徉,暂时没顾得上这件事,连蓝河什么时候悄悄地离开身边也没察觉。


TBC.

————————

剧情进入最后高潮,接下来会迎来N个转折,会不会身败名裂就看能不能写出来了!

奶一口五章内完结owo

魔幻之花的朴实之果()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57 )
热度 ( 57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