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向往 04

  • 原著向衍生

  • 基于现实,然而苏爽

  • 见面啦,距离同居的日子还有X-2天。


第四章


蓝河担心自控能力不够,跟蓝溪阁的兄弟们联系会动摇安心实习的意志,之前便选择一个人硬抗。自从叶修发了截图刷存在感之后,他发现,自己不用憋啊,这不有个知根知底的人嘛!

就这样,蓝河开始“胆大包天”地,日常骚扰起叶修大神了。

 

“刚才接了一个投诉电话,客人说方言,正经内容我听不懂,骂人的话倒是全领悟到了。”蓝河发了个扶额的表情,“严重怀疑自己的语言天赋点歪。”

“洗个点?”叶修回道。

 

“人生能洗点,我肯定将帅气值、身高等等点数全部加到手速上面,赶超叶神不是梦!”蓝河说。

“……你是对我的手速有什么误解,还是对自己的帅气值和身高有什么误解?”叶修发的表情一如既往是大兵抽烟。

 

“我比你帅。”叶修的基本资料早已挂在网上,蓝河一搜,发现身高比不上人家,只好忍痛割舍一样。

“呵呵。”叶修没跟他争这些幼稚玩意,确实也不在乎谁高谁低。

 

“想当初,蓝桥春雪何等英俊潇洒啊,外观常年被小剑客模仿呢!”失去账号卡的第N天,想他。

“早不是你的号了,”叶修毫不留情打击,“忘记他!”

“戳心了……”蓝河发了个抱头痛哭的表情,“我电脑壁纸还是蓝桥的截图呢!”

 

交出一张相伴无数个日夜的账号卡,的确会不习惯。叶修深知这种感觉,罕见地没有开嘲讽,而是发了一个苏沐橙常用的抱着摸摸头的表情图。

 

这个表情过于友好,蓝河受宠若惊,心脏扑通扑通撞了几下,撞得胸口发热。

不得了……

蓝河连忙停止话题,没有再聊下去。

 

这些天,蓝河又被压了一项工作任务:公关。

做客服每天挨骂没什么,听多了,自然皮糙肉厚,人家说什么都能当耳边风,可出去陪客人喝酒,看酒桌上群魔乱舞,避都避不开,确确实实属于孰不可忍的范畴。

不得不说,小舅舅确实有本事,外甥哪里不爽,他专门点哪里,稳狠准,效果显著。

 

公司养着专门的公关人才,上酒桌根本用不着他。蓝河抱着乐观的态度,认为这不过是小舅舅想让自己长长见识,毕竟很多生意真是从酒桌上谈回来的。

他寻思找个机会,向小舅舅道谢,感激对方心意的同时,明确拒绝这项附加工作——他真不合适应酬,勉强没幸福。

 

今晚的时机就不错。

客人很满意酒桌的安排,喝到兴起时,跟小舅舅一唱一和,将在场那些“不管用的、眼高手低的”年轻人全部骂了个遍,大有指点江山的气度。散场之时,老板们个个脸色潮红,嘴角带笑,应当是身心都满足了。

公关部的姐姐哥哥们什么妖魔鬼怪都接待过,这些话压根没能调动他们的情绪,反而因为今个月的绩效又高了些而高兴,挥挥手各自回家。

 

蓝河作为关系户,以顺路为由,蹭了小舅舅的车。司机是熟人,陪小舅舅去过G省,知道蓝河的身份。

于是,蓝河没有见外,直接向小舅舅明示自己不想做公关,他没打算练习这一项内容,人生也应该用不着点亮这个技能。

 

“我就知道……才喝了几场,就怕了?这点本事,一辈子守在电话旁边挨骂吧!”小舅舅一改在酒桌上的爽朗大度以及和气生财,说的话咄咄逼人。

“喂喂,你讲不讲理的啊。”蓝河本想好好谈,没想到被怼了一句。刚才在酒桌听到不少让他不爽的废话,心里正窝火呢,一下子也来气了。

 

“屁本事都没有,还学人讲理了?笑死个人。”小舅舅翻白眼。

蓝河努力心平气和地说:“来自家人的公司实习,不就是为了学点真本事嘛,但到现在为止,一个多月了,我每天就是挨骂,公司业务具体怎么操作,还是一概不懂。小舅舅,想折磨我也该够本了吧?让我干点实在的活呗!”

 

“笑脸迎人,骂不还口,熟练掌握在推杯换盏之间不露声色地奉承,就是最实在的本事。”小舅舅打了个酒嗝,“懂得做业务有什么用,业务做得再优秀,除开赚点绩效工资,能升职加薪,屁股坐到管理层的椅子上去?”

“……”

 

在蓝河心目中,游戏里抢野图Boss那种级别的尔虞我诈尚且烦心,听到这种话语,简直是厌恶程度爆表。他承认,小舅舅有今天的成就,总结出来的道理一定有其意义,甚至有实用性,可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这些残酷。

他还年轻,性格里依然保留着关于真诚和善良的执着,即使承认那些话存在道理,也下意识不想自己沦为这些道理的“阶下囚”。

这时候觉得,车前子和夜度寒潭也挺可爱的。

 

“我没想过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你看,我玩游戏都玩得踏踏实实,一心一意。我的性格就这样,不合适太复杂的环境……”

“活该一辈子没出息!”这一句话,今晚不知道是第几次从他嘴里说出来了,一次比一次气人。

 

“我这辈子有没有出息,还轮不到你判断。”蓝河的态度也强硬起来,“我妈还没说什么呢,你……”

“你配喊这一声妈吗你,啊?”小舅舅醉眼朦胧地瞪他,“你个耽误事的,拖我老许家后腿……”

 

再谈下去估计要动手了。

蓝河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告诉你,哪怕我不结婚,一个孩子都不生,老许家的财产都轮不到你继承!”

“捐光,都不给你,嗝,没出息……”

 

“杨叔,劳烦停车。”

蓝河没有接话,任由小舅舅骂骂咧咧。他用最后一丝理智,等待车子泊在路边,下车后,摔门摔得震天响!

手甩得太大力,手腕有点麻,可尽管这样,也不解气。

可是不解气,也不能怎么样,长辈训人,就是占尽了道德便宜。

 

10月底的B市比G市冷多了,风吹在脸上,干巴巴的。蓝河从温暖的车子出来,站在路边,默默打了个哆嗦。

手机在这时响起,掏出来一看,真是忍不住叹气,是妈妈的电话。

独在异乡,事事不顺,最怕就是接到家里的电话。

 

蓝河深呼吸几下,舒缓一下情绪,才接通。

“妈……喔,在楼下散步,刚没听到电话响,接慢了些……很好啊,工作很充实……肯定会累一些,不过至少白天工作晚上睡觉,作息正常了嘛!”

 

蓝河说着违心的话,笑得无比勉强。

“哈哈哈,小瞧你儿子!我这么帅,在公司可受欢迎了好吗……哎哟,你真的放心,有小舅舅关照呢,一切顺利……嗯,知道的,没有委屈自己,时不时喝个炖汤什么的,小舅舅这个移动ATM在,我放心浪,哈哈。”

 

“哎,你别老说我啊,我不在家,你也要吃好一点,别随便应付。多点约你的好姐妹们出来喝早茶嘛,聊聊天,没这么无聊……嗯,好,我饱得撑,再散一圈步就上楼,你早点休息。拜拜,么么哒……哈哈哈才不是撒娇!”

 

夜归的车呼啸而过,扬起一股夹杂着呛鼻味道的风。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飞快远去。

许妈妈很聪明,蓝河不知道自己的表演能骗过几分,挂掉电话,手指还轻微发着抖。

哎,你说图个啥啊?

 

不过是实习,就如此狼狈,如果这一份是正式工作,那得多绝望。蓝河不得不承认,承了小舅舅的情到他公司实习,是一个无比错误的决定。

跟努力无关,单纯是不合适这种工作,这个不合适,包含了工作内容和工作氛围。

 

B市这个点,又不在正街,路上没几个人了。蓝河坐在花坛上,吹了一会儿夜风,翻腾的思绪才渐渐平复下来。忽然,他靠了一声:下车忘记拿挎包了!

 

手机和钱包都在兜里,可宿舍钥匙放在了挎包!这个点打电话给房东,人家肯定不乐意赶过来开门,至于找开锁匠……也太小题大做了。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

蓝河长叹一声,认命了,明天回到公司再拿挎包好了。找间网吧通宵,熬不住的话,就租个钟点房睡几个小时。

 

决定下来,他拿出手机搜一下附近的网吧,挑了一间步行过去。这间网吧设施不错,温度适中,客人也多。

蓝河开了一台机子,坐下登陆荣耀。叶修不在线,于是上Q找人。

 

“少有啊,这个点下班了?”连叶修也惊讶了一下。

“嗯,应酬完,被准许下班~”蓝河挑了个中规中矩的违心答案回复。

 

叶修没有深究,说自己在打指导赛,还没空上小号。

蓝河这个小号只有叶修知道,他不来,只能一个人玩单机。小召唤师绕着主城跑了几个来回,充分缓解账号卡主人的荣耀相思症之后,站在摆摊面前,没事干了。

 

可能是今晚受的刺激有点大,寂寞的蓝某人居然不怕死地又戳叶修,问能不能围观一下打指导赛。

“可以啊!”叶修爽快地告诉他修正场的房间号和密码。

……这么容易的吗?叶神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了!蓝河泪奔着,操控小召唤师跑去竞技场围观。

 

竞技场有不少人,绝大部分的ID蓝河不认识,他猜这是兴欣训练营的新人。

兴欣俱乐部成立之后,一切按部就班发展起来,报名训练营的人数,据闻刷新了联盟的记录。

……真好啊。有荣耀的地方真好,充满希望。哪怕兴欣是蓝雨一个强劲的对手,蓝河依然为它的欣欣向荣感到鼓舞。

 

叶修操控着封神角色君莫笑,正在场上花样虐一个魔道学者。千机伞极具节奏地变换着形态,矛挑,剑扫,刀劈,杖击,盾挡……能预料的与超乎想象的招数密集地攻向对手,压得人家连跳上扫把升空都找不到机会。

“你也不怎么样嘛,没比同伴厉害多少。”结束之后,叶修敲下这行字,现场仿佛响起一记清脆的打脸音效。观众席的人笑成一团。

 

“正好,来了个熟练工,我演示一下怎么用低阶技能对付召唤师。”叶修挥挥千机伞,“蓝河,下场。”

“什么?”被点名的人愣了。

“以为进场不用门票吗?”叶修就笑,“反正披着马甲,不怕被虐,下来吧!”

 

全场目光锁定在小召唤师身上,蓝河不得已下了场。他连忙敲字:“……叶神,我可是剑客啊,召唤师不熟!”

“不用熟,你下意识反击就行。”叶修说完,身影一错,攻了上来。

 

“召唤师是个脆皮职业,下意识会担心被近身,充分利用这点……啧,场上这个召唤师,练剑客出身的,不怎么怕近战啊!”

全场笑倒,聊天频道骚话满天飞。

 

叶修一边攻击,一边在聊天频道敲字,有时候是指点关键招式,有时候纯属吐槽。

蓝河挨打挨得手忙脚乱,敲回车都没时间,不由得羡慕妒忌恨大神的非人手速。

 

叶修喊蓝河下来,纯粹是拿一个反面例子指导新人,见教得差不多了,也没为难人,放他上观众席歇着了。

“叶神,为什么我连你的衣摆都碰不到?[咸鱼]。”蓝河私信叶修。

“这就是差距。”叶修回了个嘚瑟的表情,“哥可是荣耀第一人,你以为呢?”

 

“RUA!”蓝河敲下三个字母,荧幕前,嘴角却是上扬的。虽然被碾压,虽然连一次攻击都没有成功,可是能玩荣耀,尤其是可以跟君莫笑切磋,真的太开心了。

今晚,前所未有的开心。

荣耀,万岁!


TBC.

————————

努力将荣耀融进他们的生活里,同时努力让荣耀的他们活在现实中。

评论 ( 27 )
热度 ( 35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