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28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二十八章」


直到叶修滋滋有味地看了个够,想跟蓝河介绍一二的时候,才蓦然发现掌中空空如也,身侧也没了青年的身影。

叶修愣了一下,心里蓦然腾起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蓝河有两台手机,一台工作用,一台私人用,今天出门的时候,私人用那台给了自己,方便联络。叶修便掏出手机,拨了蓝河另一台手机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

“人呢?”叶修开门见山地问。

“在休息区。”蓝河压低声音回答,“有点累,先歇着,你慢慢逛啊!逛完之后记得过来认领我。”

“……”

说话内容是正常的,语气也一如既往,可叶修就是从中品出几分疏落感。男人的目光流连了一会儿画作,还是选择转身,打算去休息区找人问个明白。然而没走出几米距离,脚步又停在光滑的地板上。

 

他与蓝河,两人的关系像在高原烧一锅水,受气压所限,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沸点——一直徘徊在暧昧阶段,无法更进一步。叶修没有相关经验,但是有常识,恋爱一开始那段时间,应该是干柴烈火一般吧?

爱情是需要激情做基调的,这点毋容置疑。

叶修承认,由于经历和专长等原因,自己的情绪波动会比较平缓,但这不代表他没有为“喜欢上一个人”这件事暗自欢喜过。他表达爱情的方式是几乎纵容的溺爱:想要画?行,你以后的我都承包了。喜欢唱歌?好啊,刚好我认识一个牛逼的人,介绍给你呗。他会在闲暇的时候描绘这人停留在脑海中的身影,甚至会在冲动之下,脱口而出“介不介意多一个房客陪你守着屋子”之类的话。

至于激情,叶修自始至终都体验着:飞机杯事件中,他听着门板后面依稀的声音,嗓子干得忍不住吞咽;蓝河之前抽皮带闹着玩的时候,两千块解一个扣子也打算以后付之于实际行动中……平日有太多时候忍不住想触碰这个人,渴望更深一层的拥有,或者说,占有。

可能是叶修自己的情绪体验过于丰富,让他一时间忽略了蓝河的主动行为。如今想想,哪怕那家伙将“喜欢你”三个字写在眼睛里了,然而行动上自始至终都是被动那一方。牵手也好,拥抱也好,都是自己“要求”的,这家伙只是“服从”而已。

蓝河的爱,似乎只停留在生活上对他好。

对他很好,仅此而已。

 

无可否认,当促进爱情的激素渐渐分解,恋人从狂热的状态回归日常生活,会需要细致地照顾对方,这是责任与义务。然而蓝河似乎一步跨过了前面,直接跟他进入老夫老妻的状态了。

对于一个身边有各式各样诱惑的都市年轻人来说,这可能吗?人是有本能冲动的啊!

表达激情的方式有很多,纯洁的、不纯洁的,林林总总数不清楚,他都没兴趣趁着冲动尝试一二?就是为了学国画,从小修心养性的叶某人都按耐不住这些个念头!

所以说,蓝河这……正常吗?

叶修伫立在画廊中,左手边是一幅抽象画,乍一眼看上去,像是人体之上涌动着无数个漩涡,肢体化成液体用一种痛苦的姿态流向远方。

男人蓦然觉得,蓝河能够从画中找到共鸣。

脑中诸多思绪一闪而过,叶修停顿的步伐再度迈起。不等了,他要跟这人促膝长谈一番。

 

大约是天公不作美,这回叶修还没能走出几步,身后有人叫住他,听声音就是知道是老熟人:冯宪君。

“老冯,怎么又是你啊!”叶修无奈地转身,看清楚冯主席身边的人时,咦了一声,“呵呵,陶老板也逛画展啊?”

冯宪君和陶轩同时低沉地嗯了一声,陶轩闭口不言,冯宪君开口跟叶修说话。

“来了怎么不告诉主办方?”冯宪君闲聊一般问道。

“就来随便逛一逛……话说我都戴口罩了你还能认出来啊?”叶修知道短时间内没法离开了,只好先处理眼前的情况。

冯宪君其实是特意找过来的,他见到喻文州和主办方打招呼,心想叶修肯定会跟着到。

“既然都来了,今晚的宴席你也来吧。”冯宪君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身边的陶轩,接着道:“好几个月没声没气,有几个老头子天天念叨你。”

冯宪君的意思很明确了:露个脸,证明叶秋没有人间蒸发。人还在,也还画着画,那么叶秋的作品就不至于被炒高价格。

“陶轩啊,你们那个口头协议,不禁止参加老头子的饭局吧?”冯宪君故意问了一句,在“口头协议”四个字上还落了重音。

 

说实在话,陶轩恨不得将叶修关在小黑屋,以免他晃来晃去干扰自己的“正常商业行为”。沉寂一年,陶轩觉着自己已经很慈祥了。叶修只要乖乖休养生息一年,那么之后怎么闹腾,他都可以两眼一闭,不做理会。然而谁叫叶修人缘好?连以前总是一提‘叶秋’就犯心脏病的冯主席也三番四次出面,要帮这人稳住地位呢?

碍着冯主席的脸面,陶轩只好悻悻地应一声:“当然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冯宪君满意地点点头,报了一个地方和房间号,“可别给我溜了啊!”

“……好吧。”叶修无奈地应承下来。

 

冯主席的地位摆在那儿,走在哪里都“招蜂惹蝶”,他特地过来跟叶修说几句话,马上又被带到别的地方交际去了。留下陶轩一个人跟叶修面面相觑。

叶修对此毫无所谓,他一半心思在看画,另一半心思飘去了蓝河那边。陶轩见他兀自欣赏作品,没搭理自己,不知怎的有点不爽。

“听说你给剧院画海报?”陶轩主动打破沉默。

叶修应了一声。

“以前你可不画这些。”陶轩的语气带上一点嘲讽。

“啊,是啊。”叶修终于将目光投在陶轩脸上,“以前你给我那么多任务,哪有时间接这些,对吧?”

“……”

叶修摸了摸口袋,看到禁烟牌子,有点遗憾地缩回手。“刚好碰到,咱们聊一聊沐橙那部连载漫画的版权问题。你当初只是看中它的潜力才扣着版权,不是真的打算进入这个行业吧?”

“你想怎样。”陶轩早知道叶修会提这件事!他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赎回版权,开个价吧。”叶修干脆地说。

陶轩早有准备地报了一个数。

“啧啧,这价格……行吧。”叶修仅仅倒吸一口气,却没有讨价还价,仿佛那个令人咋舌的数字不过是几百上千而已。

这就出乎陶轩的意料了,“你有这笔钱?”

“现在没有!”叶修坦率得很,丝毫不藏着掖着,“总会有的。到时候再找你签合同。你这价格够高了啊,到时候别给我通胀了!”

“……”

叶修见陶轩一脸惊讶,不由得笑了,问他:“怎么?你觉得我付不起,还是觉得我应该说你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

说实在的,陶轩觉得两个反应都应该有才是,叶修如此平淡地接受这个价格,他简直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毕竟吧,当初是你给我们三人有瓦遮头的地方继续学画画,这笔钱当是我们最后的谢意了。”

从此之后,再无恩情可言。

 

陶轩从不认为高价买卖画作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也不为适度炒作而愧疚,他打心底里承认叶修的优秀,觉得对方实力摆在这里,那是可靠的、源源不断的可再生资源,在他身上投资,绝对绿色环保且不会翻车!

他对叶修抱着这么大的期待,结果这人从不配合,摆出一副在他眼里“清高”的派头,整天端着……

陶大老板承认,他之前驱逐叶修,的确有报复心作祟。连带着刚才那个不合理报价,也是出于同样的心态。他期望叶修跟他急,然后他就可以嘲笑对方“你不是不把钱放在眼里吗”,结果让他跌破眼镜,叶修平平淡淡就答应了。末了,还提了一下往事,道出一个“谢”字。

以往叶修说一句话,陶轩恨不得反驳十句,如今他卯足劲头准备怼叶修,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那就这样了。”叶修意思意思挥挥手,溜达去休息室。

“等着!”陶轩话一出口,理智就告诉他,自己会后悔的,然而他还是把话接了下去,“45万,《吞日》的版权你拿回去。”

叶修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谢了。”说完之后继续不紧不慢地往休息室走。

陶轩看着这个懒洋洋的背影,紧了紧拳头,也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开了。

45万,就是当年陶轩买下《吞日》版权的数额。如今,原价格释出。

 

在叶修看来,赎回版权是必然的事情,低价不至于让他欣喜若狂就是了。他差不多走到休息室,见前方有一个人急匆匆走出来,正是蓝河。

“休息够了?”叶修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蓝河却没有停下脚步,低着头风一样往外走!要不是路过叶修身边的时候,压低声音留下一句“假装不认识我”,叶修都以为这家伙是不是撞邪了。

然而,“假装不认识我”又是什么鬼?!

叶修皱着眉,不动声色跟蓝河错身而过。他走进休息室,发现里面有点混乱,好几个人不知道围着谁,又是递纸巾又是嘘寒问暖。他假装路过探头看了一眼,乐了,被围着的人是刘皓。叶修当然不会因为这人是刘皓就乐,让他笑出来的是,刘皓顶着一只熊猫眼!

这时候手机一震,叶修拿出来,发现蓝河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上面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没打错人吧?他是刘皓吧?这人嘴巴不干净啊,在休息室诋毁你!许哥我听着听着拳头就有点痒,嘿嘿。他折你两支笔,我本想送他一对黑眼圈,但人太多我没机会挥第二拳。

语气里满是得意洋洋,叶修都能想象出他昂着头等夸奖的样子了!

第二条短信又到了:“幸好你今天准备了口罩,机智啊!不过还是溜了溜了。”

 

叶修从眼睛到心里都是高兴的,回复他,同时闭眼瞎吹:“‘黑眼圈’挺漂亮,有艺术感!”

蓝河尾巴都翘起来了:“那必须的,许哥可是曾经的街头小霸王!当年打架一把好手!”

蓝河不提,叶修都快忘记这人当年当过小混混来着。

“画展逛不成了,我跟这边的朋友聚一下,你和喻老师准备回去羊城的时候再联系我吧。”

叶修的手指一顿,才不怎么甘心地回复:“好。”

——又被这家伙“逃”了。每次都是这样,每当有机会可以前进一步,蓝河就跟泥鳅一样,滑溜溜地从他指缝中出逃。

叶修装好手机,没理会呼呼喝喝找保安的刘皓,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今晚回到家,说什么也得逮住人谈一谈。一退再退?问过叶某人的许可没有!

 

室外,缩头缩脑的青年被一阵风吹得浑身一抖,不禁揉了揉鼻子,心里纳闷哪里来的怪风。这人正是蓝河,干了“坏事”,他飞快溜出来喊了辆车直奔朋友的工作室。


TBC.

————————

唠叨减压。

至此,借由叶修的“顿悟”,丹青一文的内核已经暴露出来了,对我来说,一个相当不轻松的命题。而我应该是所有人之中,最希望角色完成救赎然而安安乐乐在一起的那一个。

蓝河从工作到情感,情绪的逐渐低落其实影响到了我本人。接下来的情节,更是自我的煎熬。加之这几天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就,真的,特别提不起干劲。

今天还收到将要长期出差的通知,真的特别丧了_(:зゝ∠)_

快点天晴吧QAQ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38 )
热度 ( 64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