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29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都市日常,狗粮不要钱系列。

  • 慢~节奏。前文戳tag。


「第二十九章」


工作室位于一栋商住两用的大厦,跃层设计,光照充足,装修前卫。

“老于,地方不错啊!难怪一直叫我过来实地参观。”蓝河毫不客气地扑倒在沙发上,满足地喟叹一声。

“看着还过得去吧。”于夜寒在冰箱拿出一瓶可乐递抛给蓝河,“一层办公,二层住宅,勉强解决容身之处。”

“可以了,四舍五入就是复式豪宅。”蓝河接过可乐,从沙发上爬起来,四处参观。

“哪像你啊!在羊城黄金地段拥有一栋三层半小楼,啧啧,土豪你来我这小地方有何贵干?”于夜寒熟稔地挤兑他。

“讨口饭吃。”蓝河拧开可乐,但没有喝,抽了一张纸巾擦瓶身液化的水珠。

于夜寒想了想,旋即嘿嘿一笑,问道:“导播做不下去了?”

 

两人是大学室友,关系很不错,毕业之后一直保持联系,对对方的工作状态有一定了解。

在昔日兄弟面前,蓝河没有隐瞒,他靠着沙发,长长吁出一口气,“许哥哥我半条命都交代进去了。看我的黑眼圈,天然去雕琢。妈的。”

于夜寒笑了一阵子,踢踢他小腿,又问:“决定辞职?”

“这又没有。”蓝河说,“先给我说说,你自主创业搞的那个平台搞得怎么样呗。”

“尼玛,打算货比三家啊?”于夜寒翻了个白眼,却没有隐瞒自己这边的情况,“音频分享平台并不少,行业大佬的地位稳固,格局已经定了,我这个平台就吃点小虾小鱼,勉强维持。”

“定位还是粤语节目?”蓝河问。

于夜寒摇了摇头,“只要有人听,什么语言都做,不过主打粤语节目。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我找不到台柱知道吗?音频分享平台的准入门槛不高啊,竞争对手那是一片大海!我得找一个能抓人耳朵,又有地域特色,而且兼容性强的声音。”说话的时候,于夜寒盯着蓝河。

“……别这副眼神啊。”蓝河夸张地往旁边缩了缩。

“别紧张,这番话……哈哈,跟好几个我看得上眼的人说过了。”于夜寒直率得很,“对二笔也提了,他嫌我这边工资低不肯来。”

“多少?”

于夜寒报了个数,的确挺低,但他循循善诱道:“目前的工资水准是这样,提高了,我自己就得喝西北风。但是你要这样想,第一,节目好,能吸引听众,流量上来了,平台收益提高了,绩效也会跟着涨。说到底,其实是你自己决定以后的收益,我能保证绝不会亏待你。第二,自由。平台所有主播都在家办公,定时上传节目就行。不怕累的话,可以到别的平台兼职,我不限制。”

 

蓝河挠挠头,问出心里头最大的疑惑:“那要是节目不受欢迎呢?”

“转型,直到找到合适自己的风格。”于夜寒一摊手,“要是怎么换都没人听,只能去搬砖了。”

“……”

所以说,这是凭才华混饭吃,可能无限风光,可能穷倒寥落,风险很大。

“老蓝,你行的啊!”于夜寒拍拍好友的肩膀,“你的节目我一直有关注,气氛轻松,骚话不断,也有实实在在的内容而不是纯吹水,信我,能吸粉!”

“拿习惯现在这份工资,忽然之间并不能预测下个月到手有多少,我心里真没底。”蓝河摇摇头。

“但你也放弃了无限可能。”于夜寒拿手机调出一张折线图给蓝河看,“给你说一个励志故事。我这边一个兼职大学生,一开始每个月只能赚两三百块,现在稳定能拿两三千。只是兼职啊,何乐而不为?老蓝,你觉得自己会比不过一个大学生啊?”

“喂喂,不能这样刺激人的啊!别搞猎头那一套说辞,还说是兄弟呢!”蓝河翻白眼。

 

“事实就是这样嘛!”于夜寒提高了声音,“好的声音,说实在话,数不胜数,但为什么有人能靠声音飞黄腾达?不就是懂得利用,又有资源捧嘛。你知道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吗?粤语说得地道!”说着敲了敲桌子,表情有点激动。

“现在街头巷尾,哪个地方的腔调都有人说,越来越多的人为自己的乡音感到自豪。同样类型的两个节目,在播音员水准一致的前提下,你愿意听自己家乡话那个版本,还是标准普通话那一版?”

蓝河沉默着。

“我在网络平台,做粤语节目,抓的就是这一点。”于夜寒是个相当自信的小伙子,不然也不会选择自主创业,“粤语的受众很广,非常广,你问问有多少人觉得粤语好听?想学?一抓一大把!这是资源啊!但是这一块肉,目前我只能小小地啃了一口,可开发的空间还很大,我需要帮手。”

“……”

 

“我承认,风险是很大,万一我看走眼,你就得重新找一份工作,职业生涯会来个断层。”于夜寒说话很有技巧,并不是一味展现好的那一面,消极的也摊出来说,显得尤为真诚。“但是你想想你现在,即使不投奔我,又可以撑多久?”

这话就戳心了,要不是真的动了不做导播的念头,蓝河也不会过来参观工作室。

“上班的人呢,有三种。第一种,喜欢这一份工作,有热情愿意付出。第二种呢,对工作没什么热情,平常心对待,要的是一份自己觉得OK的工资。第三种就最惨了,跟工作不兼容,每天上班,对着任务两看相厌。”

蓝河心想:那我是第一种跳到第三种。

“活着嘛,干嘛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于夜寒将谈话的内涵进一步拔高,“与其被工作折磨死,还不如趁早换一份。该断不断,反受其乱!”

蓝河琢磨了一下,反手捞起抱枕拍过去,“你小子给我下套!”

“靠啊,不说点好话,将合同拍在你面前你会签吗?!”于夜寒笑得不行,“我去,你居然真让我说到最后了。我平台80%的主播都是被我这一套话术哄过来的。哈哈哈哈老蓝你辞职的意愿还是很高的!”

“滚滚滚!”蓝河没好气地锤他。

 

两人闹了一会儿,于夜寒正色道:“说说呗,究竟怎么想的。”

“跟大春提,看能不能把我调回去继续当主持人。没出息就没出息吧,成吨的报告和总结真的不能给我快感。”蓝河总算说出心里话。

“飞机杯可以。”于夜寒挤眉弄眼,“还是说不用依靠右手姑娘了?”

“在说正经事呢!”蓝河脑海里蓦然浮现起叶修的身影,但选择避而不谈。

“妖!假正经。”于夜寒嘘他,话锋一转,说:“反正都来了,帮我听听新加盟那批主播怎么样?”

“行啊。”蓝河来了干劲,催促对方交出音频。

 

这边两个人沉浸在声音构筑的空间里,画展那边,叶修收获也不少。他是一个专注的人,既然决定回家再跟蓝河深入聊一聊,那么直到那之前,这件事都不会干扰他的情绪。男人细细地将画展的作品参观一遍,跟几名作者交流一下心得,十分愉悦。

晚上的宴席不算严肃,众人分流派落座,一派和谐景象。中途大家向几位德高望重的画家敬酒或者茶,冯宪君也拎着叶修到几位泰斗面前问好。

都是老江湖,什么风雨都见过,几位长辈自然知道“叶秋退隐”事件当中的弯弯扭扭,挺理解的。有一位老顽童性格的甚至当场挥毫写下一篇《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赠与叶修,立场和态度很明显了。

陶轩全场谈笑风生,脸上既不尴尬也不恼怒。45万释出《吞日》的版权,这一桩交易极亏,但却使得他心里头一个疙瘩被割下来了,从此面对叶修,心底里也不再有那么多的言语。

有一次,叶修的视线跟陶轩的碰上,两人都没移开。叶修举起茶杯示意了一下,陶轩回他一杯酒,便继续跟身边的人攀谈。

有些人,不管从前有什么纠葛,从此之后,便是陌路人了。

 

于夜寒要审稿子、审音频,蓝河打搅人家一个下午,便很自觉地替他打包晚餐,吃完溜回画展附近,找一间奶茶店猫着,等两位大佬吃完晚饭出来认领自己。

横竖没事干,他戳主催好友,问她对在音频分享平台就职这件事的看法。

“很好啊!你本来就有一堆粉丝,起点比人高了一截呢!好好利用,有出息。”主催没有考虑太多现实因素,“如果你播音的身份可以跟唱见那边相互促进一下,就更妙了。能侃又能唱,要是颜值可以,直接开直播,吸粉妥妥的!”

这蓝图构想得不错,蓝河都要被她说动了!

“醒醒,我不会做直播,享受声音不需要视觉干扰。”蓝河回复道。

“那就不玩虚的那套,认真做吧,现在不是有挺多有声小说?安啦安啦,你唱歌都能吸不少粉,做自己的专长,效果肯定不差的啦。”主催的想法跟于夜寒一致,说到底是对蓝河有信心。

“……我怎么就找不到一个泼我冷水的人呢?”蓝河吐槽道。

 

主催“正在输入中”了一会儿,才说:“……找L大吧,他应该能给你一桶冰水。呵呵。”

这语气,绝对有瓜。蓝河连忙问L大怎么了。

“多番周折,我总算搞明白他为什么要接近你了。其实他不仅仅接近你,而是,他几乎将圈中所有有实力、有粉丝基础但又还没红起来的那批人全摸了一遍![咆哮]”

“你的形容有点猥琐……”蓝河说着调侃的话,心却是狠狠一跳。

“你知道他想干什么吗?我就说这么一个大忙人,怎么会闲着无聊跟你扯些有的没的。”

“喂喂!”

“他想搞……不是,他即将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他要找‘艺人’,相中你了。”主催说得异常直白,“就是说,十分抱歉,你的确得了人家青眼,但他并非想跟你交朋友,所谓交往,只是单方面考察呢!”

奶茶店的空调开得有点低,冷风从领口呼呼地往衣服里吹,蓝河被冻得浑身一哆嗦。

“傻蛋啊,你在人家眼里是一坨可利用资源,接近你,指点你,其实是一种投资。廉价的投资!”

 

蓝河不怎么混圈,虽然跟一些唱见也有加好友,但若是说把对方当朋友相待,可以打破次元壁的,除开主催,就到L大了。人对强者有着天生的向往,也愿意信赖,尤其当对方愿意倾囊相授的时候。

蓝河咬咬牙,灌下半杯百香果柠檬茶,酸得龇牙咧嘴,一边想着,这没什么,哪怕L大接近自己的动机不纯,好歹也真诚地提供过帮助,况且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认可呢,应该高兴才对,一边打开联系人列表,戳了L大的头像。

 

蓝河本来就忙,一般不会闲着没事戳人聊天,这一次,L大一如既往快速反应,语气带着调侃,主动问他遇到什么问题需要劳烦自己。

蓝河干巴巴地回了几个“哈”字,告诉他自己对音频分享平台有点兴趣。

L大沉默一阵子,问他:“兼职还是全职?”

“全职。”蓝河回复。

对反又是一阵沉默,蓝河耐心地等待。

大概是晚饭没吃好,又可能是最近累得够呛,冰冷的百香果柠檬茶落到胃里,将脆弱的器官刺激得一阵阵绞痛。蓝河心想你别闹,我正临着关键时候呢!

L大问他是否方便接通语音,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干脆给他发了个语音邀请。

 

“听得到吗?”

L大极具魅力的声音从耳塞里传出来,蓝河承认,人家声线真的好。

“嗯,L大好。”蓝河规规矩矩打招呼。

“在平台上贡献声音,这份工作挺自由,我也认识几个人做这个,但是呢,一千个人里面没几个有名气。这种职业,很难被热捧。”L大一如既往,声音温柔,话语直接。

“是。”蓝河怎么会不懂?作为电台播音员,他的声音在偌大城市中的各个角落流淌,在各条马路上穿梭,全面、立体,可这么多听众,对他的认识只不过是“蓝桥”二字而已。哪怕是给他寄礼物,都是出于理智而满怀感激的心情,致敬他的工作,并非他的个人。

“本来还想缓几天再告诉你,不过,哈哈,我也不会后悔现在跟你讲。只是方式没那么正式有点遗憾。”L大的声音带着笑意,听着如春风拂面,“我成立了工作室,蓝桥,现在诚邀你的加盟。”

真的是啊……

蓝河拿起饮料转移到一个空调没那么猛的位置。

“是全职的哦!”L大特意强调,“唱歌的梦想照进现实,不考虑一下吗?”

“……”

“只不过有一个前提……”

 

白天的时候,叶修对参与饭局一事兴趣缺缺,就是早料到会耗时很长。众人慢腾腾地吃,边吃边聊,聊完到旁边切磋。有些人喝酒的喝多了,或是跟人起争执,或者现场即兴挥毫泼墨,总之吃到后面总会有点乱糟糟。

以往叶修会早早地溜,但今晚冯宪君重点盯他,好几次动身都被拦下,只好不再挣扎,乖乖等到散场再走。

“我喝了酒,小许会开车吧?”喻文州问叶修。

后者点点头,一边给蓝河打电话,让他到停车场来。蓝河就在附近,没几分钟便来到。

上车的时候,喻文州原本很自然地拉开副驾驶的门,然而明明早上坐后排的人杵在他身后,明摆出一副“这是我的座位你让开”的表情。喻文州看一眼驾驶座上的青年,微笑着让座了。

蓝河不熟悉喻文州的车,没有打开音乐,车内一片安静。喻文州今天应酬得多,有点乏,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叶修瞄了几眼开车的人,觉得他安静得太过了,便主动搭话。不痛不痒地聊了几句。

蓝河问他:“如果有机会成为网红,被工作室吹捧,收获一大堆粉丝,作品可以名扬天下……哈哈开玩笑,但是作品的确可以借助网络平台让更多人看到,你愿不愿意啊?”

“谁又想通过你拉我入圈啊?”叶修不由得笑了,“没兴趣啊!在私信给我画饼的人真不少,这番说辞我能给你背一个模板出来。”

蓝河扯扯嘴角笑了一下,说:“我也觉得你没兴趣,所以帮你拒绝了。”

 

半个小时前,L大的话萦绕在耳边,他说,蓝桥春雪要是想红,前提需要找一个爆点,比如说,一个人人都想约稿但就是不给其他人画画的家养画手。

“君莫笑的稿太难约了。”L大的语气跟之前主催的如出一辙,“我努力了好几次,都被回绝,后来都不理我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烦,大大把我拉进黑名单。”

“我确认过,君莫笑告诉我,出专辑也好,做海报、PV也好,不会为你以外的人动笔。”L大的音调猛然拔高,“好甜哦!这是不请自来的东风,你红不红,就看你借不借了。”

“所以,我签约你有一个前提,你需要跟君莫笑捆绑销售。”

 

当时蓝河听完这番话,就跟发烧那天起床的时候一样,整个人是虚的。也难怪有这样的感觉,毕竟,想明白了此前付出过真心的友情不过是一出海市蜃楼,是个人都得大脑过载。

“君莫笑不同意呢?”蓝河这样问。

“我感觉你跟他的关系不一般,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唐突。其实,他不需要付出什么,跟我签约的是你,参加工作室活动的也是你,他只需要很偶尔地接一下有关你的约稿而已。舆论方面,现在称呼他为你的家养画手的人很多,他并不在意,所以以后也不用在意。”

“……”

“这是双赢。我知道你喜欢唱歌,渴望更进一步……”

蓝河没等L大说完就打断他。

“我只有一个疑问,如果,如果没有君莫笑,您成立工作室的话,会不会考虑我?”

 

车子渐渐驶出城市,将万点灯火抛诸身后,在发动机的驱使下,义无反顾扑进前方的昏暗之中。

车内很安静,叶修静静地靠在座椅上,偶然打量他一会儿,但没再试图跟他交谈。

令人窒息的沉静之中,蓝河耳边清晰地回荡着L大的回答:

“不会。”

“你很优秀,但优秀的人很多,我会将资源投放在更有潜力……直白点说,就是更有爆点,更能吸粉的人身上。蓝桥,你太踏实了。”

“认真考虑一下吧,音频分享平台之于光辉璀璨的舞台,寂寂无闻地贡献声音还是与万千粉丝互动。”

“有些机会,一辈子只有一次,太倔强错过了,没有回头路的。”

 

蓝河踩了踩油门,卡着最高行驶速度开车,心想:废话,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选择吗?

青年并不为L大接近自己,不过是考察自己的能力够不够加入他的工作室这件事不高兴,让他内心受到煎熬的其实是,如果没有君莫笑,他根本得不了这一个青眼。

没有君莫笑,他什么都不是。


TBC.

——————————

L大埋得超深终于将他掘出来了(扛着锄头)

不用担心,暴雨之后便是一碧如洗的天。

顺便明晚看电影去,请假!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38 )
热度 ( 70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