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撸大猫 番外 Fin.

  • 大老虎叶x人族蓝,兽人paro,可人可兽一键变身那种。

  • 前文戳我戳我

  • 是你们要的生小虎崽(宠的眼神),没什么描写,但是雷这个题材请自避。


❀❀❀ 


兽人族最强大的银虎部落,部长竟然与战五渣人族的一个猎人联姻了!

消息在各部落流转,沸腾了足足一个月,阴谋论和真爱论竟然有着数量不相上下的支持者,而俩主角身处平静的风眼,毫不知情。

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个喜欢撸猫,一个恰好喜欢被这个人撸而已嘛。

 

虎身上都是宝物,虎皮坚韧厚实,虎骨强筋健骨,虎鞭更是厉害,暖肾壮阳。蓝河在人族部落的兄弟,不由得纷纷猜测:哎哟,我们老蓝xing福啊!

蓝河幸福,因为可以撸猫,但并不性福,因为联姻三个月,银虎部落最强大的斗神、族长叶修大大,并没有碰他。

 

不是说完全没有碰,叶修会牵他手,突袭亲他,偶然也摸摸腰什么的。睡觉时,也习惯紧紧贴着他,手脚相缠。大猫猫喜欢被他抚摸,只给他抚摸。大猫猫明显喜欢他。

作为一名猎人,蓝河判断敌我实力差距的能力可谓炉火纯青,深知完全没有机会在叶修身上讨到便宜,早做好被压的准备——不然族长夫人这个头衔也不会这么轻易被定下来。

蓝河没有拒绝的意思,叶修也喜欢他,那、那为什么每晚还是盖着棉被纯聊天,不行夫妻之实哦?

 

这个疑惑,蓝河没有告诉任何人,毕竟他作为最强部落的族长夫人,谨慎点总没错,谁知道是不是人家虎族的秘密呢?那啥,不能为人事……不对,不能为虎事什么的……

除开这个原因,蓝河还考虑过另外一个,就是猫科动物的丁丁……噗,都很小巧的嘛!莫不成叶修害羞这一点,宁愿不在他面前展露?

 

不管是哪个原因,都不是什么好事,蓝河不动声色,自认为给足夫君乃至整个虎族面子。

至于xing福什么的……能每天吸大猫,扑在毛肚皮上任意蹭蹭蹭和打滚,人生复何求啊!!!

就这样,蓝河沉浸在吸猫大业中不能自拔,完全没察觉到叶修的若有所思。

 

虎族部落在崖上,冬天有雪。蓝河从小生活在比较温暖的崖下,对雪十分向往,第一场雪下了之后,拖着大老虎到山坡上撒野,堆雪人、扔雪球,跟一群小虎崽玩得不亦乐乎。

大老虎懒懒地趴在一旁,银灰色的尾巴慢悠悠地在雪地上扫摆,发出沙沙的细响。老虎的竖瞳一直看着雪地里唯一的人类,心想:他果然很喜欢小虎崽,嗯……这个决定不会错!

 

雪落过数场,梅花开了,整个虎族都弥漫着一股奇妙的氛围,那是一种混合着或娇羞,或霸道的蠢蠢欲动。

——虎族的发情期到了。

部落里,随处可见求爱的身影,一些老夫老妻干脆关门闭客。

蓝河想,叶修会受到原始欲望的支配吗?他会怎么做?

 

族长大人远比蓝河想象中淡定得多,似乎没怎么受到生理影响,每天吃得饱饱的,不是懒懒地巡视领地,就是趴在他身边呼呼大睡。

蓝河问过,每年发情期,部落都是这副样子吗?

叶修点点头,一个字都懒得评价。

其实蓝河想问的是,你往年的发情期怎么过。

然而低头看看被他双手揉得发出呼噜声的大老虎,人类想,估计都是这么一副淡定样子就过了吧。

 

转折发生在冬末。今年是暖冬,溪流早早发出了叮咚的响声。有一天傍晚,叶修化成虎,让蓝河骑在他身上,沿着溪流往上游奔去。

叶修没有提去做什么,只是叮嘱蓝河要穿上祭祀用的那套衣服。

 

银色的大老虎驮着一个人,尽量平稳地奔驰在森林之中,肉垫落地无声,矫健的身姿是世间力量与美最完美的结合。

叶修看起来是个武痴,对其他事不甚在意,其实不然,他懂得怎么照顾人,也知道如何润物细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温柔。

比如,特地定制一张长而厚的毯子,以便驮自家夫人的时候,人家可以舒舒服服地趴着。如今,蓝河的脸就枕在毯子上,双手抱着虎身,感受那肌肉绷紧和拉伸的美妙触感。

 

叶修吭哧吭哧地奔跑,从日落时分跑到月上中天,从终于停下来。

纵然有软垫子,但到底是骑着、俯身平趴的姿势,挺累人的。蓝河被颠得够呛,从虎背滑落在地,不住地锤腰。

叶修化成人,给他揉捏了好一会儿。

 

“这是什么地方?”等腰腿的酸痛过去了,蓝河才注意到,叶修停在一个温泉旁边,一棵大得有点过分的树伫立在边上。树有点奇特,叶子居然散发着一层浅淡的银色荧光,聚拢出一团光雾。

“这是月光,还是树叶在发光?”蓝河视力出色,当下居然分辨不出来了,眯着眼凑近看。

 

叶修没有拦阻他,在身后回答:“是树在发光。这里是银虎一族的圣地。”

“噢,挺漂亮的!”蓝河由衷地称赞。

“……”叶修无奈一笑:这人怎么不问带他来圣地做什么呢?正如从来不问为什么他不求欢一样。

 

“之前我询问过你,想不想要小虎崽。”叶修咳了一声,声音轻了一些,“这棵树五年一结果,果实能使雄性怀上虎胎。”

蓝河试图触碰树叶的手一顿。

叶修解释的语速快了一些,继续说:“今天带你来摘,小蓝,你……吃吗?”

 

蓝河心里闪过很多念头。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叶修确实问过这个问题,当时蓝河想,族里多的是小虎崽啊,想玩随手都能抱来一只揉搓。可相处数月,叶修的一言一行,都浸润到他心头了,族长大人那么好,族长大人那么强,好像,揉搓是他血脉的小虎崽,极具吸引力啊……

 

念头一闪而过,蓝河做下决定,相当自然地笑了笑,回答道:“吃啊,为什么不吃?”

“!”叶修眼里闪过欢喜的光芒,从身后抱着自家夫人,脑袋靠在人家肩窝里蹭蹭蹭,大型猫科动物的习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蓝河被他蹭得痒,虽然应下了确实也有点不好意思,便挣扎出来,略带点关心地问:“呃,我吃不是问题,就是……不过都让我吃了,至少有方法那啥一下……咳咳。”

叶修完全没搞懂他试图表达什么,看向树,说道:“不过要那个果实发挥作用,有点儿麻烦。”

 

不出所料,真的会有麻烦啊。

蓝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慈爱”表情,宽慰道:“没关系的,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总之我全力配合,咳咳。”

这句话一出,结合蓝河刚才吞吞吐吐说的内容,叶修瞬间搞懂这家伙脑子里想些啥了,顿时脸都黑了,问他:“……难言之隐……你指哪方面?”

 

看,这脸色,听,这语气,果然觉得没面子了。

蓝河很懂地拍拍他的肩,无比体谅地说:“你很强大,这已经足够了!”

叶修:“……”

蓝河真诚地看着他。

叶修:“……”

 

族长大人沉默地跃到树上,沉默地摘取那颗刚刚好成熟的珍贵果实,沉默地跳下树递给蓝河,沉默地看着对方义无反顾地吞下。

族长大人沉默地将那张原本垫在背上的毛毯铺到草地上,沉默地招手让蓝河走过去。

 

叶修不说话,一脸气得要死的表情,让人无端觉得可爱。蓝河动了逗一逗他的心思,想帮他放松一下。

“那个,叶修啊,你那处会不会有倒刺?猫科动物的丁丁我见过……略可怖。”

蓝河故意提起猫科动物丁丁比较威武的特点,与此同时,在心里浮现起的,却是在人族地盘居住那时,养在家里那几只猫咪的丁丁——粉红色,只有草尖那么一点大,玲珑可爱w

 

叶修脸色更臭了,不知道使了一招什么,将蓝河绊倒在毛毯上,自己双手撑地,俯视他。

“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只有那么一点点大?可能还只能……持续喝两三口茶水的时间?”

蓝河无法违心地摇头,默认了自己确实如此考量。

 

叶修被噎得好一会儿没说话,把这口气吞顺了,才说道:“这个果实要发挥作用,必须配合虎的元 阳。”

“……”蓝河隐隐觉得,这个误会大了。

 

“我在等果实成熟,所以一直没有碰你。”叶修咬牙切齿地说,“绝对没有什么难!言!之!隐!”

“……”蓝河隐隐觉得,完蛋了。

 

“也有点担心我是虎,而你作为人,会适应不良,所以给你多一点时间。”说着话,叶修的目光变了,“现在看来,蓝河大大已经想通了啊?”还知道发散思维了!

“……抱歉。”蓝河悔得肠子都青了,想到几个哥们调侃他xing福的话,肝都颤了。

 

叶修说:“这个果实麻烦就麻烦在,一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就是说,必须要在果实发挥功效期间,确保雄性受孕。”

蓝河想到什么,脸色大变。

“……对,方法就是在这期间,尽可能多地交配!”

 

“我、我想问,这期间就是多久?”蓝河欲哭无泪地问。做好了佛系撸猫的准备,蓦然被告知需要激烈交配,反差之大,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不长,就三天。”叶修笑笑,“放心,在这期间,我保证不会发生什么难言之隐的事。”

 

“……”

看吧看吧,记仇了,这头老虎记仇了!

求生欲使得蓝河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叶修,夺路而逃。然而无数次事实证明,人,跑不过老虎啊。


啦啦啦


蓝河度过了一言难尽的三天,那个温泉水有促进治愈的功效,这三天他不是在岸上,就是在水里,唯一不变的,就是紧贴在身上的,属于叶修的身躯。

再出色的猎人,都难以承受老虎的无情鞭挞,而泉水可以治愈肉体,却无法缓解精神的疲惫。蓝河硬撑着趴在叶修背上回到族里,胡塞了一些吃的,便往床上一倒,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

再之后,便是确认受孕。蓝河没觉得有太大的不适,身手依然矫健,时常活跃在打猎的第一线,直到肚子妨碍潜伏,才“退居二线”。他退居二线也没有闲着,在族里负责指导那些刚学会化人的小老虎一些拳脚功夫。

叶修总是远远看着,默默守护,没有出言阻挡自家夫人做任何一件事。

到秋天,肚子里的小东西终于不安分了,蓝河表现得很镇定,叶修却难得慌了一会儿,他知道,蓝河会痛,有好几瞬间,居然后悔起来,为什么要给蓝河吃果实呢?

不过他毕竟是叶修,很快冷静下来,想了想,化身为虎,轻轻走到蓝河身边,卧躺下来,露出最最柔软的腹部,让蓝河靠在上面。

平日,腹部柔软的长毛总让蓝河爱不释手,今天,则给了蓝河最大的安慰和鼓励——熬过这一场,以后至少能多一个可以尽情埋进去的毛肚皮!

为了毛肚皮,加油啊!

——要是叶修知道他的想法,估计会默默吐血。

忙而不乱之下,两只小虎崽来到世间。刚好是龙凤胎,跟爹一样,有一身无比漂亮的银亮的毛毛,其上深色的条纹似乎“墨水”不够,颜色浅浅的,看着没什么威严感。

但蓝河知道,小老虎长大之后,就会有一身油光水滑的漂亮毛毛,其上深色的条纹是森林之王的象征……就如同他们的爹一样。

叶修没记住自己那对淘气包刚出生时是什么样子,光顾着看蓝河了。他双爪将蓝河拢在怀里,伸出舌头,一下下舔舐对方颈侧,喉间发出低低的呼噜声。

日后的森林大魔王们如今眼睛还没有睁开,嘤嘤嘤地缩在父亲们怀中。

温馨而甜美。

 

……暂时的。

很快,叶修会开始苦恼,蓝河居然喜欢呼噜儿女们的胎毛,不呼噜自己了。这位父亲舔舔自己银亮的毛毛,眼巴巴瞅着蓝河在小虎崽身上埋脸埋得不亦乐乎,觉得寂寞、委屈。

于是,很快,叶修将双胞胎扔进了森林,说是历练,借此强行将蓝河的注意力扭回自己身上。

他是舒坦了,森林,却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强挑战。毕竟,以前只是叶修一个祸害,如今,是叶修的后代,x2。

 

Fin.

————————

父慈子孝?不存在的。

困瞎了,我要梦到撸老虎……大家早安。

还有,控诉一下黑猫太太,说好的一起飙车,结果她11点说先睡一会儿,就至今未起了。闹铃响过,然并卵。∠( ᐛ 」∠)_

评论 ( 20 )
热度 ( 74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