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番外之二(上)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正文完结请戳tag。

  • 番外就是虐狗,你们准备好了吗?


「番外之二 蓝主播上线(上)」


坦白说,蓝河辞去安稳且明显处于上升期的工作,选择重新开始,很大一个原因是没有后顾之忧:在羊城的黄金地段拥有一套三层半小楼、有一笔积蓄、有叶修这个长期租客——只收收房租都足够他吃饱吃好、偶然娱乐一下。而且家中只有一人,不需要赡养长辈,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哪怕宅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用担心流落街头。

很残酷、很现实,但在大都市拥有房产,机会成本下降不少,换个角度来看,就是比租房子的人起点高,能多几分底气去任性、去尝试。

要是蓝河每个月还要愁房租,挣扎在攒点钱和对自己好点的小康线上,绝对不会因为“不能给我成就感”就轻易放弃这份那么多人眼巴巴盯着的好工作。

房子和叶修,是蓝河做出决定的最大依仗。

“所以说,叶修大大你要对我负责啊。”

房子装修完毕,甲醛、化学物质污染什么的检验过关,两人回归到那种平淡但不平凡的日子。蓝河吐槽说过,其实不平凡指的是用笔墨描绘流芳百世佳作的叶大画家,自己真是平淡又平凡到极点。叶修笑而不语,显然不认同,却也没解释。

 

“你两个月没收我房租和伙食费。”叶修闲闲地提醒他。

“攒着吧,缺钱的时候一次性取出。”蓝河盘腿窝在圈椅上,手里捧着一大叠稿子。

画室在四楼,好处就是两个人从醒到睡都能呆在一起,随时随地喊一声都有回应。蓝河也问过,自己在画室写稿子,会不会打扰叶修。彼时男人手握一根蘸饱墨水的羊毫,在纸上随性挥洒,笔锋扫、摆自如,他头也不抬,回答就两个字:不会。

那就是不会了。叶修的心性沉稳得可怕,一旦陷入在丹青之中,外界的动静都不能打搅他。蓝河放心地泡在墨香氤氲的小居室,写写稿子,围观一下画作,再顺便欣赏一下专心致志作画的男朋友。

当然,大画家有时候能一气呵成画上几小时,有时候抬笔却久久不动,干脆放下,坐到另一张圈椅上泡茶,逗蓝河聊天。

久而久之,蓝河总算发现了,在画室写稿子是不会打搅叶修的,但叶修不画画,就绝对会打搅自己!叶修诚恳认错,不知悔改,该逗还是逗。

 

“叶修牌存钱罐不给你计利息啊。”叶修给蓝河和自己分别倒了杯茶,端起小啜一口,眉间全然放松。

圈椅的位置很妙,抬目便能看到不远处公园的湖面,晴天里宽广的湖面碧波荡漾,雨天则水汽朦胧,写意非常。这样一片景,在大都市可遇不可求。

“那怎么办?我亏啊。”蓝河将稿子摊在方桌上,伸了个懒腰,打算歇一歇,喝杯茶再写。

“银行卡给你保管呗。”叶修说着伸手进裤兜掏了掏,看似随意地捞出几张卡摊在蓝河的稿子上,“利息你定,欢迎自取。”

又来了,熟悉的移交财政大权操作。这一回,蓝河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拿起其中一张在手上把玩,笑着问:“密码呢?”

“刚改过,换成了咱们确定关系那天的日期。”叶修说完之后淡定喝茶,同时用眼角余光瞟蓝河的反应。

要是这样还拒绝,简直可以说不识好歹。蓝河将那几张散乱的银行卡叠好,笑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好好。”叶修眉开眼笑,一口将茶喝光。其实也说不上来这样做的具体意义,反正家里老头子的钱都在媳妇手里,所以儿子有样学样了。

短暂而愉快的小憩过后,两人再度进入沉思状态。

 

于夜寒一开始只要求蓝河出粤语节目,对内容没有要求,然而放飞的结果就是,蓝河啥都想试一下。在看到这人给自己的栏目制定一周七天每天不同主题的方案之后,于夜寒连忙制止他继续发散思维。

“你总得有一个大方向!内容过于分散很难给你定位推广!”

定位,这个真不好做。

在电台的时候,节目定位是一个团队制定出来的,兼顾了上面的要求以及听众的需求。而且一旦制定下来,除非收听率十分糟糕,否则一般不会轻易改动,有些类型的节目一做几十年。这是限制,同时也省功夫,起码蓝河就从来没愁过,自己节目的定位是什么。

而且,电台的听众限定在某一个区域,比如蓝河之前供职那个,只有羊城及周边地区能够接受频道信号,但于夜寒这个平台就不同了,面向全国甚至全球所有对此感兴趣的人群,定位不能太窄,类似原本《地胆四围行》那种就不行。

粤语节目,有一定的方向,定位还得兼顾广大听众的胃口,这真是让蓝河发愁了。他不想单纯做某一类型比如情感、体育等节目,希望能更充分发挥粤语诉说本土文化的魅力。

 

蓝河跟叶修探讨过很多次这个问题,叶修的回答一如既往实在:

“一期节目围绕一个地方、一个故事、或者一句粤语,用普通话介绍清楚就行了。”

“……叶哥,我这是粤语节目。”

“那我听不懂啊!”叶修无辜地回望他。

蓝河跟他对望片刻,轻轻将对方的头按下朝着书本,自己抱着稿子继续思考。

叶修的话未尝没有道理,一档纯正的粤语节目,无论内容多么有趣,对听不懂的人来说压根没有半点吸引力,人家又不可能带着翻译器听是吧?

这样想来,如果面向要广一些,那叶修的回答,其实就是节目方向之一了。

最终,蓝河和于夜寒商量定,节目采用梅花间竹的形式,周二、四、六为粤语节目,周三、五、日为国语节目,周一休息。节目定位都是文化,只不过粤语节目讲述外省的文化,为听众打开对外窗口;国语节目则每期选定某个粤语文化作为切入点深入讲述,帮助听不懂粤语但又有兴趣的人了解地道的岭南文化。

文化囊括的范围很广,涉及到方方面面,这是限定方向但不限制发挥,主播拥有充分的自由。

 

蓝河挖资料是熟练工,上麦更是熟练工,平时一个人主持2个多小时的节目依然游刃有余,这种短平快的半小时节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轻松搞掂。

他一连录了几期,于夜寒听完之后十分满意,马上着手搞推广工作。

叶修瞧蓝河那得意模样,没好拆穿这人为了将内容压缩至半小时但条理清晰有干货,还诙谐有趣能吸引人往下听,一期节目的稿子能来来去去修十几次。为了让国语节目更地道,他还揪着主催朋友讨论如何生动自然地抖包袱,生生把主催折磨得跑来叶修这里求救:

君莫笑大大你是说国语的吧?蓝桥疯了你快管管他啊!

还有一次,蓝河半夜说梦话了,居然都在念稿子。叶修听着听着都快笑醒了,同时又有一点点心疼。等蓝河背完稿子之后,特别捧场地鼓掌。可惜睡熟的人没看到这一幕。

 

平台的推广工作由于夜寒一人策划和执行,蓝河只需要注册账号,成为主播,定期发布音频即可,别的事情一概不需要他出面。

熟悉平台之后,蓝河开通了直播通道,每天早晨8点到8点半上麦唠嗑,主旨在于帮助早起的人提神,内容不限,聊聊天唱唱歌杀时间,且风雨无阻。

蓝河知道于夜寒肯定会雇佣水军造势,他不闻不问,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慢慢地,双语节目的收听率平稳上升,直播间的听众数量也缓步攀升。涨幅都不如前期大,但可以看出来是真的粉丝。每天增加一点点,累积下来就会很可观。

电台广播其实是一种比较落后的媒体,除开车载广播,越来越少人平日里守着收音机听节目。但是,在电台工作的时候,蓝河就坚信,喜欢声音的人并不比以前少,只不过是年轻人投奔新媒体了而已。如今他自己就踩在这片土地上,一心想通过声音聚拢那些热爱倾听的心灵,在声音构筑的世界里得到快乐,收获知识或感悟。

拥有这一份淳朴的初心,蓝河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出节目,一切凭声音以及内容说话。不刷脸到什么程度?明明有颜值,但不学大部分主播头像用自己的照片,而是用叶修给他画的Q版蓝桥春雪。

老实说,如此低调行事,并不容易吸粉,也很少能吸引到狂热的听众为他造势,但于夜寒也有信心,这样汇聚而来的都是铁粉。

况且,对一个主播来说,拥有这一份心性才能扎扎实实越走越远。

毕竟,他和蓝河都是热爱声音,愿意以此为事业奉献一生的人啊!


TBC.

————————

今天的蛋,十分十分倒霉_(:зゝ∠)_

白天泡茶的时候不小心被开水烫了三根手指,疼得把手塞进了冰箱的速冻层()如今右手中指中间那个指节挂着一个胀鼓鼓的水泡泡……好想去戳……

下班继续打点滴,万万没想到护士小姐姐在挂药水瓶的时候,手滑了,整瓶药水砸到手臂上,发出“啪”的一声……

我记得小时候,吊瓶都是玻璃嘛,我呆了片刻,内心是:卧槽卧槽谁发明塑胶吊瓶取代玻璃瓶的,简直救我(手臂)一命好吗!!如果不是塑料瓶,而是玻璃瓶,被这样砸一下,恐怕要扒下针头先看个铁打……

护士小姐姐万分抱歉,还说,幸好歪了一点,没砸到针上。

闻言,蛋后知后觉后背一凉……

要是直接掉到针上面,今天我恐怕就是双手残疾,你们也看不到更新了。

(希望)明天是美好的一天。

评论 ( 47 )
热度 ( 65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