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丹青不渝 番外之二(下)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正文完结请戳tag。

  • 番外就是虐狗,你们准备好了吗?


「番外之二  蓝主播上线(下)」


蓝河的节目上线三个月,稳居平台热门榜榜首,于夜寒说了好几次,自己没看错人,兄弟你真是当台柱的料。平台不算大,当这个台柱蓝河不至于谦虚,嘿嘿笑着承了称赞。

“对了,有赞助商想你做推广。接不接看你自己,要是接,我需要在广告费里抽取提成。”于夜寒给了蓝河充分的选择自由,他很清楚,这是留住这位优秀主播的法门。

在电台做的时候,节目也得加插不少广告,蓝河当然不会拒绝,不过希望先了解一下。

于夜寒见他有点意思接,立刻将资料发过来。原来是一间新开张的餐厅,希望他在早晨的唠嗑直播中为自己做一下推广。蓝河考虑一下,问可不可以先尝一尝。于夜寒当中间人联系餐厅,那边欣然同意。

当夜,蓝河带着叶修去吃“霸王餐”。

 

席间,叶修问,要是吃过之后觉得一般怎么办。

“看餐厅的要求,是想我随口提起呢,还是重点吹嘘。前者就是味道一般也没所谓,后者的话……不好吃那就拒绝呗。打广告是双方的选择,平台有权拒绝虚假宣传。”蓝河显然深谙其道。

叶修点点头,又问:“那这一顿无论如何都是免费的了?”

“那自然,大不了许哥请你吃!”

于夜寒这个平台开通了打赏渠道,打赏的钱平台扣起一部分,余下的构成绩效工资重要部分。蓝河的节目火,打赏自然不会少,靠着绩效,小日子都过得美滋滋。

当然,蓝河从来不会在叶修面前嘚瑟工资,毕竟自己这点小钱,跟叶大画家一幅画比起来,啧啧,太不够看了。

叶修哪里猜得到蓝河内心这些小九九,老实不客气地点餐。

餐厅的确不错,出品色香味俱全,蓝河回去之后答应做推广的事,至于广告费,交给于夜寒谈,这也是充分尊重兄弟作为boss的权力了。

 

有了广告费,蓝河的收入更可观,这时候他动了一个想法——纸上得来终觉浅,想节目更具魅力,肯定得往外跑,挖第一手资料。

在平台做主播,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法报销差旅费,所以蓝河之前只敢在羊城范围内活动,减少这一笔支出,如今收入高了,担负得起这笔花费,便开始往外跑,长长见识。

叶修很赞同这个做法,时不时跟着蓝河外出,当是短途旅行顺便采风。

这样一来,蓝河动了买车的心思,毕竟自己有车,去哪都方便些。原本想供,叶修却淡定表示,这幅画快完成了。潜在台词就是不愁没有小钱钱,那我的卡去刷呗。

“咱的车嘛!”叶修笑着说。

车款到位,剩下就是车牌的问题,蓝河有点发愁地说:“太难上牌了,我这种非洲人,恐怕摇不到号。”

“没事,咱们有文州。”叶修老神在在得很,“这家伙肯定有关系。”

“会麻烦到喻老师吗?”

“肯定会,但也说不上多麻烦,他巴不得多点这样的麻烦,好让我欠他人情。”叶修并不在意,可见这两人关系相当熟稔。

结果如他料想的那样,喻文州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帮他们弄个车牌,黄少天顺势“敲诈”叶修一幅小品。用这位名主持人的话来说就,“叶修你本来就欠我一幅小品啦!”

“猴年马月的事啊?继续欠着吧。”叶修点着一根烟,特别欠揍地回答。这自然引来黄少天的一番抗议,不过两人互抛垃圾话已成习惯,见面不怼仿佛打招呼的方式不对。

负责看热闹的喻文州和蓝河笑得不行。

 

等车子和车牌都搞妥,年关已经近了。

今年雨水特别多,冬天也时常淅淅沥沥下点小雨,对于没有暖气,而且极度潮湿的岭南地区而言,真的是魔法攻击造成穿刺伤害,冻得入骨,穿多少衣服都防不住寒意——衣服又潮又冷,被体温一捂,水分蒸出来,别提有多难受,穿上身需要耗费一吨勇气。

个别地区刷新了历史最低气温,粤西、粤北部分山区更是飘起小雪,路面出现结冰现象。

要说这边过年有什么标志性动作,那农民工返乡的摩托车大潮算是一样了。每临近年关,总有庞大的摩托车队伍搭载农民工一年的收获与期盼,开上连通西边的公路归家。

电视台和电台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搞专题报道,今年也不例外,他们还跟汽车公司合作,搞了十几辆爱心车辆,护送农民工回家。

 

梁易春跟蓝河打过招呼,蓝河决定做几期相关节目,便开车跟车队一路开去桂省。

路上跟一对农民工夫妇聊熟了,对方得知他在做报道,觉得新奇,干脆邀请他到家里做客。蓝河这一趟已经走得足够远,便决定跟着他们回家,作为报道的终点。

车子一路往山区里开,天气实在冷,蓝河邀请女人到坐到自己车里,起码有暖气,但对方拒绝了。她坐在摩托车后座抱紧了男人,说这样两个人都暖和。朴实带点不好意思的笑容着实戳到蓝河,他忽然强烈地想知道此刻窝在家里的男朋友正在做什么,看书还是作画呢?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蓝河慢腾腾地开车跟在那对夫妇的摩托车后边,用车灯给他们照明,同时提防意外。幸好到了山区都有公路,而且路况不错,最终平安到家。

那家人挺热情,蓝河跟他们吃了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餐,之后缩在屋檐下艰难搜索信号,跟叶修视频。

 

叶修刚洗过热水澡,裹着厚厚的睡衣窝在懒人沙发上。山区里信号不好,视频经常卡顿,好几次蓝河的脸卡出了奇怪的表情,叶修一边暗笑着截图,一边听他絮絮叨叨今天发生的事。

其实也听不太清楚,断断续续的,只是叶修莫名有一种直觉,平时外出一般用信息联系自己的男朋友是想家了,才会说那么多拖时间。

他感受得到,于是陪着他漫天扯谈。

山里的夜晚实在冷,加之下小雨,简直是雪上加霜,蓝河还站在屋外边,张嘴说话能看到白白的烟。眼瞅着说话都哆嗦起来,叶修舍不得了,找个理由挂断视频。

片刻之后,他收到蓝河的一条语音信息,很短:

“我想死你了……”

叶修心里一动,暖得不行,嘴上笑着,却发了一句可怜巴巴的话回去:“独守空房,被衾冷似铁。”

“……等我明天回去宠幸你!”蓝河嗷嗷叫。

“呵呵,等着等着。”叶修心想明天出去补点货,上次快用完了。

 

这次的专题做得挺成功,有一些公众号找上门要音频的授权。有了第一次成功经验,专题节目越做越顺,甚至不少人私信报料,告知哪里哪里有什么民俗活动,哪个山沟沟里的花开了之类,不知不觉间,蓝河为自己构筑了一个信息网络,梁易春知道后,强烈要求资源共享。

三天两头往外跑,蓝河被晒黑了一点,身板也结实了。尽管如此,他悲催地发现,自己的臂力依然比不过叶修。后者依然能够轻松将他压在任何一处地方为所欲为。

“这不科学!”蓝河百思不得其解。

“从小扛画材爬山写生练出来的,哪里不科学?”叶修将人压得死死的。

“……看着不像。”

蓝河没脾气了,叶修爬山的确也比他厉害得多,有一次他们为了看云海——是的居然能在省内找到能看云海的山——到山上露营,爬到半路蓝河已经体力不支,然而叶修也就气息稍乱,最后还拉着他将人扯到山顶上。

“许哥你认了吧。”叶修闷笑,继续新一轮的为所欲为。

蓝河拍床单抗议无果,唯有从了。

 

一年又一年,于夜寒的平台知名度越来越大,节目更丰富,此时蓝河已经入股工作室,但不管事,专注做广播。他开始阅读书籍,往更高层次锤炼自己的能力。

他一心一意喜爱着声音构筑的世界,期盼自己能仿效偶像张悦楷先生,为这个世界留下值得回味的音频。

而他最忠实的听众要数叶先生。自从蓝河开始“读书”,他便多了个皮一下的途径:把书一递,在人家身边一窝,意思简单明确——我要听这本,给我念一个。

所以,每次蓝桥主播的更新内容不连贯,听众就知道,肯定是他家内人撒娇了。

评论纷纷表示:听个书都要被喂狗粮,这世道,太艰难了!

被形容为“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无条件宠“内人”的蓝河接过叶修又塞过来的一本书,示意他看看评论区,表情无奈但内心甘之如饴地继续新一轮不连贯更新。

叶先生表示很满意:微博上君莫笑宠你,平台上蓝桥宠我,很好很公平。

还真是这个理。

蓝河拍拍身侧的椅子,示意叶修坐过来,又调整好麦克风的位置,翻开书页。

声音不急不缓地流淌而出。叶修专注地看着蓝河,后者似有所感,略略抬目,两人相视一笑,蓝河又马上低头,继续为他念下去。


TBC.

——————

我知道你们会笑,但我还是想说……

手指上的水泡胀鼓鼓的,麻麻一手拿针一手拿火机走过来说,我给你挑穿它,将水挤出来。

WCCCCCCCCC我当时就发出了惊涛骇浪般的叫声,捂着手指仿佛失去了挚爱。

经过一轮剧烈的思想斗争,抱着横竖都是死、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信念,我看着针刺进水泡——————

真的不痛哎-L

是真的不痛=L

我妈看我一秒熄火,冷笑着问:还痛不痛?还吼不吼?大半夜杀猪一样!

我可怜巴巴抱着手指头……哼唧!

然后我居然有点发热,在发烧的边沿来回试探……去医院拍了片一切正常,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非常谜_(:з」∠)_

希望换了药,明天咳嗽能完全好起来。

晚安~~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37 )
热度 ( 71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