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一个坑

  • 全息游戏+(存在感约等于零的)ABO设定。

  • 这是一个9000字的坑……我有一个坑,请问你跳不跳?

  • 吃了西药脑子糊里糊涂写得不知所云,剧情是开着F1赛车横冲直撞,各种急转直下失去逻辑……

  • 尽力了,救不回来。


战斗已经进入尾声,这是最终锁定的区域,BOSS必然藏身其中。

青年踩着一个只剩半边但仍旧勤恳工作的飞行板穿梭在废墟里,仔细观察四周。倒塌的楼房将这个区域分割出一个个区间,遮挡住观察的视线。丛生的杂草中,似乎隐藏了许多小东西。

是不是该往高处攀爬,好俯瞰全局?

蓝河思索了一会儿,决定放弃这个想法,毕竟十区还存活的玩家估计都在这里了,他先安置受伤的伙伴再赶过来,迟了一步,如今贸贸然攀高更可能成为活靶子,被一早到达、占领了好位置的人打成筛子。

他操控那半台随时想嗝屁的飞行板,躲在阴影里四处游荡。暗处藏有不少人,但都没主动攻击他,这不奇怪,蓝河是相当有名气的玩家,身手了得,冒失攻击有可能暴露自己的位置从而被反杀。

蓝河当然知道这一点,才敢利用这些玩家的小心谨慎大胆晃荡——除开一个人。

他在半途发现有人跟踪自己,对方相当机敏,速度极快,他回头堵了几次都没成功,相当郁闷。是谁?十区居然有身手如此了得的玩家?他对局势会造成什么干扰?

作为一名职业玩家,带着任务进入游戏,蓝河不得不考虑很多方面。

这款游戏名为荣耀格斗场,是当今最火热的全息游戏。玩法很简单,玩家被投放在地图上,尽可能猎杀BOSS攒积分,最终BOSS被杀时,积分最高者得胜。同时它允许猎杀玩家,猎杀成功的话,“猎人”将能得到“猎物”的一半积分。

荣耀格斗场设有职业赛事,每年3—6月为全网海选阶段,8—12月为职业联赛阶段。海选阶段个人积分达到所在大区前30名即获得参加职业联赛资格。

大区只有10个,也就是说,能进入职业联赛的人只有300名,在数以千万的玩家基数下,比例少得可怜。这其中,有150多名职业选手,几乎能百分百锁定席位,也就是说,剩下150个名额给全网玩家争取,竞争大得难以想象。

目前蓝河在第十区排名22,要是这一场比赛顺利活到最后,积分成功计入累积,出线就稳了。

没错,活到最后就行。

蓝河的心态很轻松,甚至不需要考虑如何战胜最终BOSS——活下来就行,能给对家添点麻烦最好。

也正因为如此,那个幽灵一般缀在自己身后的玩家成为最不安定的要素。

是谁?

肯定不会是职业选手,约定俗成的惯例是,职业选手的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将不再参加海选,以免战斗力过于悬殊降低普通玩家的可玩性。

所以是谁?

这是第十区,经过前几轮游戏,蓝河大致摸清了参与这个区竞争的都有谁,比如老对手车前子、夜度寒潭等,他们的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所以不会是他们。

——蓝河确信跟踪自己那人比自己技高一筹。

飞行板苦苦支撑了半个小时,最终冒出一股浓烟报废,蓝河轻巧地从失控的机器上跳下来,迅捷地闪进一栋建筑物内。有一只爬虫张牙舞爪地扑上来,他侧头避开,手中长剑一挥,虫子的身躯断成两截,化成光粒消散。蓝河身影没停,利落地从后窗跃出,飞快闪到另一栋建筑物内。如此几轮转移,在高处虎视眈眈的玩家失去了他的踪影,不得已放弃猎杀他的想法。

蓝河此时正在暗自咬牙,皆因他用最快的速度转移,居然还是没能摆脱那个“幽灵”。

究竟是谁?!

就在此时,地面猛地一震,不远处长长一排建筑物轰隆倒塌,烟尘滚滚。藏身在里面的玩家要么仓皇逃出,要么躲避不及化成光点消散。

能造成这么大动静,只有最终BOSS。然而蓝河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凌乱的围殴BOSS现场,而是……

他使出三段斩飞快朝一堵墙壁掠去,中途起跳接银光落刃,长剑光芒骤起,墙壁被劈成一堆碎石。尘埃落定之后,碎石后面显露出一个身影。

找到你了!

蓝河却没有抢攻,反而往后跃了十数步,拉开安全距离。原因很简单,这个人刚才没有躲,才会被自己轻易揪出来,这表明这个人的战斗力,起码对方相信自己的战斗力足够强横,能够跟蓝桥春雪正面对抗。

联想到这人一路上神鬼莫测的身法,蓝河选择退守。

那个人略显惊奇地“咦”了一声,没多问,一眨眼的时间,身躯化作一道残影,如离弦之箭直逼蓝河面门!

太快了,眼睛几乎捕捉不到他的攻击路线!蓝河凭借多场战斗累积下来的经验,条件反射猛地后仰,堪堪避开攻击,同时不顾及形象就地躺下,双手撑地,扭身向上飞踹!

那人明明是向前冲的势头,却在被踹中之前身形猛地拔高,躲开了。

蓝河也没想过自己能踹中,当即就地一滚,翻身而起企图跃到一堵围墙后面。然而还没起跳,一道银光闪过,对方的攻击直插肩膀的位置!蓝河不得已矮身躲避,对方的武器咚一声插进墙壁中。

机会!

蓝河挥剑而出,贴着那人的武器朝对方手上削去。一般人这时候会选择撤手,然而那人不!他那柄类似长矛的武器忽然一抖,居然幻变成一把刀,刀刃相碰,擦出连续跳跃的火花。那人利用巧力,将蓝河的剑势荡开了,轻巧得如同四两拨千斤,下一秒,却又骤然变快,刀光剑影劈面而来!

蓝河背靠围墙招架那人快而密集的攻击,心中惊讶不已。

这家伙,太强了!比老对手车前子他们强无数倍……根本就是职业选手的水平吧?!

被“投放”的第十区的职业选手,印象中早已全部锁定席位不再进入海选的游戏了啊,所以这人究竟是谁?

蓝河暗自惊叹,勉力抵抗,甚至做好了凉凉的准备。然而攻击他的人并没有猎杀他的打算,一轮强攻之后,收起那柄奇怪的武器,后退三步,停手了。

远方的BOSS从沙地里冒了个脑袋出来,体型巨大,不断发出嘶吼,地面再度被震得不住抖动。

“你是……谁?”

蓝河作为职业玩家,不说那150多名职业选手,就是有能力抢150个海选席位的玩家都研究过,眼前这人非常陌生,没见过啊!

他长得不错,就是身上的装备搭配过于怪异,英姿飒爽不起来。这身装备与其说搭配过,还不如说是在地图上找到什么穿什么。

“这话问的,不是玩家还能是BOSS不成?”对方说话了,武器变作一柄银色的伞,被搁在肩上。他浑身散发出一股混不吝的气息,很强,但又并非咄咄逼人不可靠近。

微妙。

“这位高手,我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你。”蓝河谨慎地问。

“第一次进入赛场。”

海选并非无限场次,3—6月中,每一个区共安排10轮比赛,不强制选手参加,且每个选手最多参加8轮赛事。本场是第十区的倒数第三轮比赛,这人才第一次进入赛场,意味着哪怕接下来两轮比赛都参加,至多也就参加三场比赛。

三场比赛,能攒到多少积分?

蓝河顿时放心了,觉得这人就是来捣乱的,不会对局势造成影响。

“BOSS出来了。”蓝河指了指不远处那条嚣张无比的沙虫,“第一次进入赛场,怎么也要感受一下猎杀BOSS的惊心动魄吧?”意思是兄弟你不要跟我纠缠了,赶紧过去送人头吧。

那人笑了笑,连头都没有回,直接问他:“你身手不错,一看就是职业玩家,这个BOSS挺彪悍,咱们不如共享一下猎杀它的捷径?”

蓝河眉头一跳:靠,这人怎么知道的?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人调出数据面板指了指,解释道:“蓝桥春雪,排名22,本场积分325,只要躲得远远地猥琐发育,出席是稳了。为什么要冒险过来杀BOSS?”

因为我知道这个BOSS的一个死穴。蓝河在心里作答。

“要是我不同意呢?”

“也没有给你选择。”那人手腕一翻,伞状武器的尖端对准蓝河的喉咙,“我主要是想省事一点,强杀并不是不行。”

你吹!蓝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怎样,合作不?”

“现在怎么看都不像合作。”

“你给我信息,我放你一命,是合作。”对方老神在在地回答,相当气人。

气人,然而打不过。

蓝河收敛起气场,抬手拨开对方的武器,算是服软了。他查看一下对方的属性面板,得知这人名为君莫笑,本场积分——0。

一个零蛋玩家,居然逼迫我共享灭BOSS的方法?蓝河都不知道该震惊还是吐槽。

“沙虫的死穴是一窝蛋。只要能潜进他的巢穴,抢到蛋带在身上,那么这人受到伤害将下降20%,同时对沙虫的伤害提高20%。”

君莫笑听到后点点头,招呼一声:“走着。”

蓝河一头冒水,“走什么啊,咱们是竞争关系!”

“合作关系。”君莫笑又闲闲地端起伞端。

去你的合作关系!

蓝河翻个白眼,表面上愤愤然,心中却是一松——是的,关于BOSS的死穴,他并没有全部说出来,留着后手呢。这个人很强,跟在他身边,潜入沙虫的巢穴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让他不起疑心。既然对方逼迫合作,那自然是顺水推舟,再好不过了。

君莫笑双眼扫过这个年轻人的表情,不动声色弯了弯嘴唇。

如蓝河所料,君莫笑很强,不管是沿途偷袭的玩家,还是BOSS的攻击,他都不费吹飞之力躲开了,蓝河安稳地跟在他后方,第一次觉得接近BOSS是如此容易的事。

这时候,沙虫已经爬了大半个身体出来,正在疯狂乱摆,刮出数道风刃。BOSS脚下的玩家无不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蓝河避开主战场,带着君莫笑钻进一个相当不起眼的洞里。

洞穴内因为沙虫的动作沙尘滚滚,君莫笑将伞撑开,安然前行,蓝河心里吐槽这伞未免太好用了些。

难得有时间,他开始搭话。

“这位高手兄,你身手这么好,不是新手玩家吧?我之前好像没听说过你的名号啊。”

“不是新手,哥玩这个游戏十年了!”君莫笑的声音在混乱的环境中显得沉稳有力,“至于听没听说过……”话语最后化作一声笑叹。

因为可以猎杀玩家攒取积分,不是没有积分低的人联合起来猎杀高分玩家的现象,甚至有人不杀BOSS,专门通过这个途径获取积分。说不定这个身手强悍的玩家总是被暗算,一直得不到席位,自己才没听说过他的名号。

……不可能啊,哪怕没得到过席位,但如此突出的身手,不可能没有人关注!

“兄弟似乎有难言之隐?”蓝河继续问,试图挖掘更多信息。

“……这说法怎么怪怪的。”君莫笑吐槽道。

不点出来还好,被点出来之后,自己的问话怎么都像在质疑对方某方面不行,蓝河乐了,顺嘴问:“兄弟是A?”

“嗯,你呢?”

“B。”

君莫笑瞄他一眼,笑道:“是O吧?”

“……”

擦!

“藏什么,是A、B还是O有什么关系?”君莫笑丝毫不在意地说。

荣耀这款全息游戏对所有性别平等,职业选手中不乏厉害的O。蓝河说自己是B,一来是想隐藏个人信息,二来……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他感到某种危机感,这让他忍不住躲藏真实性别,没想到被轻易拆穿。

君莫笑说这话时,不在意的语气是真的,这个态度让蓝河颇有好感。

气氛松动了些,蓝河甚至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动了纳贤的心,便问:“兄弟,你知道职业联赛的玩法吗?”

“知道啊!”

“那你该知道,职业联赛就是职业战队的赛场,非职业选手的入围玩家基本都会投靠一个战队以免成为炮灰。我是职业玩家,隶属蓝溪阁,为蓝雨战队服务,兄弟你身手了得,我愿意做你的介绍人。怎样,加入我们的吧?”蓝河抛出橄榄枝。

“不怎么样。”君莫笑毫不动心,“我跟了你一路,发现你的协调能力相当不错,我这边缺人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兄弟,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蓝河作最后挣扎。

“所以啊,小蓝同志,要投靠哥得趁早!”君莫笑这反抛橄榄枝的操作非常骚气,也说得像模像样,好像他真的能拉扯出一支队伍在职业赛场跟职业战队抗衡一样。

蓝河不否认他个人能力很出色,但终归只有一个人。

两人拉拢对方失败,都不说话了,专心致志赶路。

沙虫的巢穴是一个小型迷宫,沿途有沙虫宝宝和知道这个地点的玩家埋伏攻击,不过在君莫笑面前,这些都不够看。男人握着一柄变化莫测的武器,几个起落就斩获一堆积分。

蓝河没想过偷袭,安分守己跟君莫笑合作杀怪。两人势如破竹,成功侵入深处,果然找到一窝蛋。

“唷,居然有两只,我们一人拿一只?”君莫笑用伞端点了点,特别公平地提议。

蓝河自然没有意见,他握着蛋,问道:“兄弟,即使拿到这个道具,单杀BOSS也不现实,要不我们继续合作?”

君莫笑乐呵呵地说:“不用,我的同伴差不多到了。”

“……”

蓝河默默后退,跟君莫笑保持安全距离,对方挥挥手,说了声再见,开启疾跑往地面跑去。

等蓝河从巢穴出来,惊讶地发现地面上老对手们都不见了踪影!只有6个不认识的人围着BOSS殴打,显然,其他人不是明哲保身撤退,就是被清场了。

君莫笑威风凛凛地立在沙虫头顶,手中武器化作一柄长矛,狠狠捅在BOSS坚韧的皮肤上,因为有20%攻击加成,矛尖成功戳了进去,痛得沙虫发出一阵狂啸。

这就是君莫笑的队伍?

……真的很强的样子。

蓝河按耐住剧烈的心跳,躲藏在附近一处倒塌的建筑物后面呼叫队友。

“老大老大,那边还有一个人!”一个拿着板砖的玩家指着蓝河的方向说。

“不用管他,专心杀BOSS。”君莫笑攻击不停,“还记得我说过,BOSS狂暴怎么对付吗?”

“记得!”

“行,等待时机。”

这边一伙人杀得热火朝天,蓝河估计着BOSS的血量,等候同伴赶来。等着等着他发现不妥,这伙人的攻击实在太高了!接连被打出出血等效果,伤害不断叠加,沙虫的血条降得飞快!可能等不到同伙过来……

蓝河咬咬牙,举着沙虫的蛋用最快速度冲进战场。

“来了!”君莫笑大吼一声。

什么来了?蓝河惊愕,但情况不容多想,他靠近沙虫的仇恨范围,蓦然将手里的蛋捏碎。

“嘶——”

地面骤然飞沙走石,沙虫的身躯停顿片刻之后,凭空涨大一倍,而且皮肤变成血红色!

捏碎沙虫的蛋,可以令BOSS狂暴!沙虫狂化之后攻击力翻倍,防御却足足下降50%,是猎杀的最佳时机!

“注意配合!”君莫笑居然开始指挥起来,他的身影鬼魅一样缠在沙虫身侧,躲避无差别攻击的同时打出极高的伤害。

蓝河捏碎蛋的瞬间,沙虫的仇恨就牢牢锁定在他身上了,此时此刻,他无比艰难地逃窜,躲避狂化BOSS的猛攻,心中不断祈祷那伙人赶快团灭——是的,他就是来添乱的,这个BOSS狂化之后鲜少有人能近身攻击,没有人海战术,零丁几人只有被秒的下场。

只是结果并不如他预料的那样,那伙人的实力完全刷新了他的认知,巨型狂化沙虫凶狠无比,这几个人却比BOSS还凶悍!

沙虫被打得嗷嗷乱叫!

此刻,现场就如同蓝河作为MT拉住BOSS的仇恨,而这几个DPS抓紧时间输出一样。如果有解说,估计回来一句“配合得当”。

蓝河心里哇凉哇凉的,知道自己被厉害的对手坑了,把心一横,干脆不躲避攻击,直接迎上BOSS,试图自杀。偏偏在这个时候,君莫笑横矛一扫,将蓝河打飞出去,让BOSS的攻击落了空。

“卧槽!”这都行?

蓝河脚步还没站稳,君莫笑已经贴身跟了过来,架开长剑的攻击之后,抓着他的衣领往上一扔,自己随即跃起,单手托着蓝河的后腰攀爬一栋废弃大楼。

蓝河岂会如他所愿,一有机会便反抗,铁了心挣脱君莫笑的缠斗好投身BOSS的怀抱。然而君莫笑同样不会如他所愿,一柄伞花样百出,耍似的将他牢牢困在身旁,既不打伤他,也不让他逃,还抽空对BOSS疯狂输出。

绝了真是!

BOSS要是倒了,仇恨在蓝河头上,他和这些人没有组队,积分自然不会分到那几个人手里。只不过蓝河很清楚,BOSS倒之前,君莫笑绝对会杀掉自己抢仇恨,既然如此……他把心一横,佯作进攻,却是反手一刀干脆利落捅在自己身上。

化作光点消散之前,蓝河看到了君莫笑脸上惊讶的表情。

切,让你坑我,BOSS的仇恨接好了您咧!

蓝河一死,沙虫张开大口猛然扑向君莫笑,他连忙躲避。乱仇确实让这支小队忙乱了一阵子,不过却没有造成减员,BOSS的血量持续下降,最终被击杀。躲藏在暗处的人一点着数捞不着,狂化BOSS那令人眼红的积分摊到这6人头上,十区的排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死亡之后,蓝河马上从登陆仓出来,用光脑查看积分榜。片刻之后,看到火箭一样飙升的君莫笑等共6人的ID,以及自己下滑到29的排名,忍不住锤了一下桌子。

他是职业玩家,效力蓝溪阁,马上联系蓝溪阁的负责人报告十区的情况。

“……我自杀了,作为惩罚,下一场比赛开场有半小时虚弱时间……是,努力撑过去吧,排名29太险了,而且我有预感,前30名恐怕要腾6个位置给那伙人……”

蓝河万万没想到,一片大好形势会被打破,要是君莫笑刚威胁他的时候就自杀,不给那人拿到沙虫蛋的机会,这伙人能不能不减员成功抢到BOSS呢?

恐怕也可以……

君莫笑一开始就说明白了,想走个捷径而已,强杀也不是不行。

所以说到底,只有自己白白损失了本场积分,还附带下一场半小时的虚弱惩罚!

我怎么这么恨呢!

……等等。蓝河猛然意识到,自己真的需要死吗?君莫笑要抢BOSS仇恨的话……沙虫的蛋,有两只啊!

就在蓝河不住作设想的时候,通讯仪响了,不是哪个朋友找他,而是总脑发来通知。准确来说,是催促他相亲时间进入倒计时,再不选择对象见面将扣除个人社会信用值——总脑统领这个ABO社会运作的方方面面,拥有绝对权威。

真是忙上添乱!但是这个惩罚太重,他不得不在一堆候选名单中选了一个提交上去。选这个人“相亲”,只因对方的简介只有一句话:玩了十年荣耀。

总脑唯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强调过程,不重视结果,也即是说,它强迫相亲,但不要求必须成功。

对方玩荣耀,还玩十年了,见面不至于没有话题。只要熬过规定的见面时间,蓝河又能逍遥快活三个月。

总脑很快发来通知,被选择那人同意见面,一个小时后,某网咖等。

这地方……蓝河一边吐槽一边摁下同意键。

蓝河万万没想到,命运会给他开了这么大个玩笑:一小时后之后,坐在网咖那个相亲对象,脸跟君莫笑长得一模一样!

“叶修?”蓝河犹疑地打招呼。

“是。嗯?小蓝同志。”君莫笑……叶修看清来人之后,笑了笑,将烟掐灭,“真有缘啊!”

“可!不!是!嘛!”蓝河咬牙切齿。

“刚才自杀做什么?”叶修单刀直入地问,“我手上还有一只沙虫蛋,到最后关头必定会捏碎它抢仇恨……你干嘛要自杀?”

蓝河心里咆哮着:我也知道啊,只不过死了才想到啊!他脸上平静地说:“以免你杀我抢积分。”

叶修点点头,“你的积分的确高,只不过哥不至于这样做。你白死了。”

“……”

“相亲呢,站着干啥,坐吧。”叶修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

“……”

这是一次相当有意义的相亲,两人切磋了三个小时,蓝河受益良多。

“谢了!”

“现在会说谢谢了?前不久谁还咬牙切齿来着?”叶修嘴上叼着烟,语气欠揍。

“一码归一码,被你坑了我自己也有责任。”蓝河坦荡荡,“你教我玩荣耀,所以谢谢。”

叶修没有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脑海里这人决绝地将刀刃捅进自己身体的表情一遍又一遍浮现。

“怎么了?”蓝河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纳闷这人在看啥。

“在游戏里说过吧?我是A。”叶修说。

“我还是O呢,不然总脑为啥要强制我们相亲。”蓝河语气无奈。

“你选中我,而我恰好有时间跟你见面,这是缘分。”叶修弯了弯嘴角,“不如试一下。”

“……”

“抑制剂使用过度了吧?”叶修犀利地做出判断。

总脑之所以强制相亲,不是没有道理。过度依赖抑制剂,会破坏身体免疫能力,引发一系列并发症。

这个人,荣耀玩得厉害,性格虽然有点气人,但不是相处不来。蓝河不知道怎的又想到游戏里自己下意识隐藏真实性别的行为,摸摸鼻子,说道:“我考虑一下。”

“行。”叶修留下联系方式,叼着烟挥挥手走了。特别潇洒。

蓝河算算日子,自己快到发情期了,便打算回去路上买个抑制剂,结果被告知,他被总脑列入黑名单,禁止消费该产品。

卧槽?这么绝的!

不对啊,他确实挺依赖抑制剂,但身体还不错,绝不至于到了禁止使用抑制剂的状态。相亲结束才这样,是叶修做了什么?

这个问题有点尴尬,他没有马上问,而是熬到下一轮比赛,两人在战场碰面才假装不经意地问出来。

叶修顿了顿,似乎回想了一下,“上次碰面结束之后,总脑让我问我是否愿意跟你深入交往。”叶修笑了笑,“我选择了是。”

蓝河一剑劈过去!

“哎哎,我也不知道我的选择会影响你购买抑制剂啊!”叶修不住闪躲,“你看,哥相当有诚意吧,知道你有半小时的强制虚弱时间,特地过来保护你。”

是的,感谢你不辞劳苦将我从藏匿地点揪!出!来!

“这一场比赛我们合作啊!”叶修喊了声。

蓝河毅然转身跑路,决定离这个人远远的。

这一场比赛蓝河远离BOSS猥琐发育,捞了不少小BOSS的积分,结算的时候排名爬升显著。那六个人的ID已经咬在30名后面了,可以想象,下一轮比赛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必然集体取得席位。

“我通知战队做好准备。”梁易春了解情况之后,做出如此判断。

“抱歉,蓝溪阁在第十区拿不到预期席位。”

“忽然冒出6个高手,谁也料想不到。”梁易春没有责怪。

【很努力开车但连车钥匙都没找到】

(坑)

——————

这个坑告诉我,脑子不清醒的时候别试图强行码字。

不过一开始的目的其实是为虫脑复健一下,所以打斗那里(虽然快)但写出来了!

还有其实很想吃肉_(:зゝ∠)_开不出车的感觉好憋,好憋,好憋……

然后消失几天。

评论 ( 37 )
热度 ( 39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