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叶医生你好,叶医生再见 01

• 年龄操作,18岁的医生叶遇见10岁的皮博远~~
• 想看叶医生怎么治皮博远⁄(⁄ ⁄ ⁄ω⁄ ⁄ ⁄)⁄
• 注:恋爱是长大之后的事情。

###


许博远,男,10岁。

药物过敏。

“打几天点滴没事了。”年轻的学徒瞄一眼处方笺,见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便移开了视线。

“啧,我是说,反正现在没有病人候诊,你去问一下情况。”老者用手指点了点“10岁”的字眼,“别老盯着医书,多关心患者的情绪。”

“麻烦……”叶修脸上挂着不耐烦,但还是听从师傅的吩咐走过去。

小朋友左手挂着点滴,脑袋垂到胸口,大腿上放着游戏机,电源没开,整个人像一朵被太阳晒恹的蘑菇。

“感觉怎么样?”叶修俯下身咨询道。

“蘑菇”晃了晃脑袋,不知道是想表达不怎么好还是没什么大碍。

可怜巴巴的,叶修没忍住抬手揉了揉许博远小朋友的脑袋,“来,抬起头让我看看。”

许博远万分不愿意,等了好一会儿才昂起头看向眼前的医生。

“……”叶修忍住了,没笑。

小朋友长得虎头虎脑,相当醒目,只可惜因为过敏,脸上起了相当多蚊子包一样的红点,搭配这年纪轻轻却潸然泪下的表情,很逗。

“多不上心啊,刚开始过敏的时候怎么不过来看医生?拖成这样。”叶修好笑地碰了碰小朋友的脸蛋,被躲开。

“他爸妈都没想过吃个感冒药会药物过敏,还一直给他吃。”护士搭话说道,“花脸猫似的,真可怜。”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小朋友的哪根筋,只见他刷一下又低下头不理人了。叶修瞧他好玩,干脆拿过人家的游戏机,坐在旁边自顾自地开机。

“打点滴玩不了吧?来,哥哥玩给你看。有没有过不了的关卡?”

小朋友用眼角瞅了他一眼,估计想说“别碰我的游戏机”,然而又没胆子顶撞穿大白褂的医生,只好委屈巴巴地看着。

没想到叶修玩游戏很厉害,操控着人物灵活地躲避障碍物,挑翻了一个又一个boss。修长的手指哒哒哒急促地摁着按键,白的手指和黑的游戏机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朋友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变成不断催促叶修快开始下一关。看到激动的时候情不自禁手舞足蹈,挂着点滴的左手差点甩起来,还是叶修手疾眼快一把按住。

“小心点啊!”

“哦。”小朋友吐吐舌头,眼睛盯着游戏机没挪开。

“自己单手随便摁一下吧,我干活了。”这时叶修却将游戏机递回去,不打算继续玩。他起身伸个懒腰,进内间洗了个手,出来给许博远换吊瓶。

诊所不大,只有两三个打点滴的人昏昏欲睡。叶修巡了一圈后,凑到老医生旁边讨论一个药方。

单手玩手机,分分钟就Game Over。许博远抬头,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目光总也离不开叶修。人家走来走去,他的脑袋就跟着转来转去。见这位医生真的没打算过来继续玩游戏机,不禁有点低落。本来已经像一棵向日葵了,如今又变回焉了吧唧的蘑菇。

这边讨论了一阵子,叶修本来想看看吊瓶还剩多少药水,结果回头看到一个没精打采的脑袋瓜,不禁走过去揉了揉,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药水的速度快吗?”

“不快。”许博远闷声闷气地回答。

“小小年纪老这么深沉做什么?”叶修便问。

“无聊。”许博远的声音很轻。

“一个人过来打点滴?父母呢?”叶修环顾一周,确定没有看到陪护人,纳闷了。

“忙着上班呢,看他吊下针就走了。老街坊,帮忙看着咯。”老医生笑眯眯地说,“小远是乖孩子,懂事!”

乖孩子垂着脑袋瓜,身体力行对这番话表达抗议。细细的手指抠着游戏机的按键,一副别扭的模样。

“想打机?”面对这个10岁就自己打点滴的小朋友,叶修头一回觉得被打败了,坐在他旁边打算哄一哄。

“不想……”许博远将游戏机推过来,“你打吧。”

“哟,真的这么懂事?”叶修老实不客气接过来,哒哒哒又开始挑boss。

许博远伸长脖子看得津津有味。

要吊三瓶药水,反正不赶时间,滴得很慢。吊到第二瓶差不多完的时候,小朋友开始扭来扭去,叶修以为他坐不住了,结果扭扭捏捏半天,说自己想去厕所。

叶修顺手将游戏机塞兜里,给他举吊瓶,本来想背过身用手举着,结果被赶出洗手间。

“小不点还挺讲究哈。”叶修好笑地将吊瓶挂在洗手间的架子,确认他一个人可以,又叮嘱不要动左手之后,才到门外候着。
这一番互动之后,许博远小朋友对这位年轻的医生哥哥放下了戒心,把他当哥们了,有说有笑的。

许博远吊完针,家人还没下班领他回家,小朋友便当了叶修的小尾巴,举着游戏机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转来转去。诊所因为这个小豆丁多了不少乐趣,不吵,十分讨喜。

叶修被绊了几次,干脆夹起小朋友提溜到墙角。

“我在地上画个圈,你不许走出来。”

“悟空,为师会好好等你回来的!”许博远顶着一张过敏的大花脸,有模有样地合十。

“臭小子!”叶修一指弹向他的脑门。

“泼猴!”许博远捂着额头嚷嚷。

叶修再弹。

许博远不敢闹了,捂着嘴巴念念叨叨。

“说啥呢?”叶修居高临下瞪他。

“紧箍咒!”许博远扮了个鬼脸。

“……”叶修笑了笑,“这么皮,会变丑的知道吗?”

小朋友浑身一僵。

“我不给你治这些包。”叶修点了点脸,“小姑娘见了你就跑,让你打光棍一辈子!”

许博远快哭了!

“叫声好的来听听。”叶修见这个法子能治他,一脸得瑟。

“……医生哥哥好。”许博远用蚊子叫的声音喊道。

“听~不~到。”

“医生哥哥好!”许博远梗着脖子吼了一声,整个诊所的人都看过来了。

“哎,乖。”叶修满意了,浑然没有欺负小朋友的羞愧感。

“呜——”

TBC.

————————
出差没带电脑,忙里偷闲码小甜饼,意思意思着看吧~
不要期待有后续。

评论 ( 42 )
热度 ( 74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