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丹青不渝 番外之三

「番外之三 日常任务」


刚确定关系的时候,蓝河不仅是情感方面鼓起毕生勇气,跌跌撞撞地蹦出第一步,工作方面也面临转折期,前方一切都是未知。单是辞掉安稳的工作,进行前途未卜的新尝试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都足够彷徨,何况是情感、工作的大变动你争我赶,最后来了个齐头并进?

蓝河这人表面上看淡定得很,很有点儿仿效圣贤大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神勇,然而叶修作为推这人踏出第一步的“罪魁祸首”清楚得很——房东先生心里虚得要命。

工作的事蓝河自己解决,情感方面,倒可以两个人努力一下。

有一天叶修练了下手,在蓝河心疼的目光里将废稿揉成一团,动作漫不经心,目光穿过窗户看向不远处的湖面。大半天过去,他从慢动作中回过神,忽然一眨眼,说道:“我们定个日常任务。”

“哎?”蓝河用笔头撑着下巴抬头,一脸懵逼,觉得叶修今天可能没睡醒。

“日常任务。”叶修重复道,同时从画案后面走出来,双手撑在蓝河的圈椅上,俯身亲了亲蓝河的唇。

“嗯?”蓝河还是不明白。

叶修解释:“每天亲近至少5分钟,重点是感受对方。”

 

这句话显浅易懂,蓝河马上明白到,5分钟日常任务目的是感受对方的存在,更准确地说,是让蓝河每天都能确认叶修就在身边,摸得着亲得到。

埋在蓝河心底最大的阴影,不过是“失去”二字,既然如此,那就通过亲昵的接触,让他踏踏实实地感知叶修就在身边。就跟填空题一样,这是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

就在蓝河消化“日常任务”的含义之时,叶修正俯身轻轻地啄吻他,从唇边蔓延至耳根,刻意压得很缓的呼吸徐徐喷洒在皮肤上,教人心里一片酥麻。

“怎样?”男人问。

“感觉可以?”蓝河含蓄地回答,同时心花怒放。

“是必须可以!”叶修笑着咬这心口不一的人的耳垂。

 

一开始,日常任务就像一件新奇事物,总是勾人心神,第一天的5分钟过去之后,蓝河已经开始暗搓搓地期待第二天的日常,到第二天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眼巴巴地瞅着叶修,等待这人动作。

他们变着花样完成日常任务,有时候是热烈地亲吻,有时候是安静地拥抱,有时候是额头抵着额头地低语,有时候只是对视——蓝河很少能坚持到最后,总是在叶修的目光之下溃不成军,死要面子的话语还没出口,耳根就先红了。

无论何种形式,这5分钟时间里,两人只允许沉浸在对方毫不掩饰的温柔和深情里,专注地感受,就像倦鸟归巢卸下一身疲惫,航船回港静静地停泊。

恋人之间的触碰,无论哪个部位,都有着无穷的魅力,原本单纯想给蓝河带来安全感的行为,不知不觉间成为两人减压、转变心情以及安抚对方的重要途径。叶修不由得翘起尾巴,脸贼大地说哥真是英明睿智!

 

当然也会有忙过头忘记的时候。

有一次,蓝河以唱见的身份参加歌会,由于都是熟人,结束之后一伙人赖在频道侃大山,聊得太嗨没看时间,没注意到第二天的脚步相当近了。

叶修看着时间,掐着23:55分戳蓝河的肩膀,在对方一边不知道跟谁笑骂一边扭头的瞬间,以吻封唇。

“唔!”蓝河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又无奈又满足。耳机里,有人追问下文,问为啥说一半没了声音,蓝河抬手将麦克风关掉,摘掉耳机,专心致志跟男朋友完成日常任务后才抹抹嘴,眉开眼笑地开麦继续侃。

 

慢慢地,当日常任务变成了习惯,一切便习以为常了,没有了一开始跃跃欲试的期盼,跟一日三餐、吃喝拉撒一样,每天5分钟亲近成为了本能。

一切向好的时候,这种本能是愉悦的催化剂,而当发生不如意情况的时候,它便摇身一变,成为了粘合剂……当然有时候会成为润滑剂。

 

两个人生活,哪怕再合拍,毕竟是两个独立个体,各有各的习惯和工作。叶修潜心磨练画技、锤炼心性,十年如一日,生活倒是相当平稳,蓝河则恰恰跟他相反。

蓝河作为主播,一周连续6天更新,每天需要不同主题,压力并不少。他要经常外出挖材料,也要每天咬着笔头琢磨稿子,兴致来时还录首歌,偶然参加一下歌会,整个人忙得跟陀螺一样。

一切顺利还好,要是定不下主题,或者节目录制效果不理想,甚至被听众无事生非找茬,情绪就很容易波动。蓝河自控能力不错,很多时候坐在麦克风前面自己沉默一会就消化掉了,可总有一些硬骨头啃不下来,影响到日常心情。

有一次就是这样了,蓝河情绪不佳,恰好叶修还撩着了他的燃点,两人罕见地吵架了,当场宣布进入冷战——叶修直接上四楼画室,蓝河则重重关上卧室门。

 

10分钟之后,恼怒的小火苗一寸寸熄灭,理智回笼,“霸占”了卧室的人开始辗转不安。工作的不顺心早被甩飞到角落,叶修的冷脸明晃晃地在眼前闪回,在脑海里浮现。睁眼的时候他觉得惭愧,闭眼的时候更觉心慌。

即便叶修早已提过在陶轩画廊时候训人的事,也学了个样子出来,但蓝河其实没太放在心上。他一直被宠着,感受着男人的温柔和热情,有时候是无赖和无理取闹,偶然见他因为别的事情生气——终归没有对自己摆过冷脸。

谁知道,这么不好受。

当时叶修的眸子有点冷,目光又似乎没带什么情绪,唇角轻轻抿着,安安静静地看他一阵子,移开视线不发一言,似乎是懒得多说一句话。修长的手指点起一根烟,明摆着跟你理论还不如抽烟来得快活。身周的气压沉得可怕,如有实质一般裹着你眼耳口鼻,呼吸都不自觉用力一些。

蓝河心想,我真牛逼,敢惹怒叶修大大,有病吧?

 

因叶修一个眼神,他心里刮起了小旋风,兜兜转转的风冷得内腑打颤,同时吹散了日积月累起来的温情,那片阴影“重见天日”,狂欢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几乎在瞬间淹没了人在夜间尤为脆弱的思绪。

老房子有着独特的气息,蓝河嗅着这种味道,被牵引着在脑海里回溯往事。这种情景之下,当然不是回忆愉快的事情。

外婆曾说过,自己那对父母在恋爱的时候非常恩爱——是不是跟他和叶修一样曾经在对方身上肆无忌惮地撒娇?后来翻脸了,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互相甩过无数个冷脸吧?他们都曾用被子紧紧卷着自己承受这种感觉吗?

难受得要命,爱情这种玩意,得到之后想割离,就特么跟治疗个肿瘤一样,一刀下去,鲜血淋漓,分分钟还得搭上小命。

所以说,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地答应?

 

蓝河咬着嘴唇后悔不已,同时盯着手机的时间,连他都不知道,眼里其实带着希冀,因为今天的日常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差20分钟到零点,叶修还有15分钟时间消气。

还差15分钟……

还差14分钟……

还差13分钟……

卧室顶上就是画室,老房子的墙体不够厚,楼上有什么动静,下面能听得一清二楚。此时此刻,四周一片寂静,证明无人走动。

还差12分钟……

还差……

蓝河猛地翻身而起,赤着脚冲上四楼,生怕赶不上似的。

画室的门没有关,倾泻出一片柔光,在蓝河看来却泛着点冷意。他匆匆走进去,却又无声无息地站定,没有再动,更没有出声。

 

叶修背对他站在窗前,屋外隔着一排路灯便是湖面,此刻黑沉沉的,像能吞噬一切的巨兽的嘴巴。

蓝河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在抖,以至于看手机时间的时候多花了几秒钟时间。

还差8分钟了。

蓝河觉得自己的呼吸声超大,自己耳边能听到呼呼响,不可能没有惊动男人。

他不愿意回头罢了。

还差7分钟。

背影一动不动。

心底里那片阴影再度实体化为泥沼,发出狞笑缠上来,试图将那个好不容易站到阳光下的小少年拖回地狱。

蓝河几乎咬碎了牙,掐着自己大腿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任务……”话脱口而出的瞬间,脑子里已经将叶修置若罔闻、时间一点一滴过了零点导致日常任务失败的过程模拟了一遍。

他万念俱灰地想,可能只能走到这里了。

什么嘛,也没比我爸妈强多少。

 

叶修听得到蓝河跑上来的动静,他的想法很简单:错在蓝河,他道个歉……好吧随便说点什么,这事就揭过去。所以他只是在等蓝河说话而已,没想到却是听到摇摇欲坠的“任务”两个字,那声音像是过五关斩六将才从喉咙里跌出来,刚触碰到空气就碎成了渣。

他猛地回头!

蓝河赤着脚姿态局促地踩在地上,头顶乱发,眼眶通红,那眼神慌乱得不行,深处藏着哀求和绝望的情绪。

他心脏似乎被砸了一锤,涌起强烈的后悔。

 

为什么当初提出日常任务?不就是想给蓝河安全感么。任务慢慢演变为习惯的过程,其实就是蓝河忍痛剖开胸膛,将自己那颗藏起来很久的真心捧出来,妥妥帖帖地交到他手上的过程。他捧着那颗炽热跳动的心了,今天却因为一时被气着,没意识到零点将近,差点将那颗心给摔了。

那声“任务”,跟“不要离开我”差不了多少距离。他敢肯定,蓝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意识到这一点,叶修真是差点倒吸一口冷气,连忙将人紧紧锁进怀里,想也没想,张口咬在了他的颈侧,收紧齿列的同时,清晰地感受到那层薄薄的皮肤下急速跳动的脉搏。

蓝河吃痛,但没有任何挣扎,放任叶修咬在他身上最脆弱的地方,大有一副这条命给你,想要的话拿走的模样。

今天的5分钟任务,叶修都在咬蓝河的颈侧,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要不是咬出血可能出人命,他真的想在这个地方留下一个疤痕。

两个人没有说话,都被着一场看不见却惊心动魄的风暴吓着了,接下来一整夜的纠缠顺理成章,一直到第二天睡醒,才回过神来。

 

“幸好有这个日常任务……”蓝河喃喃道,“要不是太过习惯每天5分钟,被零点催着逼着我去找你完成任务,我……哎,估计现在还一个人默默扎你小人。”

叶修心想:真是扎我小人就好了!最怕是我等你来道歉,你却放弃了一切。

他想了想,提议道:“这样吧,以后咱们别冷战,要是真不想说话,直接动手怎么样?”

“哎?!”蓝河愣了。

“打一架了事。”叶修点点头,觉得这个方案可行,“不是说许哥曾经是街头霸王,打架很有一套么?”

“那我也不可能揍你啊!”能下得去手么!

“意思意思推推搡搡呗,真的别冷战,昨晚你那表情真是……哎,哥受不住第二次。”叶修说着不太正经的话题,眼神却无比真挚。

蓝河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好丢脸,居然因为一件小事,联想到可怕的结局……一定是黑夜的错!

 

他咳了一声,埋头躲进被窝,小声地说:“不会有第二次。只要你不拒绝执行任务。”

“我保证完成任务。”叶修应得十分认真。

“那就行了!”蓝河心里一松,终于敢吁出一口气。

“那么,来,许哥,咱们秋后算账一下,你惹我生气那一件事如何?”叶修忽然说。

“不是过去了么?!”蓝河没想到还有这一笔账,往被窝里再度一缩。

“想的你美!”叶修板着脸回答,手上却是紧紧搂着蓝河,充分表达出“气我要生,但你的人也不许逃”的意图。

“对不起!是我的错,行了没?”

“呵呵,随便两句话就想糊弄我?”

……

日子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知情知趣的两个人努力一下,还是可以活得有滋有味的。


Fin.

——————————

连滚带爬去睡觉,晚安早安!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48 )
热度 ( 83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