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1

  • 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非典型娱乐圈paro。

  • 妖魔鬼怪登场但并不恐怖。


「寻符·第一章」


《淳享特约·自由无极限》第6场,1镜,35次。

Action。

绿幕前搭建的简易三层合唱台上,16名演员根据剧本兢兢业业地表演,尽管他们都很努力让自己进入状态,然而眉间或者眼里无法自控地蒙上一层惊恐。

这些微表情被诚实的镜头记录下来。

监视器前面,导演摇了摇头,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喊了Cut。

 

场记小小地叹口气,在场记表上写下第35个“NG”。

听到“Cut”之后,16名演员一哄而散,站在第三层有几人等不及前面的人先走,直接从合唱台背后跳下来,生怕走慢一步,木制的台子会塌一样。

场景简单,连道具都没有,不需要复原现场,所有工作人员沉默地守着自己的岗位,没有走动,甚至不吭声,现场一片愁云惨淡。

掌机的小哥向导演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演员无法进入状态,摄影这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休息10分钟。”导演——叶修摆摆手,示意众人各自活动,自己径自走出摄影棚到走廊上抽烟。然而一根烟还没抽到一半,一个人开门探头出来,把他喊了进去。

“又出事了!”

 

“老叶,都第3个了吧?我看这事邪门。”一个留着唏嘘胡子的人蹲在地上抽烟,地上积了一摊烟屁股。

邪门事得从5天前说起。

兴欣工作室从事影视工作,最近接了个活,替淳享公司拍一条形象宣传片。这事本来难度不高——叶修说的,然而拍摄工作正式开启之后,却是发生了诡异无比的事,导致5天过去了,只完成5个场景,第6个场景拍了35次,NG了35次,期间3人受伤入院。

原定7天完场的拍摄工作,一下子变得无法预估完成日期,上升的人工成本以及医疗赔偿,让工作室老总陈果愁得抓狂。

 

“好好的木台子,实木板,老夫亲自监工钉的,大象踩上去跳舞都行,怎么就塌了呢?”魏琛深深抽一口,随手将烟碾在地板的缝隙中,“真邪门,要不找人来看看?”

“找谁?神棍满天飞,都不知道哪个靠谱。”科学已经无法解释那3起莫名其妙的倒塌事故了,拍摄进度因此受阻,叶修也烦。

“啧,那个啊!”魏琛用手肘撞了撞叶修的腿,见他还没反应过来,恨铁不成钢地提醒,“木剑劈大树那个真货!”

这个提示足够清楚,脑海里瞬间跳出一个人来。只是……“那货满嘴鸟语,能不能沟通都是问题。”叶修不置可否地说。

“好歹是真货啊,试一下不亏。”魏琛显然已经做好决定,“能怎么联系他来着?”

“试着找覃教授。”叶修最终还是认同了魏琛的做法,“听说他被一堆研究院抢着要,不一定有自由。问清楚把他弄过来要多久,要是得拖十天半个月办手续,项目组先解散吧,省得陈大老板天天愁工资。”

“得嘞。”

 

魏琛摸了摸满下巴的唏嘘胡子,咳了声清嗓子,用一种比较正经的态度与覃教授沟通。原本以为要打一圈太极,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才能让这群老学究放人,结果只是几句话的功夫,那边就答应帮他转达需求。

没过一会儿,覃教授回了条短信,说那人明天可以到,让他将地址和联系方式发过来。

“靠,这么简单的?”魏琛愣住了。

“咱们要不要带个翻译和接机?”叶修也有点意外。

“不用,说是自己过来摄影棚。”魏琛扬了扬手机,“妈的,忽然觉得不靠谱怎么办?”

“呵呵,都把人喊来了,靠不靠谱都没辙,让他看看再说。”叶修将空烟盒揉做一团,准准地丢进走廊对面的垃圾桶。

“也是……”魏琛站起来踢踢蹲麻的腿,“木剑劈大树啊,没一斤也有八两,不用虚!”

 

木剑劈大树只有魏琛和叶修知道什么意思,这件事发生在4年前。

那时叶修还在为嘉世影视集团效力,身份是演员。5月13日当天,他和同组的另一位演员魏琛偷懒溜回房间休息,一边揉着酸痛的肩膀一边推开门,却看到房间里多了个奇怪的人。

头戴南华巾,顶髻别一根精致的白玉簪,身着青蓝色道袍,脚穿白布袜与云鞋,教人一眼认出这人的身份为道士。

当时魏琛着实眼前一亮,因为这位小道士长得真不错,五官清秀不说,组合在一起,居然带出一点远离人间烟火的疏离感。并不是说他冷淡或者没有表情,相反,当时这人满眼疑惑和警惕,生动得不行。疏离感是指,这人似乎打出生起就在深山老林里修炼,涵养出一身与社会中人格格不入的气质。

看着他,连空气都清新一些,负离子含量嗖嗖嗖上涨。事后魏琛是这样形容的。

 

做演员的,什么精致的人没见过?叶修虽然也觉得这人不错,但并没有在意,毕竟这种神色,自己也演得出来。他客客气气地说:“这位小哥,你走错房间了吧?”

叶修咖位大,组里想抱他大腿的人能从房间一路拍到酒店门口,因此房间里多个人,一般会默认对方是使了手段打算投怀送抱的。

这样的人,请走就行。

那人露出一副送了口气的表情,走近几步,说道:“&¥#%*—@%*……”

魏琛和叶修对视一眼,眼里都在问,这家伙说啥鸟语?

那人有点急,语速更快了,然而还是冒出一串听不懂的语言。

 

“还是个外国人?”魏琛试探着说了句“hello”。

对方歪歪脑袋,摇了摇头。

魏琛便又试了一下其他几种比较常见的语言,被叶修喊停。

“得了吧,hello都听不懂,你指望他会说日语法语德语?”叶修先进门,手不由自主地揉着肩膀,“不知道什么人,报警解决吧。”

就在这时,原本一脸疑惑和焦急的人神色一凛,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柄桃木剑,朝叶修直刺而来!

叶修的反应足够快,然而还是被木剑拍中肩膀,只觉筋骨一麻,而后有什么东西脱离开,酸痛了半天的肩膀居然轻松不少。

 

那人的桃木剑似乎将什么东西从叶修肩膀上挑了出来,随后与那看不见的东西缠斗在一起!在两人眼中,就是小道士跳大神一样“胡乱”挥剑,剑尖火花带闪电,特效忒足!最后他追着什么玩意冲进卧室。

待两人追进门,恰好看到小道士飞身踩上阳台栏杆,义无反顾地往下跳,不知道什么用布料剪裁的青蓝色道袍拉风地猎猎翻飞。然而,我勒个去,这是4楼!

叶修和魏琛当时被吓得心脏一蹦三尺高,完美体验了一次什么叫“离心力”。

 

他们都以为,4楼蹦下去,这个不知道是疯了还是傻了的外国人铁定摔出事,不料探头出去,却看到人家威风凛凛地站在一根树干上,桃木剑被他手指牵引着绕着树干一通乱舞,似乎将什么玩意削得抱头乱窜一样。

最后,小道士猛地一跃,半空中接住剑柄,旋即回身一挥——切西瓜估计都磨不掉一层外皮的钝木剑居然硬生生将一棵得成年人张开双臂才能抱住的树干拦腰劈断,断口刀切一样平整极了!

两人惊讶得嘴巴能塞进一颗鸡蛋。

小道士轻轻巧巧地劈断一颗树后,从旁边的树借力,脚尖几下轻点,飘飘然降落在阳台上,微微一笑,道:“¥!@·&*&……”

还是听不懂。

 

不得了啊!魏琛当场被吓出失心疯,叶修性格沉稳一些,好歹还剩下一点点理智,设想是不是剧组在逗他们玩,惊吓大赛什么的。

然而,这人窜上窜下,也没见身上绑了钢丝啊!

叶修强作镇定,一把将人拉进屋。幸好酒店这一片房间都被拍摄组包了,而当时人们基本都在片场,就这偷懒的两人溜了回来。叶修掏出手机,录下一段这人说的话,发给几个之前合作过的语言学教授,问是哪国语言。

一位姓覃的羊城某大学语言学教授很快回复,“部分发音疑似唐宋时期的古粤语。”

古粤语?!

道士袍?!

飞天能力?!

叶修深感自己的想象力过于贫瘠。

 

后来乱糟糟的,酒店工作人员过来查看被劈断的树,要调出监控查看“凶手”,叶修发愁地看着那位疑似穿越的小道士,对方大概知道语言不通,没再说话,正好脾气地跟他笑笑。

笑屁!

叶修抽了快一整包烟,没想懂自己干嘛要将人藏在房间里。

就在他发愁要怎么“处理”这货的时候,有两个人敲门,自称是特管局的人。他们办事利落,进门打开电话的公放,一连串鸟语飙出。

小道士听懂了,连忙回了一句。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最后小道士跟他们离开了。

 

这件事太匪夷所思,说出来估计就是个茶余饭后的乐子,没人信。监控录像也坏掉了,啥都查不出来。特管局连叮嘱两人保密都懒。

魏琛嘴巴大,但分得出轻重,没向外人透露一点端倪,生怕被人贴上做白日梦的标签。魏琛都捂紧嘴巴,何况叶修。不过叶修的处理更为成熟,干脆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不闻不问不想。

后来覃教授代为转达小道士对两人的谢意,告诉叶修,他本名蓝河,新办的身份证上改成了许博远。

 

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

不难理解,正常人么,谁真的会想自己的生活忽然之间跟魑魅魍魉扯上关系?天天唠叨神神怪怪的,不是闲得嘴里能淡出个鸟想找刺激,就是脑子进了水不惜命。

叶修和魏琛都是正常人。作为非常忙碌的现代人,他们勤勤恳恳经营着事业,希望一切都是科学的,可控的。

然而命运千古以来都是调皮精,想见的见不着,不想见的一一戳到你面前,教人逃避不得。

叶修以及魏琛,对5天连着坍塌3次的合唱台束手无策,唯有认命,第二天心情复杂地去摄影棚,带着忐忑,准备跟那位时隔四年没见的小道士会面,表情特别像被长辈逼着去相亲,满腔惆怅。

 

摄影棚位于一栋大型影楼内,这里进进出出都是外型靓丽的俊男美女,再不然就是带着工牌一路小跑的工作人员。两人坐在大堂的抽烟区,不约而同一根接着一根抽烟。一旁空气净化器的工作效率赶不上他们的污染速度,一小片区域愣是被搞出烟雾缭绕的效果。

保安蠢蠢欲动数次,想上前制止,然而碍于自己是影迷,忍了。

差不多到约定的时间,门口也不见“奇装异服”的人出现。他们当时被吓得够呛,一下子形成思维定势,认为小道士一定是穿道袍的。

又等了一会儿,一位穿着绣花衬衫,衣摆还酷酷地塞了一半进休闲牛仔裤的青年走进门,环顾一圈之后,径自朝两人走来。

“请问是叶导和魏神吗?”青年客气地问,普通话带着南方口音,语气相当肯定就是这两人了,“我是许博远,许久不见!”

魏琛,被人家客气地称呼一声魏神,心里熨帖,却还是忍不住靠了一声。

许、博、远!

 

叶修站起来跟许博远握手,目光不着痕迹地从他脸上扫过,他眼毒得很,马上确定,眼前这名剪了短发甚至做了个挺帅气的发型的小鲜肉,就是当初那个浑身自带负离子的小道士。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覃教授说,你们遇到一些小麻烦?”许博远显然清楚自己带给人的惊讶,主动开启话题。

“啊,对……”魏琛还没回过神,脑子不断将穿着青蓝色道袍、说着鸟语、满身疏离感的小道士跟眼前这位浑身潮流气息的青年做对比。

叶修在“叙旧”和“解决问题”两件事之间稍微犹豫,很快接着许博远的话题往下说,没有闲扯四年前。

“遇到一件怪事,具体路上说,先跟我来摄影棚。”

“好嘞!”许博远示意带路。

魏琛心想,艹,这两个家伙跟谈生意一样高效节能,就我惊魂未定!


TBC.

————————

穿越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语言不通。

其次要解决的问题:适应性问题。(←这是剧透)

对,这是一个一本正经教大家穿越到现代该如何适应当代社会的科普文!(够了)

正经的~~这是5000fo许诺的最后一个点文,娱乐圈paro……我终于填完三个点文坑了(哭出来)还有多少人记得……

非常感慨,人设越来越骨骼惊奇了呢,丹青的国画叶x唱见蓝已经被吐槽过了,今次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哈哈哈哈哈哈,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是什么走向!希望能把住方向吧~~~

继续挑战一下,今次不挑战文风,而是情感走向,写一把蓝追叶!

希望大家喜欢!爱你们!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84 )
热度 ( 56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