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2

  • 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非典型娱乐圈paro。

  • 蓝追叶,狗血或有。

  • 并不是正儿八经地抓妖,日常向。


「寻符·第二章」


一路上,叶修将情况简单地介绍一下,并不复杂。这条宣传片只有一个场景,就是室内合唱,唯一的道具是一张实木板钉的合唱台。

问题就出在合唱台。

引用魏琛的话来说,大象能踩上去跳舞的台子,5天内连续3次坍塌,而且每次的位置还不一样,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专门搞破坏。

塌了第二次之后,演员根本无法入戏,站上合唱台之后神色慌张,拍出来的片没有一条能看。

“我的要求很简单,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只要他安安分分,让我顺利把片拍好就行。”叶修叼着一根烟,愿望十分朴素。

“先到现场看看。”许博远没有夸下海口,表情严肃,跟着叶修快步走向摄影棚。

“一个两个都不上道,”落在后面的魏琛低声喃喃,“怎么不先叙个旧呢?活的道士哎!赶投胎啊赶……”

 

得知许博远今天能到,叶修也就没有解散项目组。众人照常集合,只不过所有人挨着墙根站,远远地躲开聚光灯下那张朴实无华的合唱台。

许博远望向叶修,后者抬抬下巴,示意他自便。

魏琛见小道士在众人的围观下施施然走到合唱台边,蹲下来敲敲打打,便凑过去叶修耳边小声问:“都不清个场?”

“……他总不能掏把木剑把你的合唱台给劈了吧?”叶修莫名觉得许博远看上去是那种爱好和平的人,至于劈树什么的,咳咳,大概是意外吧。

“难说!哇靠要是被这些人看见这场景,肯定要奚落老夫钉了个豆腐渣工程!”

原来魏琛担心名誉受损而已。

“唔,也没冤枉你啊!”叶大导演落井下石能力一流,轻轻巧巧噗通一声砸得名为魏琛的深井水花四溅。

“泥马!”魏琛刚抬起手准备武斗,好巧不巧,就在这时候许博远“哎”了一声,喊他过来帮忙瞅瞅,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叶修见状笑了笑,甚至递给许博远一个赞赏的眼神,搞到人家莫名其妙。

 

魏琛带着点不满,大咧咧趿拉着皮拖鞋走过去,走到一半忽然停住,压低声音喊着:“许道长,就不用老夫帮忙了吧?你一个人行了吧?”

穿着绣花衬衫的许道长人畜无害地笑着说:“魏神帮个忙呗,台子底下的受力结构不大好,我修理一下。”顿了顿,补充道,“保证安全!”

“算了吧,等这怂货磨蹭过去今天不用开机了。”叶修的声音自后方而来,他几步走到合唱台边,蹲下来跟许博远并排,“怎么搞?”

许博远让他拿个锤子到处敲敲打打,自己侧着身把手伸进合唱台底下,不知道在摸索什么。

“找啥?”叶修也不怕,低头看一眼,那里面是空的。

此时一人侧身一人低头,两人的脑袋几乎碰在一起,许博远嘴角挂着笑容,用气声告诉他:“没找啥,演个戏。”

“……”

敢在叶大导演面前演戏,还挺有几分胆量哈。

 

两人装模作样“修理”一番合唱台,许博远拍拍手表示这下绝无问题,叶修完全搞不清楚这人弄了什么,不过也没怀疑,挥挥手让演员、灯光、摄影就位。

在片场,导演的话就是指挥棒,名导的话更是圣旨,纵然各人有疑惑,有担心,但都听听话话各就各位,效率极高。

场记拿出拍板准好准备。

《淳享特约·自由无极限》第6场,1镜,36次。

Action。

 

叶修看了几眼监视器就知道不行,演员的神态依然没有放松,刚想喊cut,就在这时,凑在他身边好奇围观的许博远将手指搭在他手臂上。动作似是不经意,但心细如叶修,马上明白这是隐晦地让他继续,别停。

似乎到了现在,重头戏才真正上演。

做导演以来,叶修在片场首次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监视器,而是分出一半心神观察摄影棚内是否有异动。透过屏幕,他看过太多光怪陆离的景象,也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自认为眼睛天下第一毒,结果却是找不到一丝端倪!

现场各人守着岗位,目光锁定在合唱台那边,可以说,最不专心的人就是叶修自己。

许博远在等什么?

 

叶修疑惑地将目光投向许博远,只见此人半垂目,脑袋顺着现场的音乐一点一点,显得有点不羁,但感觉浮于表面,阅人无数的叶修马上分辨出来,这是装的。

感觉到他的目光,许博远抬眼跟他的视线碰了碰,嘴角上勾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叶修以一个导演的眼光,觉得这个表情相当顺眼,不由得细细欣赏几眼才移开目光。

许博远这位不羁潮男事实上拥有一张相当薄的脸皮,猝不及防被男人打量,心生一点尴尬。幸好对方及时移开了。

 

“还要等多久?”叶修瞥一眼监视器,觉得辣眼睛,这群演员心理素质真不行,得跟陈果投诉一下,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拉过来凑数。

“不知道,应该会上钩……吧!”话音未落,许博远蓦然点了点脚尖,以他为中心,一股轻柔的风荡开,拂过之后教人精神为之一振。

全场第二不专心的魏琛差点脱口而出一句“负离子”,拍摄期间保持沉默的专业素质让他硬是将话吞下去。

 

“叶导,站在灯光师旁边穿蓝色衣服的人,是工作人员吗?”许博远指了指。

叶修皱着眉头,“奇了,灯光摄影道具的班底比较固定,这个人我没有印象……哦,昨天是他跟我说里面出事了。”

“唔,看来是冲着你来,我去处理一下。”许博远说完,慢悠悠地从后方绕过去,没有打搅拍摄现场各位工作人员。

蓝衣人明知道自己被盯上,居然一动不动立着,任由许博远靠近。不过仔细看可以发现,他浑身僵硬,仿佛被定了身。

许博远拍拍他的肩膀,很正直地将人叫出去,就跟上课的时候,班主任让某个同学出走廊一样。蓝衣人丝毫不反抗,乖乖跟着他走出摄影棚,转到一处无人的角落。

 

“好不容易修成人形,不去吃喝玩乐,躲在摄影棚玩打地鼠游戏,无不无聊啊你?”许博远确定四周空荡荡,连摄像头都没有,才解除了对那人的控制。

“嘻嘻。”蓝衣人松了松肩膀,那颗正常人的脑袋在脖子上转了180°,嘴巴没动,肚子里发出尖而细的声音:“你多管闲事。”

“没人教你这句话不可以随便说么?我能力不如你才叫多管闲事。”许博远抱着手看着他,“别闹了,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好不好?”

“嘻嘻,就不。”蓝衣人的皮肤似乎离了骨肉,薄薄的一层不住颤抖,似乎体内有力量在膨胀。

许博远撩起眼皮看一眼对方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左脚轻轻点地,又唤来一股清风,同时嘴里低声喃喃道:“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著万物;既著万物,即生贪求……”

 

蓝衣人在体内酝酿着什么,然而全身上下被一股清风裹得严严实实,得不到解放,憋得眼球鼓出眼眶,不消片刻居然脱眶了。黑白相间的球体咕噜噜地在地上滚开,带出两道粘液。

念经的人看一眼他目眦尽裂的模样,撇撇嘴,继续道:“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嘶————”

“最后问你一次……”许博远显然是温和派,收拾妖魔之前还带好言相劝的。

蓝衣人没等他这句话说完,身体蓦然炸开,体内藏起来的如刀锋般锐利的气流齐刷刷割向眼前的人!

却见许博远闪电般将手一翻,食中二指夹着一张黄符立起,风猛地掠过他的衣摆,脸上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口,不过也仅此而已,尖刀一样的攻击见到黄符的瞬间便消散了。

黄符遇风即燃,最后连带着蓝衣人掉在地上的一干衣物烧了个干净。

 

“发型都乱了。”许博远没事人一样拨弄一下头发,才随手擦擦脸上的血丝。

回去摄影棚的途中,给特管局打个电话汇报工作。

“只是还没开智的魔,贪玩的,很容易解决。……叶导啊,还真是蜜罐。……明白,按计划行事,我努力跟在他身边。”


TBC.

————————————

许哥收妖跟吃白菜一样简单~

叶导请做好准备迎接强势的追求吧!(不

【讨饭通道】←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40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