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4

  • 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非典型娱乐圈paro。

  • 蓝追叶,狗血或有。

  • 并不是正儿八经地抓妖,日常向。


「寻符·第四章」


许博远被雷劈了一样,一时之间不敢动,内心却又强烈地渴望看清楚一些。天人交战好一会儿,就在他准备伸出手的时候,叶修闷哼一声,满脸不舒服地抬起头,无意识地揉搓酸麻的手臂。

衣摆落下,遮住了“纹路”。

叶修转了转脖子,几乎能听到“咯咯”的脆响。他万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神智还沉浸在睡梦中。猝不及防地,眼角瞥见有个人影立在身旁,吓了一大跳。

“许那个博远,一声不吭站在这里干啥?”叶修的睡意瞬间跑光,看起来精神了些。

“送早餐……”许博远踌躇片刻,决定实话实说,“叶导,我刚才无意中看到,你的腰上是不是有个纹身?”

“哦,那个不是纹身,是胎记。”叶修随意地说,又问:“早餐呢?”

“放在外面。”许博远轻轻侧身,拦住叶修打算往外走的步伐,问道:“我可以拍个照吗?”

 

这个请求说不上唐突,叶修乐了,说道:“干嘛?”

“唔,觉得它有点意思。”许博远找了个借口。

“是吧?我也觉得这个胎记长得很有意思,有够复杂的。”叶修干脆地掀起衣摆,让蓝河对着腰侧拍照。

“没看出来啊,叶导的身材保持得不错。”许博远说。叶修的皮肤挺白,明显是个“屋里蹲”,腰腹却没有赘肉。

“你试着扛摄影机出一阵子外景,保证也有这个效果。”叶修比划了一下,“有这么重!”

“我要是跟您一样的效果就倒退了,”寻到了穿越的关键线索,许博远心里高兴,一不留神稍稍有点放浪形骸,只见他掀了掀自己的衣摆,带着很隐秘的炫耀语气说,“我现在就有六块。”

“噗!”

 

叶修看到那人深蓝色的衣服下面,一抹白皙的肤色一闪而过,视网膜上留下了不甚清晰的劲瘦的腰和肌肉轮廓。

兴欣工作室就麻雀那么点大,要人没有,要钱也短缺,拍片的时候,遇到对演员要求比较高的时候,叶大导演得亲力亲为参与选角,对此也有不少心得。

见到许博远那截腰身,叶修忽然抬头,诚恳地问:“要不要试着做演员?”

 

“哎?”

“演技估计没啥进步空间,可以试着当那些露脸露身材,没啥台词只需保持外形的偶像派演员。”叶修说得挺认真,应该不是逗人玩。

“跟着你混饭吃吗?”许博远听这一大串形容词,感觉有点被戳了自尊心。

谁料叶修摇摇头,忒诚实地说:“我只给有演技的演员拍戏,你要是想试试,我介绍别的导演给你。”

许博远确定自己真是被嫌弃了,哭笑不得地说:“不用了,谢邀。”

叶修貌似还想劝一劝。无他,在以导演为核心的世界观里,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株好苗子,甭管这是花苗还是豆苗。

许博远连忙说:“早餐买得不多,您再不出去,估计就没了!”

叶修摸摸肚子,在吃饭面前败下阵来,披上一层满是烟火气的皮出门抢早餐。

 

许博远得到关键线索,确认过叶修身边一切正常之后,飞一般溜走,直奔特管局查阅资料。

特管局就在一栋小民房里,门口有挂牌,只不过来往群众都不知道这是个啥玩意。各家各派能传阅的资料,早已经制作成电子版,许博远跟局里值班的小姐姐打声招呼,将照片扫描进内脑,又登陆内网的资料库进行比对。

数据库并不庞大,3分钟就出结果,却是“无匹配资料”。

许博远不死心,请值班小姐姐帮忙处理照片,出卖色*相让人家将符咒抠出来。这一回,只要电脑没瞎,一定能匹配到相关图片,结果却是又一次“无匹配资料”。

 

“数据库肯定没有你要找的东西啦。”小姐姐吃着办公室小零食,试图诱惑许博远与她一同拜服在罪恶的脂肪面前。

拥有六块腹肌的许博远敬谢不敏,心中雀跃的小火苗矮了许多。不知道这个符咒的意义,也就无从查证它的作用甚至使用方法。叶修将符咒错认为胎记,估计对此一无所知,问也白问。

许博远叹口气,将图发给好友,聊了几句之后,干脆拨通电话。

 

“……我之前不是说过,是阴差阳错误入一位创世大能的秘境,无意中触碰到阵法才被传送到这边?阵法就是那个符咒构成。现在只能这样想,符咒没有匹配的资料,要么它是某个门派不外传的秘学,要么是那位创世大能独创且没有流传开去。”

电话中另一个人说:“我倾向于后者。”

“再有,符咒出现在叶导身上……我怀疑他跟符咒有紧密联系,甚至就是那位创世大能的转世。”许博远想起来,他刚穿越的时候,直接出现在叶修房间,还没站定,对方就开门了。虽然当时还有魏琛在场,只不过他有一种直觉,要是大能转世,只能是叶修。

“你的意思是,他在你那个世界还活着的时候,留下一个可以穿越千年的阵法,将你传送过来?”电话那人倒吸一口凉气,显然对这个操作感到震惊。

“不然很难解释,这个阵法的来龙去脉啊!”许博远靠在桌子边上,看着屋外浓密的树冠,条理清晰地分析,“大能不会闲着没事设下阵法将我传送着玩,说不定有更深一层用意。”

“比方说吓你一跳?”那人干脆开起玩笑了。

“……”

 

“也有可能是为了传承。你穿越过来,基本解开了汉唐时期古汉语的谜题,并且带来正宗的符箓资料,意义超乎想象!”

这个猜想的确有理,只不过……

“要真是为了传承,阵法应该会挑人,不然随便一个三岁小孩都能被传送,就没有意义了。”言下之意,是自己修道水平还谈不上穿越去未来留下传承的水平。

“肯定挑人啊,你刚才明明说,进过秘境。秘境啊,听起来危机重重……”

“没有。”许博远打断他,“大能深仁厚泽,留下的秘境相当安全。我无意中发现入口,一路进去,落英缤纷,鸟语花香。”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就是他选中你了呗。阵法的确挑人,他挑了你。”

“……我何德何能……”

“这就要问那位大能了。看看能不能唤醒叶导的前世记忆?”

“唤醒过去上千年的记忆,比上刀山下火海还难!”许博远叹口气,心里很清楚,叶修那条线绝对走不通。别说他愿不愿意下功夫,就是动手之前,还得先取得家仙同意呢,不然区区凡人对上仙,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结局。

 

电话那头的人跟着叹气,安慰他说:“天无绝人之路,人家的转世都让你找到了,总会有方法的。”

“没找,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直接掉到他附近。”

“……那就祝他布了上千年的局成功了。”那人凉凉地说,“你不要太掉以轻心,说不准这个阵法不安好心呢。我也带回去给师傅瞧瞧,虽说希望不大来着。”

这句话有点倒冷水的意思,不过也在情在理。花费心思创出一个能穿越千年的阵法,总不会是闹着玩吧。

大能啊大能,我跟你无仇无怨,人海茫茫,怎么就挑了我玩“穿梭机”呢?

 

许博远当真是每天点卯一样去摄影棚探班,确保叶修的人身安全,剩下的时间自己安排。

叶修忙活了5天,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名为“家”的地方。总是明白为什么要铺开这么多张沙发,因为叶修进门走了几步,眼睛都睁不开了,随便瘫在沙发上睡死过去。

许博远听到动静从客房出来,招呼还没从嘴里说出来,就听到那人细微的鼾声。

大狗狗似乎早就习惯主人的德行,走过来仔细嗅了嗅,又一摆尾巴,躺到阳台的豪华狗窝去。

招呼不用打,还是个好几回。许博远本想好好观察叶修,以便从中发现自己穿越的端倪,然而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眼下有浓重的黑眼圈,下巴冒出一层胡渣,衣服皱巴巴,除开累,真的得不到其他信息。

 

家里多个人,他却毫无防备,像个孩子一样安心地睡在自己窝里。

许博远忽然就心软了,觉得“阵法是个千年大局”的设想不靠谱,叶导就是个电影痴,别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呢。

他蹲下来,掏出一张黄符,轻轻放在叶修身上,低声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黄符晃出一道微光,其上的朱砂符文渐渐消散。叶修拧成一团的眉头渐渐松开,呼吸绵长,似乎睡得更安稳了。


注: * 为道家的静心神咒。

TBC.

————————

是这样的,最近每天都加班到8、9点,出差在外又没有外接键盘只能用笔记本的键盘,用管机械键盘之后,手提那个键盘的手感堪称灾难,两者叠加因此…………

错别字暴增!

我真的不是给自己找借口!(就是)

还有,最近赶一个项目,没什么时间刷loft,基本都是等电梯的时候打开瞅一眼,所以没怎么回复。么么哒,我都有认真看的!!!

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再宠评论!

评论 ( 21 )
热度 ( 37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