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门灯 Fin. (丹青不渝番外之四)

#2018叶修生快!
#20:30
#祝愿叶神荣耀不败,福祚绵长。


「丹青不渝 番外之四 门灯」


羊城又称花城,在这个日照充足,雨水也充足的南方城市里,林林总总的花“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年到头常开不败。不同时节还各有特色。

炎炎5月,人们注意力不由自主集中在晒得泛白的太阳光和高温上,属于这个时节那些貌不惊人的花藏匿在绿叶之中,存在感并不高。

入夏之后,树冠愈发浓密,林荫遮蔽了旧城老街,随着气温不断上升,沉默已久的知了发出属于盛夏的嘶鸣。街道上,有人行色匆匆,用阳伞牢牢遮蔽头顶,让全身笼罩在伞下,好像还恨不得融进地缝里,躲到地底下好避开阳光;有人却暴露在日光中,慢悠悠地走,头微抬,眯着眼睛迎着光线,朝上方张望。

后者当然是叶修。

他在找花。

 

羊城历史悠久,老城区沉淀了时光,叶修很喜欢在横街杂巷里“寻古”。遮天蔽日的树冠底下,新旧建筑碰撞所带出来的独特韵味,最能激发灵感。

这样的地方,蓝河作为地胆,能提供一长串名单!最近他说5月份一个重要角色开花了,叶修问是什么,他就神神秘秘,说闻着去找就知道了。

只是太阳有点过于热情,叶修都犯起懒,迟迟没出门挑战高温。今天早上,蓝河不知道哪条筋抽了,过了下午最热的时候,好说歹说将他赶出门“寻古”去。

“再不找就迟了!”

叶修只好换上一件宽松的衣服,带着点疑惑出门。还没走出巷子呢,大画家就停下脚步,眼睛眨也不眨地迎接扑面而来的风,以及被携带在风里,正漫天飞舞的棉絮。

 

北方有柳絮,南方有棉絮。

那些如火的木棉花落完之后,树长出新芽,披上疏落有致的绿意,而枝头上曾经孕育花的地方,结出一团团木棉纤维,风一来,棉絮纷纷扬扬荡开,空气中满布肉眼可见的透明纤维。

风要是再大一点,棉絮会整团脱离枝头,洋洋洒洒地飘开,像是下一场毫无预兆的雪,很有几分诗情画意。

画室在四楼,叶修时常能看到棉絮在老城上空飞舞,却是第一次站在地上,被兜了一头一脸。

出来走走确实不错。叶修心情愉悦得很,带着几分期待,信步而去,寻找蓝河口中的“5月重要角色”。

提示是什么来着,用鼻子找?

 

叶修走过几条巷子,在各式气味当中,敏感地捕捉到一股幽香,脚步一拐,走进一条宽阔的道路。此处热闹非凡,人来人往,卖吃的多,车也多,味道杂得很,但即便这样,那股香气却也鲜明得很。

从街头到街尾,随着街道的收窄,香味越发浓烈。

真是太香了!

叶修认得这种独特的香味,来自白兰花,一种老广们喜欢摘几朵放在家里,或者干脆做成手串的,用蓝河的话形容,“香得鼻子都不好使”的花。

花还没有小拇指大,低调地藏在枝头,却又像渴望得到大人关注的小孩子一样,散发出不容忽视的香气。

叶修弯腰,挑了几朵完整、干净的揣进兜里,打算带回去放着熏一熏某人。

 

叶修心想,蓝河想我找白兰花?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惊喜。

他继续漫无目的地走,鼻子还没离开白兰花香气的领域,另一种更淡、更清幽的香气便蔓延过来。处于两种花香过渡带的时候还没觉察出来,走着走着,才蓦然发现,树换了一批,香气不同了。

叶修仰头,试图辨认出吐露气味的花是什么,然而这种花比白兰还低调,藏匿在绿叶之中,得眯着眼才能找出来。花一小串一小串,形态看不清楚,叶修便低头找地上。

果然落了不少,是一种五有个细长花瓣的小花,长得相当普通,但闻着非常舒服。

说起来,无论是白兰还是这种不知名小花,不管香气浓烈还是但淡雅,都有相当犯规的一点:树长得太高。

老城的树,经历不知道多少载风雨,动辄6、7层楼高,而这边的建筑,却又普遍不会太高,这就导致不仅在地上走着能闻到花香,就是上楼了,也还笼罩在香气的“结界”中。

所以说,真是香得犯规了!

 

叶修一路沉浸在花香里,满脑子泼墨淋漓,琢磨如何化无形为有形,蓦然间发现太阳正在下山,天边有橙黄的晚霞,烧出一只凤凰的形态。

光线由浅转深,很快带上了烈火的色彩,这时云还没被吹散,松松散散维持着凤凰的形状,打眼一看,像是这只神鸟正浴火涅槃。

男人眼前一亮,一个灵感油然而生,画面在脑海中形成,浑身跟打通任督二脉一般舒畅。

 

得了灵感,出门的“任务”便完成了。叶修从画意的世界里剥离出来,闲闲地走在人行道上,学生哥背着书包从他身边打闹着走过,吱吱喳喳谈论着某个同学,或者议论游戏,说粤语那些他听不太懂,看着那些稚嫩的脸庞,忽然想到蓝河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吧?下课之后,跟朋友三五成群,走在香气笼罩的街道上,说着他们这个年龄觉得酷炫的话题,时不时还会用零花钱买串牛杂、买只雪糕、买瓶可乐……

叶修越想越觉得逗,决定回去之后要了解一下男朋友的学生时代。

下班的人行色匆匆,叶修看着天色彻底黑下来,决定转身往回走。

 

他散了两个多小时步,离家已经有一段距离。路上花香依旧,而且人和车少下去之后,香就更加纯粹。没有炙热的阳光,甚至有微风拂过,明明非常舒适,叶修却生出一点点焦急,脑海里浮现出蓝河执意将他“赶出来”的模样。

这家伙在密谋着什么?

有个家,家里还有个知情知趣的伴,日子过得安稳舒适,都快到乐不思蜀的地步了,才出门多久,又想着回去?啧啧,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叶修笑笑,一边埋汰自己,一边毫不犹豫打了个车往家赶。

 

屋前的巷道狭窄,没有位置安路灯,只有巷口那一盏的光线漏进来。以前就是这样的。自从有一次叶修夜归,差点摸错门之后,蓝河大笑一通,笑完之后,马上在自家屋前安上一盏门灯。

天黑之后,他到家但叶修还没回来的话,就给他亮上。

叶修一看门灯亮着,就知道屋里有个人在等自己。

赶着回家,大概就是为了这一盏门灯吧……他笑着掏钥匙开门,却惊讶地发现,屋里不止一人,饭厅里甚至有些吵闹,快步走进去,好家伙,沐橙和她的编辑陈果、文州、少天、魏琛等等都在!

 

“怎么?”叶修惊讶,敲了敲门框突出自己的存在感,“约好来蹭饭?”

“我就说他一定不记得嘛。”苏沐橙笑嘻嘻地挥手打招呼。

“生日快乐啊叶修大大。”蓝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脸上挂着奸计得逞的笑意,“意不意外……”

难怪非得要他出去闲逛,原来打的这个小算盘!

“意外,惊喜,不刺激。”叶修主动回答了他还没说出口的问题,心里暖意泛滥,于是抬手揉揉对方脑袋,笑道,“费心了!”

“注意影响,”魏琛用筷子敲敲瓷碗,“你们要是敢当众啃到一块,老夫绝对拍照上传发微博一条龙!”

“听到没有,单身狗的咆哮。”叶修谁吶,能怕这种程度的威胁么?更加损的怼了回去。

眼看这两人要掐起来,肚子饿的人纷纷要求先上菜,吃饱才有力气围观,顺便吃瓜当饭后果。

主人家便招呼一声,将火锅端上来,另有装满三层架子的各种火锅食材。一伙人热热闹闹地吹着空调打火锅,席上垃圾话漫天飞,你来我往,一派和谐。

 

由于魏琛搅局,叶修和蓝河分坐在桌子两侧,吃着吃着,他们似有所感,不约而同抬头,隔着热腾腾的烟气对视,目光流转,眼里满带着笑,有点狡黠,又充满情意。

 

生日快乐。

 

我将永远陪伴你,爱惜你。

 

谢谢。我也一样。


Fin.

————————

叶神,生日快乐!

多图预警。








评论 ( 40 )
热度 ( 58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