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夭寿啦我家猫会说话 Fin.


❀❀❀


蓝河有天心血来潮,到宠物店接了一只猫。店主露出一副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说:“这猫,很有灵性。”等他差不多走出门口,又补充一句,“不是你选择了猫,是猫选择了你哦。”

 

打开门做生意,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阴森?青年揉着满手臂鸡皮疙瘩,脚步匆匆地回家。

 

豪华猫窝搭起来~豪华厕所建起来~豪华猫碗用起来~豪华的爬架立起来呀,立!起!来!

 

有猫的人,果然跟普通人不一样,走路带风,粘的一身猫毛迎风招展也忒自豪。

 

蓝河作为一只纯种猫奴,恨不得将自家主子宠上天,也确实这样做了。

 

这猫,果然有“灵性”得很:身上会分泌安眠药一样,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怎么摸都不醒,连打雷都不稀得睁眼瞅一下。蓝河觉得自己接了一尊大爷回来,幸好大爷好伺候,喂什么吃什么,不挑。

 

这样的猫应当是很受欢迎的,不闹人,不惹事,好养活,还给摸。一开始蓝河满心欢喜,天天给人秀自家乖猫,然而忽然有一天,人人得而诛之的炫耀行为销声匿迹,朋友圈、微博等各个社交账号上,一根猫毛都见不着。

 

有好些人问,你家猫大爷呢?好久没见了哈,甚是想念!

 

蓝河回一串尴尬的哈哈哈,告诉对方,自家猫抗议被秀,不敢拍照了。

 

理由真逗,猫还能怎么抗议,开口say no么?没人放在心上,只当他秀腻了,却没人想到,这一句……不是敷衍,而是真话。

 

蓝河家的猫,真的抗议自己被秀。方式嘛,大家瞎蒙的却猜对了,就是开口say no。

 

那天,青年猫奴一手握手机,一手揉猫肚皮,等猫咪被揉舒服了,爪子摊开,就趁机推开猫腿子,咔嚓咔嚓对着猫蛋蛋一通拍,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就在此时,眼睛半眯的猫懒洋洋地说:“你快够了啊。”

 

蓝河:“……”

 

不是,刚才是不是有人说话?他回头看了看电脑,检查了一通,没有打开视频或者连着语音啊。

 

错觉吧,错觉。

 

蓝河有一个猜测,但不敢细想,心里发毛,想假装不在意,悄咪咪溜出房间。

 

就在此时,刚才那个低沉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蓝啊,走路同手同脚了。”

 

妈呀!

 

蓝河头皮发炸,双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火烧屁股一样夺路而逃!他冲出房间,发现……又回到了房间里。床单上面,猫咪依旧仰面躺着,半眯起眼,在他眼里,这是个阴险的表情。

 

救命啊!

 

蓝河再度拉开房间门冲出去,不出意外又回到房间中。

 

惊恐万分的青年啪叽一声,背靠墙壁,贴到墙角,说话都哆嗦了:“你、你你你是谁、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猫啊。”那个声音肯定地说。

 

谁信啊!谁家猫特喵的会说人话啊!

 

“猫仙饶命!!!”蓝河从小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思想端正,对这种事不仅没有心理准备,也压根不相信。他脑子里想,大概是梦,或者是我傻了,因为猫,绝对不会说话!

 

“不是猫仙……抖什么抖,又不害你。”猫咪翻了个身,窝在枕头上,声音带着倦意,“以后别乱发照片,猫蛋这玩意能随便放给别人看么?”

 

“……”

 

“给你看就是哥的底线了。”

 

“……”

 

“刚才揉得舒服,继续呗?”

 

“……”

 

蓝河再一次夺路而逃,今次居然成功了。站在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青年头晕目眩地考虑,我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大概是最近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让医生给我疏导一下就好,猫还是猫,不会说人话。

 

对,就这样决定!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此时此刻,他身无分文,连手机都没有带在身上,别说看心里医生,就是车费都没办法解决。

 

难道就甘心让一只猫坐拥我全副身家?!

 

蓝河想想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以及摔裂了钢化膜还没来得及换的手机,恶向胆边生。有什么理由让一只猫霸占我的家,要走,也是他走!被金钱驱动,他雄赳赳气昂昂地上楼拉开家门……拉不开。

 

就是,那个啥,夺门而出的时候,连钥匙都没拿。

 

……太尴尬了。

 

青年踌躇了半天,在门口转来转去,连保安都惊动了,上来盘问情况,说在监控中看到他鬼鬼祟祟,怀疑是小偷。

 

他吞下一口老血,万分纠结,心想总不能解释说被一只会说话的猫吓得飞奔出门,忘记带钥匙了吧?要真敢这样说,大约不用给路费,人家直接将自己送到精神病院门口!

 

走投无路之下,他在人家怀疑的目光中拍门。

 

“那个,笑笑啊,我、我没带钥匙,劳烦你开个门。”

 

蓝河并不知道,一只猫会不会开门,甚至不知道,猫大爷愿不愿意挪一下尊臀搭救他。

 

“呃,我室友好像没听到……我是新搬来的,您可能还没眼熟。平时玩游戏赚钱,就是那种自由职业者,很宅,不经常出入,可能是这样,你才对我没什么印象……”蓝河艰难地解释,保安的目光越来越怀疑。

 

“身份证呢?”

 

“在里面……笑笑啊,你快开门啊!”蓝河豁出去了,用力拍门,大吼,心里想,要是这家伙当没听见,就克扣一周的猫粮!

 

不知道是不是来源于粮食的威吓让猫大爷心有所感,总之过了一会儿,门把被拧开了,一个没睡醒的声音说:“下次出门记得带钥匙。”

 

“哎,一定记得!”蓝河对保安们笑笑,飞快溜进门。

 

他在想,一只猫怎么开门?飞身而上,猫爪子抱住门把?还是用嘴巴叼着……

 

青年一抬头,马上知道他家猫是怎么开门的了,门后面,站着一位男士,身上随便套着自家衣柜里的衣服——裤子穿反了,衬衣没扣扣子,敞着怀,露出白皙的胸膛。

 

啪叽一声,蓝河的后背再度紧贴墙壁,一路退走,再次将自己塞进墙角,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有一个猜想,但不敢细想,太特么吓人了!!!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我特么是买猫,不是买个男人啊!

 

“你的衣服有点小。”那个人伸了伸手臂,如此评价。他脑袋上还顶着一双耳朵,如无意外,身后有一根尾巴。

 

蓝河的表情快哭了,说不出话,崩溃地想: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男人朝他笑笑,干脆脱掉不合身的上衣,倒在床上滚了滚,不消一刻居然睡着了。

 

蓝河顺着墙壁滑到地板上,想叫外卖,送一瓶速效救心丸过来。

 

那人睡着睡着,在他一个眨眼的功夫又变回了猫,位置不太好,大半个猫被裹在裤衩里头。

 

放在平时,蓝河肯定得笑,还会拿起手机狂拍,再po到网上炫耀自家猫可爱,但现在他不敢,在地上软了半天,才磨磨蹭蹭爬起来,心惊胆战地用龟爬的速度接近床铺。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他心里闪电般出现许多个念头,想到往日这猫的乖巧懂事,蓝河想,他大概没有恶意的吧?刚才还给我开门呢。

 

心理建设做了半天,青年终于颤巍巍伸出一双手,那感人的抖动频率,就像是一位老母亲。指尖触碰到布料,薄薄一层之下,是猫咪暖呼呼的身体。

 

热的,软的……柔弱的。

 

蓝河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将裤衩从猫咪身下扯出来。大概是没有东西压着,猫咪觉得舒坦,干脆打了个滚,挨着他的手掌奖赏似地蹭了蹭,尾巴一卷,缠上手腕。

 

温热的东西贴着皮肤,让内心泛起一阵悸动。

 

这只猫,毛毛长而柔顺、浓密软滑,哪个角度看颜值都高,不惹事不闹人,这样好的猫去哪里找第二只?

 

蓝河感受着猫咪的呼吸频率,以及掌心下传递过来的美好触感,内心刚刚筑起的恐惧与惊疑之墙一点点倒塌,最后他认了,这是我的猫,不管会不会说话,是不是能化出人样,都是我的猫。我接回来,就得负责任!

 

猫咪睡醒之后,发现青年将他抱到大腿上了,跟往常一样,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捋他的毛毛,一边打游戏。

 

“喵。”他唤了一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支起上身趴在键盘上,猫爪子无意间踩下N个键帽,害得屏幕里的角色抽风一样一通乱舞。

 

“哎,别!乖,走开走开!”蓝河连忙单手抄起猫咪丢到床上,双手飞舞,企图挽回局面。

 

猫咪稳稳地落在床上,带着白手套的爪子在柔软的被子上踩了一会儿,一跃又蹿到蓝河的肩膀上,伸出一点爪尖尖勾住人家的衣服,稳住身形。

 

蓝河只觉得肩膀一暖,柔软的毛毛贴着颈窝,痒痒的。

 

“别闹啊乖,我先打完这局。”蓝河轻声安抚,眼睛盯着电脑荧幕。

 

猫咪晃了晃尾巴,意思是“准了”。

 

待蓝河终于将对手撂倒,猫咪开声道:“不怕我了?”

 

“……应该不怕了吧。”蓝河原本一推键盘,接着很顺手的抬高,打算揉一下猫脑袋,然而对方忽然说话,手僵在半空中,继续不是,放下去又不是。

 

“不用怕,不害你。”猫再一次说。

 

“嗯。”

 

“给我按摩呗,今天才揉了一会儿。”猫咪说完,踩着他的肩膀借力跳回床上,特别大爷地仰面摊倒,这是要揉毛肚肚的意思。

 

会说话的猫的命令,蓝河暂时还不敢不从,生怕一旦违背,会有雷劈下来。手指带着合适的力度在顺滑的毛肚子上来回揉搓,被伺候的对象很快软成一摊,发出呼噜的声音。

 

蓝河不小心看到大张的猫腿子中间玲珑可爱的猫铃铛,想笑不敢笑。话说这猫能化成比自己还高的男人,干嘛行为还会那么可爱啊?

 

我的猫真可爱。

 

猫奴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惊吓之后,不消半天,再度为主子拜服。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蓝河照常倒猫粮。

 

“蓝啊,这玩意不好吃,能换一个不?”猫咪说。

 

“……”原来不好吃吗?那你平时都有乖乖吃干净啊!

 

见铲屎官沉默下来,猫咪试探着再问:“吃完这一包再换总成了吧?”

 

“没事,明天就换,你喜欢吃哪一种?或者我买几款试吃的你逐个尝尝?”蓝河心软地问。

 

“不用费事啊,你吃什么我吃什么。”猫咪晃晃尾巴,伸出舌头舔水喝。

 

蓝河先是感动,随后想到,不是啊,要是我吃什么猫吃什么,相当于多一个人吃饭!反观,买一袋猫粮能吃好久呢!

 

“……你交伙食费吗?”蓝河问。

 

“送你一家老鼠?保证齐齐整整,一个都不少。”猫咪舔了舔爪子,跃跃欲试。

 

“……不用了,谢谢您。”蓝河强行保持风度,给猫咪倒猫粮。

 

睡觉的时候,猫一如既往跳到床上。等蓝河迷迷糊糊准备睡着的时候,他故意凑过来,用凉凉的小鼻头碰了碰蓝河的耳朵。

 

“喂喂,别睡啊,你还没答应,以后让我跟你一起吃饭呢。”

 

“嗯?”蓝河艰难地活动脑子。

 

“以后跟我在一起。”猫咪似是诱惑一般低声呢喃。

 

蓝河的脑子才刚刚理解到前一句话,一起吃饭没什么问题啊,多个人多一双筷子而已嘛,于是应了下来,又强行睁开睡眼,将猫咪拢到怀里搂着睡,脸埋猫毛什么的。

 

“答应下来可就不能反悔了啊。”猫咪再次给他机会。

 

“嗯……”蓝河快跌入梦乡了。

 

“记着,我的名字是‘叶修’。”猫咪沉声道。

 

“嗯,修修。”蓝河神志不清,顺着叶修的话唤道。

 

“什么毛病,叫人非要用叠字。”想起之前那个笑笑,叶修无奈地笑,但也没有反驳就是了。

 

“乖猫快睡吧……”蓝河口齿不清地哄。

 

“这就睡。”

 

Fin.

 ——————

认准这个tag:蛋的猫叶,不定时更新猫叶喂主子吃owo~

大家520快乐=3=请表白我呀~哎嘿><

评论 ( 73 )
热度 ( 116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