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5

  • 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非典型娱乐圈paro。

  • 蓝追叶,狗血或有。

  • 并不是正儿八经地抓妖,日常向。


「寻符·第五章」


叶修倒头就睡,睡足12个小时才迷迷糊糊醒来,天还没亮,窗台外只有零星几点光,四周一片静谧。这样的场景见过无数回了。就在男人准备起来洗个澡的时候,客房门被打开,一个修长的人影悄然无声走过来,叶修愣了一下才记起,现在屋里多了个房客呢。

习惯早起练剑的许博远走路跟飘一样,步伐飘忽地晃过几张沙发,出门而去,整个过程一点声响都没有。

叶修正装睡,见到这种情形也不觉得恐怖,反而兴致勃勃地爬起来尾随人家上楼顶。

许博远正儿八经地穿着道袍,在夜风中抱剑凝神,周身是肃穆的气场——背后衬托了沉睡的钢铁森林,画面说不出的违和。小道士忽然睁开眼,看向叶修的方向。

 

“没打搅你吧?”叶修说着点燃一根烟,咬在嘴上。

“没有。刚才我吵醒你了吗?”许博远问。

“你走路的动静比猫还轻,怎么会吵到我?”叶修蹲坐在楼顶的水管上,缓缓地吐烟圈,“不用管我,该干嘛干嘛。”

“好。”

许博远没有废话,再度抱剑凝神,片刻之后,慢慢摆出一个起手式,手腕一翻一递,用一种舒缓的力度挥舞木剑。刺、扫、劈、挑……木剑朴实无华,出招人的角度却刁钻,让木剑裹上一层凌厉感。

动作潇洒,张弛有度,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优美。

在叶修眼里,那身姿、那步伐,就跟跳舞一样。

难怪要叫舞剑。

叶修已经在琢磨,拍古装片,怎么也要设计一场舞剑的场面让小道长上上镜。

许博远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位大导演放置在富丽堂皇的宫宴之上,兀自专心致志地走着剑招,引导真气在体内运行。两遍之后,天色大亮。

叶修见他收招,片刻后吐气睁目,便站起来拍拍屁股,招呼一声:“走,补充营养去。”

 

两人在楼下吃过一顿丰富的早餐,叶修回屋里洗澡,继续补眠。这人实在太能睡,不久前才睡过12个小时,再次倒在床上,居然又睡到日落西山。

小点——那条家仙狗狗——对此习以为常,压根没理会自己的便宜主人,而是扒许博远的门。许博远刚搬进来的时候,便猜测、家仙对狗粮兴趣不大,特地试了试喂肉。家仙对伙食的改善十分高兴,自此完全接受许博远的存在,而且一天四顿,准时守在人家房门讨吃的。

许博远煮好家仙的晚饭,见叶修洗漱过后,换上一件衬衫和西裤出来,还跟他打招呼,问他去不去蹭饭。

 

“你这样穿显得很精神。”许博远上下打量叶修,眼里盛着赞许。也难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修穿着宽松的T恤,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叶修穿着皱巴巴的T恤,附带一脸胡渣。

叶大导演好演员见多了,身边俊男比比皆是,其实他自己的底子也好,平日不修边幅而已展露不出来而已。许博远第一次见他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样子,难免有种此人脱胎换骨的惊叹。

“还行吧,唯一一套能穿进去大酒店的,穿T恤会被拦。”叶修颇不适应地松了松衣领,“吃大餐,一起呗?”

许博远没有拒绝,利索地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跟叶修出门。

 

叶修开车。

“我说,你……”叶修七分注意力在驾驶上,剩下三分用来瞄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反差怎么这么大?”

“嗯?”

今天晨曦之中,穿着道袍的人挥剑起舞,翻飞的衣袂将晨光割碎,人的剪影在碎光之中显得仙气十足,而如今,这位小道士穿着一身骚包的衣服,十足一个浪荡子弟。

“这些现代衣服是谁帮你挑的?”叶修问道。

“自己啊,逛街时候看到合适就买了。”许博远老实地回答。

怎么说呢,绣花衬衫、鲜艳的格子纹衬衫穿在这人身上,显得皮肤白皙而且潮气十足,的确是好看的,然而……反差真的太大了。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从这句话中,叶修还得出一个信息:许博远收入颇高。

 

演艺这个圈子,穷极奢华,哪怕自己无甚追求,但耳濡目染之下,叶修还是认得清那些个著名牌子的当季流行设计,他见过的许博远那两身衣服,从头到脚加起来不是小钱。

念及此,叶修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前几天你帮忙摆平合唱台的事,我要给你多少酬劳?”这话直白得有点棒槌了都!

许博远就笑,“不用酬金。3年前我刚穿越过来,幸亏你拉我一把,没让我疯到外面去。一直以来没机会跟你道谢呢,扯平吧!”

“举手之劳。”叶修这人的风格就是“直”:直接问酬劳,坦然接受“互相帮忙”抵消。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路,到地方后,叶修熟练地将车子停到酒店大门口,把钥匙交给礼宾。全程没说一句话,负责接待的漂亮姐姐极有眼色地将两人带到目的包厢。

推门的时候,叶修低声提醒:“等会儿可能有点乱,你不用管,吃就行。”

“古往今来,酒局上……不外乎妖魔鬼怪原形毕露。”许博远很懂地应道,噙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走进包厢。

“你小子——”叶修说了半句,跟着走进去,提高声音埋怨道:“你是来蹭饭的,能走在哥身后不?”

“啊,抱歉抱歉,叶哥,您请!”许博远马上谦虚地往后退两步,巧妙地落到叶修后面。这时,酒席上众人的目光刚好全部被吸引过来,也听到了这番对话。

 

“叶导!叶导肯赏脸过来,蓬荜生辉!”一个身材保持得不错的中年男人红光满脸地乱用成语,“来来来,我先敬叶导三杯!”

“黎总。”叶修点点头,接过一杯茶回敬人家的三杯酒,态度拿捏得很巧妙,既不会显得不尊重,又明摆着跟自己跟对方不是一路货色,“今天受我那位陈老板所托,过来见证项目正式启动。反正这些虚的东西,意思到了就行,咱们不拘泥形式。等会儿吃饭我自便,您尽兴。”

——没有足够硬的后台真没本事说这样的话。

“哈哈哈,那敢情好啊!喂,你们几个机灵点行不行?”黎总对着叶修笑眯眯,一低头,立刻换上冷脸,假装责骂自己这边的人,却是巧妙地没有理会“我自便、您尽兴”的要求。

 

“招呼不周,我的错,我先自罚三杯。”立刻有人站出来唱红脸,“哎呀,小静啊,你也来敬叶导一杯嘛!叶导贵人事忙,难得露个面,珍惜机会啊!”

这番话,明里暗里就是想加塞演员。

马上,一个长相妩媚的小男生在黎总身边站起,葱白的指尖端着小瓷杯款款走来,步态轻盈,在叶修眼里……嗯,此处不适宜用这种姿态走路,要是在镜头下肯定要cut了。

小静显然不知道自己被叶导在脑海里cut了一遍,未语先笑,手掌半掩杯沿将瓷杯的酒一饮而尽。

作为现场唯一一名正宗古人,许博远差点忍俊不禁。

 

叶修下一部接拍的是商业片,古风题材,因此这个小静同志对着电影苦练“古人的姿态”,就是想得到叶导的青眼……嗯,能顺便爬个床就更好了。因此,他看叶修的目光,像有一把小钩子。

大导演摸摸下巴,欣赏了一阵子,问道:“皇帝的侍妾还没选角,你有兴趣不?”

小静愣了一下,没记起来皇帝的侍妾这个角色有什么戏份。

事实是没有戏份,连个正脸都没有,这些群演一般是到影城门口拉人来解决的。

 

刚才唱红脸的人知道没戏,连忙上来打圆场。

黎总表面上对叶修尊重,但实际上只看中这位导演咖位大,有市场号召力,能为自己带来收益而已,见自己的人受了委屈,不满地打个眼色,立刻有人轮流拿着小扎壶围上叶修身边。

叶大导演淡定得很,自顾自吃菜吃饭,时不时回两句“我舔一筷子酒都会醉,真的不会喝。”“你们自己玩儿吧。”任你百般借口劝酒,我自巍然不动!

……

 

许博远、安安静静坐在叶修身边,两耳不闻身边事,专心致志吃与喝。他穿着一身不太正经的衬衫,坐姿却极为端正,腰板挺直,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严肃感在里面。

进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他不过来蹭饭,估计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加之有点怪怪的,便一直没有人搭理他。

他吃了半饱,终于放下筷子,站起来走到那位小静的位置上拿过他特备的青花酒壶。

叶修隔远挑了挑眉,许博远淡定一笑,对那几个蜜蜂一样围在叶修身后的人说:“叶导不胜酒量,我不自量力,替他跟诸位喝几杯水酒,不知道赏不赏脸?……哈哈,洋酒喝不惯,我喝白的,先喝为敬。”

许博远说完,头一仰,端起酒壶对着嘴巴倾酒,爽快地干了一壶。

“……”

全场一静,随后满堂喝彩!

 

许博远一抹嘴边的酒痕,示意道:“到你们了。”

这样喝特么是不要命啊!那几个人劝酒的人脸色瞬间青了一层,碍于boss在一旁虎视眈眈,硬着头皮上,然而没几下就被许博远一个个放倒。

“看不出来啊,这么能喝?!”叶修惊讶得不行,伸手企图扶一下回到座位的人。

“我有独特的喝酒技巧。”许博远目光清明,笑容狡黠。

叶修笑着摇头,没管他了,跟几个演员聊戏。

一旁的小客厅,有搂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男男女女,有在“才艺表演”的俊男美女,现场越来越混乱。

 

又喝了一轮,许博远的豪气吸引了黎总的注意,他亲自过来跟许博远喝。许博远很心脏地表示“不敢不敢”,又提出他敬黎总,由小静替黎总喝。

没几杯,那个精致的古人cosplay男生就被放倒了。许博远满足地咂咂嘴,朝黎总倒了倒酒杯底,一步三摇晃回到叶修身边。他酒量是好,但耐不住以一敌十,终究染上几分醉意。

“终于醉了?”叶修好笑地问。

“醉了。嘿嘿,全然不醉,不好。醉了……嘿嘿,便分不清身在何处,岂不妙哉!”许博远显然喝嗨了,叽叽咕咕说了一堆古粤语。饭局到这里吃得也差不多,一众牛鬼蛇神都见过了,叶修干脆扶起许博远离席。

 

车子停靠在路边,位于一棵挂满灯饰的树下,银闪闪的灯光像流星一般笼罩下来。

“你要不要吐?”叶修问道。

许博远摇摇头,也不怕脏,背靠车门,仰起头望着树上的银光闪闪,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叶修。”

“嗯?”

“叶修……”许博远喊了第二声,扭头看着男人,酒气蒸上来,让他的眼眸水汪汪的。

叶修一愣。

“你好不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穿越啊?来到这个世界……究竟为了什么啊?”许博远皱着眉头问他。

“啊?”叶修乐了,见证到活生生的穿越,够震惊一辈子的了好么?至于为什么穿越,是不是过来拯救地球,叶修真的没有关心,“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答案啊!”

“你知道!”许博远忽然踏前一步,手软绵绵地抬起,估计是想揪住他的衣领,但最后没准头地落在肩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你告诉我啊……”

叶修从许博远眼中看到了寂寞的神色,蓦然想到,对了,一个古人,生活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肯定会不适应吧?

——但你问我,我真不知道答案啊!

“小许同志你醉了,来,回家洗洗睡吧。”叶修将他的爪子扒拉下来,把人塞到后座,载回家。


TBC.

————————

咩~~~

评论 ( 31 )
热度 ( 42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