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6

  • 导演叶x穿越天师蓝,非典型娱乐圈paro。

  • 蓝追叶,狗血或有。

  • 并不是正儿八经地抓妖,日常向。


「寻符·第六章」


许博远真的醉到胡言乱语了吗?非也。他不过是有四分醉意,装作八分醉态,试图探听叶修的口风罢了。叶修果然什么都不记得,甚至并不在乎他穿越这件事。

换做任何一个谁,碰到一个活生生的古人,怎么也有诸多问题探听的吧?但叶修没有,在他眼中,穿越的人跟普通人并无区别,一样要吃喝拉撒,引不起探究的兴趣。

好不容易才抓到重要线索,结果又一头撞进死胡同,许博远一筹莫展,可生活还需继续,他一边帮特管局处理特殊事件,一边利用特管局的权限翻阅资料,从不敢想“放弃”两个字。

叶修在家中闲了一阵子,放松的时候用家庭影院看碟片,工作就伏案奋笔疾书,有时候是写剧本,有时候是画分镜脚本。

叶大导演的手绘分镜相当有意思,一些大家都比较容易懂,或者不用凸显个人风格的地方,会很干脆地用火柴人,而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或者个人特别钟情的场面,或者高潮情节,会精细地画彩绘。翻他的手稿,能看到火柴人和写实风交替出现,在同一个时空用相同的身份跑剧情,某种程度来说,还挺出戏的。

 

“反正能看懂就行嘛!哥是导演又不是画家。”叶修叼着一根烟,唰唰唰地飞快画火柴人分镜,火柴人表达不到的地方还用文字来凑。

许博远见他在家穿着老头汗衫、眉飞色舞画火柴人折磨剧组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可爱。

“如果有什么需要用到我的地方,请一定不要客气。”许博远认真地说。

“唔,目前没发生奇怪的事……”叶修在许博远即将走出房间的时候,忽然拍了一下大腿,“许博远,你武功很不错吧?”初次见面的时候直接从四楼跳到树上又蹦回来,普通人可来不了这种操作。

“怎样才算很不错?”许博远迟疑一下,神色有一抹不自然。

 

叶修想了想,说:“威风凛凛地教训山贼,在战场骑马杀个三进三出之类。”

“那没有问题。”许博远摸了摸鼻子,似乎在犹豫些什么。

“嗯?”

“就是、实不相瞒,我做不到像刚见面那样,从阳台往下跳。这个世界灵气稀缺,不足以支持使用轻身诀。我……能力大不如前,能做的事也越来越有限。”许博远说完这句话,不动声色地跟了一声轻叹。

一个习惯“飞来飞去”的人某一天发现自己只能老老实实脚踏水泥森林地面的时候,大约就跟眼睁睁看着自己逐渐残疾一样吧?

饶是叶修,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

能说什么?这个世界有飞机,有升降机,有各式车辆,犯不着上天入地窜来窜去?太找抽了。

 

“没事,反正只是不能‘跳楼’而已,论武功我还是很在行的!”许博远苦笑着提起精神,接上叶修方才开的话题。

“是了,我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做剧组的武术指导。”叶修从脑子里的遗憾晃出去,扬了扬分镜的绘本,“古装悬疑剧,有几场打斗场面,不复杂,这里将要求画出来了,你看看能不能教演员做到?行的话,我就不联系别人。”

许博远瞪着双眼,反应有点大:“可以吗?!”

“可以啊!”叶修将手稿交到他手里,“拿去琢磨一下吧。还有啊,演员都是普通人,顶多吊威亚,你可别现场教人家木剑劈大树啊!”

“咳咳,现在劈不动了!”

 

许博远有点高兴。来到这个世界足足三年,头两年在某个不公开坐标的地方学习适应这个世界,如打疫苗,检查身体机能,练习普通话……他被灌输了一堆颠覆三观的现代知识。

一开始,这位古人极度不习惯,任何一个会发出声音的设备,任何一个屏幕,都会让他觉得发生了灵异事件,别人一不留神他就会把电脑啊、各式音响啊一剑给劈了。

报销十数台设备之后,他才渐渐习惯跟这些多媒体设备和平相处。之后,他由专门人员带着,走进社会、教学实践,一点点学会出门使用公共交通,买卖使用移动支付……直到能独立生活。

许博远一直依附在特管局名下,再努力适应现代社会,所从事的工作却还是斩妖除魔,离不了他穿越前的身份,因此当下叶修的邀请,是第一件跟他穿越身份和道士职责无关的事。

怎能够不高兴呢?!

 

“万一我做不来呢?”许博远连“武术指导”都是靠想当然的方式进行名词解释,甚至不清楚具体工作内容。

“还有我呢,没事,到时候教你怎么做,不难。”叶修一点儿也不担心,“我从来不会看错人。还有,那什么你不是要保障我的安全么?正好作为工作人员进组嘛!”

许博远没理由不答应这个一箭双雕的提议。

回到房间,他立刻到网上查阅武术指导的工作内容,又将那个分镜绘本啃了一次又一次,醒着睡着,脑子里满是火柴人和俊男美女舞动。

他想做好这份工作,都快走火入魔了,叶修隔了两天过来拿回分镜手稿,居然得用抢的方式!

“你放松点,正常发挥……不是,随便发挥就行!”叶修真是一点儿不担心许博远做不好,反而有点拿不准小道士会不会在现场吓掉剧组工作人员的下巴。

 

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尝试,真的很难不紧张。如果做好了,意味着他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找到一席之地,而不是像无根的浮萍,被收拢到孤儿院一样的特管局里。

如果能做好,万一解不开符咒的秘密,再也回不到原本的地方,再也见不到师傅、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也能对这个世界添加几分归属感。

 

又大半个月过去,剧组工作人员召集完毕,各自启程前往影城集合。出门那天清晨,蓝河郑重地对叶修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这有什么。”叶修笑笑,并不在意,拖着行李箱走进电梯,“话说你坐飞机有没有心理障碍?古代没有飞机吧?”

“没有。”许博远一语双关地回答,进电梯摁下1楼之后,同样笑了笑,说,“但以前我会御剑啊,来往于高山之巅,比坐飞机惊险多了!”

叶修觉得这时候应该惊讶御剑当真存在,说一句“卧槽”或者“厉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注意力被“以前”这两个字吸引住,不由得想到,哦,这里灵力稀薄,小道士的能力日渐下降,已经不能自由飞来飞去了。

有点可惜啊。


TBC.

——————

脑后面的剧情总是被虐到……如果写不下去就一定是被自己虐的QAQ


评论 ( 18 )
热度 ( 33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