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叶医生你好,叶医生再见 05

• 年龄操作,叶医生和皮博远相差八岁。
• 快高中毕业了~


###


换做平时,许博远不一定会乖乖吃药,可能在早上或者晚上,有意无意地漏掉一次,但自从对叶医生的想法不那么“纯”之后,人家的话就成了圣旨。每次冲开那些气味“感人泪下”的中药粉时,耳边都好像会听到叶修那带着无奈和宠溺的声音说,“但我的话要听,成不?”

 

听我的话,好不好?

 

哎,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甜啊!许博远做西子捂心状,被撩得生活不能自理。

 

少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心中将叶修塑造成一个几近完美的男神:抽烟的动作世界最帅,嘲讽的话语宇宙最强,艾玛又温柔,责任心强,懂得照顾人……

 

他对长大这件事有了更大盼头,熬夜刷题更有动力了。

 

从那以后,他时不时就去打扰叶医生,什么用眼过度眼睛干涩怎么办,天气太热没胃口怎么办,不小心喝了一罐冰可乐胃病会不会复发……

 

叶修一开始还认认真真问他症状,后来发现这人纯属找事之后,不由得啧了一声,问他,许博远,你怎么忽然娇弱了?

 

进过一轮医院,怕了呗。许博远有理有据地回答。

 

叶修猜这位少年无事找事,可能是压力大,因此要是自己闲着,会陪他聊几句。对方似乎又变回那个“十万个为什么皮博远”,对他的什么都感兴趣,有没有女朋友问了不下十次,为什么不交个女朋友问了不下二十次,甚至有些时候不经意地提,没有女朋友那男朋友呢?

 

就是木头都知道这家伙脑袋里装了什么。

 

叶医生不动声色,回答得滴水不漏,没有给机会,但也没有让许博远受打击。

 

高中三年,日子如梭,好像昨天才抱怨完学业繁重,今天就踏入高考倒数100天了。誓师大会结束后,许博远思前想后,最终做下一个决定,他给叶修打一通电话,顺利坑到一句“好好学习,珍惜身体”之后,理智地将人家的电话删除,并且将手机锁到室友的柜子里。

 

最后一百天,一定要心无旁骛!

 

这100天就像是拉了快进,一模二模三模,考考试,分析一下卷子,黑板上的倒数飞快进行着。许博远沉下心,一头扎进应试的海洋,张嘴闭嘴都是这道题怎么怎么解,只有在夜深人静,疲惫地躺倒在床上,内心深处才会悄悄地想一下某个人,就像小孩子舍不得一口吃光糖果,每天拿出来舔一口,闻一闻,心满意足。

 

学生的日常极其充实,充实到不与某人联系都不觉得空虚,然而,这一年多来习惯被他打搅的人可不这样想。连续两个星期没收到许博远的音讯,叶修差点以为这家伙是不是把自己折腾出大事,躺在病床上没法用手机什么的。刻意偶遇下班的许父许母,闲聊之中问起,才知道这家伙没大碍,只是进入玩命学习状态而已。

 

这么懂事,好事情来着。叶修躲在门外抽完一根烟,又吹了会儿风,确定烟味散得差不多才回到诊所。本想趁人少看看医书,但却不由自主提笔,写写画画,最终搞出几个养气的、安神的药方,第二天塞给许妈妈,说有偶然煲一两剂,对身体好。

 

连他都不清楚,自己可以这么话痨。

 

很快到了高考前几天,因为要腾出教室做考场,学校放假,考生们放松心情,回家备考。许博远人在家中坐,心早飞到外边去了,忐忑许久,发现这种状态下也静不下心学习,干脆假装出门买东西,晃去诊所,想制造一偶遇见见男神,以解相思之苦。

 

谁料叶修没在。

 

啊,90多天没见,甚是想念啊……

 

许博远看着空荡荡的属于叶医生的座位,不由得有点沮丧,自娱自乐地想,当初发誓100天不见面不联系,没想到“愿望成真”了嘿。

 

他垂着脑袋往回走,因为没看路,差点撞上路人,对方稍稍侧身让过。

 

“许同学,精神状态不佳的样子啊?”

 

熟悉的声音,懒洋洋的调调,还有几分不明显的笑意……

 

“叶修?!”

 

少年的脑袋嗡一声,差点被忽如其来的喜悦砸昏,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眼里先是惊愕,随便变得亮晶晶的,炽热的喜悦之情都要盛不住,澎湃地洋溢出来!

 

叶修一愣,心脏重重地跳了几下,下意识摸口袋掏出烟盒,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

 

“你去买烟啊?”许博远注意到叶修的烟盒还没拆塑封。

 

“嗯,刚走开一阵子……不是,今天又不是周末,你怎么在这里闲晃?”叶修的前半句话相当于间接表明自己知道许博远出现在此处的原因——找他的,于是连忙换话题。

 

“学校封闭考场嘛,回家备考了。”许博远高兴太过,又没什么心眼,自然没有发现叶医生一系列不同寻常的微表情和话语,一颗小心脏只顾着自己高兴地扑通扑通跳。

 

“唔……”叶修用鼻子应一声,没接着说话。

 

许博远高兴的劲头稍稍压下去一些,于是矜持地问:“你回去继续坐诊?”

 

“是啊,不然呢?”叶修挥挥手,刚走两步,又说,“对了,你要不要做一下放松一下?”

 

“啊?”许博远原本在悄悄看人家背影,猝不及防被对方回头抓了个正,下意识稍息立正。

 

“就是按摩穴位!你有需要来找我吧。”叶修说完,将拿在手上没点着的烟重新塞回烟盒,用比以往略快一点的脚步转进诊所。

 

许博远刚才差点没忍住一口答应做“大保健”,残存的理智猛地刹车,念念叨叨地劝,现在还不是时候,不宜接触过多,要保证心如止水,保持状态,好好学习……啊不,好好备考……啊啊啊啊,男神在脑袋里撩我!所以说,学校为什么要放假啊,回家状态不保啊!

 

许博远觉得自己金枪不倒之身被叶修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噗”一声戳破了,一个摇曳的小人在脑海里鬼哭狼嚎,他保持着这种五迷三道的状态回到家。爸妈今天补休在家,一个看报纸,一个插花。他带着便秘一样的表情杵在两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

 

“干嘛呢,在这里碍手碍脚。”许妈妈从报纸后面露出眼睛睨他。

 

“考试不要有压力啊。”许爸爸淡定地修剪花束。

 

“考试没压力,就是……咳咳,那个,如果我、我以后找个能把我照顾得特别好,身体倍儿健康的对象,你们应该没啥意见吧?”许博远有点紧张,说话不经大脑,说完马上意识到,糟糕,对象是谁的谜底没有捂住——身体健康这个提示太明显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两位都愣住,他们对望一眼,露出了然的神色。

 

“……”后悔,想溜,现在还来得及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许爸爸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从小就懂事,没让我们费过心,高中三年有多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也快成年了,有些事自己做主吧。”

 

这句话与预想中反差太大,许博远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连忙捂住嘴。

 

“不过,”许妈妈耸了耸肩膀,凉凉地开口。

 

许博远刚落地的心脏马上又窜上高空。

 

“你确定人家看得上你?”许妈妈一脸不敢苟同,“知道那家诊所是什么来头吗?老覃医生是真正的名老中医,整个省没有哪家医院的院长来到他面前不用恭恭敬敬喊一声老师。叶修呢,是老覃的关门弟子,学成之后,必定一鸣惊人。你有几斤几两跟人家过?”

 

“……”

 

许博远一方面惊讶地想,天啊他们居然真的猜出来是谁了,居然没双人快打把我胖揍一顿哎!另一方面,被泼了一桶凉水,心塞塞。早想到叶修的身份不简单,没想到这么牛。

 

少年干巴巴地说:“那、我我要是有本事,把人追到手,你们不许骂人的啊。”

 

“哎呦,你真追到再说。”许妈妈继续看报纸。

 

“不能到时候再说,万一你们棒打鸳鸯呢?”不得不说,少年还是很敢想的。

 

“打你的鸳鸯有什么乐趣?”许妈妈表达了不屑。

 

“亲妈,能好好说话吗?”许博远都想嘤给她看了。

 

“你妈的意思是,你自己喜欢就行,我们不管。”许爸爸看不下去,充当一下翻译的角色。

 

“你们……真能接受啊?”许博远小心翼翼地问。

 

“有什么不能接受,你从小到大我们管过什么?”许妈妈翻了一页报纸,“爸妈的愿望很简单,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就好。”

 

“不过嘛,也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毕竟你……是吧?也没啥拿得出手的。”许爸爸接过泼冷水的任务,用水枪慢悠悠地“嗞”自家亲儿子。

 

许博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父母开明,能支持他异于常人的“兴趣爱好”,心里当然感激,然而这两位不肯好好说话,非得面包里夹着小石子,吞下去噎得慌。

 

“我……回房间看书。”

 

“顺便去厨房舀碗汤喝,叶医生特供的。”许妈妈偏偏还一本正经挤兑亲儿子。

 

脸红耳赤的许博远夹着尾巴溜之大吉。


得到父母的默默支持,心头大石哐当一声落到地上,许博远心里安稳许多。况且,父母的话虽然是调侃,然而也是真相:你有什么资本追求如此优秀的人?

 

目前阶段,许博远唯有努力学习,考好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试。喝完叶医生特供滋补汤之后,他端正态度,再度沉下心,脑海里面那个令他癫狂的男神小人儿此刻也不作怪,安安静静地温柔地注视他,脸带笑意。

 

许博远全所未有地集中精神,积极备考。

 

TBC.

————————

还有最后一更!

……就不发了hhhh,等617的无料派完再公开吧,看在还没看到结尾的份上别让我的无料糊墙><

无料将改名字为《请遵医嘱》。

然后,最近在搞小料本子,脑子不连贯,寻符会找一个时间一次过码长篇,这种情绪走向一晚写一点太纠结了_(:зゝ∠)_最近就码点小甜饼惹。


评论 ( 29 )
热度 ( 47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