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8


「寻符·第八章」


“哈哈哈哈哈别人最了不得也就千里送,你是哈哈哈跨越时空的千年送啊!”好友显然觉得这件事槽点很足,笑得极其猖狂,“这算不算强抢豪夺?毕竟也没问过你的意见直接‘娶过来’哎,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那个大能太有才了!”

许博远:“……”

“采访一下,叶夫人现在是什么心情?”

“……滚!”许博远半天没憋住,爆了来这个世界以来第一句粗话,说完之后,脸腾地红了。

“哈哈哈哈你冲我喊滚有什么意义,有本事朝叶导喊啊,或者穿回去对那个大能喊啊!”好友凑热闹不嫌事大,玩命地挤兑他。

许博远其实没有生气,听到好友这番话,窘迫居多。叶修是个很好的人,许博远眼前浮现起白天在片场,他露出的那个赞赏的笑容。对方的肯定让自己很受用,若能在他的牵引之下一步步适应这个世界,那么顺从天意,与他结为道侣,其实也相当不错。只是……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许博远叹一口气。

“所以呢?”

“如果我跟他当真有姻缘……”许博远没接着说下去。

好友反应很快,马上明白过来:“哈哈哈哈哈意味着你要倒追!天啊人干事啊,让人千年送就算了,还得流程全包,明明是被动拉过来,却硬生生要成为主动的一方!”好友笑得快喘不过气了。

“……真的太坑了。”饶是欣赏叶修的秉性,许博远也不得不摇了头。

“可不是嘛!”这件事大概承包了好友这一年的笑点,他笑了大半天才缓过来,好歹说了句人话,“说不定大能只是暂时没想起来,等你们互动到某个程度,会恢复记忆呢?”

接下来两人探讨了一下恢复记忆的方法,许博远被怂恿,走到叶修那个房间敲门。

 

“唷,还没睡呢?”叶修打开门,见是许博远,不由得有点惊讶。这位小道士在家的时候向来晚上7、8点就睡下了。

“我、那个,想再看看你的胎记。”许博远摸了摸鼻子,撒谎了。

“有这么好看吗?”叶修让人走进来,啪叽一下倒在沙发上,将衣服掀起。旁边的矮桌摊了好些手写稿。

“这个图案有特别的含义。”许博远没有明说,叶修不记得,他也不打算将符咒的真相告诉对方,毕竟无法证实,说来徒生尴尬罢了。

“什么含义?”叶修把这当成中场休息,已经闭上眼睛了。

许博远没有回答,指尖按到胎记上面,这是刚才和好友讨论的其中一个记忆“触发点”——直接触碰。许博远有点紧张,问道:“有什么感觉吗?”

“唔?有点痒。”叶修随意地回答。

那就是失败了。其实这个是可能性最大的触发点。许博远有点儿失望,将叶修的衣服拉下来盖住胎记,在告辞和进一步搞好关系两个选项中犹豫片刻,选择留下来。

 

“你在改剧本?有什么我能帮你吗?”许博远问。

“暂时还没有,武术那块我直接交给你,之前的分镜可以不参考。”叶修给予许博远极大的信任,“现在的工作只是精益求精,高潮部分我觉得原定的表现手法还不够高超,得再想想。”

“嗯。”许博远静静地坐在一旁。

叶修早已习惯许博远的存在感,没觉得被打扰到,他歇了一会儿,爬起来摸摸肚子说:“有点饿,走,吃个夜宵去。”

“好啊。”

“这附近有个特别好吃的店……不对,你过午不食吧?”叶修猛地想起来,小道士固执地坚守他那个时代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过午不食,非时令食物不吃,不仅如此,他喝不惯这个世界那些处理过的水的味道,在家里,特管局定期送山泉水过来……影城可没有山泉水!

 

“你最近怎么解决喝水问题?”叶修问道。

“矿泉水啊。”许博远指了指饮水机,“之前特管局过于关照,才送山泉水上门而已。”

叶修不怎么相信。许博远很少给人添事儿,到山里取水挺麻烦的,要不是真的需要,一定会回绝特管局的帮忙。

“那夜宵不吃的吧?”

“吃啊!偶然打牙祭嘛。”许博远催促他出门,“走吧走吧,晚饭没有吃,到这个点有些饿。”

叶修跟他一道出门,路上跟他说:“有一场打戏是夜景,最少要磨合十来天,到时候你晚饭记得吃吧。”

“好嘞。”

 

两人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小店,叶修轻车熟路点了几样东西,将菜单交给许博远,后者一边浏览一边状似无意地问:“你喜欢吃牛蛙啊?”

“是这间店的招牌,别处吃不到这个味。”叶修给自己斟茶。

“那你喜欢吃什么?”许博远又问。

叶修一边给他倒茶一边狐疑地说:“小许同志,你今天晚上有点不对路啊,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

“有吗?”许博远收回暗搓搓打量人家的目光,将菜单放回桌面,没点餐。

叶修真的饿,菜上桌之后一声不吭开吃,风卷残云,许博远吃得很节制,每一碟菜尝一两口就算。在吃的过程中,他不由得想到,生活习惯的差异这么大,以后怎么办。

 

叶修不知道许博远心里的小九九,兀自吃得欢,对他而言,来这里就是填饱肚子,同桌的人怎么吃并不影响自己的目的,甚至说,有没有人陪着吃夜宵都没关系,许博远来了,就一起吃一个,就这样。

吃完夜宵,两人散步回酒店,由于同住过,许博远很自然地跟在叶修身后等他开门,而后一同进屋。

“还有事吗?”叶修问他。

后知后觉的许博远连忙说,以前一同进门惯了,在对方无奈的笑中转身回自己房间。吃一趟夜宵,超过平时的睡觉时间,他困得不行,洗漱过后便睡下。

 

夜里,许博远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见到一位穿着宽袍广袖、面容模糊的男子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写写画画,旁边趴着一只小白犬。

“用一层秘境裹着,应该没有倒霉蛋误入吧?”

“汪!”

“那不怕,真是有缘人,自然会被吸引过来。”

“汪汪!”

“我是谁啊,四海八荒有一半出自我的手笔,能给自己招烂桃花?”

……

对话犹如过眼的云烟,梦里听得清清楚楚,醒来便消散了,许博远坐在床上,罕见地迷糊半天,没记起来听到什么。

 

转眼过去半年,拍摄计划顺利进行了三分之二,再拍十来场就可以结束在影城的工作,转去工作室拍绿幕。

这段期间,要是特管局那边没活干,许博远就帮这边的人搬搬抬抬。他脾气好,很快跟剧组的人混熟,别人问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他还自我调侃,说以前是神棍。

“你是神棍,路边摆摊那些天师是什么?”叶修笑着搭话。

“那些是心理学专家,或者演员。”许博远幽默地回答,惹来哄堂大笑。这个回答还真是挑不出刺。

“行了神棍,干活去。”叶修挥挥手开始赶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博远这家伙老爱往自己身边凑,递个水啊,叮嘱吃饭啊,跟闹钟一样准时。

原本许博远像个遗世独立的高人,潮流的发型和绣花衬衫、花格子衬衫都掩盖不住他的负离子气场,如今倒真有几分人气了,跟人打打闹闹,脸上常带着笑意。笑着笑着,就会瞅他,被发现了也不移开,反而笑得越发灿烂,露出一口小白牙。

叶修原本就觉得人家笑得顺眼,刚见面没多久还抱着欣赏的目的打量过,如今笑容免费大放送,有点吃不消。作为导演,他对‘事情发展’极其敏感,有股预感这家伙在憋大招。

不过憋就憋吧,他的事儿而已,自己该干嘛干嘛。

 

今天要拍一场男主角得胜回朝的戏,剧本要求是,天色阴沉,闷雷阵阵,云层中电光闪烁,用以烘托气氛,表现男主不屈服天威的气度。另有一个要求是,忠心耿耿征战沙场却被自家人捅了后心窝的男主,也就是乔一帆得胜而归,走过广场的那个气场,要比天威更让凡人胆寒。

前者要天时地利,后者要人和。

在此前几次试戏之中,乔一帆都没走出令叶修满意的气度。今天天气预报说有暴雨,叶修赶紧安排了这一场戏。

“从乌云密布到下雨,也就那么几分钟,咱们没多少时间一遍遍尝试。”叶修叮嘱乔一帆,倍感压力的男主点点头,缩在片场一角找感觉。

所有人准备好,就等变天了。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在春日里暖洋洋的。

所有人都有点焦急。

 

“为什么非要等雷雨天?后期加特效不行吗?”许博远逮住助理小哥问。

“别的剧组肯定选择后期加特效了,但咱家导演不行!在他眼里,自然发生的天气效果跟特效长得不一样!而且可能想用雷雨天那种感觉帮小天使带戏吧。”助理小哥还是很懂的,“你瞧这都是什么要求啊,人走路的气魄要把天威都比下去,啧啧!小天使长得一点都不凶,全靠情绪带起气场啊,很难的!”

许博远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回酒店取来干活的家伙,凑到叶修身边。

叶大导演算是全场心态最平稳的一个,作为最期待变天的人,他还有闲情逸致写外快剧本。

“可以准备一下拍摄了。”许博远触碰一下叶修的手臂,悄声说。

“嗯?云来了?”叶修抬头瞧一眼,没看出端倪。

“我帮你召过来,等着吧。”许博远笑得眼睛亮亮的,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跑开。

 

许博远爬上隔壁大殿的二楼,换上道袍,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翻出窗台,爬到金碧辉煌的瓦顶上,立在下面的人看不到的背面。

只见他手持黄符掐诀,脚步罡,念念有词:“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最朝宗,神符命汝, 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

黄符骤然烧着,差点撩到许博远的手指。他叹一口气,抽出第二张黄符,再试。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以前百试百灵的致雨咒都不好使了。

许博远试到第四次,云随着他的话语聚拢,天色阴沉,风从四面八方而来,风道凌乱。许博远紧紧捏着没有自燃的符,一刻不敢放松,嘴里念念有词,他感觉到抵抗的力量极大,一不留神,好不容易聚过来的云就会消散。

 

得益于致雨咒的作用,变天了,地面上拍摄工作紧张进行,几乎是云聚拢的瞬间,叶修已经安排好现场,第一声闷雷响起的时候,戏开拍。

雷声轰隆越响越大,云层中隐隐有电光闪烁,风吹得人们衣摆猎猎翻飞……这是叶修要求的场面!

第一次,乔一帆动作太大,才走了三步就被cut。

第二次,收敛心神,不用动作带戏,走了一半才cut。

第三次……

 

许博远感到灵力飞快地被黄符吸走,随后用于沟通天地,不过一刻钟,已有头晕目眩之感。叶修还在喊cut,这个人,不拍到百分之一百满意,估计不会罢休。

黄符上隐隐有裂痕出现,夹着黄符的手指被看不见的力量割破,鲜血直流。小道士咬牙死撑,步伐不稳,几欲倾倒。

天犹如墨池,漆黑之中紫电如游蛇一闪而过,随后,一道惊雷炸响,几乎要震破耳膜!

许博远猛地喷出一口血,脚尖踢到一块瓦片,整个人扑到在瓦顶上,阵法破了。他看向天顶,正好看到雨滴密密麻麻地砸下来——下雨了。

在最后时刻,他终于是将附近本该到此处下雨的云聚拢过来,天气预报之中的暴雨如约而至。

 

天光惨淡,风雨如鬼哭狼嚎,打在皮肤上,冷得连灵魂都发颤。九死一生的兵将披甲,站在广场上不动如山,年轻的主帅从中一步步走出。他肩上背着堆积如山的尸骨,双手捧着浸满血债的战袍,耳边是逝者不甘的呐喊。他似乎想一步踏裂这方乱世之中依然歌舞升平的土地,但又被礼教纲常所束缚,只敢轻轻地走。

顶上紫电乱舞,雷声震得人头皮发炸,但主帅熟视无睹,坚定地踏出自己的步伐。那震慑人心的目光在说,雷也好,电也罢,俱是纸老虎罢了,就如同小人,只敢在我的背后张牙舞爪,刺目的天光一出,便会立刻消散于无形,我何须惧怕?

我无需惧怕,你需惧我!

……

据闻这一场戏拍得胆小者两股战战。


TBC.

————————

大概写出一点点感觉了,奶一口五章完结。

617感谢祭第二波票放出来了,【地址戳我

评论 ( 25 )
热度 ( 36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