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寻符 09


「寻符·第九章」


拍到满意的场景,叶修高兴极了,通知大家各自躲雨之后,举着旷音器大喊许博远的名字,结果平时招之则来的青年无踪无影,四周只有哗啦啦的雨声。

去哪了?

许博远一共露过两手,都是轻松解决,叶修不清楚斩妖除魔跟沟通天地的区别,以为招雨也是简单事儿,下意识以为这家伙只是在别的地方躲雨,便没有理会。

许博远在屋顶昏迷过去,又被雨水冷醒,第一时间看向广场,见到人群散尽,知道拍完了,长长舒出一口气。他自嘲地想,自己要是高居庙堂之上,妥妥是昏君,为博美人一笑,敢烽火戏诸侯那种。

刚才强行震住反噬的气浪,他的手指受了伤,痛得很,一时间无法使力,也就爬不下去。许博远喊几声,无奈雨声太大,盖过去了,没人听得到。他在白茫茫的雨帘中思考片刻,灵机一动,小心翼翼地踩着滑溜溜的瓦片爬到正门顶上,脱掉外袍往下放。

这边叶修正站在门边,思考等会儿可以利用雨过天晴拍些什么,蓦然之间一坨青蓝色的东西掉下来。这颜色眼熟得很……许博远!

 

半小时后,被困屋顶的小道士被成功解救,叶修刚想说你犯不着爬到屋顶吧,结果旁边的小姑娘惊叫一声,小心翼翼地捧起许博远的手腕,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弄伤的。只见那只右手像是被乱刀割过一样,掌心有好几道横七竖八的伤口,皮肉被雨水泡开,泛着惨淡的白色。

看着就疼得要命。

“爬上去的时候不小心被瓦片割的,不然也不至于下不来,哈哈。”许博远像是不知道疼一样,居然还在笑。

本来以为一碗姜茶能够搞掂的事,最终闹到了医院。许博远不仅仅是受了皮肉伤,指骨都裂了。

叶修看着报告一阵无语,心里很不是滋味。拍一个完美的场景重要吗?重要。但这是他的事,不需要别人付出至此。

 

“你傻啊?”叶修毫不客气地说。

“这事不怪我,都怪这个世界灵气太稀薄。而且好不容易沟通到天,半途而废很容易上黑名单的!”许博远没事人一样用左手捧着姜茶喝。

“……”

“没事的,以前练引雷符的时候更惨,皮开肉绽都是小事。”许博远满不在乎。

“……”

叶修想说这里不是你那边的世界,可以飞天遁地,沟通鬼神,然而目光落到那只缠满绷带的手上,所有话语只化成两个字:“谢谢。”

许博远笑眯眯的,说道:“不用谢,为叶导服务,我的荣幸。”

——这句话充满了暗示。

“……”

叶修不知道活过的那些年里,自己有没有试过短时间内无语那么多次,这孩子的经历怪唏嘘的,做的事说的话也怪戳心的,但……哎!

 

许博远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等待答复。

作为一名古人,许博远没那么多自由恋爱的观念,想法简单得很,既然天意将他引导到此处,叶修也是个极好的人,便认定就是他了。就像古代被绣球砸中的新郎官,喜气洋洋地准备迎娶命定之人。

叶修张张嘴,没蹦出个什么词来,想抽根烟,刚准备点燃,想起来这是医院,只好悻悻地收起来,最终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许博远撇撇嘴,心想:大能,你真是太坑了,让我主动就算了,难度还设置得那么高!

在这个瞬间,他想到会不会是符咒解读出了问题。这是一个复合符咒,说不定姻缘只是其中一点,还可以有其他作用呢?而只要满足其中一个作用,就会寻着符咒穿越什么的。

念及此,许博远没办法安心住院了,联络特管局动用关系将自己捞出去。

 

特管局的人受伤是常事,跟医院熟得很,连叶修都没接到通知,许博远已经完成转院手续,被后勤的人接走了。

接他的人就是刚巧在附近出差的好友。

“哎,龙虎山要搞什么聚会来着,邀请你去当主讲哦。”好友一边开车一边说。

他一开始还以为许博远遇到什么大事,毕竟对别人来说比较容易负伤的斩妖除魔在许博远面前只是小菜一碟,他都受伤,那该是多大事啊!紧赶慢赶过来,一看只是一只爪子裹上绷带,还是为博蓝颜一笑引致的,顿时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别了吧,一般都是掌门主持啊。”许博远想也不想就拒绝。

“你可是人家门派的老祖宗啊,你还活生生地四处乱蹦,哪个掌门敢在你面前叨逼叨?”

许博远,正一教正儿八经的内门弟子,穿过而来,年岁不大但时间跨度极长,正品“老祖宗”。

“老实说,我是武斗派的,让我去过招还行,讲……算了吧,我怕丢师傅的脸!”许博远哭笑不得地说。

“哈哈哈哈哈,那你自己回绝,高冷一点。”

 

“对了,我怀疑符咒解读得不对,我需要将符咒的组成部分拆开,一个个元素在资料库对比。”许博远说到正经事上。

“不对?不可能啊,那个应该是符咒的核心部分吧?”好友对符咒颇有研究。

“但是……”许博远略显不好意思地说,“我努力过了,但叶导他没这方面的意思……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友差点将车开到沟里去,“哎呀真是逗死我了,这都是什么阵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把老婆召唤过来居然还认不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我让车子变敞篷了啊。”许博远幽幽地威胁道。

“随便,公车!”好友依然笑得猖狂,“这算不算是使用符咒的翻车现场啊?哎不对,不是翻车,能穿越的,那是翻了时空穿梭机!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博远被笑出一头黑线。

 

“我听你说的,日常多关心他,打探他喜欢什么,还尽量帮他的忙,叶导好像察觉到什么,但我明示暗示他就不接茬。”许博远耷拉着肩膀。

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遵从天意想跟叶修结为道侣,那么这半年来,随着两人的交情不断加深,许博远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动了心。这很正常,如果两人有缘,相互喜欢是迟早的事。呃,他早了,叶修那份情感还迟迟未到……

“现代人比你们古人直接多了,直接问嘛!”好友开始出损招。

“明示过了啊!”许博远想以头抢地。

“那就色**诱?”好友提出更加犀利的一招。

许博远扶额,告诉对方:“那些明星真人比照片好看得多,叶修身边都是那些好看的人,据说,想爬他床的俊男美女能绕影城外围几十圈呢。”这些都是助理小哥告诉他的。“叶导对那些倾城姿色都毫不动心,我色什么诱啊,别去丢人了!”

“这就是关键了,说实在的,要是他私生活乱得很,这招还真什么都试不出来。”好友嘿嘿一笑,“他私生活干干净净的,要是不抗拒你投怀送抱,不就代表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么!”

太有道理了,但是,这能去实施么?!

许博远长叹一声:“再说吧。”

 

“再说什么啊,叶导身边这么多诱惑,你不抓紧,小心白穿越咯。”好友啰嗦一通,见许博远没有接话,便换个话题,“对了,科学出奇迹,杏姐他们利用那台仪器分析出来了,你的能力再掉七个月就到沟底,不会再减弱。”

“七个月……”

“不用担心,再掉七个月,你的水平依然远高于你来之前这个世界的巅峰。”好友乐道,“所以请你好好保护你的内丹,断手断腿都不能让内丹出事。”

古代修炼之人遵循特定的方法,注重滋养内丹,内丹储存大量灵力,能令功法一日千里。许博远自然是有内丹的,然而,在这个世界,目前所知的全部修炼者,居然都没有内丹,他将滋养内丹的方法教导别人,一批人努力了三年,毫无进展。

“如果内丹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我算是逆天而行,很有可能招致天道的惩罚。”许博远冷静地说。

“……别说得这么渗人。”好友摸了摸手臂的鸡皮疙瘩,让他闭嘴。

“不说了,送我去个灵力稍微充沛点的地方吧,刚才用致雨咒消耗太大,得补充一下内丹的‘库存’。”许博远挥了挥爪子,抱怨道,“伤口愈合得太慢了,以前我被雷电伤到,腿上焦了一片!三天差不多就好利索。”

“我谢谢你,这是个灵力稀薄的世界,留神点别瞎折腾啊!”好友无奈地说。

两人一路互相挤兑,车子朝机场驶去。

 

打戏该拍都拍完了,许博远闲人一个,愣是消失了好几天才被发现。还是叶修打开自己没电好几天的手机,看到对方发的短信,才知道的。

叶修难得皱了次眉头,问助理:“你没有每天去医院探望一下?”

“这、叶哥你没有交代,我就没去。这几天不断有人离开剧组,我事儿还是挺多的……”助理小哥想说,我还以为你亲自去的啊!

那天回来之后,叶大导演盯着许博远爪子的彩超图看了半天,一脸“我该拿你怎么办”的表情,明摆着非常关心了。娱乐圈这个地方,很多时候做人得聋、得瞎,助理小哥耳朵看不见,眼睛听不清,宁愿疏忽,也不想做多余的事。

“算了,”叶修摆摆手,“该干啥干啥去。”

“好的。叶哥你一早上没喝水,润一下嗓子吧。”助理递过水杯,缩着肩膀溜了。

 

之前在片场,没几个人会给他递水,因为次数多了,此举就有献媚的嫌疑。助理呢?助理小哥要协调多方面,也是忙得顾不上喝水的人。

许博远身份特殊,给叶修递水递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叶修一开始不习惯,喝着喝着,就惯了,什么时候眼前出现一个水瓶,也不管里面是什么,接过来喝几口,喊cut喊到哑的嗓子舒服不少。

叶修握着水瓶,眼中有一抹温柔一闪而过,然而低垂的眼睫毛将这抹难得的柔情挡住了,没有留给外人探究的机会。随后,他投入紧张的拍摄现场,化身为神,牵引片场所有人一言一行。


TBC.

————————

默默等次粮~

评论 ( 23 )
热度 ( 34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