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预售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星尘 01

  • 星际文,无机甲,开船的,尽量简化设定。

  • “横行霸道”叶舰长 x “助纣为虐”蓝副手(别信)

  • 开开星舰,谈谈恋爱(别信)


【伟大的时代踏碎基石前行,星尘飘渺,为尔万丈荣光增添萤火数点。】


「第一章」


在这片星域,流传着一句话:当你在凝视深渊,君莫笑也在凝视你。

 

“全体汇报情况。”指挥舰上,年轻的舰长下达指令。

“1号舰能源库脱离,完毕!”

“2号舰能源库脱离,完毕!”

“3号舰一切正常……我们正在被入侵!能、能源库脱离,完毕!”

“4号舰正在加速脱离对方的控制范围,完毕!”

“……”

一共9艘舰船,7艘被卸了能源库,剩下两艘屁滚尿流地往指挥舰靠拢,仿佛在老鹰的扑棱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柔弱鸡仔,飞行轨迹都透露着彷徨。

能源库可以回收再利用,这种独特的攻击手段,说是打劫不为过。

 

联盟开发第十区已有3年,各方势力经过花样百出的明争暗斗,已经大致踩到平衡点上,要不是2个月前忽然冒出一艘名为“君莫笑”的舰船捣乱,它们将保持这种明面上的平衡局势,开荒将来属于自己势力的那片星空。

没人能说清楚,君莫笑究竟从哪里冒出来,它似乎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是个独行侠,又是个怪胎。未开发的“蛮荒之地”星盗盘踞,而星盗打劫连人带船,连一颗螺丝钉都不会放过,但君莫笑的主人不,他只盯着能源库!

平时发生冲突,战损单一般都是什么“侧翼折损”“发动机故障”“船舷被击中”“武器库需要补充”等等,但联盟这边每次跟君莫笑对上,战损单清一色都是“丢了个能源库”。

想象一下,一长串失去能源库的战斗舰,依靠备用能源,一艘接一艘跟在指挥舰屁股后面,由引力牵拉着乖乖回航,酷似大型裸奔被抓现场。没被死对头看到还好,被发现了,往往还会接到“友好且热烈”的问候:“又被扒了啊?”“被扒了多少个大姑娘……不对哦,蓝雨的兵没有大姑娘嘿!”

总之,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4号、6号跟我去捞船,其他人调整朝向,向航路靠拢。咳,注意打开干扰器,要是谁让中草堂侦查到,谁就去捞一个月太空垃圾!”舰长无奈地下达指令。谁都不想被扒,然而在幽灵一般神出鬼没的君莫笑面前,任何挣扎都没有意义——对方就是有能耐花样卸掉你的能源库!

好气,但没处撒!

“1号侦查舰报告,前方有无法识别的舰船接近。重复一次,前方有无法识别的舰船接近。”

每一艘舰船都有唯一的编号,别人能够通过读取它获得船只信息,无法识别的编号意味着不在联盟记录当中,一般不是敌方的舰船就是星盗的。

这里有7艘失去能源库的战斗舰,意味着舰上这些人无法逃跑,要是失去庇护,就好比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主宰。舰长马上做出指示:“警戒!”话音刚落,10艘舰船齐刷刷亮出炮口,对准未知舰船来处那片星域。

 

“蓝团,”指挥舰上,副舰长皱着眉头问长官,“会是君莫笑吗?”

“君莫笑出没的地方,星盗也不敢冒出来触霉头,只能是它,或者是它的爪牙。”舰长的手指一下下扣着指挥台,脸色凝重,“别人说,君莫笑至少是一艘超时空星舰,不然做不到远距离入侵我们的智脑卸能源库,你觉得呢?”

“一般来说,确实只有超时空星舰拥有这种入侵能力,但是,这种级别的星舰体量太大,不可能隐藏得这么好。我更怀疑是一种未知科技。”副舰长分析自己的想法,“目前为止,甚至没有一方能准确定位君莫笑的攻击位置,太玄了。”

“可不是嘛!如果真是超时空级别的星舰,只发一炮,我们都得化为星尘。”舰长叹一口气,盯着显示器那个被标记为问号的舰船一点点靠近。不过君莫笑从来没有造成伤亡,这是他决定静候在此地的原因之一。但是小心为上,他将警戒级别再提高:“1号回撤。全体打开防护罩,粒子炮准备。”

10艘舰船严阵以待,频道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君莫笑露出庐山真面目。它会是拥有毁天灭地能力的超时空舰船吗?这一支势单力薄的舰队能顺利归航吗?没有人不绷紧了神经。

 

1号侦查舰拥有宽广的探测领域,即使后撤到指挥舰身旁,可观察的范围也比战斗舰大一些,仅次于指挥舰。驾驶员手心冒汗,双眼直勾勾盯着检测仪,问号越挪越近,终于进入可监测范围。

在太空发现舰船,首先是能够识别对方主动发送的编码以及航道信息,至于体量、外形等资料,得靠近到一定程度才能监测出来。

那个问号上方冒出一连串计算字符,几乎瞬间得出结果,驾驶员不假思索地将数据共享给战斗舰的同伴。于是,大家同时看到,那是一艘……

“屌!”10艘舰船百来号人不约而同发出星骂,气势之磅礴,不亚于宇宙级别大合唱。

星骂,是指这片星域最具特色的“问候”语,脱胎于地球时期的“国骂”一词。

——那是一艘巡逻舰,特么的,卖萌一样的巡逻舰!

巡逻舰,名字霸气,但名不副实,外形憨厚,内部活动空间宽阔,配备完善的娱乐设施。它只使用短距离巡航导弹,以防御力见长,一般用作展示友好互动的星际访问。轮战斗力,只能塞下两个人的小型战斗舰都比这货能打!

他们这一支配备指挥舰的舰队,居然被这种二货撵着跑……

十区众多装备精良的舰船,居然被这种二货花样扒掉能源库……

……不是眼花吗?

这货一定不是君莫笑!!!

 

“嗯?排这么大阵仗欢迎我吗?谢谢谢谢啊!”一个声音忽然冒出,惊呆的众人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位同伴的声音,智脑同样识别不出来。

“……”

“……”

“……”

“忘记自我介绍了,蓝雨的各位好啊,我是君莫笑的舰长:叶修。”

——我勒个去,还真是君莫笑!

 

这人正在用蓝雨内部通讯网,肯定有某一艘舰船的智脑被它“吃”了。

意识到这一点,指挥舰的舰长脸色发青,咬着牙答话:“我是指挥舰蓝桥春雪的舰长蓝河,你的行为已经违反星际公约,请立刻停止入侵我方智脑。”

“借个地方说话而已。”叶修应该是笑了笑,“蓝河舰长,那啥,我投个降,劳烦您将我押送回L-805基地行不行?”

“???”

从监测到舰船那一刻起,事情的发展就不对路。被形容为十区噩梦的君莫笑居然是一艘巡逻舰?君莫笑要投降?开玩笑呢吧?!蓝河拧着眉头,不断思这里面考究竟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其余9艘舰船的人跟他有足够默契,听到舰长一言不发,纷纷将粒子炮的威力调至最大,二十多管散发着荧光的炮口怼向憨厚的巡逻舰。

“怎么了怎么了,我都投降了,你们冷静!”叶修说着,干脆将巡逻舰仅有的两管炮膛卸下来,丢弃在宇宙中。

瞧,多自觉啊!

 

“……卸下防护罩,准备对接。”

“好嘞。”

“只允许一个人上舰。”

“我这边只有一个人。”

 

蓝桥春雪谨慎地靠近毫无防护的巡逻舰,对接口接驳成功,10s平衡气压和消毒之后,叶修通过接口,踏入指挥舰内。

智脑是舰船的司机,可以在船体内任意地方投放全息影像,只见蓝桥春雪——被塑造为身材高挑的冷美人,挡在前方,示意叶修停下脚步:“请在此处接受安检。”

叶修配合地抬高双手,让她扫描全身。

“通过。”

 

蓝河和副手系舟正在指挥室内通过监控观察叶修,仿佛对方是声名狼藉的星际大盗,恨不得将他里里外外扫描个遍。反馈结果是,叶修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对方的态度过于友好,场面过于和平,太不真实了,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认为,这是一个陷阱。

“我出去会一会他,你把巡逻舰用捕捞网兜起来,其他舰船殿后,我们先回补给点。”蓝河吩咐,随后走出指挥室,打算对“深渊”的主人一探究竟。

指挥舰配备会客厅,叶修已经大咧咧地坐在靠窗的位置,见他进门,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这人的眼皮有点肿,下巴的胡茬没有刮干净,身上穿着普通的衬衫,衣领没有打理好,塌了一边下来,第一眼看过去有点不修边幅。他坐没坐姿,靠着沙发靠背,翘起二郎腿,但是腰板挺得很直,这让他在懒散之中透露着规矩,像是在对仪态有严格要求的地方待过。

 

“叶舰长?”

“嗯,喊叶哥就行,叶修也行。”

“好,叶修。”蓝河顺手将帽子脱下来挂在门边,走过去坐在首位,“我开门见山地问了,您究竟想耍什么花招?以君莫笑的实力,将蓝桥的能源库卸掉也轻而易举吧?没理由投降。”

叶修看到他的发色,眼底里暗光一闪,才接话:“的确,要卸很简单,”

“所以,您假装投降有什么目的?”蓝河真诚地问。

“懒得自己找路。”叶修同样真诚地回答。

“……”

 

“你们蓝雨邀请我到L-805基地做客来着,但那地方藏得太深,我只好偷个懒,让你们带一带。”

我勒个去,这人把别人当猴子耍呢!蓝河咬咬牙,威胁他:“我们要绕过一个黑洞,才到达基地,一般来说,战俘会被安置在黑洞引力的边沿,方便随时推进去毁尸灭迹。”

“呵呵,少天没这个胆子。”叶修镇定得很。

少天,叫得这么亲热?

“这样,我联系你们的负责人证明一下可以吧?刚才你那位美人把我的通讯仪给缴了,能不能借一个?”叶修摊开手。

“如果你个探子,任何通讯都有可能暴露我方的信息。”言下之意是,我傻了才会给你通讯仪!

“行吧,那你能联系少天吗?”叶修收回手。

“……不能。”黄少天是蓝雨军团的二把手,蓝河还不到能联系人家的级别。

“那,他的副官啊、秘书啊能联系上吧?”叶修有点无奈地看着他,“我能证明我无害,但你不给机会,哥也没办法啊!”

 

叶修从神态到话语都相当坦然,蓝桥一直监控他的心律和体温,未见异常,如果不是说真话,那么一定是个撒谎的高高手。

蓝河略略思索,低头用自己通讯仪联络上司梁易春,将情况报告上去。他还没来得及从叶修哪里搞到什么有用资料,通讯仪就来了个视频邀请,发起人居然是……

“黄少!”蓝河失声叫道。

“哟,这么快找来了,接啊!”叶修催促。

蓝河惊讶地瞪了叶修一眼,心想:这人有什么能耐啊,报个名字上去,二把手直接找上门了?!

 

视频刚接通,黄少天就发出一串嚣张的笑声:“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那什么,冲过来卸掉武器投降?录像了吗?一般都有录像的吧?!哈哈哈哈我要共享给老韩他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真是创造奇迹,历史一幕!”

“……吵死了!”叶修忍无可忍地打断他。

“哎对了对了,你驾驶巡逻舰?我没听错吧,是那种战斗里只能用作盾牌的卖萌巡逻舰吗?老天有眼啊,你也有今天!所以说,嘲讽脸是不对的,善恶终有报嘛……”

叶修见这人大有一副滔滔不绝说下去的迹象,干脆利落掐掉视频,抬头问蓝河:“现在信了吧?”

“……嗯。”蓝河,黄少天的忠实迷弟,一方面沉浸在跟偶像视频的狂喜中,另一方面,被汹涌而来的语流淹没,不知所措。

 

“就是这样了,我需要到L-805基地,劳烦捎我一程哈!”

“我等待指令。”蓝河并没有一口答应。认识是一回事,有没有接到邀请又是另外一回事。L-805基地是蓝雨星域的航道要塞,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登陆的,就是蓝河过去,也需要办理一番手续。

“行,你等着。这里有休息室吗?我去睡一觉。”叶修特别不客气地问。

黄少天的视频充分表明两人关系不错,蓝河也就收起敌对态度,客客气气地带人家到休息间。扫描结果显示,叶修至少3天没有睡觉,神经处于极度疲惫之中,这解释了为什么这人看起来不大精神。

他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轻而易举挑翻了自己的舰队。蓝河心里既惊叹,又不忿。这人是谁啊?在他的认知当中,无一个人能对号入座,所以是一个还没有阵营归属的隐藏高手吗?黄少这是把他招安了吗?

 

蓝河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一旁的叶修不着痕迹地打量他,眼神在人家头发上转了好几个圈,重点盯着发旋,终于问出口:“蓝灰色头发啊……染的吗?”

这种发色很特别,天生的极少,但是有人会特地去染。放在平时,蓝河可能会打趣地承认,随后换来“臭美”俩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叶修面前,听到那种懒洋洋的、不经意的语气,就特别想让对方吃瘪,于是加重语气反驳道:“我这是天生的!”

“那很少见。”叶修笑了笑。

“必须啊!”蓝河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叶修没有答话,目光在他身上走了一圈,收回来看路。


TBC.

————————

开新文啦~~请多多支持,有小心心有日更(?)

然后卖个安利:

2018年叶蓝广州茶话会开宣,详情戳我,欢迎进群玩儿~

我们很需要应援><


然后唠唠叨叨。

广州淹了啊……家里也淹了啊……到处都是水塘啊……马路边抓鱼啊……火烈鸟游泳啊……楼梯变成水瀑布啊加点灯光就很浪漫了啊……开车约等于划船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要死火!

微博很多笑cry的梗,欢迎搜来笑笑~


就这样,晚安,早安!









评论 ( 74 )
热度 ( 534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